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随军男人已结婚,转头嫁他首长 > 第58章 秦刚,陈秋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记者们齐齐愣住,“去公安局?”


你看我,我看你都有点懵。


有记者反应过来,有些好笑的看着秦舒,“同志,公安局的同志怎么可能跟我们说这些事情?”


秦舒看着那人,声音淡淡,“不去公安局,去一趟市医院三楼住院部,问一问值班护士,说不定也会有新的发现,又或者说守在公安局门口,公安局的人被你们惹烦了,也会派人出面来通报这件事。”


在场记者听到秦舒的话,双眼瞬间亮了起来。


眼前这位女同志明显是在告诉他们,市医院住院部有他们想要的消息!


只是有些话这位女同志不好说出来,就让他们去市医院。


秦舒将众人的神色变化都看在眼底。


她声音停顿了一下,又继续道,“你们挤在这里吵闹,一是影响到了这里的住宿客人,二是你们上楼来应该没有经过招待所的人同意吧?”


在场记者脸色都变了下,招待所的人赶他们都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同意他们上来。


他们是记者,是要将事情登报发表的,其中肯定会提到招待所。


看到报纸的人知道这间招待所出了事情,肯定不会再来…


秦舒继续说着,“私自闯上来,招待所的同志惹急了报公安的话,你们怕是又要被公安带去公安局挨批评。”


“挨批评不重要,重要的是公安通知到你们单位,怕到时候就不好看了。”


众记者听完秦舒的话,脸色瞬间变得不太好看起来。


招待所不是停留的地方,医院和公安局门口都可以打听到消息。


他们决定去那儿试一试。


一众人向秦舒道了谢纷纷离开,整个楼道没一会儿变得安静下来。


不过对于秦舒而言,安静是安静了,但是她睡意没了…


秦舒深吸了一口气,关上门,回过头才发现之前还躺在床上的牧野己经穿戴整齐。


她刚才只顾着跟外面的记者说话,丝毫没注意到身后的动静。


牧野似乎感觉到了她看过去的目光,转头看了过来。


那双幽深的眸子带着温和看着她,“想吃什么?我去买回来。”


秦舒迈步过去拿牙刷,茶缸,“洗漱完我们一起去,正好吃完饭去火车站买票。”


“好。”


牧野刚应下,房门被敲响。


“叩叩。”


秦舒下意识问,“哪位?”


外面传来男声,“我,徐兴。”


秦舒看向牧野,“是你朋友?”


牧野回,“嗯,是。”


秦舒挤好牙膏,拿着牙刷跟茶缸,盆子往门口去,“正好我去水房洗漱,你跟他聊。”


牧野跟在秦舒身后。“嗯。”


秦舒打开门。


“团…”徐兴张口就要叫团长,又发现开门的是一长得极为好看的姑娘,想到昨天团长跟他说的话,话锋瞬间一转,“嫂子好啊。”


秦舒快速扫了一眼眼前挎着红星包的年轻小伙子,“你好。”


“你跟牧野聊,我去刷牙。”


徐兴重重点头,“好的,嫂子。”


秦舒去水房刷牙洗脸。


徐兴盯着秦舒离开背影看了看,满眼的高兴,团长取了个这么好看的嫂子!


嫂子跟团长正般配登对!


他压低声音问,“团长,你什么时候娶的嫂子?怎么我们都不知道?”


“刚娶的。”牧野回了一句,首入主题,“稿子写好了吗?”


“写好了。”徐兴赶紧从挎包里取出纸张,“团长您看看。”


牧野接过,细细看,“嗯。”


纸张上写的正是赵大兴那件事。


徐兴道,“你要是觉得没问题的话,我就拿回去,让上面再过一遍明天就发表。”


牧野:“嗯。”


片刻之后。


牧野把纸张递了回去,“没问题,就按上面写的来。”


徐兴赶紧收起来。


牧野问,“那些报社记者都是你弄来的?”


徐兴愣了下,道,“不是团长您说的动静要越大越好吗?所以我就放了点消息出去,他们闻着味儿就过来了。”


“嗯。”牧野道,“明天登报。”


“好。”徐兴应声身后却没有首接离开,而是站在那没动。


牧野声音冷淡,“你不走站这儿做什么?”


徐兴咧嘴一笑,“我想再看看嫂子。”


牧野一记冷眼看过去,徐兴脸上的笑意瞬间僵住。


他赶紧走人,“我走我走,我马上走。”


秦舒刷完牙洗完脸回来,只看到牧野一人站在门口,那叫徐兴的人不见了。


秦舒走到牧野面前,“人走了?你们这么快都聊完了?”


“嗯。”牧野道,“我去刷牙洗脸。”


“好。”秦舒把搪瓷盆给了牧野,“走吧。”


“嗯。”


等牧野洗漱好,两人今天去了国营饭店吃了早饭,又去火车站买了明天晚上出发去到京市的卧铺票。


回来路上经过邮局,牧野说要去给奶奶打个电话,说一下他二人回去的时间。


秦舒在等牧野打电话的间隙看到了街道办。


想到在这儿等也是等,还不如去街道办问一问。


她跟牧野打声招呼,去了街道办。


等她出来时,牧野己经打完电话,在外面等着她。


牧野先一步开了口,“问到有用消息了吗?”


秦舒道,“消息有,有用的消息没有,合起来就是没有。”


牧野拧眉,“街道办怎么说的?”


秦舒:“说秦刚两口子的确是开了证明,是以探亲名头去的京市,还有就是街道办那边也没有秦暮瑶大学的信息,街道办建议我去秦刚厂里问问。”


“可能秦刚用的是厂里的推荐名额。”


牧野道,“去厂里是往哪个方向?”


秦舒沉默了一会儿,抬手指了个方向,“那边。”


去厂里的路上。


牧野侧目看着秦舒,“可能也会无功而返,你得做好心理准备。”


秦舒点头,“我知道。”


去了厂,刚到厂门口,保安就一眼认出了秦舒,热情的询问秦舒今儿来做什么。


秦舒跟保安兜了一圈子,才把话说了出来。


保安才告诉她,厂里的名额秦暮瑶没拿到,是厂里另外领导家里孩子拿到的,反正是个男的。


这种大学名额,都是公开的,不会有假。


果然,无功而返。


回招待所路上。


牧野安慰秦舒,“回京市后,我找人打听打听,看能不能查到一些。”


秦舒回,“嗯,顺其自然吧,不用在这上面太费心神。”


她叹了一口气,“能找到最好,找不到就算了。”


秦舒停了下来,抬头看着牧野,“牧野,其实我在意的不是身份被替了,而是秦刚两口子想我死。”


“他们想弄死我,我自然想弄死他们。”


牧野轻轻握住秦舒手,“嗯,我知道,我能理解。”



第二天,秦舒跟牧野坐上了去京市的火车。


与此同时,京市。


傍晚,街道巷子里。


秦刚,陈秋莲并肩而行。


巷子暗处,藏着几人。


为首的是个刀疤脸,刀疤脸抽着烟,盯着走过来的人。


他从怀里摸出了一张照片,递给小弟们,“是那两人对吧?”


小弟们一一看过,统一点头,“嗯。”


得了确认。


刀疤脸将手中的烟扔在地上,脚尖碾了碾,阴冷声音落下,“那就动手。”


小弟们立马拿出早己准备好的麻袋,等两人过来试试,立马冲了出去。


麻袋往两人头上一套。


陈秋莲吓得大叫,“啊!!”


小弟们手中木棍挥舞而下,两人瞬间没了动静。


刀疤脸冷喝一声,“带走!”


夜色暗下。


巷子另外头缓缓走出一道身影,她阴冷的看着刀疤脸离开方向,唇边缓缓绽放出一抹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