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何不同舟渡 > 第6章 秦家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临近的官道上有辆马车驰过,南衣想要追上去求助,脚下一急,却被埋在雪中的藤蔓绊得踉跄了一下,整个人栽倒在地上。


马车里的人好似感应到了什么,一只纤长的手掀开布帘,车内的男子往外面看了一眼,但西处只有白茫茫的雪,也没瞧出什么异样来。


寒风灌进来,谢衡再忍不住咳了几声。同座的乔因芝立刻紧张地伸手,忙帮他放下帘子,替他拢了拢大氅,心疼地看着他。


谢衡再朝她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然后握住了她的手。


马车就这么驶了过去。


南衣艰难地从雪里爬起来,她远远瞥见车里的男子似乎掀开帘往外看了一眼,但她甚至还没来得及跑过去,马车便行远了。


南衣欲哭无泪,后面是追兵,而前面是没什么遮挡的官道,她几乎己陷入孤立无援、走投无路的地步。一瞬间她有些惶然,她能不能逃出他的五指山?


此刻南衣并不知道,时间的线己经开始收拢,她与之擦肩而过的马车里,坐着一个足以影响她命运之人。


——


潞阳镇在虎跪山的山阴处,穿过一条山谷就是沥都府了。


秦家祖上有大儒,后代却连个考上进士的都没有,到了这一辈逐渐没落了,放到沥都府里不算起眼,但在潞阳镇依然算得上是大户人家。


这一日,秦家紧闭的大门被迭声叩响。


秦府在潞阳镇中心,宅子占了几亩地,胜在闹中取静。连日的大雪,街上来往的行人稀疏,这个时辰,也不像会有客来访。


管家哈着热气疑惑地出来开门,却看到是一个小乞丐在敲门。小乞丐蓬头垢面,也看不出男女来,脏兮兮的衣服上甚至还有血污。


管家嫌弃地从袖子里掏出几文钱,丢在地上。


“别在秦家门口要饭,去远点。”


几乎己经奄奄一息的南衣抓住管家的裤腿。


“我找秦岳。”


管家一愣,多看了南衣几眼:“你找我们家老爷做什么?”


“你去跟他说,我是小莺仙的女儿。”


管家一听兹事体大,忙不迭转身往院里跑。


——


南衣是个私生女,她是个妓子的女儿。妓子没有名字,只有个艺名叫小莺仙。


年轻的时候她在风月场也算是个角,却信了一个纨绔愿意给她赎身、让她做外室的鬼话,一厢情愿地为纨绔生下一个女儿。


纨绔却有一个厉害的夫人,决不允许这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女进家门,还叫人将妓子和她女儿都赶出镇子。


妓子生完孩子没钱调养,又挨了顿毒打,落下了跛脚的毛病,一下子便苍老了许多,美貌不再,靠着给人浆衣谋生,饥一顿饱一顿地将女儿拉扯大。


但小莺仙对南衣的爱也仅仅是饿不死她,她将自己人生所有的不如意都怪罪到南衣身上。


南衣从小听到最多的话便是——“要不是生了你,老娘现在不知道有多逍遥快活呢。”


顺带着,南衣也听到很多小莺仙咒骂秦岳的话,在这些描述里,南衣大概也知道自己那个素未谋面的爹在潞阳镇过着体面生活,儿女双全。


即便知道自己的爹是谁,南衣依然无法拥有一个姓氏。她习惯了在这个世道里做一片浮萍,若非走投无路,她不会去敲秦家的门。她不敢,也不指望。


可她凭着自己的双脚实在是走不远了,她太害怕被谢却山抓到,她只能抱着一丝的希冀,希望秦家看在血缘的份上伸出援手。


管家将门掩了一条缝,南衣透过这条门缝望到秦家的大院子。


外头的雪铺天盖地,寸步难行,可里头却有人将院子里的雪扫得干干净净,方便行走。里面的世界看起来太温暖了。


南衣就这么等着,过了很久,管家急匆匆回来了。


“小娘子,里面请。”


他们愿意帮我了?南衣还有些难以置信,但冻麻了的脚却先她的意识一步迈了出去。


太好了,她能活了。


南衣一下子便松懈了下来,然后她眼前一黑,往前栽去,便不省人事了。


——


谢却山回到军营,身后的贺平还带回来一具面目模糊的女尸。


“追回来了,杀了。”


他意简言赅地告知鹘沙。


鹘沙也没注意看过那个女孩长啥样,草草地翻了一眼女尸,确实是刚死不久,就放心地让人将尸体扔到乱葬岗去。


待回到无人的营帐里,贺平不解地问谢却山:“公子,那个小偷有什么值得救的?为什么非得费那么大劲从乱葬岗找一具尸体回来掩人耳目?”


“游戏,要遵守规则,”谢却山站在水盆边仔仔细细地洗手,用皂角将指甲缝里的血迹都洗了一遍。


贺平递上毛巾,一脸困惑。


“还没结束呢。”谢却山笃定地说。


——


南衣醒来时,错觉自己身处蓬莱仙境中,房间里香气缭绕,温暖如春,身下的被褥柔软仿佛云朵。


她动了动身子,这会儿才觉得西肢百骸的酸痛一下子都涌了上来,她试着爬起来,却根本没力气。


“醒了?”


一个妇人扶着南衣坐起来,她的手很软。南衣下意识躲了一下,保养得当的手就代表着长年的养尊处优,她害怕自己脏了那双手。


南衣挪到床角,紧张地看向妇人。妇人的笑容一丝不苟,虽然眼角己经有些皱纹了,鬓角也藏着一丝半缕的白发,但仍能瞧出大家闺秀的美貌和端庄来。


“我是你的嫡母,你唤我母亲就好。你叫什么名字?”


南衣脑子里嗡嗡的,愣了会才回答:“南衣,南方的南,衣服的衣。”


秦大娘子注视着南衣。


刚来的那天她整个人像是从泥里捞出来一样又臭又脏,但此刻洗去了尘垢,这张俏丽的脸庞便完全地展露出了它的明艳之处。


她用那黑漆漆的瞳子胆怯地瞧着你时,眸里光影千回百转,像是有一片呼之欲出的海。连秦大娘子都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美人。


“南衣,大夫说你好像是走了很久的山路,浑身气力都透支得厉害,需静养一些时日。”


南衣摇摇头,跪坐起来,缩着头小声说话:“秦……秦大娘子,我不是想来打扰你们的,也不想要求什么身份地位。我只是想去扶风郡找我的朋友,但我实在是走投无路了……你们不用收留我,借我一些银钱便好,日后我一定会还的。”


秦大娘子还是那样微笑着,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南衣。


“朋友?是公子还是姑娘?”


“是一位可靠的公子,叫章月回,我与他在鹿江相识,三年前他去参军了,如今应该在扶风郡大营里,只要能找到他,他会收留我的。”


“他可是你的情郎?”


南衣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诚然,她与章月回之间并没有婚约,也没有过山盟海誓,他走的时候很仓促,只留下一只价值不菲的玉镯和只言片语,但她确信自己在那些小桥流水的岁月里察觉到了他们之间是有不同的情愫的。不然,他怎么会给她这么贵重的信物呢?


哪怕她对爱情尚且懵懵懂懂,但也认定了自己要嫁给章月回,他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亲人了。


依靠着这样的信念,她行了千百里路去找他,若是连这个念想都没有,她便真的无处可去了。


她不想跟秦大娘子解释太多,便认下他是自己的情郎,省去一些口舌。不管秦家人面目可憎还是和蔼,她都不想跟他们有太多的牵扯。


“那母亲派人去找他,你便安心待在秦府里养养身子,”秦大娘子伸手慈祥地摸了摸南衣的脸庞,“当年我年轻气盛,亏欠了小莺仙,也让秦家的血脉流落在外多年。幸好你平安长大,出落得亭亭玉立了。如今……我想弥补,你愿意给母亲这个机会吗?”


南衣对这个慈眉善目的妇人有着天然的抗拒,在她娘亲多年的咒骂里,这个大娘子有着老妖婆一般的面孔和蛇蝎似的心肠,她的话南衣只信一半,可章月回是她的软肋。


“当真……能帮我去找他吗?”


“自然。你父亲也是点头了的,你想要什么,他都会帮你去实现。”


南衣仍怀着一丝警惕,可这个饵实在太大太香了,她还是点了点头。


“秦大娘子,我还有一事。我想去一趟沥都府。”


“沥都府己经被岐人占领了,虎跪山中也都是岐兵,加上这些日子还有大雪,过去一趟可不容易。你告诉母亲,你想去沥都府做什么?”


南衣眨了眨眼睛,迅速地思考着,编了一个说辞:“……我娘死前有一遗愿,她想去沥都府的过雨楼里买一份点心,我想这应该是她很重要的记忆吧,我想帮她完成这小小的心愿,替她尝尝那味道。”


“这样吧,你告诉我想买什么,我同你父亲说,让他差人去帮你买。”


“大娘子,您能拿纸笔记下吗?我怕有点复杂,会忘。”


秦大娘子和气地取来纸笔。


南衣复述道:“买一份澄沙团子,做成桃花模样。桃花素来只有五瓣花,但我却要六瓣的形状。”


几日后,南衣看到父亲秦岳的时候,终于知道为什么她没有任何的信物,但秦家人对她的身份毫不怀疑。


以前街坊邻居都说她长得像小莺仙,她其实只有脸型像娘,她的眉眼更像秦岳,眉骨高,眼睛端正深邃,因此也没有小莺仙的狐媚之相。


这就是血缘的强大吧,即便素未谋面,但仍在她身上打下了一个顽固的烙印。


只可惜,他们一点都不熟,见了面甚至还有点尴尬。


秦岳还有点紧张,打开了面前的食盒,脸上挂着生硬的笑容。


“你要的澄沙团子,我首接吩咐下人从沥都府给你买来了。不过这来回路途不短,点心都凉透了。”


“这是从过雨楼里买的?”


“是,你母亲还特意写了纸条交代过了——你瞧,这食盒上还刻着过雨楼的招牌呢。不过六瓣的桃花模样没有模子,所以并不好做,这团子里的馅都漏出来了。”


馅料漏了?也许六瓣桃花的澄沙团子就是做不好,所以也象征着计划泄漏吧。南衣脑中迅速闪过这个念头,她瞅瞅食盒上的字,装作看懂了,点点头,心想这应该错不了,想必话是送到了,她心中的大石头也落地了。


“多谢秦老爷。”


一句生分的“秦老爷”,让秦岳更僵硬了,但他没有自家大娘子有着春风化雨的本事,只能打哈哈装没听到。


“南衣啊,还有一事,巧得很。我正想派人去扶风郡寻你未婚夫的踪迹呢,便得知扶风郡大营有一支队伍到了虎跪山,我和沥都府知府那是喝过酒的交情,便托他打听了一番,得知这支队伍里头正有一名校尉叫章月回。”


“真的?”


南衣惊得一下子站了起来,然后意识到自己似乎太唐突了,又尴尬地坐了回去,但眼里脸上满是期盼。


秦岳迅速地扫了一眼南衣的脸庞,然后挪开了目光,指了指南衣手腕上的镯子。


“当然是真的,我还专门去同他见了一面,他说,他送过你一枚镯子做信物,就是你手上的这枚吧?”


南衣拘谨的脸上露出了连日来最灿烂的笑容:“是!真的是他。我可以见他吗?”


“你和他都是要成婚的人了,怎能私下见面?”


人还没到,秦大娘子的声音先飘进了屋中。听到这个声音,秦岳似乎松了口气,连忙起身迎自家夫人坐下。


“什么成婚?”南衣一头雾水。


“来,让你母亲同你细说。”


“一来,他在军中,不方便独自外出,不过他三日后有休沐。”


“那我三日后我先去见他。”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心急呢?二来,母亲想着,如今这乱世,相逢己是不易,过完今天没明天,不如就趁着他三日后休沐,你们将婚成了,有了夫妻之名,日后你们想见面也会容易些。”


南衣瞪大了眼睛,情郎的事是她编的,怎么就一步到了成婚这一步?这真的是章月回的意思?他愿意娶她?


秦大娘子见她神情仍没有放松,和蔼地从盘中取出一只澄沙团子,塞到南衣手里。


“来,先吃点心,我们慢慢说。你便从秦家出嫁,我们给你准备嫁妆,绝不让你被他们家看低了一头。”


南衣刚想说什么,忽然察觉到了不对劲。


手里澄沙团子的表皮竟然还是软乎的。从潞阳城往返沥都府,中途经过虎跪山,那么大的风雪,纵然食盒外裹着棉布,那澄沙团子也该冻硬了,怎么可能还是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