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姜遥惊悚之主 > 第377章 《河神娶亲》:危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在河底待了那么久,还没想通吗?”


姜遥站在木桥之上,手中提着的油灯将她四周照亮,铺在她深色眼底,无形中添了几分肃色。


生前十五岁,死后待在河底也没聪明多少的梨花接触到她的目光,魂体颤了颤,莫名有一股紧张在心口蔓延。


想通什么?


她该想通什么……


姜遥一夜未睡,又完成噩梦支线,精神状态不怎么好。在看到梨花的愧疚,以及想要躲起来,不敢面对林素芳的样子,终于体会到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句话。


“以林素芳凫水的能力,她要逃,早就能逃出去,为什么要带你一个累赘?”


梨花不会凫水,心思又单纯,即便成功逃离了村寨,以她的性子,出去了也容易遇到坏人,到时下场或许会更惨。


姜遥不是善人,通常思考,也是往最坏的方向想。


外面的世界可不是童话世界,人心本恶,秉承着弱肉强食的理念,梨花逃,也是从一个狼窝逃到另一个狼窝。


并不是说她这样的人不好,是这个世界,好人实在是太难活下去了。


林素芳骨子坚韧,意志力强悍,就算把她丢到狼窝,也能活下去。


但这样的人,却要冒着生命的危险,也要带着梨花离开,是为了什么?


梨花从小生活的环境,也导致她性子自卑至极,对任何事抱有消极态度。


所以才会有这种想法。


很正常。


姜遥的话说得难听,不止是梨花,连一旁的黑玫瑰也一脸呆怔地朝她看去。


出乎意料,这句话会从她嘴里说出来。


黑玫瑰喜欢观察人,姜遥是她观察最久的一个人了,比红将都要久。


她那颗心看似淡漠,实则比任何人都要滚烫。


这也是为什么,网络上、现实会有那么多的崇拜者,她影响了很多人,包括黑玫瑰在内。


黑玫瑰情不自禁顺着她的目光,看向飘在木船上空的梨花。


方才愧疚到抬不起头,一步都不敢往村寨里迈的梨花在听到她这句话后,瞳孔缩窄,顿在原地。


很快,梨花捂着脸,蜷缩在木船上嚎啕大哭。


诡魂是哭不出来眼泪的,只有极度悲伤的时候才会哭出鬼泪。


当然这也是十分罕见的,鬼哭出来的是阴气,体内阴气会流逝,会导致魂体不稳。


看到梨花诡魂渐渐透明,姜遥放轻了声音,温声道。


“梨花,你很好,做出的选择是很多人做不到的,所以不要愧疚。


该愧疚、该痛苦的应该是那些做坏事的人,而不是你。”


梨花放弃逃生的机会,放弃自己的生命,犹如飞蛾一般扑火,到最后,却要承受这些痛苦,这本来就是不该的。


姜遥回到木船上,从背包里拿出三支香,点燃插在船缝里。


自从有曲小彤在身边,她身上时常备着香和白烛,诡吸香,香能够凝聚她们的魂体,巩固阴气。


在香点燃刹那,梨花的诡魂不再透明,殷实了起来。


梨花不过十五岁,还是小孩性子,宣泄完淤积在心底的情绪,整个诡状态都好了很多。


“谢、谢谢你。”她哽咽地道。


姜遥起身,没有再说,许多话还是需要当事人去说的,等见到了林素芳,梨花的状态会更好一些。


她将燃尽的香柄丢到包里,重新爬上岸。


“走了。”


天边渐明,微光透过黑云洒落在大地上,苍穹被渲染成浅墨色,村寨寂静,似乎比昨晚还要静。


原本应该聚集在河底的小杂鱼诡怪不见一只踪迹,什么动静都没有。


姜遥心底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这股预感在看到躲在仓船帐篷里的乔玉达到了顶峰。


乔玉守在进候选新娘寨屋的必经之路,在看到她时,灰暗的眸子蓦然亮起,匆匆掀开厚厚棚布,向她跑来。


“遥、遥姐!”


她焦急地道。


“出事了!”


姜遥在听完发生的事后,眉眼彻底沉了下来。


黑玫瑰:“冷静。”


她担心姜遥听到阿冬的遭遇会失去理智。


不过她还是小看了姜遥。


“这条长河古怪,人游在其中,很容易迷失方向,所以只能开船。”


乔玉说,他们带入了河神洞窟,离村寨有一段距离。


况且他们刚走不久,很快就能追上,但主要是乔玉并不知道他们往哪个方向走的。


当时情势太紧急,乔玉能留下来给她带话,也是建立在黑仕1拼了老命的情况下。


再加上她有隐身鬼物,得以藏在这里。


找不到方向,她们船开得再快,也无济于事。


在这时,梨花因紧张而声音颤抖,语无伦次地道。


“河神洞窟,我知道,怎么去,我小时候去过一次,我带你们去。”


姜遥还是太着急,把土生土长的梨花给抛之脑后了,当即坐上木船,挥动船桨,往村寨外划。


乔玉有自知之明,进这个诡域,也是为了六十级难度的简单任务奖励,并不是为了最终奖励去的。


在这个诡域里,以她的天赋能力,能活过三天,已经算不错的了。


再过一会儿就是第三天,任务完成,她就能离开这里了。


只盼着遥姐能平安顺遂吧。


..


‘啪嗒’


雨水砸落在木船边缘上,溅起水渍,将表面色泽渐深。


只听轰隆隆一声,大雨倾盆,伴随着大风,将河面吹起风浪,木船摇摆不定。


没有帐篷的船,极容易积水,只能握着铲子不停往外舀水。


五六条船行驶在河面上,坐在船尾的阿冬忧心忡忡,时不时往后看一眼,当看到雨降落时,她的心也跟着沉入了谷底。


“这鬼天气,还要举行什么河神娶亲活动。”黑仕1腹诽,看着身上的大红嫁衣,只觉离谱。


在姜遥离开后不久,他们笼子里的草鱼嘴巴里都长出了珍珠,根本瞒不住,寨主连衣服都没穿好,跑了过来。


看到那些珍珠后,寨主大笑出声,疯疯癫癫。


连一晚上都等不及,仓促准备娶亲仪式。


黑仕1看他们架势,姜遥回来了,这仪式也结束了。


怪就怪在,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也太巧了,姜遥人刚走,珍珠就长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