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随军男人已结婚,转头嫁他首长 > 第40章 我可以作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舒正纳闷怎么没声了,她就被拍了拍。


秦舒被迫睁开眼,转过了头,对上了一双泪眼朦胧的双眼。


顾明月看到那张明艳却不失乖巧的脸,整个人首接愣住,这人怎么会比她还长得好看?


秦舒不喜欢眼前这人看她的眼神,语气自然冷淡,“有事?”


顾明月回神过来,对着秦舒道,“我想跟你交换一下位置,我是上铺,我怕高,爬不上去想跟你交换一下位置。”


态度生硬,连个笑容都没有,甚至连个同志都不愿意叫一下。


换个屁。


秦舒声音淡淡,“哦。”


又在这人期待的目光下,甩出了二字,“不换。”


顾明月没想到自己会被拒绝,她眼底瞬间翻涌起泪花,声音沙哑,“为什么不换呢?”


秦舒声音冷淡,“没有为什么。”


张程见状,出声道,“明月,这位同志不肯换,咱们去别的车厢问问,看别的车厢里面有没有人愿意交换吧。”


顾明月突然叫嚷了起来,“不要,我就要跟她换!我就要睡这儿!”


张程有点懵,不明白顾明月怎么硬要跟这人交换。


顾明月冲着秦舒大喊,“没有为什么,那你就起来给我换。”


秦舒扔下话,首接背过了身,“不换。”


她没想到这人会首接发疯,去拽她,“起来,你起来!”


秦舒心里来了气,正准备开骂,“你脑子是不是有…”


哪知,这人突然往后一倒,伴随着娇滴滴的一声啊,躺在了地上,躺在地上一边哭泣,一边道,“你推我。”


秦舒:“……”


她连这人的衣角都没碰着,这人也能演成不去当演员还真是可惜了。


另外个女同志把人给扶了起来。


张程见喜欢的人被推倒在地,哪儿能忍,对着秦舒道,“你这同志不换就不换,怎么还动起手来了呢?”


秦舒看着张程,“你眼睛要是不用了,我建议你可以去医院捐给有用的人。”


“我人到现在都躺在这儿,我怎么推的她?”


张程气的不行,“你这同志模样生的好看,怎么心这么毒?说些…”


秦舒首接打断了话,“多谢夸奖。”


“?”张程一脸懵,“我什么时候夸你了?”


秦舒道,“你夸我长得好看,夸我嘴巴毒。”


上面突然传来笑声,“噗嗤…”


秦舒:“?”


张程几人:“?”


说话声传来,“同志你实在是太有趣了。”


秦舒声音淡淡,“多谢夸奖。”


张程定眼看着秦舒,“真是厚脸皮!不要脸!”


秦舒撇嘴,“我的脸可没你们俩的脸皮厚,说起不要脸也是你们更胜一筹,求人办事,连一句好话都不说,首接让人起来换位置?”


“有问题找列车员,别来烦我。”


张程道,“先把换位置的事情放一边,现在说你推人的事,你把明月推地上了,这件事怎么说?”


“啊?”秦舒一脸懵,“你说什么?”


张程提高声望,“我说你把明月推地上的这件事儿怎么说。”


秦舒继续一脸懵,“啊?”


张程反应过来秦舒是故意的,气得双手握成拳头,“你!”


列车员走了过来,“怎么回事?”


顾明月看到列车员哭声又放大了些,“呜呜呜呜~”


张程指向秦舒,“同志,你来的正好,她动手打人。”


列车员看到秦舒心里咯噔了一下,这是上级领导特意打过招呼,特殊关照的同志啊!而且以这位同志的身份怎么可能打人呢。


这里边怕是有什么误会。


秦舒见列车员来了,也坐起了身。


列车员转头看向顾明月,“同志,她为什么打你?”


顾明月:“?”


张程盯着列车员,“同志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列车员解释,“我的意思是事情总得有个起因,对吧?这位女同志不可能说无缘无故的就动手吧?”


顾明月又突然主动认错,“同志是我不对,是我不该生病怕高,都是我的错。”


“呜呜呜~”


扶着顾明月的女同志出声安慰,“明月你没错,是她的错,别哭了。”


张程出声解释,“同志,事情是这样的,我朋友她怕高,然后这次买到的票在上铺,就想跟她换一下位置,结果她不同意就算了,还推人。”


列车员看向秦舒,“同志是这样的吗?”


秦舒道,“我不同意换位,她想强行拽我起来,然结果自己没站稳,摔了,就污蔑我推她。”


列车员皱眉。


秦舒看向张程,“你说我推她,你亲眼看见了吗?”


张程迟疑,“我…”


他没看见,但为了明月,他也得说看见了。


秦舒立马打断话,“你迟疑了,就代表你没看见。”


张程毫不犹豫立马道,“我看见了!看见你推明月了。”


秦舒目光一转,“那你说说我当时是怎么推她的?”


张程有些心虚,“推人还用怎么推?就那样子推呗。”


秦舒追问,“描述一下,做个动作也行。”


张程硬着头皮做了个往前一推的动作,“就这样。”


“行。”秦舒点了点头,躺了下去,“我当时是这样子躺着的,对吧?”


张程不假思索,“对。”


秦舒用力往前一推,“请问,我躺着怎么能做出这样推的动作,即便我能做出这样的动作,这样一推,作为惯性,她是不是应该往后退,摔在那个位置?”


“她现在躺在哪儿?”


秦舒睡的位置是错的,正确的位置应该是头靠里,脚对着走廊过廊这边。


但是秦舒躺得正好相反,脑袋靠着走廊这边了。


如果她是往前推人,人只会躺在车厢内的过道,怎么也不会摔到车厢外面的走廊。


张程有点懵。


秦舒见状,开始挖坑,“她躺在那儿,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我的动作是这个样子的,手这样一摆,掀了她一下,她就能躺那儿去了。”


张程毫不迟疑,“你是这个动作。”


秦舒眉尾一扬,“你确定?”


张程不假思索,“确定。”


秦舒看向列车员,“同志,事情的真相己经很明显了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嗯。”列车员转头看向张程,“行了,也别装了赶紧起来吧,你们能买上卧铺票说明你们或者家里面也是有头有脸的,别在这儿因为一个位置丢了脸面。”


张程瞪眼,“你怎么就相信她的话,不信我们的话?”


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我可以作证,你们在撒谎,你们在诬陷这位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