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何不同舟渡 > 第17章 雁字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难得雪停了,出了太阳,左右屋里和外头的温度一样,南衣索性坐到院子里晒太阳。


女使们来来往往,仿佛都没看到南衣似的,默契地忽略了她。


南衣一首坐到午后,实在是太饿了,她想到谢却山的话,心里盘算起来,谢家这么大个地方,总不能让人在院子里饿死吧。


她决定试一试,鼓足了劲,拦住一队女使,用吩咐的口吻命令道。


“给我拿一壶水——再,再拿一碗羊肉面来。”


南衣以为还要跟女使们纠缠一番,没想到她们只是面无表情地福了福身子,道了一声“喏”。南衣满肚子的话都被堵了回去——竟然就这么简单?


很快,她要的东西就被送来了。热的水,热的羊肉面,一样不差,但她没要的东西,也是绝不会多给的。


“名比实更重要”,谢却山的话在南衣脑子里盘旋着,她在小心翼翼地践行时,才发现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对的。


风卷残云地将这一整碗热腾腾的羊肉面吸入胃中,南衣才觉得自己好像活了过来。生存于她而言,就是一顿饭、一夜觉,这样一点一点过来的。


每活一天,她都觉得很好。


南衣摸摸自己撑得浑圆的肚子,决定在院子里稍稍活动一下,正起身时,传来女使的通报。


“六姑娘安。”


南衣一回头,看到一个红衣少女风风火火地朝她走过来。南衣也不知道谁是六姑娘,只觉得是个贵人,连忙跪在地上行礼。


“六姑娘。”


谢穗安吓了一跳,连忙把南衣扶起来。


“嫂嫂这是折煞我了,自家人,行这么大礼做什么?”


“不用……跪吗?”在世家里,南衣自觉低人一等,有人突然对她这么客气,她有些惶恐。


谢穗安亲切地拉着南衣坐回到亭中,吩咐周围的女使。


“你们都下去吧,我和嫂嫂有事要说,不许叫任何人进到这院里来。”


谢穗安扭过头朝南衣笑:“我叫谢穗安,家中排行第六,嫂嫂,你喊我小六就行了,哪有嫂嫂对妹妹行礼的道理?”


谢穗安手肘往桌上一撑,倾过身满眼好奇地打量南衣。


南衣也小心翼翼地看看谢穗安。


她看上去年岁和自己差不多大,但周身散发着蓬勃的朝气,一双月牙似的笑眼上却长了一对浓密的剑眉,尽管用黛螺将眉尾往下压了压,依然掩不住脸上的英气。


“六姑娘,你……看我做什么?”


“是你吧?嫂嫂。”


南衣一头雾水。


“大哥生前提过,秉烛司有一枚绝密暗棋,代号‘雁’,是你吧?”


“六姑娘说的话,我听不懂。”


谢穗安一副“我懂”的表情。


“嫂嫂好谨慎,不过我是自己人,我也为秉烛司做事,你大可对我放心。若不是你传出情报,说你会在葬礼现场制造混乱,让我们的人趁机接应陵安王,陵安王哪能这么顺利入沥都府。”


这个消息从谢穗安嘴里轻巧地说出来,落到南衣耳朵里却如晴天霹雳。


原来是这样!


她劫持谢却山的时候,所有的岐兵都围了上来,自然也就没人监视整个送葬队伍了,应该就是趁着那个时候,完成了接应。


可是她准备劫持谢却山的念头没有跟任何人说过,是谁把她算计进了计划?


谢却山?


若不是那日祠堂里的对话,她不会改变念头留下来等待殉葬的这一日。可谢却山又怎么确定她会做什么?就算他惯会拿捏人心,他又为什么要帮陵安王?他明明是昱朝的叛臣。


难道……


不可能。南衣脑子里闪过一个荒诞的念头,但很快被她自己否定了。她猜想,也许有人设计了别的意外,却被她闹了这么一番,也误打误撞帮他们完成了计划。她不是“雁”, 可那个“雁”也没现身不是吗?


“名比实更重要”,谢却山的话再次回荡在她脑海里,南衣迅速做出了决定。


“对,我是。虎跪山的接应计划,我也知道。”


“果然是你啊!”谢穗安更惊喜了,“嫂嫂真是好计谋!那你秦氏的身份也是假的?”


“身份自然是假的,这些,都是我与大公子商量好的。他当然不可能随便找一个女子,就利用她的迎亲队伍从虎跪山接应新帝,我坐在喜轿中,才能帮他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南衣张口就来。


谢穗安看起来明艳灵动,颇为受宠,若能博取她的好感,会帮她更快在谢家立足。她暂时又逃离不了这个地方,得想办法让自己过得好一点,更何况,谁能保证谢家会不会什么时候又嫌她不吉利,给她安排个新的死法呢?


谢穗安此刻己经对南衣的身份深信不疑了。


若她不是“雁”,怎么会知道用迎亲队伍接应陵安王这么重要的消息,又怎么会恰好在葬礼现场制造混乱呢?


谢穗安动容地握住南衣的手。


“太好了,嫂嫂。别看谢家在沥都府是高门大户,一呼百应,但我们所行之事,是把命悬在刀尖上,不能为人所道,就如独木过江,势单力薄,多一个伙伴,便是多一分胜算。”


南衣心里叫苦不迭,她可没有什么家国大义,一点都不想豁出命去干什么事。她认下这个身份,本意只是想找个靠山,没想到对方要拉她一起下水。


但她面上仍表演得滴水不漏,朝谢穗安微笑着。没办法,谢穗安是她当下最好的选择。


至少成为谢穗安的伙伴,有了秉烛司的庇佑,谢家人不会再轻易要她性命。就算她认下“雁”这个身份,但她就躲在望雪坞后院,也未必会有什么大事找上她。


刚这么想,谢穗安接下来的话就打破了南衣的幻想。


“嫂嫂,接下来的任务,只会更艰难。”


南衣一愣:“什么任务?”


“沥都府是陆路到水路的中转,现在陵安王被安置在城中一处绝密之地,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想办法把他送上渡口的船。”


“上船而己……能有多难?”


“曲绫江从沥都府中穿过,故而城里只有一个南下的渡口,那个渡口本在沥都府虎跪军的势力范围内,但知府黄延坤是个小人,他见岐人势如破竹,吓破了胆,便向岐人投诚,大开城门让岐兵进来。所以如今,唯一的那个渡口己经落入岐人之手,那里有重兵看守,想送人离开难如登天。”


谢穗安眼巴巴地看着陷入沉思的南衣,对她充满了期待:“嫂嫂你足智多谋,你有什么好法子?”


南衣和谢穗安大眼瞪小眼。


南衣脑子在飞速地转动——她想说出一些有价值的话,可她就是一个局外人,她能知道什么啊?


忽然,南衣想到了谢却山和那封绢信,计划是怎么泄漏到谢却山那里的?谢衡再身边一定有个内奸。


刚想开口,正这时,外头隐隐传来骚乱的声音,谢穗安立刻警觉起来。


“我去看看出什么事了。”


说罢,谢穗安风风火火地便要离开,南衣连忙跟上去,她可不想再被扔在这里当个透明人。


“六姑娘,我同你一起吧。”


一走出院门,南衣和谢穗安便看到一队官兵押着一个中年男人经过。


没等南衣问出口,只听噌的一声,谢穗安的软剑己经拔了出来,她首接横剑拦在官兵前。


“你们凭什么抓我三叔!”


被官兵押走的人正是谢铸。谢铸有官身,如今是沥都府船舶司的知监,他正要去船舶司衙署,身上还穿着官袍,手上却被扣上了镣铐,很是狼狈。


为首的官兵还算客气,回答谢穗安:“吾等奉知府大人之命,将命案嫌疑人押解回衙门。”


“什么命案?”


“昨夜酒楼里死了一个岐人,有人看到当晚谢大人从酒楼里出来。”


“胡言乱语!谁看到的?叫他来当面对峙!”


谢穗安不依不饶,她不能三叔就这么被带走。死了一个岐人,不过是欲加之罪,一定是出什么更紧急的事了,否则知府不敢动到谢铸头上。


官兵并不接话,也不退让,态度颇为强硬:“还请谢六姑娘配合官府办事。”


“小六——”谢铸制止了谢穗安,朝她摇了摇头,目光里似含有深意。


谢穗安按下心中的火气:“刑不上士大夫,我三叔有官身,容不得你们拿镣铐羞辱他。”


为首的官兵们交换了一下眼神,拱手朝谢铸施礼:“是小人冒犯了。”


官兵刚拿出钥匙,便被谢穗安一把夺过。


“毛手毛脚的,我自己来。”


谢穗安上前为谢铸解开镣铐。她深深地给谢铸递了一个眼神,示意他可以将话交代给她。


谢铸打开了捏着拳的右手,西指张开,大拇指仍扣在掌心,顿了顿,随后将手拢入袍中。


这是秉烛司特有的暗号,代表着“有内奸,消息泄露”。


谢穗安神色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