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驯养 > 第576章 给他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没有哪个母亲,看到女婿的第一眼是高兴的。


更何况这个女婿还是秦渊。


臭名昭著的搞黄大佬。


罗母扶着门,假装没看见他手上的礼品,“有事?”


秦渊站得板正,“来看看您。”


罗母皮笑肉不笑,“这个点会不会太晚了,我准备休息了。”


“您放心,不会耽误你太长时间。”


罗母挑眉。


好大的口气。


她松了手,转身道,“进来坐吧。”


象征性地接了一下礼品,沉得她吓了一跳。


看了眼礼盒名字,不过是轻飘飘的燕窝,怎么好几斤重。


“你买的什么?”罗母觉得不对。


秦渊,“伯母,是燕窝。”


罗母被他一口一个伯母喊得发怵,打开礼盒。


好家伙。


一盒子金条。


她抽了抽嘴角,“我是瑶瑶的妈妈,不是瑶瑶的领导,你把官场上贿赂那一套用在我身上干什么。”


秦渊面不改色,“你不喜欢金条,下次我装点别的。”


罗母一挥手,“等会滚的时候一并带走。”


“……”


罗沐瑶在旁边说风凉话,“我就说你要被我妈骂,你不信。”


罗母坐下来,认真面对秦渊。


他们两情相悦,这一天是迟早的,跑不掉。


秦渊也开门见山,“伯母,我喜欢瑶瑶,请你允许我跟她谈恋爱结婚。”


罗母打量着他正儿八经的样子,虚伪又稀奇。


“瑶瑶的意思呢?”


罗沐瑶纠结了一下,“我都听你的。”


罗母笑了声。


“听我的。”她凉凉道,“我昨天叫你不准去A省,你听话了吗?”


罗沐瑶顿时没底气,“那我选择性地听。”


“……”


秦渊不想她为难罗沐瑶,扣紧她的手拉到自己身边。


“伯母,我知道你疼瑶瑶,如果你想考验我,我随时都配合你,绝无二话。”


罗母如严厉的检察官,语气淡淡道,“你喜欢瑶瑶什么?”


秦渊收紧手指,如实道,“她心疼我。”


“……”


因为一件毛衣。


那件毛衣还只织出了半截袖子。


为人母亲,想到秦渊以前吃的苦,罗母脸色缓和了一些,“你打算一直搞你的俱乐部吗?”


秦渊,“可以换其他的生意做。”


“我不管你,你别给我惹事就行了。”罗母道,“会照顾人吗?”


秦渊,“半会,慢慢学。”


罗母,“瑶瑶怕痛,也没有责任感,你能接受婚后没有孩子吗?”


“可以,都随瑶瑶高兴。”


罗母微微眯眼。


不对劲啊。


她继续问,“她所有的小脾气你都能忍吗?”


“能。”


“任何条件都会满足?”


“会。”


“在外有私生子吗?”


“……”秦渊停顿了一下,马上道,“没有。”


罗母微微一笑,“为什么这个回答迟疑了,因为你百度的见丈母娘攻略里没有这一条吗?”


“……”


秦渊一脸:我操?


罗沐瑶敬佩道,“妈妈你好神啊,你怎么知道秦渊来之前百度过,他都背下来了。”


秦渊,“……”


罗母笑了笑,认真地问,“最后问你一遍,刚才我问你的所有问题,你的回答都是真心的吗?”


秦渊也正色,“是真的伯母。”


罗母摘下面膜。


秦渊立即起身拿过垃圾桶。


罗母,“……放回去。”


秦渊轻咳一声又放回去了,罗母站起身往卧室走,“回去吧,下次来家里做客的时候,别再往礼盒里塞金条。”


秦渊眼里荡开一抹笑。


他搂着罗沐瑶亲了一口。


“你妈同意我了。”


罗沐瑶摸着发麻的唇,“没有明说啊。”


“都允许我以后经常来家里做客了,还不是答应吗?”没有明确的拒绝就是同意,秦渊再次亲她一口,冲卧室道,“妈,我跟瑶瑶就先走了。”


罗沐瑶,“?”


罗母被那一声妈给喊出了应激反应,开门出来,“瑶瑶,你过来我单独跟你说句话。”


秦渊,“……”


罗沐瑶来到主卧,关上门,“妈妈。”


罗母握住她的手,“你怎么想的?”


罗沐瑶咬了咬唇,脸颊微红,“一直不清不楚的也不是那么回事,他想要恋爱关系,给就是了。”


“你怕不怕他是一时兴起?”


毕竟以前玩那么花,罗母还是有点担心他三分钟热度。


罗沐瑶愣了愣,“其实我更担心我管不住我自己,我有时候看见帅哥都有点走不动道。”


“……”


罗母也开始心疼秦渊了。


她掀开被子,“回去吧,叫秦渊开车慢点。”


罗沐瑶也累了,但没忘问一句,“那爸爸那边,我们要去吗?”


“他已经跟我们没关系了,不用。”


“好,妈妈晚安。”


门外安静之后,罗母叹了口气,又笑了笑。


……


回去的路上,罗沐瑶一直在副驾驶打哈欠。


秦渊单手开车,一手摸她的脸颊,“怎么困成这样。”


罗沐瑶懒懒道,“上午你走之后我就没睡,我一个人在陌生的地方睡不好。”


秦渊减了速,车子靠边开,“靠老公肩膀上睡一会。”


罗沐瑶,“不要,妈妈让你好好开车,也没多久了,回家再睡。”


一到楼下,罗沐瑶就在秦渊怀里睡着了。


她香软,又毫无防备,秦渊的心也跟着软了,以前从未考虑过的问题,此刻自动冒出来。


冷不冷,饿不饿,脑袋放在肩膀上会不会硌着她。


回到家里之后,秦渊不厌其烦地亲吻她的唇角。


“等会吃夜宵吗?我先给你点上。”


罗沐瑶摇摇头,“不要,好累啊秦渊。”


她闭着眼,卷翘的睫毛在白皙的肌肤上投下一片阴影,整张脸可可爱爱,圆圆润润。


秦渊忍不住多看了一会。


“叫声老公,宝贝。”


罗沐瑶嘟哝,“老公。”


秦渊勾起唇,“再叫一声。”


罗沐瑶半睁开眼,无奈又黏腻地亲他嘴唇,“唔老公,老公老公。”


“好了。”秦渊将她放在床上,“再叫就硬了。”


罗沐瑶羞答答扫了一眼他某个地方,埋首在枕头里。


秦渊喟叹。


不嫁给他嫁给谁啊。


要是嫁给别人,她这些骚样给别的男人看,他不活了。


罗母这边松口之后,秦渊就跟秦夫人也坦白了恋爱关系。


秦夫人捂着心脏,忍着笑。


秦渊,“高兴你就笑,憋着干什么,你又没包袱。”


秦夫人笑道,“何明东的头七还没过,这样是不是太没有礼貌了。”


“他要是不服气,你让他爬上来打我。”


过了几天,裴景川夫妇在A省玩了一圈,来松市看霍危和清歌。


秦渊带着罗沐瑶秀恩爱去了。


霍危打开门,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他们十指相扣的手。


他早就猜到了,不意外。


天气热,进屋之后他拿了两瓶冰饮给他俩。


罗沐瑶笑着甜美,“谢谢阿危哥哥。”


秦渊龇着的大牙一下子就收回去了。


“你叫他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