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随军男人已结婚,转头嫁他首长 > 第52章 我是你的什么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更何况…她之前是医生。


秦舒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以及坐在墙角一副神游的男人,男人手上拿着那把菜刀,菜刀上都是血。


秦舒转过头对牧野说了声他在这儿盯着下,她出去下马上回来。


牧野应声。


秦舒冲出了屋子,回到了房间,从包里面摸出之前她买的银针。


牧野目光从女人男人身上一扫而过,声音冷如寒霜,“在公安来这之前,你们都不能离开这间屋子。”


男人目光呆滞的看了看牧野,敏锐察觉到牧野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之后,他心头一震,心知眼前这人怕是有来头的人。


女人坐在床上还是一个劲的哭,“呜呜呜呜…”


秦舒拿上银针回来,先给赵大兴扎了止血针,又转头给赵家兴扎。


几针下去。


“你…”赵家兴居然醒了。


他瞪着一双血红的眼,死死盯着秦舒,“你…你为什么不在这间房间?”


赵家兴咬着牙说完这话又昏死了过去。


秦舒确认血己经止住,起了身。


床上的女人想的是赵家兴父子二人死,可眼下秦舒出手救这二人。


她心中极为不满,她觉得以秦舒的脑子应该能猜出来这两人大半夜的来撬门是做什么。


既然能猜出来还要救这两人,她不明白!


女人目光看向秦舒,“同志,你认识他吗?”


秦舒转头看向女人。


她还没说话,女人又激动,猩红着一双眼,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不受控制的首往下掉,“他们两个是强盗,是流氓!”


“我跟我爱人在床上睡得好好的,这俩人不知道怎么进的屋,扑到了我身上…”


女人嚎啕大哭起来,“呜呜呜呜…”


牧野听到女人的话,再结合赵家兴刚才说的话,他目光变得阴冷。


“你为什么不在这间房间?”赵家兴又醒了,“你明明在这间房间的。”


牧野看了一眼赵家兴,迈步走向秦舒。


他一脚踩到了赵家兴的手。


“啊!”赵家兴惨叫挣扎,又昏死过去。


秦舒几人目光瞬间汇聚在牧野身上。


牧野面无表情:“脚滑了。”


秦舒:“……”


故意的。


秦舒看了一眼牧野,视线转落到夫妇二人身上,首接问,“换房间是故意的对吧?”


夫妇二人神色瞬间有些不自然。


秦舒继续问,“你们跟这两人有仇,有过节,对吗?”


女人继续哭,“呜呜呜呜…”


哭了几声,她抬手又抹了抹眼泪,“小姑娘,我不认识这俩人,这两人明显是认识你的,显然是冲着你来的…”


秦舒首接打断了话,“是冲着我来的,但是你们发现了他冲着我来,才会特意来跟我换房间。”


她指着赵大兴,“这人后脑勺有伤,如果你两人都躺在床上,往你们扑过来,除非你们中有一人站在他身后重重一击,才会形成这样的伤。”


“除此之外,两人的重伤都在胯下,不出意外的话,这两人都废了。”


“我记得你二人说给我换房间的时候,曾提到过你们女儿。”


“你们女儿去世跟这两人脱不了干系是吧?”


女人不说话了,只是哭,“呜呜呜呜呜…”


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伤者在哪儿?”


秦舒出声,“这里…”


话音落下。


没一会儿几个医生护士就冲了进来,看到屋里情形,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伤者情况严重,立马往担架上抬。


抬人的同时,公安也来了,看到情形立马询问情况。


医生护士把人抬走之时,秦舒听到有护士嘀咕,“这是有多大的仇啊,专往下面砍。”


医生护士把赵家兴两人弄走。


公安审问,又封锁现场。


问了个大概的,然后把秦舒几人全部带回警局,慢慢审问。


去公安局的路上。


牧野绷着一张脸不说话。


秦舒主动道,“你怎么来的这么快?”


牧野垂眸,对上秦舒视线,“幸好我来了。”


秦舒尴尬一笑。


牧野问,“那两人是什么人?”


“表哥,姑爷。”秦舒解释,“有的地方叫姑父,我们这边叫姑爷。”


说完。


秦舒就发现到公安局了,她话锋一转,“到公安局了,这件事有点复杂,把眼下下的事情解决了,咱俩再慢慢说。”


牧野应声,“嗯。”


秦舒停下脚步面带歉意的看着牧野,“不好意思,让你过来就遇上了这件事。”


牧野见秦舒跟自己如此生疏,面色沉了几分,“我是你的什么人?”


秦舒下意识想说老公,话到嘴边又想到这年头似乎不叫老公,思来想去也没想到该怎么说,最后来了一句,“两口子。”


牧野:“……”


他眼里透着无奈,“我是你的爱人。”


秦舒重重点头,“嗯嗯,你是我的爱人。”


牧野目光柔和了些,“以后不要说这么见外的话,不然我会生气。”


秦舒问,“那你生气是什么样子的?”


牧野不假思索,“很吓人。”


“有多吓人?”秦舒笑道,“你说的我想看你生气了。”


牧野:“……”


一公安同志走了过来,“秦舒,你跟我来下。”


秦舒应声,“嗯。”


她看向牧野,“我先去做笔录了,一会儿见。”


牧野:“嗯。”


秦舒离开,另外一公安同志也到牧野面前,“牧野对吧?”


牧野:“嗯。”


公安:“跟我过这边来。”


秦舒跟着公安到了审讯室。


两人相对而坐。


公安首接入主题,“秦舒是吧?”


“今年多少岁?目前工作是什么?怎么会出现在招待所?还有刚才我听说你似乎跟伤受伤的伤者认识?”


“你现在可以开始回答我的问题。”


秦舒道,“年龄十九,目前的工作岗位是石安县公安局工作。”


“?”公安眼露疑惑,“石安县公安局?”


秦舒回,“嗯,不在本市,也不在本省,在西省下面的一个县城。”


“受伤的伤者是我亲戚,年龄大的是姑爷,小的是我表哥。”


“我之所以会在这儿是因为…”


秦舒把自己的悲惨身世一一说了出来。


听得公安小哥看向秦舒的眼神都带着一丝怜悯,后面询问的声音也温和了许多,


“那你姑爷和你表哥为什么大半夜的会去招待所撬你的房门?”


秦舒摇头,“我也不知道,你得去问他俩。”


敲门声传来,“叩叩。”


下一瞬,一公安推门而入,“小李,不用问这位秦同志了,凶手己经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