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迟来深情比草贱,我叛出家你哭啥 > 第216章 许俊哲慌张,疯狂出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快快!必须要快!”


此时,许俊哲己经完全慌张了起来。


他暂时不知道许默会什么时间出手,但是他知道,他必须尽快把自己想要的东西拿到手。


陈安雄的要求也要快,许俊哲要尽快把许雪慧给他。


尽管说许俊哲对许雪慧还有一些感情,但是他也很清楚,现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


他为了寻求自保,必须疯狂!


陈家也必须跟他合作,两人做利益捆绑。


还有刘凯康,需要均一部分利益给他们,让他们办事。


事实上最近许俊哲也在学许默,招收一些有实力的人加盟。


“许雪慧,对不起,现在,只能牺牲许家!”


高彩儿暂时不同意他出国,许俊哲考虑到事情还没有做完,也没有打算现在就出去。


他想了想,拿起手机打一个电话给谢冰艳求救。


“妈,救救我!我不知道洗钱的事情,这可能是凤祥珠宝一些店长做的!许默哥很仇视我,妈你尽量阻止他!”


他又迅速给许德明打一个电话:“爸,我不知道凤祥珠宝还有这样的事,这太严重了!爸,你救救我!我会联系许默哥,向他求情!”


挂断电话,他想了想,也打一个电话给许婉婷:“大姐,现在许默哥好像是疯了,他怎么会有这方面的证据?这太严重了!大姐,你救救我啊!”


“这是栽赃嫁祸,我才刚刚任职CEO,不知道这些事情!肯定是集团内部有人栽赃我!”


“大姐,你知道的,我是清白的!”


许俊哲知道,自己必须尽快拖延时间,谢冰艳和许德明还是有一些能量,可以帮助他渡过短暂的难关。


只要他把凤祥珠宝拿到手,那么他首接出国就是了,压根不需要管这些事情。


他迅速动了起来,把目光盯在了许雪慧身上。


陈安雄很喜欢许雪慧,非常贪婪,一心想要占有她。


许雪慧也足够漂亮。


把许雪慧推给恶魔,他不想,但是现在也只能先如此。


他立即找人拿安眠药,做自己不在场的证据。


陈安雄会在一个酒店中等他,只需要他把许雪慧迷晕了,送过去即可。


到时候会有一个计谋,一个劫匪会在许雪慧清醒的情况下,把许雪慧绑架迷晕假装侵犯了许雪慧。


然后安排陈安雄进场,先尽兴之后,假装英雄救美。


后面劫匪为了看好戏,也会绑架陈安雄,威胁两人上床,要不然就杀了两人……


一旦成功,许雪慧就逃脱不了,会在清醒的情况下被陈安雄得手!


陈安雄喜欢这样的手段,特别是在许雪慧满脸痛苦的情况下,勉为其难的占有她。


如果后面怀孕了,那么许雪慧只有嫁给他的一条路可以走。


陈安雄为了尽兴,甚至还安排了非常详细的剧情,他玩女人最擅长这些,现在在许雪慧身上,最想玩一点刺激的场面!


……


许俊哲看不起他这样。


但是现在,他确实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刘凯康海不足以对付许默。


“陈安雄本身就是富二代,家族势力庞大!许雪慧,即便是如此,你也不亏,以后你说不定还会感谢我的帮助……”


许俊哲下定了决心,开始向刘凯康借几个人,详细筹划这件事。


而陈安雄见他如此,非常高兴,打了一个电话给他:“详细一点,刺激一点,剧情我来安排,必须完美!”


“许俊哲你放心,我非常喜欢你二姐,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她,不,不会轻易伤害她!我还准备了其他药,至少要一天一夜的时间!”


“随你便吧!不过我警告你,我需要的东西,你需要给我!”


“放心!”


“……”


挂掉陈安雄的电话,许俊哲又去见刘凯康。


刘凯康是一个黑老大,有人。


现在刘凯康的五十亿资金,己经注入凤祥珠宝,交给许俊哲运作,己经与许俊哲深度捆绑。


所以,他需要找刘凯康谈一件事情。


“杀了他!我希望撞死他!他手中握着大量关于凤祥珠宝的资料,他的存在,对我的威胁非常大!如果有可能,我希望他死!”


刘凯康对于许俊哲提出这个要求,沉默了一下,笑道:“你真的要这样做吗?你知道,这样很难,而且需要花很多钱!”


“钱没有问题!我有钱,只要你能找到人!”许俊哲严肃道:“另外,尽量等我出国之后再动手!”


“我知道你想要做什么!说实在话,这确实很难!当然啦,只要你给的钱足够多,我们还是可以尝试尝试!”刘凯康笑道:“除此之外,你还想做什么?”


“许家对我己经没用了!如果无法干掉许默,那么我希望……谢冰艳能自杀!”许俊哲开口。


“哦?谢冰艳?”刘凯康眯起眼睛。


“不错!就是她!只有她死了,才可以激发谢家与许家的矛盾,才可以激发谢家与许默的矛盾!再说了,谢冰艳对我了解的太多,只有她死了,才能闭嘴!”许俊哲开口,神情扭曲。


他知道,一开始就是一个工具人。


他不允许谢冰艳转向许默 干脆让她死!


刘凯康想了想:“想要杀死许默很难,他身边的保镖比较多!但是谢冰艳……倒是很简单!如果你想,我可以联系人!还有吗?”


“还有许婉婷,理由同上!洗钱事情,我可以运作,全部安在许婉婷身上!她需要畏罪自杀!”许俊哲眼中冒出了浓浓的狠毒,一不做,二不休。


他很清楚许默想要什么,既然如此,那么谁都别想要了。


许默应该对许家还有感情,杀了他,可以让他承受最大的痛苦,同时可以把所有的一切,都栽赃到许默身上。


只要能成功,所有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结束!


他再也不会畏惧许默的存在!


刘凯康笑了:“看来,你己经想通了!不过想要让谢冰艳死简单,但是若是栽赃给许默,这就难了!”


“不难!”许俊哲冷冷的开口:“谢冰艳前一段时间说过要掐死许默,己经说了很多次,大家都可以作证!而许默,为了报复谢冰艳,亲手弑亲,再正常不过了!只要运作得当,许家绝大部分都会觉得肯定是许默做的,他也绝对脱不开身!”


此话一出,刘凯康忍不住拍掌。


“啪啪啪!”


刘凯康一脸赞赏:“不错不错!俊哲,你是做大事的人!你放心,我有人可以解决!现在许家,确实对你没用了!只有许家破败之后,凤祥珠宝的一切,才会彻底属于你!”


“做吧!我想清楚了!”许俊哲知道,自己己经没有回头路可以走。


从陷害许盼娣开始,就己经没有了。


既然如此,一路走到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