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虎夫 > 3975 出事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感受着女人口中呼出的香气,本就已经上头了的豆龙龙愈发的兴奋起来,一条胳膊不由自主的揽在对方肩膀上。


除了赚钱之外,他最大的爱好就是流连于风月场所,倒不是说有多饥渴难耐,只是单纯喜欢跟形形***的姑娘接触。


好色但不龌龊,既不会强买强卖,也不会藕断丝连,跟任何一个女人「交流」都会首先得到对方同意,不过天亮以后立马各走一边,这也是豆龙龙玩了这么久,却没有任何坏风评的原因。


「帅哥,我敬你一杯吧,你喝的越多,我的提成也越高。」


女人顺势倒满两只酒杯。


「哈哈哈,我喜欢你的实诚,为了挣钱干啥都不丢人,老鬼啊,让服务生再拿几瓶高档酒过来,喝不了存起来,全记这个美女名下,哎呀,这半天了,都忘了问妹子你怎么称呼啊?」


豆龙龙先是一怔,随即冲朋友示意。


「乔乔..」


女孩朱唇微动,声音不大的回应。


「好熟悉的名字,肯定在哪听过..」


豆龙龙若有所思的接茬。


「帅哥你好俗气,类似的搭讪方式我每天都能听到,有人说我名字熟悉,也有人说我长得像极了某某,其实说到底不就是为了那点事儿嘛。」


乔乔顿时掩嘴俏笑。


「不是,我真觉得...」


豆龙龙急忙摇头。


「喝酒喝酒,来咱们一起敬我哥们一杯。」


话还没说完,朋友老鬼招呼上其他女孩一股脑围上豆龙龙。


房间里灯光闪烁,让四周的女孩们显得更加妖娆,再加上酒精的刺激下,豆龙龙很快便忘了刚才想要说什么。


不知道谁突然将音乐换成劲爆的舞曲,所有人立时间开始摇头晃脑,豆龙龙也被乔乔拉着跳起舞来。


...


市立医院,重症病房的走廊里。


伍北眉头紧蹙,一遍又一遍的拨打着豆龙龙的号码。


「还是没人接吗?」


旁边的姜一铭连忙问道。


「也不知道他搞什么幺蛾子,中午时候我俩在医院旁边的湘菜馆一块吃的饭,那会儿他表现挺正常的。」


伍北拍了拍脑门说道。


「估计还是因为南川的死,情绪这东西往往越孤独时候越不受控制,现在应该咋办?我刚才也联系过豆家其他管事的,都说找不到他,这一批的招聘权是我好不容易才谈下来的,人家不行咱直接办吧?」.


姜一铭嘬了口烟嘴说道。


这两天他通过多方运作,拿到一大批青市事业单位的招聘权,打算给三家合伙的公司来场漂亮的开门红,可现在怎么都联系不上豆龙龙。


「实在不行只能先这么着了,该咋投资咋投资,完事咱再跟豆子说吧。」


伍北也知道这才机会来之不易,思索片刻后应声。


「行,那我现在就去操办,你再试试能不能打通他电话,豆子也是够不着调的,我前两天就已经通知过他咱最近有大动作,让他随时等信儿。」


姜一铭踩灭烟头起身,言语间尽是不满。


合伙生意不好干,既得琢磨利润,还得考虑到伙伴的情绪,这段时间虎啸公司麻烦不断,豆家也因为南川的过世很多环节出现混乱,所以导致总是让他一个人忙前跑后。


「对不住了小铭,这次的利益你占大头,我和豆子...」


伍北哪能不清楚对方心里不舒服,表情真诚的道歉。


「先把买卖拿到手再说其他吧。」


姜一铭摆摆手离去。


「这特


娘的,又跑哪去了?」


送走姜一铭,伍北不死心的又按下豆龙龙号码,同时嘴里不停骂咧。


「伍哥,出事了...」


就在这时候,姜一铭大步流星的又跑了回来,表情焦急道:「豆子让青市大案组的给按住了。」


「啥玩意儿?」


伍北愕然的望向对方。


「我刚才接到一个朋友电话,说扫黄队的今晚突击行动,在一家商务酒店按住了豆子。」


姜一铭喘息未定的回答。


「这家伙!合着不接咱们电话是跑去潇洒了,不过也能理解都是正当壮年的年轻人...」


伍北又气又无奈的笑骂。


「如果只是被扫黄的抓了也没啥事,可问题是抓他的同时,巡捕在房间里还发现个女的,最关键是他现在惊动了大案组。」


姜一铭慌忙摇头解释。


「啥意思?有女的不正常吗?俩男的才不正常吧。」


伍北一听这话也有点傻眼。


「如果那女的挂了呢?最关键是惊动大案组,就意味着事情比咱们想象中要严重的多!」


姜一铭倒抽一口凉气出声。


「这...」


伍北的脑子瞬间空白,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


「豆子目前人在哪?能不能想办法安排咱跟他见上面,他没有这么变态的嗜好,认识这么久了,我绝对信得过他,当务之急是弄清楚真相。」


短暂愣神几秒,伍北掏出手机拨通君九号码:「九哥你来医院替我一会儿,我着急出门办点重要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