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开局流放?厨艺在手,天下我有 > 第三百四十章 人还活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玉枝心中越发镇定,面上却依旧是焦急和愧疚的模样。


她继续温声道:“我确实没有让人死而复生的本事。但是大娘也先别急,怎么也该请个大夫……”


说到这,宋玉枝奇怪地“咦”了一声。


“从我家伙计去通知我,到我赶来,怎么也要两刻钟。这两刻钟里,大娘怎么没想着给大爷请个大夫呢?”


这话无异于众人提了个醒儿。


是啊,普通人遇到家里人突然不行了,第一反应不该是送医吗?


哪怕病患不方便挪动,也大可以请大夫来出诊。


尤其他们一家三口一道出行的,就算老妇人一时间想不到这茬,或者没有那份体力。


但他们的儿子不就在旁边吗?


总不至于分不出人手去请大夫!


“请大夫?这丰州城里谁不知道,请个大夫得不少银钱?!尤其城东一待,光是出诊,就得一两银子!若我家老头子还有一口气,我肯定给他请。但他人都死了……”


说到这,那老妇人的眼泪再次说来就来,“我可怜的老头子,一辈子在地里刨食,一个子儿恨不能掰成两瓣花!别说浪费银子请大夫,就是一口薄皮棺材,都置办不起啊!”


她边说边流泪,情真意切,也不再像方才那样张牙舞爪地要动手。


若不是宋玉枝已经发现了一些端倪,此时怕是也要不禁心软。


周围的看客不明就里,不觉就歇了怀疑的心思,再次可怜起她来。


“一两银子对穷苦人家来说,确实不是一笔小钱。”


“唉,治丧也要不少银子,现下能省一点就省一点吧。”


“要我说,银钱不是省出来的。大爷是吃了宋记的煲仔饭死的,哪怕饭食没毒,也该让宋记的来出这笔丧葬费才是。”


周遭再次哄闹起来,宋玉枝充耳不闻,只是同身旁的铁牛耳语了几句。


目送铁牛悄默声儿地离开了人群,宋玉枝才再次开口道:“大娘别急,这请大夫的银钱我出。我已经让伙计去请了大夫。哪怕您觉得没有必要,但除您家外,附近却还有不少人买过我家的饭食。怎么也该让大夫来验一验,安一安他们的心……我陪您在这等着,万事等大夫过来瞧过再说。”


那老妇人顿时一怔。


这情况不对啊!


寻常的食肆摊上事儿,都别说是人命官司,哪怕是把客人吃出个跑肚拉稀的小毛病,都只会想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息事宁人……把事情给烂在肚子里。


她早就想好了,只要眼前的小娘子敢提什么借一步说话,或者主动给赔偿。


她肯定就直接嚷嚷出来,坐实宋记理亏!


这宋记的东家怎么反其道还行?


决口不提什么先离开,还主动留在这现场,甚至还不吝惜银钱去请大夫来瞧死人……


老妇人狐疑地看了宋玉枝一眼。


宋玉枝状若未觉。


平心而论,如果平常遇到这种事,宋玉枝多半也会想着先安抚家属,将事态控制在最小的影响范围。


可现下明显不是普通事态。寻常的做法只会显得她心虚理亏。


加上对方有备而来,又特特选在宋记之外的地界生事儿。


事态根本不可能控制,怕是太阳还没落山,整个丰州城都会知道。


所幸把事情摊到太阳底下。


见不得光的总不会是她!


宋玉枝回了老妇人一个安抚的笑容,又让赵大娘把几张条凳拼在一处,将躺在地上的老头给放了上去。


众人亲眼见证了她先安抚遇难者的家属,又不吝惜银钱去请大夫,还体贴周到地顾及到了死者的尊严体面……


一时间也没人在说嘴宋玉枝什么,都在等着大夫过来。


两刻钟后,铁牛就再次回到了凉棚。


与他随行的,还有一个身穿圆领绸衫的老大夫。


见到老大夫的瞬间,不少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是金丹堂的金大夫吧?”


“嘶!宋记的东家还真是挺舍得,人都死了,请大夫不过是走个过场。居然请了金大夫过来。”


“可不是?谁不知道这金大夫出诊费比普通大夫高了一倍,哪怕只是踏出金丹堂,他老人家至少也要二两银子。”


还有人替宋玉枝操心,拍着大腿道:“你们真是傻了,光想银子!这金大夫不只是普通的大夫,他儿子更是衙门的正职仵作!刚那大娘都没提报官,可请来了金大夫,就跟报官没两样了。今日这事儿注定不能善了。小娘子糊涂啊,这万一……”


万一查验出来,老头的死真跟宋记脱不开干系,绝对不是赔付一笔丧葬费这么简单。


宋记再不可能开下去,甚至宋玉枝都要被判刑!


宋玉枝依旧神色如常,同金大夫见了个礼,客客气气道:“想来方才我家伙计已经同您说清楚了状况,还麻烦您帮着验上一验。”


金大夫点过了头,从怀中掏出了一副手套、一盒银针,很快就走到方桌前,将桌上的饭食和条凳上的老汉,都验过了一遭,宣布说:“饭食无毒。人已经死了。”


这结果并不让人意外,毕竟煲仔饭虽然是一锅一锅做出来的,却是统一配料,然后用统一的酱料拌的。


若真是有毒,决计不可能只毒死一人。


在场的看客更也不是傻子,真要是验出一锅煲仔饭有毒,少不得会怀疑是有人眼红宋记的生意,存心下毒。


现在只能说明宋记真的不走运,恰好遇到个暴毙而亡的老头。


判刑倒是不必了,却注定要赔付一大笔银钱。


那老妇人又继续哭叫起来,“我可怜的老头子啊!好端端的吃了无毒的饭食,却这般死了!”


说着她竟然还朝着宋玉枝噗通一声跪下,“小娘子,我方才说你是杀人凶手,是老婆子说错了话。你别同我一般见识,只是到底是你家饭食惹出来的,你不能不管啊。只求你施舍一口薄皮棺材,一些路费。好让我们娘儿俩把老头子送回老家……”


宋玉枝还是不急不躁的,温声道:“大娘别急。我觉得金大夫验错了。”


金大夫不悦地看向她,“小娘子慎言。老夫一生钻研医术,有毒无毒还能验错?”


“对啊,小娘子别乱说话。难不成你还想上赶着承认你家的饭食有毒?!”


宋玉枝摇了摇头,“我不是说金大夫验错了饭食,而是他验错了人……躺在条凳上的大爷,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