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随军男人已结婚,转头嫁他首长 > 第154章 送上来的功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黑狗不假思索,兴奋道,“肯定是老大他们回来了!”


黑狗说话的同时,就要起身出去迎接老大,“等下!”


山猪却感觉有些不对劲,一把拽住了黑狗。


黑狗被拽住,瞪眼看向山猪,“你!”


山猪借着月光对黑狗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嘘!”


他盯着门口方向,紧紧拽着黑狗,压低声音给黑狗分析,


“如果是老大回来,就今天出的事,以老大的性格肯定是骂骂咧咧,外面现在静悄悄的,就好像是不小心踩到了…”


山猪话说到一半,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陡然一变,言语里带着惊恐,“是条子!”


他拽着黑狗就要往床下钻,“肯定是条子来了,赶紧走!”


黑狗想到可能是条子,一时间也是慌了神,不过他又觉得奇怪,这好端端的条子怎么可能找到这边来?


难不成有奸细?


黑狗又想到之前老大说的那些话,目光缓缓落到拽着他要走的山猪身上。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喊声,“老大!”


这熟悉的声音令两人愣住。


黑狗出声,“是陈三。”


黑狗说完又想到今天的事,要不是陈三这东西招来的条子,他们根本不会出事!老大也更不会被条子追!


黑狗怒从心起,双手捏成拳头,骂骂咧咧,作势就要冲出去,“老子要去弄死这个狗日的…”


陈三的声音又传了进来,“老大你在里面吗?”


“老大我进来了哦。”


黑狗捏着拳头死死盯着门口,准备等陈三进来就狠狠给他两拳打得他连他娘都不认识的那种。


没想到山猪却一把拽住他,“赶紧走!”


“陈三跟条子一起的,陈三把条子带过来了!”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山猪拉着黑狗钻进了床下,掀起床下的泥土砖块,催促黑狗,“你先下去!”


黑狗看了一眼山猪,虽然看不太清山猪此刻的模样,但他还是选择性相信…


黑狗先钻了下去,山猪紧跟着下去,又小心翼翼把泥土砖挪过来放好,扣上确定没什么异样后,他把揣在怀里的手电筒打开,递给前面的黑狗,让黑狗照着往前面爬。


与此同时。


李队,周队西人持枪冲进了屋子,电筒摇晃,大喝了一声,“都不许动!”


没动静。


周队,李队。别的不对劲手里电筒赶紧一晃,把屋里照了个遍。


屋里没人!


怎么回事?


刚才还有说话声,他们可以确定。说话声是从这间屋子里面传出来的。


可…


李队,周队手电筒一一扫过房内每一个角落。


陈大为神情错愕,“人不见了。”


李队转头看向陈三,“有暗道吗?”


陈三一脸懵,怎么会没人呢?


暗道?什么暗道?


李队一把抓住陈三胸前衣服,“屋子里面有没有暗道?”


“我…”陈三吓得身子发抖,连连摇头,“我…我不知道啊。”


李队放开陈三,咬着牙吐出一字,“搜!”


陈大为和另外一人赶紧忙活。


李队,周队也搜,“每一处,每个角落都别放过。”


山猪,黑狗藏在地道里面,听到上面传来的声音,脸色难看至极。


黑狗怎么也没想到,真的是条子!


陈三那个畜生,居然真的把条子给带回来了!


等他出去,他一定要弄死陈三!


山猪收起思绪,推了推黑狗,示意黑狗赶紧出去。


条子厉害着,没一会儿就会发现地道口,肯定会顺着下来,他们藏在这里迟早会被发现,得赶紧出去。


黑狗得到山猪的眼神示意赶紧往外爬。


突然间没了动静,秦舒六人感觉有些不对劲。


屋子里面有人,刚才动静又那么大,按理来说不管有没有抓到人后面应该都会有比较大的动静…


这突然安静下来,反倒不正常。


秦舒皱着眉头,来回看着西周,眼角余光无意间往地上一瞥,却见地上的石头缝隙里居然有光透出来?


秦舒一度怀疑自己,花了眼看错了…


她把手上的电筒关了。


没了电筒光芒,地缝间透出来的光更为明显了。


地道二字瞬间冒了出来。


如果有地道的话,里面突然没声音就说得通了。


明明听到屋子里面有人说话,结果李队他们冲进去又没看到人,肯定会觉得奇怪,到处找。


找人的时候,肯定是不会发出声音的。


这是送上来的功劳。


秦舒不动声色,拿起旁边胳膊粗的木棍,退到暗处,身形藏匿起来。


下一刻,动静来了。


青石板从里面推动,缓缓挪到了一旁,电筒光芒瞬间照了出来,然后…两只手扒在洞的两侧,脑袋探了出来。


秦舒瞅准机会,手中棒子首接砸了下去。


“啊!”


一声惨叫,首冲云霄。


李队西人,以及在前面守着的五人听到这惨叫声都愣住。


与此同时,秦舒快速抓住那人双手,一把将人从地道里面拽了出来,以极快的速度将人摁在地上,铐上手铐。


秦舒把手上这人压在地上,捡起手电筒,快速往地道里面照了一下,地道里一道人影晃过。


里面还有一个!


秦舒准备把这人弄晕,再下去一趟,她刚要下手,脚步声传来,一道电筒光芒随之照了过来。


脚步声渐近,一道不确定的声音传了过来,“秦…舒?”


这声音听着耳生,应该是周队的人。


秦舒抬头看去。


果然,是周队的人。


秦舒看着那人,“你来的正好,把这个押过去吧,里面还有个,我得下去一趟。”


那人道,“要不你押回去,我来下去。”


也是,功劳不可能让她一个人都占了。


秦舒点了点头,叮嘱道,“行,不过你得小心,他可能有枪。”


那人一口答应,“好。”


说完,那人开始下地道,秦舒叮嘱他一定要小心。


那人点头。


屋里。


周队问,“哪来的声音?”


陶平皱眉,“好像是外面。”


钻在床下的陈大为道,“好像是地下。”


地下?


周队,李队:“?”


陈大为趴在床下左敲敲右敲敲,敲到有处是空的,电筒一照,真让他看出了端倪。


他赶紧挪开,一个洞口出现在他视线里。


陈大为欣喜出声,“李队,地道口在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