夜间
笔趣阁 > 春棠欲醉 > 第755章 主动跳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滨像是没太明白,只面露疑惑:“让我露面我倒是明白,可是这药能干什么?”


宋瑾修说道:“能做的事情可大了。”


见他满脸茫然,宋瑾修眼底染着几分莫测:“张大哥,你可知道咱们这北陵皇城里面,谁请医最多?这止疼的神药,谁又最需要?”


张滨愣了下,像是反应过来脱口而出:“你是说……”


“季容卿!”


宋瑾修满面冷然,他想摆脱夏侯令,想得到北陵汗王看重,想以这次的消息换取更高的地位,但是夏侯令太过阴狠,在北陵王庭也势力太大,他一人对上恐会难以应付。


可如若有人能替他“掠阵”呢?


宋瑾修摩挲着那瓷瓶,眼底流泻出几分冷意。


“季容卿……我也该去会会他了。”


他的这位“故友”。


曾经以为会携手朝堂的挚交,也是时候好生跟他谈谈了。


张滨看着宋瑾修脸上那一闪而逝的阴冷,忍不住开口说道:“你是想要拿这药去换取那个季容卿帮你?可是瑾修,他那头疾出现已久,这药未必对症,况且你不是说你们往日有仇,你这么贸然找上门去行吗?”


“我自然不会贸然去寻他。”


宋瑾修见他担忧缓了眉眼与他解释:“季容卿头疾发作,初云公主几乎找遍了整个皇城的大夫,显然他这次症状极为严重,我会让人先把此药送一些进公主府,若是有用,他们自然会来见我。”


送上门的药,哪有他们亲自求来的珍贵,至于他和陆执年的仇怨……


这世间哪有什么仇怨能抵得过利益,如陆九安能为了谋算大魏皇室杀尽陆家族人,又如陆执年和他能为了活命背叛母国投奔北陵,他们这些世家权贵的子弟惯来都是凉薄,陆执年更甚。


只要有利可图,他自然会愿意与他合作。


张滨听着宋瑾修的话眉心紧拢:“我弄不太明白你们朝堂上的事情,但是人心难测,如果实在事不可为,你干脆直接跟汗王说了大魏的消息,大不了我跟你进王庭一趟就是。”


宋瑾修见他明知道国师府势大,却依旧愿意为了他以身涉险,他脸上越发温和:“我可不愿意让张大哥冒险,此事你别掺和了,我会有办法说服季容卿和初云公主跟我合作的。”


张滨皱眉:“那你一定要当心。”


宋瑾修点点头,见他愁眉苦脸的样子,不想让他担心,便问起了别的事情。


“之前都忘记问张大哥,这次魏帝登基大典,可有他国道贺?”


“应该没有。”张滨说道:“魏帝得位本就不久,刚上位就忙着镇压藩王,那登基大典据说也定的匆忙,而且眼下跟北陵开战在即,大魏那边恐怕也怕放其他使团进京会趁乱生事。”


“我从那边回来的时候,大魏京都已经开始筹备登基大典了,算算时间就在这两日,我一路上也没听说有别国使团入境,不过据说魏帝将典礼办的极为盛大,同一日还将封后……”


他说到“封后”二字猛地停了下来,有些迟疑地看向宋瑾修。


宋瑾修神色平静:“魏朝新后是棠宁?”


张滨点点头:“我回来时路上听闻,魏帝与魏后相识于微末,几经生死情谊甚笃。”


“魏帝独宠那荣家女娘,不仅封她为后,还为她空置六宫从此不再选妃,为此大魏朝堂之上还一度闹的不可开交。”


宋瑾修眼神有些恍惚,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棠宁的消息,也已经很久没有去刻意打听她的事情,他故意回避着关于棠宁的一切,可惟有他自己知道再次提起棠宁时心中颤动。


那个曾经与他最为亲密的小姑娘,那个曾经跟在他身后娇娇唤他“阿兄”的女娘,如今也要嫁人了,嫁那个让他家破人亡,让他历经永生都难以忘却的噩梦,逼他吞食至亲血肉的男人。


胃里一片翻滚,宋瑾修仿佛回到被关在棺木之中满嘴血腥的黑暗。


他脸色陡然苍白,拳心捏紧时青筋浮起。


张滨却仿佛没瞧见他异常,只感慨说道:“说起来这魏帝待那荣家女娘也是真好,那大魏朝堂多少人反对六宫独宠,魏帝却十分强势半步不退,为此还贬黜了好些个官员。”


“那荣家女娘对魏帝也是情深意重,听说当初魏帝几次遇险,都多亏荣家女娘替他周旋,那荣家女娘也是出了名的恩怨分明重情重义,为了为敌甘与天下为敌……”


“够了!别说了!”宋瑾修突然低喝,更拂袖打翻了桌上茶盏。


“瑾修?”


张滨吓了一跳。


宋瑾修神色变幻不断,这世上没人比他更清楚棠宁的性情,更没人比他明白她的“恩怨分明”,对上张滨有些吓到的眼神,他深吸口气:“对不起张大哥,我只是想起些不好的事情。”


张滨连忙一拍自己的嘴:“怪我,忘了你与那荣家女娘……”他下意识说了连忙噤声,转了话音说道:“算了,不说他们。”


宋瑾修努力稳着情绪,与张滨又说了一会儿话,然后才拿着张滨送给他的药告辞离开,只是踩着积雪走进夜色中的身形格外萧条。


等出去坐上马车望着外面风雪时,他眼里有恨也有怨,更有说不上来的复杂。


这边宋瑾修离开之后,张滨瞧着他身影彻底消失,这才回头看了眼被宋瑾修打翻的茶盏轻“嗤”了声。


沧浪和杭厉他们从隔间出来,荼白说道:“你拿女郎和主子的事刺激他干什么?”


张滨扬唇:“这白眼狼留着还有用处,可总不能让他忘了他做的那些亏心事情,也得让他知道女郎和主子如今过得有多好。”


“无聊。”


荼白啐了声。


张滨不以为意,只扭头看向沧浪:“宋瑾修既然跟我借了懂医术的人,十之八九今夜就会去跟季容卿献药,以初云公主和季容卿对国师府的态度,睦南关的事明日就会在王庭传开。”


“我刚才将宋瑾修打发了,但他之前显然是起疑了,而且那个季容卿为人精明狡诈,他恐怕也会追查那药的来源,说不定还会以为宋瑾修身后还有旁人。”


“你们不宜在这久留,免得生了事端。”


沧浪也知轻重,点头道:“明儿个城门一开,我们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