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随军男人已结婚,转头嫁他首长 > 第205章 我怕他俩作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舒看着老大爷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也算是对老大爷的说辞一个回应。


老大爷又想到了什么,看着两人问,“你们俩今天没上班?”


牧野:“嗯,休假。”


两人站在河边陪老大爷聊了一会儿,牧野考虑到秦舒身上的伤,还是得多休息,跟老大爷告了别,又慢慢的往回走。


……


家里。


牧老太太正在厨房里熬汤,牧老爷子,欧老爷子,牧兴辰在堂屋桌子上下象棋。


牧老太太熬着汤,不知怎的就想到了丁兰琴。


老太太瞬间感觉不好了,火急火燎立马出了厨房,去堂屋。


“哎!哎!哎!”牧老太太喊着,“辰小子!辰小子!”


牧兴辰手里捏着棋子,落下,头也没抬,“奶,大哥陪在大嫂身边,他俩不会有事儿的,你就别担心了。”


牧老太太冲到牧兴辰身边,“辰小子,你先听你奶说。”


牧兴辰看着坐对面的欧老爷子,“外公,停停停。”


欧老爷子没动。


牧兴辰看着棋盘道,“来,奶你说,你又怎么了。”


牧老太太:“不是我怎么了,我是又想到了一件事儿。”


牧兴辰点头,“嗯,你又想到什么事情了,首接说。”


牧老太太见牧兴辰说话还盯着棋盘,根本不看她。


她心里来了气,“你说话的时候能不能看着我?”


牧兴辰一脸无奈,“奶,不是我不看你,是我怕他俩作弊。”


这话一出。


欧老爷子坐不住了,“不是辰小子,我承认你下棋是要比外公强上那么一点点,但是你不能污蔑外公,还有你爷爷啊。”


牧老爷子:“?”


跟他有什么关系?他这会儿又没下棋。


欧老爷子道,“这下盘棋光明磊落的事,咋还跟作弊扯上关系了。”


牧兴辰一脸无奈,“行行行,外公你光明磊落。”


他转过头看着老太太,“奶你说吧,到底啥事儿。”


牧兴辰转过头去的那一瞬间,欧老爷子立马给牧老爷子递了个眼神。


牧老爷子不动声色立马挪了棋。


牧兴辰对此一无所知。


牧老太太道,“就是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个,那个女的。”


牧兴辰一脸懵,“哪个女的?”


“就之前要过来找你大哥的那个。”牧老太太皱起了眉头,“叫丁什么?”


牧兴辰不假思索,“丁兰琴。”


牧老太太点头,“对对对,丁兰琴。”


牧兴辰撇嘴,转头看了一眼棋盘,好像棋子没动。


他又转过头看着老太太,“大哥大嫂都没提,你问她干啥?”


然而…就在牧兴辰转过头去的那一瞬间,欧老爷子又动了一颗棋。


牧老爷子:“……”


一会儿被发现,辰小子就要翻脸。


牧老太太皱着眉头,“我的意思是这女的过来没有?怎么没有听你大哥,大嫂说起过?”


欧老爷子各看了三人一眼,“丁兰琴是怎么一回事?”


他目光最后落在牧老爷子面上,“啥意思?”


牧老爷子出声解释,“之前闹饥荒的那几年,暖意她给了一家人吃的,那女娃子小时候的时候乖,没事的往我们那边来,你应该见过。”


欧老爷子想了一下,“就那个黑黑的那个,嘴巴甜的那个?”


牧老爷子应,“嗯。”


欧老爷子来了一句,“那女娃子不行。”


牧老爷子,牧兴辰,老太太目光都落在了欧老爷子身上。


牧兴辰张口正要问为啥不行,就听见欧外公道,“偷东西。”


牧兴辰:“啊?”


牧老太太:“啊?”


牧老爷子也罕见的皱起了眉头。


牧兴辰立马问,“偷我们家的东西啊。”


欧老爷子道,“偷你们家东西我早就说了,她偷别人东西被人家抓到了,还是我给解的围。”


“她给我跪下说饿的不行,求我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你们,我看她可怜也就没说什么,还给她买了几个包子,后面见过几面,我看她在你们家里面还比较老实,也就没有说。”


牧兴辰听到欧外公话,瞬间想到小时候爷爷奶奶买的那些吃的东西,总会无缘无故的少一点点。


少的都是吃的,加上他打小都贪嘴,每次少了东西,奶奶都以为是他偷吃的。


为什么说他是偷吃的,问就是大哥不会干这种事。


大哥除了吃饭,其他饼,零食那些都不沾。


其他的又都是大人了,拿什么吃什么都会跟奶奶说。


唯一的嫌疑就落在了他头上。


少了东西就说是他吃了。


后面有一次他生气了跟奶奶吵了一架,奶奶就不说他了,丢了东西都不说了。


之前他还纳闷儿到底是谁偷吃了东西,害他背黑锅!


丁兰琴那会儿跟他们走的近!好像丢东西,就是丁兰琴跟他们走的近的那段时间!


“奶奶破案了吧。”牧兴辰瞬间兴奋起来,“我都说了,那些东西不是我吃的。”


“肯定是她,我小的时候,肯定是丁兰琴偷吃了你买的那些东西!”


牧兴辰兴奋说着。


欧老爷子又给牧老爷子递了个眼神。


牧老爷子收到眼神,有些无语。


但想到自己的好兄弟,还是出手偷偷挪了一颗棋子。


挪棋子的同时,他又在心里念叨,希望一会儿辰小子不会发现,不然自个儿的形象就毁了。


牧老太太瞪了牧兴辰一眼,“你个臭小子,一码归一码,你别想趁人家不在住说这种话,没有证据的话,咱们不说,就说眼下的这件事。”


牧兴辰撇了撇嘴,心里有点不高兴,但又觉得他奶说的是对的。


是啊,没证据之前不能乱说。


谁让他小时候笨,不知道偷偷查,自个儿查不到,应该跟大哥说,让大哥帮他忙。


以大哥的智商,肯定一下子就抓把人给抓出来了。


哎…都怪他小时候只顾着委屈去了,把这事给忘了。


牧老太太又道,“一会儿你哥跟你大嫂回来了,趁你大嫂休息的时候,你偷偷问问你哥看。”


牧兴辰皱着眉头,“哎呀,你当着大嫂的面问又怎么样嘛,大嫂又不是那种气包子,她很开明爽朗的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