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开局流放?厨艺在手,天下我有 > 第三百三十九章 一个阴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话一出,店内众人都骇然地变了脸色。


宋玉枝定了定神,道:“大娘同我去看情况,其他人留在铺子里。”


说完她和赵大娘便随着铁牛出了宋记,往长缨街上行去。


路上铁牛就同宋玉枝解释了始末,说今日并没有什么不同的,他们照常在如意酒楼前的凉棚里销煲仔饭。


半个多时辰前,凉棚里来了面生的一家三口。


宋记的小伙计锻炼过这么一段时间,大多也学会了一些观人的本事。


也不是看人下菜碟,就是通过客人的穿着打扮,分析对方的财力。


然后决定要不要主动跟人推销。


不然若是对方出不起五六十文钱吃饭,那绝对推销不出去的,甚至还会招来厌烦,被客人嫌弃他们没眼力见。


没成想,那一家三口虽然穿着朴素,却是来了后就直奔着铁牛他们来了,还很豪气地一人要了一锅煲仔饭。


然后提了个要求,说他们来得晚,不想去散座上挨挤,想在宋记包的那张桌子上用饭。


这种要求倒也不算过分,铁牛就分出了半张桌子和两张条凳,容他们用饭。


结果其中的老汉刚吃到一半,就突然就喊肚子疼,喊了没两声,那老者突然就眼睛一闭,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他那老妻探他的鼻息,就发现老者已经没气儿了,便吵嚷开来,说宋记的煲仔饭吃死了人!


说着话,三人到了如意酒楼附近。


寻常这处已经十分热闹。


此时闹出了人命官司,更是里三层外三层地围满了人,摩肩接踵,水泼不进。


只听到里头传来一声比一声高的哭诉——


“我家老头子虽然年近七十,但平时身子骨硬朗的很!我们一家子难得进城,想着奢侈一次,尝一尝城里的好吃食。谁知道他就这么让人给毒死了!这宋记太丧良心了,一定没有好下场!大伙儿给我评评理啊……”


听到这响彻云霄的哭诉声,赵大娘和铁牛的脸色越发凝重。


反倒是宋玉枝,身为被对方咒骂的对象,眉头反倒是松开了几分。


本来嘛,宋玉枝听完铁牛说了事情的始末,还当自家真的走了背字儿,遇到了吃着煲仔饭、正好病发的老者。


那样即便宋记的吃食没问题,也是有理说不清。


可现下,听到这哭诉,宋玉枝就知道情况并非那样。


若那妇人真的是骤然死了老伴,此时要么是急着将老伴送去就医,要么就是六神无主,不知如何是好……


怎么也不会把老伴的尸身晾在大庭广众之下,然后说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话。


这必然是一场阴谋。


而只要是阴谋,那么总归会有破绽!


想清楚这些,赵大娘已经摩西分海一般,帮宋玉枝开出一条路来。


凉棚内的好些人虽不认得宋玉枝,却认得她身边的铁牛。


不知道是谁带了头,嚷了一声,“都让开,宋记的东家来了!”


霎时间,数十双眼睛一下子都看向宋玉枝。


宋玉枝此时也看清了凉棚内的情况。


只见一张四方桌上,除了小伙计的背篓外,放着三个宋记的砂锅,都是用了一半的模样。


桌旁则躺着一个满头华发、脸色青白的老头。


一个同样不年轻的老妇人正坐在老头身边,拍着大腿叫骂。


老夫妻的儿子则是低着脑袋、默不做声。


而其他宋记的小伙计则也围在一旁。


到底只是十余岁的半大小子,他们哪里见过这种阵仗?


个个都脸色惨白,连口舌最伶俐的张栓子,都仿佛被人扼住了喉咙,再说不出什么话。


听人说宋记的东家来了,那哭天抢地的老妇人,手脚并用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好呀!你就是宋记的东家!你这杀人凶手,你还我家老头子的命来!”


她一边叫嚷,一边就往宋玉枝身前扑。


既然已经知道来者不善,不是单纯的受害者家属,宋玉枝自然下意识地退后了好几步。


旁边的赵大娘哪里能看着有人当着她的面,对着宋玉枝伸手呢?


她长臂一伸,直接就把老妇人给挡住了。


老妇人对着赵大娘一通踢打推搡,愣是没撼动赵大娘一分。


赵大娘气沉丹田,用不输于她的大嗓门回道:“我们的吃食绝对没有问题,一天卖出去这样多。别说吃出人命,就是吃出个跑肚拉稀,都未曾有过。现在情况还不明,你凭啥说我们东家是杀人凶手?”


老妇人力气远不如她,干脆顺着赵大娘的抵挡,一屁股跌坐在地,继续用尖锐的嗓音哭叫:“没天理了!杀人凶手还带帮手。来,你连我一道杀了!我同我家老头子在黄泉路上也好有个伴儿!”


好些看客面露不忍之色,议论道:“这老妇人刚死了丈夫,着实可怜。宋记的伙计寻常看着挺有礼的,怎么这种时候还对着人动手?”


“是啊。且不说宋记的吃食是不是真的有问题,这宋记的东家怎么也不能事不关几一般,缩在后面不吭声。可真是……”


“真是冷漠的让人心寒。”


在众人的非议声中,宋玉枝示意赵大娘让开。


她上前一步,蹲到老妇人身边,面露愧疚地软声道:“大娘您见谅,听闻您家的事儿,我着急忙慌就赶过来了。我终究年岁小,刚有些被吓着了,没回过神来……您快起身,咱们有话好好说。”


这话一说,周遭的非议声倒是顿时静了一静。


是啊,这宋记的东家看着不过是个十六七的小姑娘。


他们这些大老爷们见着死人,都惊的背后发寒。


人家小姑娘一时间被吓着了,没反应过来不是很正常?


真要是冷漠无情的人,铁了心当缩头乌龟,怎么会这么快就赶来呢?


更别说方才那老妇人张牙舞爪地扑上前,这宋记的东家若是不躲上一躲,怕是那如花似玉的脸蛋都要让这老妇人抓花了。


他们对宋玉枝多了几分宽容,那老妇人的态度则是没有软和半分,嚷道:“你少在这花言巧语的,我们就是地里的庄稼人,最老实不过,你别想哄骗我!人都死了,还怎么好好说?!难道你还能让人死而复生不成?”


宋玉枝现下看着虽依旧纤瘦,但连续不断地做了大半年的活计,手上还是颇有一把力气的。


她稍一用力,那老妇人不情不愿地被她搀扶了起来。


在此过程中,宋玉枝装若无意地碰了一下老妇人的手。


发现她手掌虽不如年轻人光滑,却很是柔软,一点茧子也无。


显然,所谓“老实庄稼人”的身份也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