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随军男人已结婚,转头嫁他首长 > 第203章 他就是灭了你土匪窝的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外面的陈大为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瞬间感觉周围冷飕飕的。


他偷偷瞥了一眼,坐在旁边的牧团长。


牧团长一如既往的冷着一张脸,实在看不透此刻他在想什么…


不过后背发毛是真的。


陈大为咽了一口口水,身子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赶紧收回了视线。


他只能默默祈祷,秃鹰不要再说这种话,不然真的会死。


他的下场肯定是死,但现在不能死。


李队有些担忧的看向秦舒,牧团长在外面,听到这种话…


秦舒递给李队一个别慌的眼神,正事当头,牧野不至于。


李队收到秦舒目光,又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秦舒缓缓坐下,“早点认识,早点抓捕你归案,这世上就没有秃鹰了。”


秃鹰哼了一声,“前几年我己经小有名气了,当时有好些吃不起饭的人找到我,想把他们女儿嫁给我,我都没有同意。”


李队眉心一跳,这就开始入主题了?


这人还真认秦舒。


秦舒眼露惑色,“为什么没同意?难道你就没想过娶媳妇儿?”


秃鹰对上秦舒视线,“因为想娶的人己经嫁了,死了。”


秦舒静看着秃鹰,没有说话。


秃鹰也这样静静看着秦舒,也没说话。


两人就这样看着对方,视线在半空中交汇,似乎在进行博弈。


负责记录的李队看了看秃鹰,又看了看身边秦舒。


几分钟后。


秃鹰突然一笑,身子往背后一靠,闭上了眼,没说话。


秦舒也没说话。


又过了几分钟。


李队皱起了眉头,侧目看向秦舒。


秦舒没看李队,仍看着秃鹰。


一分钟后。


闭着眼的秃鹰开了口,“她死后的一年,我成了流匪头子,我带人回去把她全家还有夫家都杀了,也算是为她,为自己报了仇。”


李队:“!”


两起灭门案!


秃鹰深吸了一口气,“我挺恨她的,觉得她死有余辜,后面我还是又心疼了。”


秦舒问,“她怎么死的?”


秃鹰闭着眼回,“冬天下雪的时候在河边洗衣服,一头栽进河里冻死了。”


秦舒皱眉,“下雪还要出门洗衣服?”


秃鹰睁开了眼,看着秦舒,“下雪算什么,她洗衣服的时候才生了孩子没几天,生了个女娃,她嫁的那家人就不把她当人看了。”


“也不对,一开始就没有把她当人看,她还是要嫁过去,嫁过去才一年就没了命,也是活该。”


“你当流匪是因为她?”


“也算吧,我要带她私奔,她答应我了,又把我给卖了;


结果就是我被她家里人,还有她要嫁的人打了个半死,丢河里去了,后面被流匪救了;


流匪带着我吃大肉,赚大钱,跟着流匪那段时间吃的肉,比我以前活了二十几年吃的肉都要多。”


“有肉吃有酒喝,日子逍遥快活,我转念一想,还不如当他娘的土匪呢。”


“事实证明,我当土匪有天赋,不到一年就成了土匪里面的三当家。”


秦舒问,“当上三当家你杀了多少个人?”


秃鹰皱着眉头想了一下,“不多,也就十几二十个吧。”


秦舒唇瓣抿了抿。


李队捏紧了手中笔。


秃鹰不以为然反问,“一年三百多天,杀十几二十个多吗?”


秦舒,李队还没说话,秃鹰又开了口,


“也不能怪我杀他们,是他们太爱财物了,我们讲道上规矩,给了钱财货物可以放他们走人,他们偏要钱财货物,我也要钱财货物,这不就有矛盾了?”


“有矛盾就要解决矛盾,就杀了呗。”


秦舒转移话题,“你们不是一首呆在开阳周边的几个城县,怎么会突然来台石这边?”


秃鹰声音淡淡,“谁跟你说我们是突然来台石?我们一首有来台石,台石墓多,挖出来的东西卖出去,比我们当土匪强多了。”


秦舒问,“卖给陈三?”


秃鹰嗤笑,“他要是有收这些东西的本事还用偷东西?”


他又看着秦舒,“他有渠道出。”


秃鹰声音停顿了一下,又添了一句,“他出各种货。”


秦舒心中有了不太好的预感,“各种货?”


秃鹰盯着秦舒,视线一转又落到旁边李队身上,“像你这样的货,他们也出,你旁边那种货他也出。”


秦舒瞬间反应过来,“女人?男人?”


不等秃鹰回答,她又快速添了一个,“孩子?”


秃鹰应声,“嗯。”


接下来又问了秦舒一些关于案件的一些细节。


许些事秃鹰知道自己这次逃不了了,自己就在秦舒询问的话上延伸了出去,把他们挖到的墓葬地址,到后面出了多少货,怎么交易,收了多少钱,都一一说了出来。


交代完这些又回到他当土匪时,杀了多少人,越了多少货,交代到后面他话锋一转,突然说他有一本本子,埋在老屋下面,上面详细记录了他们每一次出去干活的过程。


不知道是不是有预感,这次来台石之前,他回去祭拜了养父,祭拜的时候就有些不顺,怕被抓到就把东西藏到了老屋下面。


还说如果秦舒他们有兴趣的话,可以去老屋找找。


说完这些之后,话锋一转又落到秃鹰要娶的那女孩子身上。


这女孩子家里面有三个哥哥,算是家里面唯一的一个女孩子。


但她并没有得到家里面人的善待,反倒经常不给吃,不给穿。


秃鹰虽说是孤儿,养父对他极好,也没再娶,日子虽然也苦,但能过去。


但那女孩子就不一样了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有次割牛草晕倒了,秃鹰救了她。


两人就这样好了,秃鹰没事儿会给她拿吃的,两人关系越来越好,准备谈婚论嫁时。


秃鹰的养父突然脚滑摔倒,后脑袋重重砸在了石头上,人没了。


女孩子家中因为大哥要娶媳妇儿,要彩礼,要把女孩子给卖了。


女孩子不想嫁给嫁给大她十岁的男人,就找到秃鹰,说要跟秃鹰私奔,要秃鹰去找她。


到了约定日子,秃鹰去找女孩子,结果被围攻打的半死,扔进了河里,随河漂流而下,最后被土匪救了。


签字画押,认罪。


一切结束。


秦舒起身往外去。


秃鹰声音传来,“我死后,能把我跟她葬一块吗?”


秦舒停步,秃鹰正看着她。


秦舒吐出两字,“不能。”


秃鹰失落应了一声。


李队把审讯室门推开。


秦舒看到坐在门外的牧野,又想到她进审讯室时,秃鹰说的话。


她回头看着秃鹰,“秃鹰,还有一件事忘了问你。”


秃鹰看着她。


秦舒问,“你知道你的窝点是谁灭的吗?”


秃鹰不假思索,“部队。”


秦舒向牧野伸出手。


牧野抬手,握住秦舒手,起了身。


秦舒拉着牧野进了审讯室,迎上秃鹰目光,“他…”


“我男人。”


“也是带兵灭了你土匪窝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