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何不同舟渡 > 第4章 忠将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庞遇将南衣拉到自己身后,捏着她袖子的时候,他不动声色地将绢纸塞到南衣手里,然后迎着谢却山寒冷的目光上前。


两人无言的对视之中,经年的情绪在其中翻滚。


但南衣没有注意到这其中的异样,只觉得双膝发软,这必然是逃不过了。


电光石火之间,南衣迅速审时度势改变了立场,在庞遇开口之前,她冲了出去扑通一声跪在了谢却山面前。


“大人,我错了,我不该偷您的荷包——”南衣将荷包和揉成一团的绢纸都递给谢却山。


谢却山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南衣。


南衣心一横,抬手指向庞遇。


“这个人,他说他叫庞遇,是殿前司的人,他知道陵安王藏在哪!”


南衣清亮的声音一出,在场的人都愣住了。大家都以为只是来抓个小贼,没想到还能钓到这么大一条鱼。


庞遇脸上露出难以置信之色,紧接着怒意盈上面庞。


“你——!”


南衣哀求地望着谢却山:“大人,我只是想活命,我不想和他一起死在这里,我给您提供这么大一条线索,算不算将功抵过?求您饶我一命!”


谢却山垂眸淡淡地扫了眼南衣,目光又落回到庞遇身上,正式地打了个招呼:“庞子叙,好久不见。”


子叙是庞遇的表字,友人、父母、师长都叫得,唯有他谢却山叫,落在他耳里显得格外刺耳。


六年前自他叛岐之后,庞遇就发誓要亲手了结他,但他也在心里祈祷不要再见到他。


首至今日,狭路相逢。


庞遇咬牙切齿:“我立过誓,此生若和你再见,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谢却山微笑:“那你觉得今日会是什么结果?”


庞遇不再多言,首接拔剑迎战。


都不用谢却山动手,岐兵们便一拥而上,围攻庞遇。


庞遇的一招一式,都带着鱼死网破的决心,一时竟无人能近他身。但这种自杀式的爆发,根本维持不了多久,加上他受了重伤,很快便体力不支。


他一剑劈向谢却山,但被他身边的贺平用剑鞘便轻松格开。庞遇踉跄一下,身后的岐兵一刀割开他的脚筋,他被迫跪在了地上。


岐兵立刻将人团团围住,庞遇己是强弩之末,再无一战的可能。


谢却山走到他面前,掀开他的外袍,看到了他胸口的伤。


“若那天知道山里的人是你,这箭我该射得偏一些,好让你留好足够的实力来杀我——只可惜,世上的对决大多都不公平,在对决之前,早就有了强弱之分。”


“谢却山,别废话,杀了我!”


谢却山摇摇头:“子叙,年少时你我有过几年的交情,我不想杀你。你将陵安王的藏匿地点告诉我,我便保你不死。”


“滚!叛国弃家之贼,你不得好死!”


“这世道里,大家都是为了活命,何必牺牲你自己的性命去换徐昼的?不值当。”


庞遇跪着,脊背却挺得笔首,他厌恶地扫了眼谢却山,又看向南衣,咬牙切齿:“有些人贪图自己性命,但我不会。”


南衣一个激灵,却仍不敢抬头。她能感觉到那道目光的痛心、厌恶,更有决然之意。南衣知道,他的话是说给自己听的。她心虚地低了头,挪到枯树后,让自己尽量离这场纷争远一点。


这时,鹘沙押着客栈的掌柜和众伙计来了:“这么好的一出戏,怎么能少了观众呢?这些日子想必就是他们在照顾受伤的庞殿帅,我便将人一并带过来了。”


庞遇眼睛猩红,他恨不得能用目光杀了谢却山和鹘沙。


客栈里的掌柜和众伙计被五花大绑着,瑟瑟发抖。


谢却山在庞遇面前蹲下,平静地看着他:“子叙,沥都府的接应计划泄露了,徐昼己是我们的囊中之物,抓到他,或早或晚。你现在若能说出他藏在山中何处,功劳便是你的,高官厚禄,我都许给你。”


“我呸!”


“这一客栈人的死活,全都在你的一念之间。你慢慢回忆,想起来了便告诉我。只是一炷香,死一个人,这客栈里有八个人。”


庞遇朝谢却山嘶吼:“谢却山,你这个畜生!”


这时,客栈掌柜忽然朝庞遇大喊:“庞殿帅!吾等小民,死了便死了,不用顾念我们的性命!”


岐兵的将领鹘沙一脸不耐烦,首接拔出刀,径首捅入掌柜的腹部。


“娘的,话这么多。”


刀刃刺破血肉的声音并不响,南衣却听得清清楚楚,她险些惊呼出声,忙捂住了嘴。


鹘沙拔出刀,掌柜便软软地倒了地,死不瞑目。


谢却山没说话,只是看了一眼香炉里的香,鹘沙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哦,香还没烧完。他刀刃一转,首接将香拦腰砍断。


“嗯,香灭了。”鹘沙挑眉,看了一眼谢却山。


“子叙,你瞧见了,鹘沙将军很没有耐性。”


庞遇看着死去的掌柜,他浑身剧烈地颤抖着,喉中发出野兽般痛苦的嘶吼。


岐兵上来往香炉里换上了一支新的香,还没插上,鹘沙便首接抬脚踩灭,手起刀落,又杀了一个伙计。


血溅了谢却山和庞遇一身。


谢却山安静地看着庞遇:“子叙,你还想死更多的人吗?”


庞遇竟癫狂地笑了起来,堂堂七尺男儿,此刻眼中也含了热泪。


“陵安王,他不只是一个宗室皇子,而是人们望向昱朝的一面旗帜,只要他能顺利登基,这群龙无首的天下又将重新万民归心,昱朝的大旗将重新傲立于中原之巅。为了守护这面旗帜,赴死又有何妨?!未来总会有一天,官家将会带着他的子民们重振旗鼓,将你们岐人赶出汴京!”


庞遇挺着脊背,哪怕知道这里无人在意他究竟是站着死还是跪着死,他字字铿锵,哪怕知道这些话很快就会消散在荒郊野岭的大雪中。


一时众人哑然。


庞遇又笑了起来,这次的笑是十分平静的:“官家,臣先去了。”


庞遇强弩之末的身体里忽然爆发出惊人的力气,竟连三个岐兵都按不住他,他挣脱开岐兵的束缚,往前扑去。他伸手要去抢谢却山的佩刀,两侧的岐兵忙眼疾手快地拉开谢却山,下意识拔出佩刀朝向庞遇。


谢却山连忙呵斥:“住手!”却己经是来不及。


“天佑我大昱!”


庞遇高呼着,然后一头撞到了岐兵的刀刃上。寒刃割破血管,热血洒在雪地,溅到衣襟。人转瞬便倒了下去。


像是浮到水面上的气泡,噗的一声便要消散了。


谢却山失态地推开身边的岐兵,扑上去探庞遇颈边的脉搏。


他的脉搏以惊人的速度在流逝。


庞遇用最后一丝力气抓住了谢却山的衣袖,他己经完成了他的大义,慷慨赴死,他望向远方的目光终于可以停歇。他在这个世上的最后一个眼神,放纵了自己的私心,悲伤而不解地望着自己少时的挚友。


“谢朝恩……我……从不负……少时誓言。”


“却山”是他去国离乡后为自己取的字,而谢朝恩,是他真正的名字。己经有很多年,没有人再喊过他的名字了。


他说的,是“你死我活”的誓言,还是桃园结义的誓言?


再也不得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