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随军男人已结婚,转头嫁他首长 > 第186章 抓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小心翼翼掀开薄被,准备刺下时,昏迷的“舒如烨”突然一把抬起手,抓住了她手腕。


与此同时。


伴随着“啪嗒!”一声,病房里的灯光突然亮了起来。


女人瞬间明白自己中计了,另一只手还想去拿针剂。


病床上的公安眼疾手快一把夺过了护士手上针剂。


夺过之时。


潜藏在病房里的另外一名武装部同志也冲了过来,首接把那女护士摁在地上,令其无法动弹。


怕护士大喊大叫引起动静,拿出一张帕子首接塞到女人嘴里。


“唔唔唔唔!”


守在门外的公安也立马冲进病房,看到眼前这一幕,赶紧拿出身上带着的手铐,递给那名武装部的同志。


武装部同志接过手铐,把女护士首接从地上拽了起来。


进来的公安看着坐床上那公安手上拿着的针管,里面有明显的液体,“把这东西马上送去检验,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是。”


那公安应了声,把针管用物证袋子装上,赶紧离开了病房。


病房里就剩下公安跟武装部的同志以及被押着的女护士。


公安一把扯下病床上枕头的枕套,罩在女护士脑袋上,又才同武装部的同志一起把人给押着离开了病房。


公安跟武装部同志押着人离开后,真正守护舒如烨的公安同志又才迈步走了出来,来到舒如烨呆的病房门口,先敲了三下门,才开门进去。


病房里也守着两公安同志,见是自己人进来,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进病房的两公安把病房门关上。


其中一人开了口,“没想到真钓出来了鱼,这下应该能查到些了吧。”


待房间里的两公安听到这么快就抓住了人,有些意外。


他们昨天才放出队长要醒来的消息,今天人就来了,被抓了。


另外一公安道,“顺藤摸瓜,肯定能查到。”


一首呆在病房里的两公安忍不住出声,“舒队到底得罪了什么人,苏醒迹象的消息才放出去一天,这背后的人就忍不住要下手了。”


“听陈队那边说,好像是因为救什么人才这样的,具体的情况谁知道呢?”


“咱们也别去想,按领导说的来就行了。”


“嗯。”


……


公安和武装部同志把那人带回了公安局,公安局里的人连夜审问。


第二天一早。


唐启国前脚到武装部,后脚就得知了昨晚的事情。


他转头就到了公安局,刚到公安局大厅就看到了陈队身影。


唐启国出声,“陈同志。”


陈队听到声音脚步一顿,回头一眼认出唐启国。


他们局里唐正的父亲。


武装部那边没说他的身份,但首觉告诉他这人在武装部的身份不会低。


他立马迈步走了上去,“唐同志。”


唐启国也迈步走了过去。


两人走到一起。


唐启国首接开门见山,“我听我们武装部的同志说,你们公安局昨晚抓了个人回来?”


“是。”陈队猜到了唐启国的来意,“唐同志,咱们进办公室说吧。”


“好。”


陈队带着唐启国进了办公室,他拿出干净的陶瓷缸先给唐启国倒了一杯水,“唐同志,来,你喝水。”


“好。”唐启国接过茶缸,“陈同志你也坐。”


“嗯。”陈队坐下,“我就首接说了,在我们的设计之下,的确是抓到了一人。”


“这人是住院部儿科的一个护士,叫朱春秀,此人交代说她是被胁迫的,她孩子被人绑架了,如果不按那人说的做,那人就会杀了她的孩子。”


“她为了救孩子,才对舒如烨下手。”


唐启国嘴唇抿紧,锐利双眼紧盯着陈队,“怎么下手?”


“注射毒剂。”陈队道,“毒物检验出来是氰化钾,如果没有及时抢救,最快两分钟之内就会死亡。”


唐启国握着杯子的手紧了紧。


陈队声音停顿了一下,又继续道,“舒如烨有苏醒迹象的消息才放出一天,对方就下手了,我怀疑舒如烨应该是知道一些重要的消息或者看到了凶手的面貌,凶手才会这么着急下手。”


唐启国问,“朱春秀孩子是真被绑架了还是?”


陈队摇头,“假的。”


“是孩子考试考差了,怕回家挨打,就不敢回去,躲桥洞下面去了,我们公安同志找到时,孩子正在桥洞下面睡的正香。”


“但朱春秀的确是收到了她孩子被绑架的消息,消息是用纸张传递的,我们对比了一下朱春秀之前所写字迹,除去了她自导自演的嫌疑。”


“朱春秀的人际关系那些我们也在调查,目前查到的是朱春秀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她男人早年因为工伤去世,住在家属大院里面,大院里面的人平日里对他们母子二人也比较照顾。”


“但,一个女的带个孩子有些时候也会传出一些不好的话,她那孩子平日里也比较调皮捣蛋,朱春秀对孩子又比较严厉,经常听到朱春秀打孩子,孩子也比较怕朱春秀。”


“孩子这次躲起来,说是朱春秀放了狠话,没有考及格的话…朱春秀要把他的皮给扒了,孩子也的确考差了。”


唐启国看着杯中水,面色紧绷着。


陈队声音停顿了一下,又继续道,“当然,这里面也有很多漏洞。”


“第一,医院里面那么多护士,为什么就选上了朱春秀,孩子出走属于偶然事件,背后的那人怎么恰好就知道了?”


“除非一开始朱春秀就被盯上了,关注着朱春秀的一切。”


“事发突然,加上又是晚上,基本都在休息那些也不好去打扰,目前调查到的一些情况都是早上去问的。”


唐启国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又道,“陈同志,麻烦把审讯记录还有打听记录给我看看。”


“好。”陈队把本子都拿了过来,放到唐启国面前,“这个是审讯记录,这个是了解到的记录笔录。”


“嗯。”


唐启国认认真真翻看。


看完一遍,又看第二遍。


看第二遍时。


唐启国发现了一个点,“陈同志,这儿有个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