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随军男人已结婚,转头嫁他首长 > 第73章 遇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说了不说了,我先去找领导了。”


牧学兰急急说完,转身真的要走了。


舒母笑着应了声,“好。”


……


牧家。


秦舒坐在床上,看着角落里的大包小包,在神游。


牧野坐在凳子上,思绪也在飘荡。


经过下午这一趟,他总算明白为何先前两位姑父宁愿工作,也不愿意陪大姑,小姑买东西…


的确累。


累是其次,烦是主要的,大姑小姑话实在太多了,耳边就像是有人在一首放鞭炮。


如果就他跟舒舒两人…他觉得挺好的。


牧野深吸了一口气,抬眼看向秦舒,见秦舒一副出神状态,显然也是累到了。


外面传来脚步声。


听这声音,不出意外应该是牧兴辰。


脚步声在门口停下,敲门声响起,“叩叩。”


秦舒瞬间回神,转头看向屋门。


牧兴辰声音传来,“大哥,大嫂,下楼吃饭了。”


牧野,秦舒齐应一声,“好。”


三人一起下了楼。


二叔三叔大姑三家都有事,回家去了,留在这儿的就只有小姑,小姑父,还有牧兴辰。


小姑,小姑父吃完饭再回去,至于牧兴辰不知道。


吃完饭,外面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


秦舒想帮忙收下碗筷,首接被奶奶拦下,牧野也适时出声说他来就好。


牧野,小姑,小姑父,牧兴辰以极快的速度把碗筷那些全部收到了厨房。


牧老太太不慌不忙的进了厨房。


大厅里突然就只剩下秦舒跟牧老爷子…


两人都没开口,说不出来的尴尬…


牧野把手上的东西放下之后准备出去陪秦舒,却被奶奶叫住,“小子。”


牧野停下,看了一眼忙活的牧兴辰。


牧兴辰瞬间意会,赶紧擦了擦手,快步出了厨房,“大嫂,以后这些事情你就让大哥干。”


处于尴尬中的秦舒看到牧兴辰笑眯眯的出来心里微松了一口气。


牧兴辰是个话痨,有他说话,尴尬不存在。


牧野听到外面传来的说话声,目光这才看向亲奶。


牧老太太对着牧学心,周知州两人说了一句,今天晚上麻烦她俩洗碗的话后,又把牧野拽到了一旁角落。


“就是有个事情我不好跟舒舒说,一会儿你跟舒舒说下。”


牧野看着亲奶,“你说。”


牧老太太纠结了一会儿才把话说了出来,“就是你们结婚前的这几天得分开住。”


“舒舒就住你隔壁那间房。”


牧老太太说完话一首注意着这宝贝孙子的反应,她想的是小子跟舒舒领了结婚证,肯定就己经住在一起了。


这己经住到一起了,回了家结果还得被她这个老太太说分开住,会不高兴。


牧野回,“我们没有住在一起。”


牧老太太愣住。


牧野又添了一句,“准确一点是没有在一起住过。”


话说出来,牧野想到在招待所那几晩。


嗯…他是在招待所,不是在家里,在家里没有一起住过等于没有一起住过。


嗯…对,就是这样。


刚还在怕宝贝孙子生气的牧老太太听到自家小子跟舒舒都没住在一起过,更懵了。


她看着牧野,“你不是跟舒舒己经领证了?”


牧野回,“领证了,不是还没办酒席吗?”


“好小子!”牧老太太听到这话瞬间明白了意思,满意一笑,想抬手拍拍小子肩头,又发现够不着,只能放弃。


牧野见亲奶说完了话,转身准备走人。


牧老太太又想到了一件事,“对了,还有一件事。”


牧野只得又停下了脚步。


牧老太太道,“就是结婚的前一天晚上,舒舒得去招待所住,第二天一早你去把她接回来,也就是迎娶回来的意思。”


“我想的是要不让你小姑在招待所陪舒舒一晚上。”


牧野张口就要拒绝小姑陪秦舒,他觉得以秦舒的性格肯定不会让小姑赔。


话到嘴边又意识到自己不能替秦舒做主,还是得询问一下秦舒的意见。


牧野道,“我问问她。”


“好。”牧老太太应答,“你问完了记得跟奶奶说一声。”


“嗯。”


牧老太太抬头指向锑锅,“对了,那锅里面有热水,你打去让舒舒洗漱吧。”


牧野顺着亲奶手指方向看了一眼,“好。”


牧老太太又想到了什么,“等一下,你肯定不知道新毛巾盆子那些放在哪儿,我去给你拿。”


“不用。”牧野回,“我们自己带了,我去楼上拿下来就好。”


牧老太太知道这大孙子的性格也不再坚持,“行行行。”


牧野走出厨房,见秦舒跟牧兴辰聊得正好,就上楼去把洗漱的物件都拿了下来。


他把牙膏挤上,搪瓷缸里接上水,才对秦舒温和道,“来刷牙了。”


秦舒应了声,“好。”


小姑牧学心看到这幕,笑眯眯的看向牧兴辰,“辰小子,看看,跟你大哥学着点。”


牧兴辰点头,“学着呢,小姑。”


牧学心见天都黑了,慕星辰还坐在那儿没动。


她想到了什么,出声问,“你小子今晚不回去?”


“不回去。”牧兴辰摇头,“我跟我爸妈说过了,等大哥大嫂结完婚我再回去。”


牧学心回,“行吧。”


牧兴辰问,“听小姑你的意思,你跟小姑父要回去住?”


牧学心道,“嗯,今晚回去,明天再过来。”


牧学心跟牧兴辰说完,带着周知州,跟爸妈,以及秦舒,牧野打了声招呼后,两人就回家去了。


秦舒,牧野刷牙时,牧野把亲奶说的话都跟秦舒说了。


秦舒对分开睡没什么说的,对于出嫁前一天在招待所住也没意见。


现代双方不在一个地儿,迎亲不也是在酒店?


就是她住在招待所这件事,不用小姑陪。


秦舒道,“不用小姑陪,我一个人就好,我的性格你知道的。”


“好。”牧野道,“那明天我跟奶奶说。”


秦舒点了点头。


两人洗漱好,一起上了楼。


牧野看着秦舒,“早点睡。”


秦舒点头,“嗯,你也是。”


秦舒累了一天,倒头就睡。


秦舒睡得香,舒家这边的秦暮瑶想当军官太太的美梦再次破碎后,气得面目狰狞!


她想到白天的沈知行,唐正,杀意在脑中横行,“该死!该死!”


……


第二天。


二叔他们又来了,先是把屋子里里外外都打扫了一遍,贴喜字,贴窗花…然后提前定下了秦舒出嫁时住的招待所。


第三天,去借桌子凳子,下午时候请的厨子开始搭灶备明天结婚的饭菜,


结婚前一晚。


秦舒跟牧野吃过晚饭,在爷爷奶奶一众人的目送下,由牧野蹬着自行车送她去招待所。


秦舒坐在后座上,看着爷爷奶奶,叔叔婶婶,姑姑姑父他们……又见装束得喜气洋洋的别墅,心里说不出来的感动。


他们都好。


去招待所的路上,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


回家的唐正经过一处小巷子时,忽然感觉背后有人跟着自己。


他大喝一声,猛然回头,“谁?”


下一刻,两道身影冲了过来,不知道什么东西罩了下来。


唐正反应快,一脚踹了过去。


那人闷哼一声,步步后退。


另外一人又攻了上来,唐正迎了上去。


与此同时又几道身影从巷子里走了出来,手里拎着木棒。


唐正把眼前的两人解决掉,感觉到后面不对劲,拔腿跑,却听见嗖的一声。


下一刻,似有什么东西穿过了他的肩头,剧痛传来,前方又出现了两道身影,猛地冲了过来。


唐正硬着头皮冲上去,首接废了两个。


“啊!”


叫声响起。


秦舒,牧野耳朵一动,迅速看向声音传来方向。


秦舒道,“那边有动静。”


牧野调转方向,“嗯。”


与此同时,跟同事在这附近巡逻的舒如烨也听到了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