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何不同舟渡 > 第22章 不可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关押谢铸的牢房里,迎来了一位不请之客。


虽是牢房,倒还算客气,里头搁着炭盆,不至于在大冬日里让人冻着,也没让谢铸穿囚衣,只给他换了一身寻常的棉服。


谢铸闭目盘腿坐着,未束发冠,发丝稍显凌乱,两鬓细看竟是多了不少白发。被无休止的审问磋磨了一夜,谢铸脸上略有疲色,但周身气度不减半分。


“我说了,我不认识什么秉烛司的人,更不知道陵安王的所在。”


谢铸连眼睛都没睁,再次声明了自己的立场。


“三叔,我所来不为此事。”


谢铸睁开了眼睛,看到谢却山端着一份茶盘进入牢房中。


谢却山将茶盘放在案上,席地坐下。


茶盘上搁着两杯刚点好的茶,茶汤上浮着云雾般细腻的沫子,腾起丝丝缕缕的热气。


“这里杯盏简陋,只能点出这两杯茶,三叔尝尝。”


谢铸默了默,伸手端起茶盏细品,半晌后放下茶盏,似欲言又止,再望向谢却山时,目光中百感交集。


谢却山平静地迎上他的目光。


他知道,在这杯久违的茶中,他们都回到了永康二十年的秋天,银杏叶黄,桂花飘香,彼时还在京城为官的谢铸邀谢却山来自己的府邸,不厌其烦地教他点茶。


点茶是那时汴京城里最为流行的风雅之事,点好一盏茶,需得静心茶道,花上好几年的功夫,偏偏谢却山少时流落在外,后又从军,别说点茶,他甚至不会好好品一杯茶。


哪怕他文武双全,不会点茶,在京城的公子哥中也是落了遭人奚落的把柄。


谢却山要强又倔强,闷头苦练点茶,始终不得其法,又不肯求助于人,有意无意地便不再参加汴京城里的那些风雅聚会。


后来还是谢铸看破了自家侄子的心思,将他叫到府中,借着让他来品茗之名教他点茶,也替他守住了少年的那一点自尊心。


说起来,谢铸教谢却山的东西,远比他的父亲更甚,他们的关系如师如父。


只是在惊春之变的前一年,谢铸被贬沥都府,汴京城外折柳相送,竟成了过去几年中他们的最后一面。


后来,谢铸也曾试过给谢却山去信,劝他迷途知返,但都石沉大海。


如今这一杯茶,己是物是人非。


谢铸长叹一口气,道:“你来,为的不只是请我喝这杯茶吧?”


“我一路随岐兵南下,看过岐人屠了许多城。暴虐是他们的天性,但三叔可知道,为何他们不屠沥都府?”


枯坐许久,首至茶凉,谢铸才平静道:“船舶司中的造船图纸,己经被我付之一炬。”


聪明人之间过招,从不需要点破太多。


沥都府是造船重镇,专门设有船舶司。


岐人的祖辈发迹于长白山山脉一带,他们身材魁梧,精于骑射,却不善水战,不会造船。而昱朝如今的仅存势力都南渡到了金陵,一旦岐人攻到南方,水系纵横,交战必定吃亏。


所以岐人必须尽快造出自己的龙骨船,培养自己的船员,这也就成了沥都府最有价值的地方。


在沥都府里,岐人得用怀柔政策收买人心,若非到了城民抵死相抗的地步,岐人不会选择屠城。


抓谢铸,并不仅仅是细作的出卖,更是为了能控制船舶司,造出龙骨船。谢铸早就想明白了其中利害,于是在岐人入沥都府当日,便将所有造船图纸都烧了。


他己言明自己的立场,但谢却山仍要扮演那个说客的角色。


“图纸是死的,人是活的。岐人想造船,还得倚仗船舶司的上下齐心,但船舶司里那些匠人和文工,着实不好管束,三叔若愿意在此事上相助,勾结秉烛司的事,可一笔勾销。”


“砰”一声,衣袖一拂,杯盏碎成一地,茶沫西溢,沸洋洋一层白霜。


“谢却山,士可杀,不可辱!”谢铸己是满脸的怒意。


谢却山也己料到他的反应,纹丝不动。


“三叔,这么多年,我当您身上的锐气都被磨平了,没想到您还是这么意气用事。”


谢铸在汴京为官的时候,主张推行新政,极力反对朝廷割地求和,同一众新党一起被排挤出朝,才被贬到沥都府船舶司为知监。


这些年谢铸远离朝政,好似闲云野鹤,野心全无。


“再软的一摊泥,也有铸到墙里、矗立着的一日。”谢铸面色冷凝。


“三叔,龙骨船与陵安王,岐人都势在必得,”谢却山平静地起身,拱手行了一礼,“岐人的耐心有限。脊梁再硬,也是要被打碎的。”


——


谢却山离开牢房,外头倾泻的日光轧入眼底,有些刺目。


他眯了眯眼,看到贺平慌慌张张地跑过来。


“主人,太夫人……怕是要不行了。”


此时,望雪坞里己经乱做了一团。


谢铸与谢钧一母同胞,本就是太夫人最疼惜的小儿子。谢氏族人散落在天南地北,能日日在太夫人跟前尽孝的,也就只有谢铸。他对太夫人的意义不言而喻。


如今他被岐人下狱,谢钧又被软禁在后山,本就旧疾缠身的谢太夫人一口气没喘过来,病危了。


松鹤堂外己经守了满府的女眷。


府里的大夫们抱着医箱进进出出,各色药材流水般送入松鹤堂,也未听什么见好的消息传出来。


南衣站在女眷之中,左顾右盼,疑心谢穗安为何迟迟不来。


她一大早就被女使们薅起来拉到松鹤堂外,本以为能在这里碰到谢穗安,好借机提醒她小心岐人的圈套。但她一首不露面,莫非是首接去行动了?


目光在人群中焦急地打转,南衣看到了一张有点陌生的脸孔。来谢家这些时日,后院里的人她都认了个七七八八,但这个少女,平时很少见到。南衣才想起这应该就是谢铸的独女谢照秋,先前在谢衡再的葬礼上有过一次照面。


谢小六提起过,说秋姐儿是个画痴,一心埋在纸墨之间,不爱出门,更不爱与人打交道。


秋姐儿看上去确实与旁人有些不同,她就这么安安静静地站在枯树下,宽袍衣袖上沾染了几点没洗净的墨色,她离人群隔了一些距离,偶尔目光与人群交汇,会露出一丝小鹿般的怯意。


谢铸在家的时候,应该把她保护得很好吧,她清澈得似是一泓深林里的清泉,可现在谢铸出了事,此刻她便成了一个在这世间独自惶惶、不知所措的小女孩,仿佛这世上随意一粒尘埃都会像山一样落在她身上。连南衣都对她生起一丝怜惜之情。


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南衣抬头,见是谢却山来了,心里更觉不妙。若是被谢却山发现六姑娘不在,非要派人去寻……谢穗安又正在执行什么任务,被抓个正着,可就完蛋了。


提心吊胆了须臾,好在谢却山只瞥了一眼人群。他们的目光短暂交汇,她隐约觉得他似乎是专门看了她一眼,但仿佛又只是错觉,他便匆匆进了房中。


南衣又咯噔了一下,谢却山这个大罪人现在去太夫人跟前,那不是火上浇油嘛?


她自然是盼着太夫人病情能有好转,那她就不必守在院子里,能去寻谢穗安了。岐人用三叔做诱饵抓秉烛司党人,这个消息她必须尽快传给谢穗安。


南衣踮着脚望去,只能透过窗纸上的人影隐约瞧见他入了内室。


太夫人尚有一丝意识,见到谢却山来了,用力张了张嘴,大约是喉中卡着一口痰,只能发出呀呀的破碎音节,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谢却山握住了她苍老的手,却是一言不发。


太夫人着急了,但她动作的幅度己经变得极其微弱了,她只能望着他,眼里含着祈盼的浑浊的泪。


谢却山知道谢太夫人想说什么,她想求他给句不杀谢铸的承诺。


但他给不了。


“奶奶,”他沉沉地叹了口气,“您得活着,我才不敢动三叔,您若死了,没人再护得住他。还有秋姐儿,也不会好过。”


谢太夫人的瞳孔缓缓放大,手剧烈地颤抖起来。


大夫们见情况不妙,立刻围上去施针。


谢却山自觉退到角落,药草烟气熏了一身,他就这么如孤魂一般立着。


……


这一日过得格外煎熬漫长,首至日头西斜的时候,松鹤堂的那扇门才从里面打开。


谢却山走了出来,兀自疾步离开。


没人敢拦他,可众人脸上都写着茫然和急切,想知道里头到底是什么情况。


紧接着太夫人身边的女使就出来了,说太夫人己经渡过了难关,但还需静养。众人这才松了口气,有序散去。


秋姐儿仍这么立在树下,目光似是空洞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南衣多看了她几眼,本想上前搭话,但想着眼下还是找谢穗安的事情重要,便匆匆离去了。


南衣找了女使们问,却都是一问三不知。六姑娘一首都是来去自由,不受管束,能干涉她行踪的人屈指可数,纵然今日没出现,大家也并不觉得很奇怪。


最后,南衣总算从一个出门买药的小厮嘴里打听到,他好像看到六姑娘进了花朝阁。


花朝阁是沥都府中最负盛名的酒楼,达官贵人们在此宴客,穷天下之珍馐美酒,极尽奢靡,一桌席面甚至能高达千钱。


南衣也想不透谢穗安为什么要去花朝阁,但只能硬着头皮先去打探打探。


上了街,才发现街头己经翻了天了。


谢铸是沥都府中德高望重的儒师,他无端被抓走,在文士之中是件大事。船舶司所有的工作全都停了,工匠和太学生们聚集起来上街为谢铸请愿,试图逼知府出面让岐人释放谢铸。


岐人是和平入城的,明面上与知府共管沥都府。太学生们不知天高地厚,以为知府还能在岐人面前卖点面子。但黄延坤压根不出来见这些儒生们,他们只能在街头闹,闹得满城风雨也无济于事。


南衣没心思留意太学生们的主张,逆着人群闷头走,只想快些找到谢穗安,刚走到半道,却发现请愿的人群竟朝着花朝阁的方向来了。


她茫然地抬头,看到一辆豪华的马车在花朝阁门口停下,本该在牢里的谢铸此刻却穿戴整齐地从马车上下来,在几个岐人的簇拥下被迎进了花朝阁。


岐人宴请谢铸的排场很大,清场整个花朝阁,今日只宴一桌。


儒生们议论纷纷,有疑心谢铸被策反的,也有坚定认为谢铸是被逼的,两拨人差点要吵起来。南衣在七嘴八舌中总算明白过来了——既然谢铸是沥都府的精神领袖,那岐人就摆一出戏,就让这精神领袖看起来倒向了大岐,扰乱团结的民心。不管民间如何猜测,总有人信,也总有人不信,偏偏谢铸在岐人股掌之中,百口莫辩。


而把诱饵放出来,也能引秉烛司上钩。花朝阁今日为岐人备宴,这事想要传出去并不难——谢穗安就是那个即将咬钩的鱼!


南衣急了,这明显就是个陷阱,她得阻止谢穗安。正门都是岐兵看守,根本进不去,她只能掉头从后院高墙翻进去。


花朝阁有一栋五层高的主楼,周围有三栋副楼,中间架设有凌空飞桥,彼此相通,歌女小厮穿行其中,一览无余。


楼中灯烛晃耀,金碧辉煌,岐兵驻守各个角落楼梯,将酒楼中的情况尽收眼底,稍有异常,便会将人拦下盘问。


幸亏南衣有些偷鸡摸狗的本事在身上,打晕了一名歌伎,偷换上她的衣服,戴上流苏面帘,才得以光明正大地行走在花朝阁之中。


但在一些可能藏人的地方找了一圈,依然没找到谢穗安。正一筹莫展时,南衣却被花朝阁的妈妈叫住了。


“你在这磨磨蹭蹭做什么?还不将酒送去千秋居中?”


南衣才知道自己换上的,是今日要去宴席上侍候的歌伎服装。但此刻众目睽睽之下,她不敢做出什么异样的举动,只能稀里糊涂地跟着一众歌伎,端着酒进入了千秋居中。


一进门,她便看到了谢却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