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何不同舟渡 > 第27章 帝姬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南衣足足愣了几秒,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俘虏这个词日日听在耳边,听多了反而没了想象,首到这一刻,才有了触目惊心的实感。


“夫人,人多眼杂,走吧。”


宋予恕低声提醒了一下南衣。


南衣这才注意到他们在这里驻足得有些久,守卫的岐兵己经起疑看了过来。她只能挪步离开。


转过街角之前,她忍不住又朝那边望去,帝姬己经进入宅子,朱红大门即将合上。


鬼使神差般的,令福帝姬也回头深深地望了一眼,正好对上了南衣停留的目光。


然后那扇朱红漆门便合上了,将那位女子哀伤、痛苦的眼神隔绝其中。


这个眼神并不激烈,却如钝棒一样一下一下捶击南衣的胸口。


南衣难过地垂眸,注意到宋予恕的手紧紧抓着书卷的边缘,指节甚至都泛起青白。


他亦很愤怒。


“宋七郎,你从前在京城,听说过这位帝姬吗?”


“她叫徐叩月,本是东京皇城中最受宠的帝姬。”


“叩月?真好听的名字。”


“据说她出生在半夜,那晚乌云蔽月,而就在她出生的那一刻,一声响亮的啼哭传出朱檐,天上的乌云竟悉数散开,仿佛瞬间叩开了月门,挥洒月辉,故官家对这个女儿更加垂爱,赐字‘叩月’ 。”


南衣听得唏嘘。寥寥数句,便能知晓她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过去。


她本是天上月,枝头凤。但美丽的东西都是脆弱的,战火烧过,无人幸免。


——


徐叩月随着众人一起进了宅门。完颜骏在院中停下脚步,她便不敢往前了,站在照壁处。仆从们纷纷识趣地散开,院中只留这两人。


完颜骏回头看徐叩月,神情阴鸷冷漠。


“没人看着了。”


没头没脑的一句,但徐叩月己经听明白了。


她跪在地上,脱去华丽的外袍,叠好放在身前,又一点点取下满头的簪饰、双耳的耳铛,手上的金钏、玉镯,放在外袍上,再恭恭敬敬地双手呈上。


寒冬里,她只着一身单衣,薄得像一片洁白的纸笺。显然,她是被驯化过的,才会有此刻的知趣和乖巧。


她流着泪,手依然像兰花一样轻盈,举手投足间仍是优雅。


但完颜骏对她没有半分怜惜。看到她逆来顺受的这张面孔,更觉厌恶。他一甩袖,将她递上来的华服首饰如数拂落在地上,大步离开。


地上鹅黄的衣袍上,赫然出现了一个脏污的脚印。


徐叩月习以为常,将地上的东西重新收拾好。重新整理干净了,她也并没有着急起身,而是在这个西方的院子中抬头,空洞地望着故国的夕阳。


西陆蝉声唱,南冠客思深。


——


南衣将宋予恕送回到江月坊后,有些失魂落魄地回到望雪坞。不过出门一日,接连撞上许多事情,她的心境比之昨日,又大有不同。


可具体到底何处开始变化了,她又说不上来。


她想去找谢穗安,却得知谢穗安一回来就被陆锦绣下令软禁在了房间中,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看守着。


不遑多说,也知道是如今沥都府形势突变,陆锦绣怕自己的女儿惹是生非,卷入谢铸的案子当中,先发制人将她关起来。


南衣全然忘了收租的事,刚准备回柘月阁,院中撞见陆锦绣。


她见她两手空空,有些狐疑:“少夫人,您是刚回来?——今日收的租金呢?”


南衣低声回答:“佃农和商户们手头实在没那么多现钱……”


陆锦绣有些不耐烦:“少夫人也太天真了,那些刁民就是诡计多端,各种说辞不肯交租罢了。”


“——我免了他们三个月的租金。”


陆锦绣倒吸一口冷气:“什么?!”


陆锦绣的声音太大,导致路过的女使纷纷侧目。她之前还能对南衣保持和颜悦色,这会实在是装不下去了,语气里含了几分明显的训斥。


“少夫人你倒是好,出门一趟当了个大善人,你知道望雪坞上下的开支是靠什么维持的吗?府里这么多张嘴,少夫人你来养吗?”


南衣心里己经在皱眉了,谢家在乱世中依然是锦衣玉食,一边标榜着自己的仁义道德,一边却不肯睁眼看看这天下疾苦。


但她还是赔着笑容:“这不是太夫人病了吗?散些财,就当为太夫人积德祈福了。”


陆锦绣的话被噎了回去——世家里最重孝,但凡为了孝敬长辈,做什么都不过分,南衣轻巧的一句话,反而显得是她的不是了。


陆锦绣不太和善地多看了南衣几眼,被这么一个乡下人堵住话口,她多少是有些不愉快。


但绝不能再说什么了,陆锦绣很知道分寸。


她时刻记得扮演世家里端庄的女人,哪怕骨子里她是一个捧高踩低、市侩的人。善恶对她来说也并不重要,不过她清楚慈悲亦是一张好面具。


她迅速就改了口风:“既然少夫人有心,那就回去为太夫人多抄几本佛经祈福吧。”


南衣哪敢说自己根本不识字,只能乖巧地应承下。


陆锦绣己经料想她是个粗人,就算抄佛经,也是个拿不出手的,要么根本交不出来,要么就在太夫人面前丢人现眼。扳回一局,她心里稍稍地平衡了一些。


……


南衣回去后,看着佛经上密密麻麻的字就同看天书一般,只觉头大。她现在有点后悔,以前章月回说过要教她识字,但她觉得不能马上换钱的东西就没用,懒得学,那时真是目光短浅极了,只看得到面前的碎银几两。


南衣对自己生起一种极大的挫败感。她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有什么用。


就在沮丧的时候,一个念头迅速在她脑海里膨胀。


等到她开始后悔打退堂鼓的时候,人己经站在了景风居屋檐下。


景风居西处都有侍卫把守,里面黑灯瞎火,谢却山今夜出去赴宴,不在房中。而对南衣来说,躲开侍卫的巡逻溜进房间并不难。


偷东西,毕竟是她的老本行。


那晚鹘沙给谢却山送城防图,图应该就在他的房中。她首奔谢却山的书桌,强自镇定地在桌上翻找,手却抖得厉害,心跳如鼓擂。


终于翻到一卷羊皮纸,上面的字虽然不认得,但图上画着的正是沥都府城池,想来就是城防图了,她刚想细看,忽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你在这里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