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随军男人已结婚,转头嫁他首长 > 第97章 会打架啊?那就去一趟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舒回头看去,见一年龄跟她差不多的女同志一边哭一边抹着眼泪跑进大厅。


大厅里的其他公安同志见状愣了一下,准备迈步过去询问情况,见秦舒走了过去,又止住了动作。


秦舒迎上前去出声询问,“同志,怎么了?”


女同志看到秦舒的模样,愣了一下,又吸了吸鼻子问,“你是公安吗?”


秦舒点头,“我是。”


“我…”女同志听到秦舒是公安,张口吐出了一字,下一刻又忍不住哇哇大哭起来,“啊…呜呜呜呜呜呜!”


她哭着哭着又突然扯开嗓子大喊,“我不活了!我不活了!”


“我不想活了!!”


秦舒:“……”


李队见状,皱了下眉头,准备迈步过去帮秦舒忙。


他寻思着,秦舒应该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知道如何处理。


结果他脚刚迈出去,就看到秦舒一把抓住眼前女同志手。


看到秦舒这举动,李队动作一顿,决定先看看情况。


秦舒握着女同志手,目光首盯着女同志,“同志,要不咱们进去坐下来好好说?”


女同志泪眼朦胧看了看秦舒,又环顾了西周一圈,有不少人正看着她这边,多少还是有些丢人。


她点了点头。


秦舒拉着女同志手往他们组的办公区去,“走吧。”


女同志吸了吸鼻子,“嗯…”


李队迈步跟了上去。


办公区里。


周丹青,郭华平真正激烈的谈论着代桃花那件事。


伴随着办公室门的推开,激烈的讨论声戛然而止,几人目光齐齐看向门口。


见本来送人出去的秦舒又带了个哭哭啼啼的女同志回来,几人又有点懵。


秦舒挪了两张凳子过来。


一张让那女同志坐下,她则坐到女同志对面,出声道,“同志,说吧,你要报什么案。”


女同志盯着秦舒,声音哽咽,“乡里的人他们搞封建迷信,逼迫妇女,耍流氓!”


秦舒皱眉:“?”


周丹青几人:“!”


封建迷信!逼迫妇女!耍流氓!这三样单拎出来都己经很严重了,现在叠加在一起,更严重!


周丹青眼疾手快赶紧拿上笔,记录本,站到秦舒身边,然后冲着秦舒使了个眼色,示意秦舒可以问了。


秦舒问,“同志你贵姓?能具体讲一下是个什么情况吗?”


女同志吸了吸鼻子开始道,


“我姓周,叫周佳丽,我是刚下乡的知青,我下乡就在县旁边的黑漆山公社下面小尖沟大队里。


一开始我下乡上工的时候,村上有个叫刘全安的男同志,他很热心,主动帮我忙,我特别感激他就送了他几颗糖。”


办公室里人听到周佳丽是知青,不禁想到代桃花,胡大牛那件事,心绪也渐渐变得复杂。


秦舒静看着周佳丽,等着周佳丽继续说。


周佳丽声音停顿了一下,又继续道,“就在半个月前,他突然回了我几个鸡蛋,我不收他的鸡蛋他非要给我,塞到我怀里,就跑了。”


“人跑了,我想还也还不了,就想着过两天买点其他东西还回去,结果当天晚上就有媒婆上门了,问我什么时候嫁给刘全安。”


“我问媒婆,我什么时候说要嫁给刘全安了,那媒婆说我连刘全安的聘礼都收了,肯定要嫁给刘全安了。”


“我才知道那几个鸡蛋就是刘全安给我的聘礼。”


“我吓得赶紧让媒婆把那几个鸡蛋给拿走了,我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没想到第二天早上刘全安的妈跑到我们知青住处,指着我鼻子骂,说我勾搭她儿子,利用她儿子帮我干活,什么难听的话都骂出来了。”


“我…”周佳丽声音又变得哽咽,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我…”她哽咽,“我骂不过她…”


“然后大队里,村上不知道怎么突然起,说我跟刘全安睡了。”


“我跟村上的那些人骂,我还是骂不过她们,我们知青点的人都说我不要脸,说我丢了知青点的脸。”


“之前的媒婆又跑了过来,说我嫁给刘全安什么事情都没了,还说刘全安爸爸是公社上的会计,嫁过去就是过好日子,不嫁过去就没有好日子过。”


“村里传我成那样,知青点的知青你都在说我不要脸,我受不住,就同意了嫁给刘全安,结婚的日子定在这个月的月底。”


“就在今天中午,我肚子痛得厉害,就先下工,经过一片小树林的时候,听到里面有说话声传出来,我本来想走,结果听到了自己跟刘全安的名字,我就停下来偷听。”


“公安同志,我知道偷听不对,但就是因为这次偷听我才知道原来这一切都是刘家设计的。”


“刘家之前就干过这种事情故意靠近下乡知青,反正都没成,就我一个人同意了。”


周佳丽一把抓住秦舒手,红着眼眶,哽咽道,“公安同志,我不想嫁给刘全安,都是刘家逼我的。”


周丹青己经气得牙痒痒。


范萍萍,郭华平也皱起了眉头。


只有秦舒,李队两人看着周佳丽,面色如常。


秦舒看着周佳丽,“周同志,你说刘全安给了你几个鸡蛋,我想问一下这几个鸡蛋是多少个?具体数目?”


周佳丽没想到秦舒会问起鸡蛋明显愣了下,想了下才回,“十多个吧,具体我没数。”


十多个鸡蛋?


周丹青几人愣住了,鸡蛋在乡下挺重要的,一般送两个都不错了,这一次性送了十几个鸡蛋,这周佳丽就没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秦舒抛出问题,“刘全安送你这么多鸡蛋,你就没想过他会有其他意思?”


周佳丽疑惑的看着几人,“十多个鸡蛋多吗?”


周丹青下意识就要反问,“不…”


李队打断了周丹青话,“好了。”


李队点名,“郭华平,陈大为,你跟这位周同志下乡一趟,了解一下具体情况。”


“?”陈大为疑惑的看向李队, “李队,秦姐不去吗?”


李队目光看向秦舒,“那你得问问你秦姐。”


秦舒道,“我都行。”


周丹青立马道,“秦姐去的话我也去。”


周佳丽出声,“公安同志,你们得多去几个,我怕到时候打起来,乡里的人凶的很。”


秦舒眼底一亮,“会打架啊?”


周佳丽点头,“嗯嗯。”


秦舒面露笑意,“那我就去一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