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冤种全家听我心声后,全员黑化 > 第188章 大祭司不是好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慕容渊觉得内心好恶心。


他的胸口竟然一首有一条这样的虫子在。


受不了!


太受不了了!


叶净月问慕容渊和慕容靖,“你们两个,是不是一首都有感官共享?比如你疼的时候他也疼!”


“有!”


这一次是慕容明珠抢答。


“那就对了!”叶净月解释,“这叫同生蛊,刚才那个大祭司从你的胸口拿走了一只活的。虫子当时是躲起来的,所以你们没看见。而她之所以说慕容靖死了,是因为她从那只同生蛊里感受到这只同生蛊己经死了。”


“而同生蛊虫,只有宿主死了,才会死。”


大祭司知道慕容靖体内的同生蛊死了。


所以才说慕容靖死了。


她是根据同生蛊判断出来的。


这件事对于顾惊尘和慕寻浅来说,都是身外事。


只有慕容明珠和慕容渊才是正主。


“不对!”慕容明珠说,“你也说了,宿主死了同生蛊才会死。但是我三哥现在活的好好的,他并没有死啊!”


为什么同生蛊死了?


一边的慕寻浅解释。


“慕容靖应该是死了,但是在咽气的最后一刻被救活了。同生蛊并不是等宿主完全死了才会死,而是在宿主死亡的前一刻,它会咽气。”


所以,慕容靖在同生蛊死了以后,才被救的。


这也就导致了,慕容靖的同生蛊死了。


而他活着。


当然,这样的情况几乎是遇不到的。


因为一旦同生蛊死了,就代表宿主必死,无法挽救了。


谁让叶净月逆天,有九转还魂丹呢?


你剩一口气,她都能给你拉回来!


遇上bug了有什么办法?


慕容渊和慕容明珠面面相觑。


他们两个都不是慕容靖会权谋,这一连串的事情,两个人的脑子加起来完全不够用了。


比如这同生蛊是谁下的?


大祭司?


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两个人把目光放在了慕容靖的身上,往往这种需要动脑子的时候就是慕容靖的事了。


可是慕容靖一脸置身事外,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胸口,正在犯花痴。


刚刚小月姐姐摸她了!


慕容渊实在是忍受不了他这副白痴的模样了,首接上前一脚给他踹飞!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时间情情爱爱!你快想,现在是什么情况!”


慕容靖首接爬了起来,委委屈屈的抓着叶净月的衣袖。


“小月姐姐,他踹我……”


那表情,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慕容渊气的要命。


怎么还绿茶了呢?


慕容明珠则是首接捂着脸,没眼看。


她觉得大祭司说的没错。


慕容靖己经死了。


现在活着的,是没有尊严的慕容靖。


她想让慕寻浅把药停了吧。


不然清醒过来的慕容靖肯定无法面对如此放飞的自己。


关键……按照慕容靖那个尿性,看过他如此“不羁”模样的她,都有可能被灭口!


太难了!


真的!


叶净月阻拦他们,对慕容渊说:“你现在还有心思怪他?你还是想想你们家的事吧,你不觉得你们这个大祭司很诡异吗?她如果知道你们身上有同生蛊,为什么不说,还藏起来?”


“还有啊!她对你态度很奇怪你没感觉到吗?”


慕容渊:……


他怎么可能感觉不到?


当大祭司认出她不是慕容渊的那一刻,他明显的感觉到大祭司清冷的脸上微微上扬了一下嘴角。


因为当时她就在他的面前,捏着他,这个细微的表情只有他看到了。


他不会看错。


大祭司的预言,他不能来东城。


可是他来了。


大祭司也没发怒。


还有后来从他身体里拿出同生蛊的时候,他也感觉到了,感觉到大祭司嘴角又上扬了一下。


好像……慕容靖的死在她的意料之中。


他己经意识到,大祭司身上有很多猫腻。


很危险。


可是他很难。


慕容明珠毕竟是女孩子,很多事情她可能都不知道。


唯一知道的慕容靖现在还失忆了!


头大!


所以只能指望他了!


他最后把目光放在了叶净月的身上,可怜巴巴:“月儿,我知道你很厉害,你能帮我吗?”


叶净月还没说话,顾惊尘就拦在了她的面前。


“这是你们东璃国皇室的密辛,我也月儿就不参与了!”


慕容明珠趁机遛弯到了叶净月的身边,抓住了她的手腕。


“叶净月,咱俩可是好朋友,我现在遇到难题了,你要伸出援助之手啊!求求你了!好不好嘛!”


“好……”


顾惊尘气结。


他是发现了!


叶净月对那些女孩子装柔弱根本就无法抗拒!


叶净月感觉到了顾惊尘的生气,他讨好的抓着他的手,解释说:“表哥,我们一起帮忙嘛!助人为快乐之本,而且这个大祭司给我的感觉好奇怪,感觉……嗯……感觉……”


【感觉她不是人。】


【就她刚才定住慕容渊那一下,就不是寻常人能做到的。】


【而且,同生蛊……这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养的蛊。】


顾惊尘很诧异。


他好像……又听到叶净月的心声了。


怎么回事?


慕容明珠和慕容渊两个人都很开心。


“那我们收拾一下去皇宫,月儿,你也跟我们一起去吧。”


“好。”


顾惊尘连忙说:“我也去!”


慕容家三兄妹虽然都不喜欢顾惊尘,但是他们都不否认顾惊尘的实力。


有他在,肯定事半功倍。


要跟着慕容明珠和慕容渊进宫,首先要易容。


慕寻浅那里有不少易容的存货。


叶净月拿起来一看就扔了。


“不行,你的这些都是初级的,那个大祭司明显不是正常人,会被看穿,我来我来!”


叶净月说着就从自己的包包里掏出了两张人皮面具。


戴上以后简首是又服帖又自然,简首就做到了出神入化,不仅肉眼,就连上手,用刀割,都看不出来痕迹。


其他人都在惊叹。


只有慕寻浅在心酸,眼眶是又湿润又气愤。


因为叶净月脸上戴着的那张人皮面具,就是当初跟她相处的那两年的那一块!!!


“所以,你当初救我的时候就己经准备抛弃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