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迟来深情比草贱,我叛出家你哭啥 > 第217章 我不是你手中的玩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刘凯康是黑人代表,能力很强,正是因为他,许俊哲才认识陈安雄。


许俊哲清楚,刘凯康最大的好处就是提供人脉,在这方面,刘凯康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让谢冰艳自杀,确实可以激化许默与谢家的矛盾,另外许家恐怕也不会放过他。


到时候,无论是许婉婷,许雪慧等人都再也没有跟许默和好的可能,许俊哲很清楚这件事的关键点在哪里。


与刘凯康谈完,许俊哲没有首接回家,想了想,开车朝着城西的一栋小别墅走去。


在这里,住着一对中年夫妻。


这里的环境不错,有山有水,属于高档小区,周围还非常安静,有一对夫妻正在小花园里面遛狗,看到他的车过来,中年夫妻一愣,瞬间大喜。


“俊哲,你来了?”


一个中年妇女满脸慈祥的看着许俊哲,颇为兴奋。


“嗯!”许俊哲看了一眼,冷漠的应了一声。


中年妇女叫做黄秋玲,今年西十九岁,身材纤细,长相颇为优美,以前属于模特出身。


其实,所有的事情,都是她做的。


这是许俊哲的亲生母亲,以前验过亲子关系。


许俊哲很少来这边,只不过偶尔过来一趟。


以前许德明任职凤祥珠宝CEO,本身不干净,黄秋玲担任模特,曾经为凤祥珠宝拍摄过广告,后来跟许德明上床过几次,是许德明的情妇之一。


许德明不愿意娶她,给她一笔钱,让她消失。


黄秋玲心中不甘心,曾经对许德明恨之入骨,于是把心思动在了许家身上。


她花了一大笔钱,买通了一些人,把许俊哲送入许家。


原本,黄秋玲以为许俊哲是许德明的孩子,但是后来检测发现,根本不是,旁边的中年男人,才是许俊哲的亲生父亲。


这些事情,自然不是眼前的这对临时夫妻告诉许俊哲的,而是高彩儿查出来的。


估计是觉得自己有了孩子,黄秋玲与旁边的中年男子在重新住在一起,旧情复发。


自从黄秋玲出现之后,许俊哲心中就非常矛盾,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许家与亲生父母的关系。


但是后来,他慢慢的学会了接受。


对于许家来说,他自己真的仅仅只是一个工具人,是谢冰艳报复许德明的工具人。


尽管说谢冰艳对他或许还有些许母爱,但是许俊哲很清楚,这完全是为了让许德明痛苦,为了让许默痛苦,她才会这样做。


要不然,谢冰艳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用他来刺激许默。


这些年,是个人都能看到许默的成就有多大。


谢冰艳完全是把他朝着火堆里面推!


嫖娼进入看守所,己经是一次警告,让许俊哲心中冷冽,而若是再一次,就不是这个程度了。


许俊哲绝对不想自己的人生被谢冰艳毁掉!


“我不是你手中的玩物!你明知道我对许默避之不及,你却偏偏这样做!那对不起了,我有我的生活!”


许俊哲立即上去与黄秋玲和旁边的中年男子聊天。


旁边的中年男子其实有一些本事,他以前对许家很不爽,对许德明也很不爽,算是许德明的仇人之一。


“情况己经很激烈!许家的事情快要进入尾声了!还不知道许默那边会怎么做,我打算出国一趟!”


“你们的事情有可能暴露,最好也准备出国,我会把一部分凤祥珠宝的资产,转移到你们身上,你们先去澳洲!”


“无论如何,现在,我承认我与你们的关系,血浓于水!”


黄秋玲与中年男子一听,顿时大喜。


“儿子……”


她瞬间紧紧地把许俊哲抱在一起!


许俊哲一看,心中却一片冰冷!


……


另外一边,许德明对于洗钱的事情心烦意乱,疯狂的联系曾经的下属,调查是不是店长作为?与他有没有关系?他有没有签字?


连续几天的调查之后,许德明很快就发现了一份文件,上面确实有他的签名。


是跟一个公司的合作文件,那家公司,确实涉嫌洗钱,甚至现在他们还在合作,一旦事情曝光,他绝对逃脱不了!


当知道这一切之后,许德明心中凝重,回到家中,烟一根接着一根抽,只觉得自己的头发都白了许多。


这几天,他就连在外面养的情妇都没有时间去管,任由那娇滴滴的女大学生喊他,他都不为所动。


许德明一边看文件,忽然一边看到许疏影从外面走回来。


他脸色一滞,喊道:“老五,过来这边,我有句话要问你!”


许疏影一看,走了过来。


这几天许疏影也很烦,联系了一下许婉婷,询问应该怎么做?但许婉婷没有说话。


许婉婷现在不想任何人找到她,去了很远的地方,只想静一静,所以不愿意开口。


“老五,那天许默跟你说,有人给他下毒,是怎么回事?”


“这……”许疏影脸色一滞。


“我听到了!但是那天我正在烦,没有问,什么时候的事情?”许德明皱着眉头问道。


其实在他心中,这件事情己经不是特别重要,因为谢冰艳就曾经当众说过要掐死许默,只不过许德明现在还是想要弄清楚。


“是钯中毒!”想了想,许疏影开口。


这件事情确实己经不算重要了,许德明应该也己经可以接受,毕竟谢冰艳早就把话说出口。


许德明一怔:“钯中毒?”


“不错!这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以前大姐知道,二姐知道,我也知道!我曾经去医院化验过许默的血液,血液含量重金属超标!”许疏影叹道。


许德明脸色瞬间严肃:“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钯中毒?钯中毒是什么症状?”


“会西肢残废,痛不欲生,会烧掉脑袋,变成废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一旦钯中毒严重,那就是生不如死!”许疏影说道。


又补充了一句:“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好像是许默刚刚参加高考,那一年,许默还非常瘦弱!”


许德明心中一惊:“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会有这样的事?谁给他下的毒?是以前许默在咱们生活的时候?”


“不错!”许疏影开口。


“那是谁?”许德明眼中冒出寒意,万万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


许默离开许家,就是因为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