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随军男人已结婚,转头嫁他首长 > 第136章 出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牧老太太有些不高兴,“你们两个男的能有什么悄悄话说?”


牧兴辰嬉皮笑脸,“男的也能说悄悄话啊。”


牧兴辰出声催促,“奶,你赶紧出去吧,别浪费大哥的电话费,电话费贵的很。”


牧老太太没好气的白了牧兴辰一眼,“哟,现在还知道贵了。”


牧兴辰撅着嘴,不说话,反正就一脸不高兴的看着亲奶。


牧老太太见自己在这儿,这死小子还真不说话,真会浪费时间,浪费电话费


她立马道,“行行行,我出去出去。”


牧老太太说着,转过身子就出了书房,顺带还把门给关上了。


牧兴辰见书房门关上,他还是有些不放心亲奶,冲过去首接把门给反锁了。


站在门外的牧老太太听到里面传来的反锁声音,气得忍不住骂了一声,“臭小子!”


把房门锁上。


牧兴辰赶紧冲到电话跟前,拿起电话,压低声音快速道,


“哥,你要找的那人啥身份?他身上有枪啊。”


有枪?


牧野唇瓣抿了抿,“你说是秦慕瑶身上有?”


“不是秦慕瑶。”牧兴辰道,


“我们都还没找到秦慕瑶,突然冒出了一个中年男的,问我朋友,问我朋友是不是在找秦慕瑶,那语气不太对,而且身上还揣着一把枪,又是大晚上的。”


“我朋友感觉不太对劲,就糊弄了过去,刚好这个时候巡逻公安过来了,那男的就走了。”


中年男的,带枪…还是在京市。


这人是秦慕瑶的什么人?


牧野想着没说话。


牧兴辰没听到大哥的声音,又忍不住问,“哥,你要找到这个秦暮瑶到底是什么人?”


牧野知道牧兴辰的性子。


要是牧兴辰知道这件事跟他嫂子有关,就算有危险也会去查。


那个中年男人随身携带枪支,身份可能不简单,牧兴辰贸然去查,极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牧野回,“没事,这件事你不用管了,后面再说。”


不等牧兴辰说话,牧野首接将话题岔开,“你最近在干什么?”


牧兴辰老实回答,“我听了你大哥你的话,去找了个照相馆的工作,每天给人照照相啥的。”


牧野道,“嗯,学好照相技术,平时时间再看点书,看能不能进报社。”


牧兴辰声音带着疑惑,“报社?”


牧野解释,“也有拍照记者。”


牧兴辰瞬间明白了大哥的意思,连连点头,“行,我听大哥你的。”


“嗯,那就这样挂了。”


牧野挂断电话,给了电话费用,离开了邮局,骑着自行车去供销社买了些东西,拿着东西到了县里住处。


自行车到门口停下。


他掏出钥匙,准备开门却发现门上没有挂着手,是从里面锁起来的。


牧野又才想起昨天媳妇儿跟他说过,这一周上晚班。


也就说…媳妇儿,昨晚上了一晚上的班,到了家,这会儿应该正在睡觉。


牧野看了一下手上的东西,又看了下院墙,再一次翻墙而入。


他进了院子,又轻轻把院门打开,把门外的自行车推进了院子,把院门关上。


堂屋的门也从里面上了锁,牧野不想打扰秦舒休息,就转身去了厨房,熬红糖红枣姜汤。


熬好后盛起来放到一旁用盖子盖上,写了一张纸条贴在上面,又才离开回了部队。


秦舒一觉睡醒,己经是下午西点多,六点上班。


她赶紧起床刷牙,进厨房时她发现厨房的锁不对劲,好像换了个方向。


秦舒的第一反应是家里面遭贼了,随后他转念一想这谁家小偷,偷了东西还是体贴的把锁给挂上去?


锁上也没有被撬的痕迹。


所以…她睡觉的时候牧野回来了?


秦舒拿出钥匙开了门,一股红糖的香味扑面而来,其中好像还隐隐夹杂着姜,红枣的香味儿?


红糖红枣姜汤?


秦舒目光一转,看到搪瓷盆的盖子上压着一张纸。


她迈步过去,把压着的纸张扯了下来。


纸条上面写着:


媳妇儿一会儿醒了记得红糖姜汤喝,冷了的话你记得热一下,不能喝冷的。


落款:最爱媳妇的牧野留。


秦舒看到落款,忍不住一笑,可她看到那满满的一大瓷盆红糖姜汤后,就笑不出来了…


这一盆她少说也得喝两天吧。


不过也确实凉了,得热一下。


秦舒先把红糖姜汤热来喝了,再去洗脸刷牙,收拾完,把门窗都锁好再骑着自行车去公安局。


到了公安局,拿着饭盒去食堂吃饭,吃完饭也就差不多到上班时间了。


今晚秦舒跟陈大为在公安局里值守,李队带着范萍萍,郭华平,李松他们出去夜间巡逻。


时间一天天过去,一周夜班也就要过去。


这一周,周丹青都没有出现,秦舒几人询问起李队周丹青家里面到底出了什么事。


李队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让他们别多问。


秦舒见状也不好多说什么。


除了周丹青没来上班之外,秦舒让牧野申请的家属院也通过了。


牧野跟秦舒说,等他把家属院收拾完,一切都安排好之后,秦舒就可以回去住了。


时间来到了最后一天夜班。


食堂里。


秦舒,范萍萍,郭华平,陈大为,李松正吃着晚饭。


李队端着饭盒走了进来,看了一眼五人道,


“我看天阴沉沉的,今晚应该要下雨,一会儿你们出去巡逻的时候把雨衣带上。”


秦舒五人异口同声,“知道了,李队。”


秦舒又想到了什么,“对了李队,今晚不是最后一天夜班吗?我想问一下,下班时间是明天早上,还是说得再上一个白班才能下班?”


李队笑着解释,“下班时间是明天早上,然后后天早上照常来上白班就好了。”


秦舒点了点头,“好。”


李队道,“正好后天白班,秦舒你之前抓的贼也差不多该放出去了。”


秦舒五人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相同想法。


来活了!


吃完饭,把饭盒洗来放好,领了雨衣,开始出门巡逻。


今晚秦舒跟范萍萍一组,两人主要巡逻,各个厂附近。


巡逻到凌晨时,开始下雨了。


一开始是毛毛雨,后面雨势突然变大,秦舒,范萍萍赶紧停下来把雨衣穿上。


穿雨衣时。


前方机械厂里突然跑出来了一人,奔跑着往秦舒,范萍萍这边来。


那人跑到半路上时,路边上突然窜出来了一人,紧跟在那人身后,步步紧逼。


范萍萍把雨衣穿上,抬头一看,看到前方有两人往这边来…


不过后面的那人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范萍萍压低声音,“秦姐,你看前面!”


秦舒抬头看去,手中电筒往那边一照,一道银光一晃。


“嘿!”秦舒眸色一变,大喝,“公安在这儿!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