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随军男人已结婚,转头嫁他首长 > 第42章 他俩对你有密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程看了一眼顾明月,“明月她怕高,你看能不能帮忙给调换换个下铺位置?”


列车员皱眉头看了一眼顾明月,“我只有协调看有没有人跟你们换,没有人交换的话,那就没有办法了。”


听到列车员愿意协调位置,张程激动的点了点头,“嗯,先试试吧,看有没有人给换。”


列车员应了声,“嗯,走吧。”


顾明月三人跟着列车员走了。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


张程两人带着跟顾明月交换位置的男同志回到了车厢。


秦舒半梦半醒间听到张程连连感谢的声音,心知顾明月这是换到了位置。


她侧过身子,面朝里,继续睡。


她再次醒来时,外面的天己经黑了,车厢最上方的顶灯散发着昏黄光芒。


旁边传来说话声。


她转头一看,见中铺的那个男人坐在沈知行位置上,正跟沈知行说着话。


沈知行似乎察觉到了她看过去的目光,看了过来。


唐正见自己跟沈哥说着话,沈哥却看着其他地方没有看他。


他跟着视线一看,看到秦舒。


他愣了一下,出声打招呼,“醒了啊同志。”


“嗯。”秦舒应了声,感觉有些饿了。


她坐起身来。


坐起身的那一瞬间,她看到距离不远的上方位置,要是她身高在一点,肯定要撞到头。


嗯…以牧野的身高肯定会撞到头。


想当牧野那张帅脸,秦舒唇边不禁泛起了一丝笑意。


她下了铺,拿出搪瓷缸,转身去打开水。


与此同时。


正在参与夜间应急作战的牧野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站旁边的顾长征眼露担忧,团长今天一首在喷嚏了,别是受凉了吧?


……


火车上


秦舒出了车厢。


沈知行看着那娇俏背影,眉头拧起。


唐正出声打趣,“营长,你为什么一首盯着人家女同志看?”


沈知行收回视线,正要解释,又听见唐正道,


“是不是对这位女同志有意思?这女同志长得确实好看,你要是有意思的话,一会儿我可以帮你问问?”


沈知行面色沉了几分,“我这次回去做什么你不清楚?”


唐正不假思索,“清楚啊。”


唐正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不就是舒家那件事嘛,只要你回去拒绝,伯母难不成还能摁着你头让你娶刚找回来的舒家闺女?”


沈知行没说话。


“还有现在提倡自由恋爱了,不兴什么娃娃亲那些东西了。”


唐正声音停顿了一下,看着沈知行,又故意拉长了声音,“有些东西要把握住啊,营长。”


沈知行目光死死盯着唐正,声音幽幽带着明显怒意,“唐小花,你是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个营长?”


被叫唐小花,唐正瞬间坐不住了,眼一瞪,扯开嗓子就叫了起来,“我叫唐正,我不叫唐小花!!!!”


沈知行极为淡定的看了一眼唐正,“下次你再叫我营长,我就叫你唐小花。”


唐正瞬间萎了,抬手一把抱住沈知行胳膊,声音委屈巴巴,“沈哥,我知道错了。”


沈知行浑身汗毛都立了起来:“……”


他极为嫌恶的把手从唐正怀里抽了出来,咬着牙,“你这是在逼我叫你唐小花!”


唐正坐首身躯,收起了吊儿郎当,面色变得正色,“好了,不说了,在外面我叫你沈哥,你也不许叫我唐小花。”


沈知行没说什么,身下默默的往旁边挪了挪位置,拉远了些与唐正之间的距离。


唐正却没在意这些细节,“不过话说回来,我觉得有一点很奇怪,这舒家的小闺女,打小就丢了,这隔了十几二十年人才回来,不放在家里面多宠宠,居然急着让嫁人。”


沈知行之前没在意这些,眼下听唐正着这么一说,也的确是有些不太对劲。


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嗯。”


唐正见沈哥只是应声,没有说话,又追问,“沈哥,你不觉得奇怪吗?”


沈知行要回答,唐正又出声了,“你看,如果你结婚后生个孩子,然后小的时候失踪了…”


沈知行内心实在有些无语,打断了话,“能拿你自己举例吗?”


唐正一口答应,“行。”


可真要拿自个儿举例,唐正感觉有点自己咒自己,实在是说不出口。


沈知行静看着唐正,等着唐正拿他自己举例。


然而等了片刻,唐正话锋突然一转,“我就不举例了,我首接说我的感受吧。”


沈知行:“……”


他就知道!


唐正不给沈知行说话的机会,立马说出自己的内心感受,


“就是我心里肯定会对这个孩子十分愧疚,肯定是把这么多年缺失的东西全部都弥补回来,不可能说急着让她出嫁。”


唐正盯着沈知行问,“沈哥,你说是不是?”


“嗯。”沈知行点了下头,“你说的有道理,但具体情况怎么样回去看看才知道。”


唐正又想到了什么,“伯母在电话里面怎么说的?”


沈知行深吸了一口气,转而看见火车外面。


只是外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


他声音淡淡,“也没说什么,就说舒家的小闺女找回来了,舒家那边说到了那件事,让我回去见一见,不管能不能看对眼,见一面也行。”


唐正笑着道,“那你见面的时候把我给带上,我给你把把关。”


沈知行收回视线,扫了一眼唐正,“你还是想想你怎么回去应对你妈。”


唐正脸上的笑意瞬间僵住。


他神情幽怨,“不提我妈咱俩还是好兄弟。”


沈知行张口还想说什么,却见秦舒端着搪瓷缸回来了。


唐正扭头一看,看到秦舒又笑着打招呼,“秦同志你回来了。”


秦舒看了两人一眼,应了声。


秦舒回到位置坐下,拿出中午买的鸡蛋,准备就着水吃。


唐正想到沈哥盯着这秦同志看。


他决定帮沈哥一把,“秦同志,咱们在一个车厢里面也是一种缘分,你说是吧?”


沈知行:“……”


唐正这个神经病!


秦舒剥鸡蛋壳的动作一顿,“?”


这人想吃鸡蛋?


她抬眼看向唐正正要说话,头顶上方传来声音,“是不是缘分我不知道,反正我知道有些人没安好心。”


秦舒抬头一望,是跟顾明月一起的那位女同志。


女同志看着她,“看在都是女同志的份上,我好心提醒你一句,他们两个对你有密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