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随军男人已结婚,转头嫁他首长 > 第159章 果然是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牧野满心欢喜的跑出去,结果一眼看到旁边还站着一个李队,又想到李成军说的话,眼中笑意渐渐褪去,归于淡漠。


秦舒看到牧野,唇边微扬,眼中含笑道,“牧团长来了~”


牧野克制住内心情绪,淡淡的唤了一声,“媳妇。”


李队瞧着这幕,心中暗想早知道是牧野剿的流匪,他就应该让秦舒一个人来的,不影响这两人。


自个儿在这儿多少有点尴尬。


尴尬归尴尬但招呼得打,事情还是得聊。


李队打招呼,“牧团长。”


“嗯。”牧野回,“李队。”


牧野先看了秦舒一眼,随后视线才落在李队身上,“这外面晒,登记一下,进里面说。”


秦舒,李队:“好。”


“跟我来。”牧野转身走,朝哨岗走去。


秦舒,李队跟着牧野到了哨岗处,由哨兵登记了下两人信息以及来意后,又才同牧野一起进部队,往办公楼去。


刚到办公楼门前。


三人遇到了从里面出来的江旅长。


江旅长看到秦舒,牧野脚步一顿,随后又快速扫了旁边李队一眼。


秦舒,牧野声音一同响起,“首长好。”


李队赶紧跟其后,“首长好。”


江旅长面带笑意点了点头,“你们好。”


“秦丫…”江旅长看着秦舒习惯性就叫秦丫头。


吐出两字后他又意识到秦舒此次过来是办正事的,迅速改口,“秦同志今天是来办正事?”


秦舒点头,“是的。”


江旅长目光落在李队身上,“这位是?”


秦舒介绍,“首长,这位是我的上级领导李队。”


“哦~”江旅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那你们忙去吧。”


三人应声,“嗯。”


牧野带着秦舒,李队进了办公楼。


江旅长站在原地,盯着秦舒背影看了又看,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他怎么感觉这丫头好像瘦了些?肯定是在公安局太累了…


江旅长眉头紧锁,又想到了什么随后眉头松开。


他冲着办公大楼里喊道,“小何!”


“小何!”


声音落下,警卫员快步跑到了江旅长面前,“首长。”


江旅长冲着警卫员招了招手,示意警卫员把脑袋凑过来。


警卫员凑了过去。


片刻之后。


江旅长站首身躯,问,“明白了吗?”


警卫员重重点头,“首长,明白了。”


江旅长:“去吧。”


“是!”


警卫员小跑离开。


牧野把秦舒,李队带到了自己办公室。


警卫员立马去搬了两张凳子进办公室。


牧野出声,“自己坐。”


秦舒,李队坐下。


警卫员又端了两杯水进来,放到秦舒,李队面前。


秦舒道谢,“谢谢。”


李队道,“谢谢。”


警卫员点了下头,又转身出去,给牧野倒了杯水后,才退出了办公室,将办公室门关上,站在办公室门口守着。


牧野首入正题。


他看向秦舒,李队,“刚才李团长那边跟我提了一嘴,说你们今天过来是因为手上办的一件案子跟流匪有关?”


“是的,牧团长。”李队应声之后,把陈三以及李松中枪的事情都说了出来,“事情是这样的…”


说完事件的起因,李队声音停顿了一下,又道,


“我听我们何局说牧团长你们剿匪的时候,流匪头子秃鹰带着几个手下逃出来了对吗?”


牧野回,“不算逃跑。”


不算逃跑?这是什么意思?


秦舒,李队面上都露出了疑惑之色。


牧野道,“是我们去的时候这几人刚好不在。”


刚好不在…


秦舒皱眉。


李队立马问,“牧团长你的意思是你也没见过流匪头子?”


牧野:“真人没见过,看过肖像画,我记得当时当地公安给了我们两张,我们带回来了。”


说完。


牧野转过头看向办公室门,“小孟。”


办公室门打开,之前的警卫员出现在门口。


李队见状连忙道,“牧团长,先别急。”


“是这样的,我这儿也有两张肖像画,一张是我们抓获的嫌疑人肖像图,一张是怀疑是秃鹰的肖像图。”


李队说着从包里面拿出了两张画像,起身,递到牧野面前,“牧团长你给看看,跟你之前看的肖像图能不能对上。”


牧野抬手接过画像,侧目看了小孟一眼。


小孟意会立马退了出去,办公室门重新关上。


牧野双手各拿一张画像,


两张画像是不同的。


他视线落在右手拿着的画像上,将左手上的画像放下。


他双手持着右手画像,反转过去,对着秦舒,李队道,


“这张肖像画是怎么来的?是画像师亲眼见过还是根据口述所绘出来?”


李队回答,“是我们亲眼见过,画像是根据我们的描绘画出来的,这张画像基本己经接近那人相貌。”


牧野又问,“那人身高如何?”


李队皱眉思索。


秦舒见李队没出声,她开了口,“目测一米五三,体重八十左右,左脚有点轻微跛脚。”


牧野视线落在媳妇儿身上。


秦舒见牧野看来,一脸严肃的对牧野点了点头。


李队回想了下那人的身高体重,跟秦舒说的相差无几。


他点头附和,“嗯,有点跛脚,但是他好像又不受影响,跑得特别快,就跟个猴子一样,唰的一下人就没了。”


牧野放下画像,侧目看向办公室门,“小孟。”


办公门推开。


小孟问,“团长有何指示。”


牧野道,“上个月开阳县县公安局给了我们两张肖像画,把那两张肖像画拿过来一下。”


“是。”


小孟应声,赶紧去找。


没一会儿,小孟拿着两张肖像画跑了回来,“团长,您要的肖像画。”


牧野看了一眼李队,“嗯,给李队。”


“是。”


小孟又拿着画像到了李队面前。


李队抬手接过。


小孟退了出去。


秦舒凑过去看,看到画像上那张脸,愣了一下。


她拿过局里出的肖像图,一对比,就是一个人啊。


就是打伤李松的那个!


所以…这人就是秃鹰?


她抬眼看向牧野。


牧野见媳妇儿看了过来,立马道,


“这是县公安局请画像师画的秃鹰肖像,与你们拿来的画像基本一致,公安局那边说的体重身高,以及跛脚情况与你们说都能对上,可以确认这人身份,是秃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