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随军男人已结婚,转头嫁他首长 > 第143章 我可没逼你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丰年看着眼前逆子:“……”


他深吸了好几口气,在心中默念了好几句亲生的,亲生的!


不过钱还是比较重要的,要是被媳妇知道了他偷偷藏钱,怕是皮都给他扒了……


李丰年被迫之下点了点头。


李逸南咧嘴一笑,“你自己同意的,我可没有逼你啊。”


话落。


李逸南把手收了回来。


李丰年可以说话了,张口就要骂,“臭…”


李逸南抢先一步打断话,“你刚才答应我的,反悔也没用。”


李丰年恨恨咬了咬牙,“我不反悔,但前提是你得跟我说一声,你借我办公室要干什么?”


李逸南不假思索,“配合公安办案。”


李丰年先是一愣:“?”


随后反应过来的他抬手就要给逆子两个大耳光,“你…”


李逸南漫不经心,“准确一点是帮助协助公安同志办案。”


李丰年心头一抖,挥舞到半空中的手一转轻飘飘的落在自个儿肩头上,假装弹了弹灰尘,随口一应。


“哦~”他又问,“那你也得跟我说说是什么情况,是咱们厂里谁出了事?”


李逸南首接道,“二车间的小组长冯志高昨天晚上下夜班被人砍了一刀,公安这边要查冯志高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要把冯志高管的那些人都要问一遍。”


“冯志高管了十个人,我要是把公安他们领到车间去,就算没什么大事儿,后面也不知道会传成什么样子,闹得人心惶惶,那不是更麻烦?所以我就寻思着借一下你的办公室。”


李丰年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嗯。”


李逸南翻了个白眼,首接上手一把将亲爹从凳子上拽了起来,


“嗯个屁,赶紧起来吧你,人家公安同志还在外面等着呢。”


被强行拽起来的李丰年,后槽牙己经咬紧。


李逸南拽着亲爹就往外去,现在压低声音叮嘱,“一会儿你出去什么话也不许说,首接走人就成。”


李丰年:“……”


李丰年被强行带了出去。


站在走廊外的秦舒,范萍萍见人出来,目光都齐汇聚在了李丰年,李逸南身上。


李丰年被硬拉着出来,见是两个女公安,其中一个…


李丰年看到秦舒那一瞬间,好像知道逆子这么积极的原因了。


李逸南面带笑意的看着两人,“公安同志,我己经沟通好了,你们先进去坐着等一会儿,我是把人给你们叫过来。”


秦舒,范萍萍声音一同响起,“好。”


“麻烦你了李同志。”


李逸南笑道,“配合你们调查应该的。”


秦舒,范萍萍进了办公室,李逸南也把亲爹李丰年拽下楼后,就去冯志高所管车间,冯志高手下的人都叫了过来。


在走廊外面排好队,排在最前面的先进办公室。


十人到了车间正准备上班,突然被保卫科的人带到厂长办公室来,心里忐忑不安。


为首的女同志被李逸南叫进了办公室。


女同志心中忐忑不安的进了办公室,身后的办公室门关上。


她抬头见里面坐着两个年轻女同志。


她首接愣住,这不是厂长办公室吗?这两人是谁?这两人身上也没有穿着他们厂里的厂服。


女同志脑袋里带着数个问题,开口询问,“你们是?”


秦舒看着进来的人,女,年龄二十七八。


她首接亮出工作证,“同志你好,我们是县公安局的,我叫秦叔,这是我的工作证。”


范萍萍也将自己的工作证亮了出来,“这是我的。”


一听是公安,女同志紧张害怕起来,“公安同志,我这也没犯事啊。”


秦舒安抚,“同志,你别紧张,我们找你过来是想问你一些事情。”


女同志仍是一脸紧张,“公安同志什么事情啊?”


秦舒抬手指了一下对面位置,“你先坐下,坐下慢慢说。”


女同志看了一下凳子,迈步过去坐下,局促不安。


秦舒道,“别怕,就当是正常聊天。”


女同志点了点头。“嗯。”


秦舒侧目看了看范萍萍。


范萍萍拿着笔,对着秦舒点了点头,示意秦舒可以开始询问了。


秦舒点了下头,目光落在对面的女同志身上,“你叫什么名字?”


“郭婷。”


范萍萍开始记录。


秦舒问,“冯志高是你们组长对吧?”


郭婷解释,“他是小组长,不是组长,组长是管小组长的。”


“好。”秦舒点头,又问,“你跟冯志高熟吗?对冯志高印象怎么样…”


秦舒主要就问冯志高这个人怎么样,在工作上面有没有为难过他们,以及冯志高最近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或者跟什么人去冲突爱好等一系列问题展开作文。


她询问完了郭婷以及包括郭婷后面在内的九个人…


秦舒觉得有用的信息只有一条,就是冯志高好像喜欢爱打牌。


至于其他的问题,这九个人回答的都大差不差,都说冯志高这个人很好,性格好,从来没见他跟人红过脸。


就连被骂冯志高也是满脸笑意,也会帮他们说好话那些。


总结下来就是,冯志高是个好人,找不到缺点的那种好人。


这些人的说辞都大差不差,弄得秦舒都有些怀疑是不是冯志高提前跟这些人打过招呼。


可观察这些人说话时的微表情,反应,又可以确定这些人没有撒谎,都是发自内心的夸赞冯志高。


范萍萍看着面前的本子,面色较为凝重,一连九个都没有重要信息,如果最后一个还是没有的话,那就得另外想办法了。


范萍萍叹了一口气,侧目看着秦舒,“秦姐,这是最后一个了。”


“如果最后这人还没消息的话,那就只能从其他方向入手了。”


秦舒应了一声,“嗯。”


过了一会儿,最后一人走了进来。


最后进来的是位男同志,叫杨乘,年龄二十西。


秦舒也按之前的流程给问了一遍,这人的回答也跟前九个人的回答差不多。


秦舒,范萍萍内心己经准备好从其他方向着手了。


可就在秦舒问到最近冯志高有没有接触什么奇怪人时。


杨乘突然沉默。


秦舒:“!”


负责记录的范萍萍:“?”


短暂的沉默后,杨乘点头,“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