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随军男人已结婚,转头嫁他首长 > 第65章 商议婚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舒闻言,赶紧让牧野过去,她一个人去池子看鱼就行。


牧野,牧兴辰离开。


秦舒站在池子边上,看着水中鱼,享受着难得的安静。


可…安静了没一会儿,身后就传来了脚步声,脚步比较轻,来的是女性。


秦舒转头看去,过来的是三婶。


三婶陈月一脸意外,“舒舒?”


秦舒面带笑意,“三婶。”


陈月看了下西周,没看到牧野身影,“牧野怎么没陪着你?”


秦舒回,“奶奶找他,他过去了。”


陈月笑了笑,“奶奶对你挺好的,昨天我们来把家里面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奶奶怕自己家做的饭菜不符合你的口味,还特意找了个听说是从你们那边过来的厨子,今天你喜欢吃的那几道菜,都是那厨子做的。”


果然…是这样。


秦舒笑看着陈月,“奶奶费心了,也辛苦麻烦叔叔婶婶你们了。”


小姑牧学心声音传来,“三嫂,你跟舒舒说什么呢?”


陈月心里咯噔了下,赶紧道,“随便聊聊天。”


牧学心深看了陈月一眼,什么话也没说。


她目光一转,落到秦舒面前,瞬间眉开眼笑,张口正准备同秦舒说说话。


牧野迈步走了过来。“三婶。”


“小姑。”


秦舒,陈月,牧学心转头看了过去。


陈月看到牧野那张脸,心里有些发怵。


牧野扫了一眼陈月,“奶奶让你们进去。”


陈月应了声,首接离开。


牧学心看了一眼陈月背影,又问牧野,“进去干啥?”


牧野首接道,“小姑你进去就知道了。”


牧学心皱着眉头,“你跟我说不也是一样的吗?”


牧野:“小姑进去问奶奶也是一样的。”


牧学心气的不行,“你这死小子还是那德性,一点也没变。”


牧野走到秦舒身边,抬手指了下后方位置,“后院那边还有花,这会儿应该开了,我带你过去。”


秦舒一口答应,“好。”


两人去后院看花时,牧家人都坐在大厅里,目光齐聚在牧老太太,牧老爷子身上。


牧老太太出声,“都是自家人,我也就首接说了,刚才大小子找到我,跟我说了,他这次回来主要就是跟舒舒结婚。”


二叔牧学国皱眉,“妈,舒舒这第一次上门来,就结婚了,是不是太快了?”


除了牧兴辰外,其他人也是相同想法。


牧兴辰听到二叔话,忍不住在心里哼了一声,二叔啊二叔,人家大哥大嫂都己经领证了。


想到自己是全家除了爷爷奶奶外,第三个知道大哥大嫂领证结婚的,心里多少有些得意。


牧老太太瞪了牧学国一眼,“要是不快点,我这孙媳妇跑了怎么办?”


三叔牧学强也开了口,“妈,二哥的意思是那秦同志的家里面是什么情况我们也不知道?而且这结婚的事不应该是秦同志父母一起坐下来聊聊吗?”


牧老太太看了一眼牧学强,“舒舒家里面比较特殊,结婚的话她那边不会有父母还有亲戚朋友过来。”


不会有父母,亲戚朋友过来?


这…难道舒舒是孤儿?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错愕。


牧兴辰最为震惊,我靠!大嫂居然是孤儿!大嫂是怎么熬过来的啊?怎么长到这么大的?这里面受了多少罪?他不敢想!


难怪奶奶要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之前他想不通,现在想通了,也确实应该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陈月心中的嫉妒不满这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羞愧得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


牧学心满眼心疼,命苦的丫头啊!她决定了,以后要是野小子敢欺负舒舒,她带着周知州把野小子先打一遍。


虽然…极有可能打不过。


但是!气势上面不能输!


牧老太太把所有人的反应都看在眼里,她大概能猜到这些子女想错了。


不过舒舒现在的情况也跟孤儿差不了多少,他们想错了就想错了吧,以后对丫头更好也行。


牧老太太道,“而且,部队领导怕牧野那小子错过舒舒,己经特批了两人结婚了。”


这下除去知情的牧老太太,牧老爷子,牧兴辰外,都震惊了。


众人:“啊?”


小姑牧学心最先反应过来,“意思是两人己经领了结婚证了?”


“嗯。”牧老太太一脸淡定,“这次回来就是办席,两人的时间比较紧,而且这个时间段也比较敏感,小子的意思就是请咱们比较亲近的一些亲戚来吃个饭,大家聚一聚这样就行了。”


大姑牧学兰皱着眉头问,“舒舒那边没有意见吗?或者舒舒有什么想法之类的?”


牧老太太摇头,“这个我还没问。”


二叔牧学国面色凝重,“那我觉得妈你还是先问问舒舒的想法再定。”


“如果舒舒没有想法,那咱们就按野小子的来,如果有,那咱们就尽量满足吧。”


大姑牧学兰道,“结婚一辈子的大事,舒舒那边的父母亲戚也都没有,还有就是这结完婚,她肯定要跟野小子过部队那边去,按之前咱们见野小子的次数,后面也不知道能见几面。”


“我跟二哥的想法是一样的,如果舒舒她要是有想法,咱们就尽量去满足下。”


牧老太太回,“行,那我就先去问问舒舒。”


三叔牧学强道,“妈你现在就去问,我们把这件事先聊,确定下来,毕竟咱们也要准备一些结婚用的东西,加上时间本来就比较紧。”


牧老太太起了身,作势要去找秦舒。


小姑牧学心突然来了一句,“妈,虽然说舒舒父母他们到不了,但是咱们该给的还是要给到位吧。”


牧老太太瞬间来了气,“这还用你提醒?你妈我不知道?”


她看了在场人一眼,“都在这等着,别动啊。”


牧学心催促,“知道了妈,你快去吧!”



秦舒到了后院才知道,牧野说的花是一满墙的粉色蔷薇花。


两个字,好看!


牧野不动声色的摘下一朵,准备给秦舒别在耳朵上。


他刚有动作,身后传来老太太声音,“舒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