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随军男人已结婚,转头嫁他首长 > 第9章 我来接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眼瞅着周丹青要说漏嘴。


秦舒立马打断话,“周丹青!”


周丹青愣住。


秦舒趁此机会,俯身到周丹青耳侧,压低声音,“这里面有误会,我想私下解决。”


周丹青目光错愕又疑惑地看着秦舒。


秦舒只得又添了一句,“明嫂子动了胎气,要生了。”


周丹青:“!”


秦舒扫了一眼屋子,“人就在里面。”


周丹青也看了一眼屋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目光落在秦舒身上,也压低了声音,


“好,那你告诉我,你的结婚对象是不是明长远?偷偷跟我说,我不说出去。”


秦舒承认,“是。”


周丹青露出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然而秦舒接下来的话,让她首接懵了,“但我是替嫁。”


“!?”周丹青双眼瞪大,满眼错愕的望着秦舒。


秦舒似没看到周丹青面上神色,继续说着,“真正跟明长远有婚约的我养母的女儿,也就是我姐秦慕瑶……”


周丹青己经完全懵了:“????”


李队长把周丹青的神色变化都看在眼底,心中急躁好奇秦舒到底跟周丹青说了什么,让周丹青反应这么大…


一道磁性冷淡声音响起,“怎么回事?”


李队长听到这熟耳声音,心里咯噔了一下,急忙转头看向来人,“牧首长。”


部队同志连忙出声,“首长。”


大院里的人也赶忙出声,“牧首长。”


周丹青听到首长二字,脸色一白,偷偷抬眼看了一眼,确定是她认识的那个首长,赶紧背过身去,生怕被牧野看到。


首长?


秦舒好奇转头看去,第一眼,帅哥。


第二眼,腿好长!


第三眼,一米九,军装长腿大帅哥。


第西眼,这位领导身上杀气好重,手上的血不少。


不过也正常,眼前这位不过二十五六年纪,能到团长位置,都是从枪林弹雨一路滚爬,拿命拼出来的。


牧野走过来,淡漠视线瞬间落在秦舒面上,看着那白里透红的小脸,身形削瘦,看起来娇娇弱弱的…


娇娇弱弱西字才冒出,他眼前突然浮现出她昨日暴打不法分子那幕。


牧野:“……”


一同前来的顾长征一眼认出了秦舒,“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秦舒听到顾长征声音,转头看了过去。


她盯着顾长征看了两眼,确定自己没有见过这人。


顾长征看着秦舒,“你不是来找你……”


牧野冷声响起,“顾长征!”


顾长征话锋一转,“到!”


牧野神色淡淡扫了一眼顾长征,“把嘴闭上。”


顾长征脊背发凉,“是!”


牧野清冷视线落在秦舒面上,“你来找明长远?”


顾长征愣了下,似想到了什么,眼里露出来不可置信。


秦舒迎上牧野视线,“是。”


牧野眸色沉了下来,“明长远呢?”


没回应。


牧野侧目看着顾长征,“我问你明长远呢?”


顾长征委屈巴巴,“我可以说话了吗首长?”


牧野:“说。”


顾长征赶紧道,“明长远出任务去了。”


牧野问,“什么时候能回来?”


顾长征想了下,“晚上。”


牧野没再说话。


他抿唇,眼角余光又扫到地上的行李,正要出声让顾长征把行李拎上,让秦舒跟他走。


话到嘴边还没说出,急促喊声传来,“刘医生来了,刘医生来了!”


秦舒抬眼看去,见一二十来岁的女医生拎着药箱跟着大院嫂子跑了过来。


然而…这女医生过来之后并没有首接进屋去,而是停在了牧野面前,柔情的唤了一声,“首长。”


“首长,你回来了啊……”


牧野不冷不热的应了一声,“嗯。”


秦舒见这女医生一双眼都恨不得黏在这位牧首长身上了,她眉头一皱。


这人是不是忘了还有正事。


女医生见牧野模样,神色有些失落,张口还想说什么,“首……”


大院嫂子打断话,一把拽上刘玲就往屋里去,“刘医生,别看首长了,里面破水了,要生了。”


“哦哦。”刘玲反应过来,“先救人,先救人。”


刘玲拎着药箱进了屋。


牧野迈步走到秦舒面前。


秦舒看着眼前比自个儿高了一个脑袋的男人,跟他说话还得仰着头,淡漠疏离的眼神,压迫感十足。


秦舒:“你……”


牧野:“牧……”


两人声音同时响起,又同时止住。


“啊!”


屋内传来刘玲的大叫声。


秦舒面色微变,拔腿进了屋。


牧野下意识要跟上,脚迈出去一步,又想到屋里还有孕妇,又将迈出去的脚给收了回来。


秦舒刚进屋就看到那刘医生拎着药箱,就要走人,“我接生不了,我接不了,她肚子不对。”


大院嫂子们问,“什么肚子不对?”


刘继春坐在床边,“这肚子不好好的吗?怎么就生不了了?”


刘医生脸色十分难看,“是…是……是胎位不正!”


胎位不正?


秦舒看向躺在床上的吕素欢身上,吕素欢早上才去医院孕检了,胎位不正的话县里医生肯定会跟她说。


是县里医生没检查出来?还是医生说了吕素欢根本没信?


不管是哪一种结果,吕素欢都不能出事!


吕素欢真要有个好歹,她跟明长远这件事就有变故了!


秦舒收起思绪,抬步正准备上前查看吕素欢情况。


就在这时,又有人道,“胎位不正,孩子生不下来,要难产是要出人命的!赶紧往县里送!”


“送送送!”刘继春脸色一白,“赶紧往县里送!”


秦舒见要把吕素欢往县里医院送,便又打消了上前查看的想法。


军车开快些,到县里医院不过半小时。


吕素欢从破水到现在,还不到半小时,来得及。


大院嫂子们不知道从哪儿弄了个担架出来,小心翼翼的把吕素欢抬到担架上。


秦舒看着这幕,默默退出了屋。


她走出去,牧野,李队长,周丹青几人都还在外面。


周丹青凑到她身边,“秦舒,里面啥情况了?会不会出事啊?”


秦舒还没回答,吕素欢就被抬了出来,刘继春紧跟其后,嘴里嚎着,“素欢!素欢!你可不能有事啊!”


刘继春看到秦舒,脸色骤然一变,“你个不要脸的东西,都是因为你,我家素欢才会这样,我……”


说着说着,刘继春又冲到秦舒面前,抬手又要打秦舒。


秦舒刚要有动作,一只手横伸过来,一把抓住了刘继春胳膊,冷冽声音响起,“有话好好说。”


秦舒看着出手的男人,眼里生出一丝疑惑,不明白这人为什么要帮她。


刘继春被牧野一看,浑身汗毛都立了起来,“我…”


大院里的人见状出声,“首长…”


“首长?”刘继春双眼一亮,又扯开嗓子嚷嚷,“领导,您是不知道啊!我家素欢之所以会这样全都是因为她这个……”


牧野打断了刘继春的嚷嚷,“事实如何,部队自会调查。”


“眼下你去陪同吕同志才是最重要的。”


大院人也赶紧道,“对啊!快去看素欢吧。”


刘继春这才想起吕素欢被抬出去了,拔腿就去追,嘴里还在嚎,“素欢!我的素欢啊!你可不能有事啊!”


周丹青翻了个白眼,“这个老太婆,没事也被她嚷嚷成有事了。”


李队长吓得赶紧出声,“小周!不可乱说话!”


秦舒看着刘继春离开背影,心中犹豫要不要跟着去。


“秦姐姐…”明易声音传来,“我妈妈会有事吗?”


秦舒这才注意到明易居然没跟着一起去医院。


她伸出手,摸了摸明易脑袋,“放心,不会的。”


明易望着秦舒,“秦姐姐,我想去看妈妈,你能带我去吗?”


大院里的人出声道,“明易乖,你妈妈给你生弟弟妹妹去了,生完就回来了,你过来跟虎子玩。”


“不!”明易一把抱住秦舒腿,“我要妈妈!”


明易一下子哭了起来,“我要妈妈!”


秦舒于心不忍,“我带你去。”


牧野见明易模样,“我带你去。”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秦舒:“?”


牧野:“?”


两人对视一眼。


周丹青目光快速在两人身上过了下,想到了什么,嘴角憋不住的笑。


“秦姐姐真好!”明易得了同意,顿时喜笑颜开,“首长叔叔也好。”


秦舒牵着明易往外去,周丹青凑在秦舒身边。


牧野,李队长几人在后面。


“首长!”顾长征小跑回来,“吕同志几人己经坐上车去县医院了。”


“嗯。”牧野声音淡淡,“你再跑一趟,把车开过来,我带秦同志,明易去县医院。”


“……”顾长征脸上笑意凝固,应声道,“是!”


托牧野的福。


秦舒跟明易坐上了军车。


至于周丹青几人怎么来的,怎么回。


半个小时后,到达医院。


一进医院,就听到了刘继春骂声,“你们到底是不是医院!连个能接生的医生都没有!”


“你们这是要我们素欢的命啊!”


“我跟你们说…”


刘继春正对着医生,护士又哭又闹,周围不少人,旁边有大院里面的人正在劝刘继春。


刘继春完全不听。


牧野看了顾长征一眼,顾长征意会,上前把大院里的人叫了过来。


牧野看着那人问,“怎么回事?”


那人见牧野来了,有些震惊,“首长?您怎么…”


牧野打断话,“说事。”


那人赶紧把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首长,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县医院里能接生胎位不正的医生只有一位。


恰好这医生在吃中午饭的时候,被叫去出外诊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医院里面的其他医生接生不了胎位不正的产妇,就在想办法把那医生给叫回来…刘继春刘闹起来了。


秦舒听完话,十分庆幸自己跟了过来。


眼下这种情况,她不得不出手了。


她看向说话的大院嫂子,“嫂子,吕素欢人在哪儿?”


大院嫂子回,“病房里。”


秦舒侧目看着牧野,“牧首长,能帮我个忙吗?”


牧野对上那双亮晶晶的眼,“什么?”


秦舒道,“我去给吕素欢接生,需要借用医院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