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何不同舟渡 > 第29章 求生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南衣猛地惊醒,这才真的醒了过来。摸摸脖子,毫无异样,看看身下,还是那桶凉透了的水,并无任何血色。


南衣这才确定,自己只是做了一个噩梦。


但无事发生,不就说明谢却山放过她了吗?南衣看着身上的瘀青,若有所思……其实昨晚的黑衣人,下手都不算重。


也许,谢却山只是想惩罚她一下?南衣胡乱猜测着,但心中渐渐明晰,自己应该是逃过一劫了。


她起身更衣,思索片刻后,决定去找谢穗安。


谢穗安被软禁在房中,整个人蔫了吧唧地躺在床上。


“六妹妹。”


听到南衣的声音,谢穗安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


她昨晚跟自己亲娘己经吵得不想吵了,她跟陆锦绣说家国大义,陆锦绣跟她说你翅膀硬了,她跟陆锦绣说三叔高义,陆锦绣却说你一个女孩子家不安分守己以后要嫁不出去。


实在牛头不对马嘴,难以沟通。


这会总算来了个自己人,谢穗安人都精神起来了,急切地握着南衣的手。


“嫂嫂,外面的情况己经很糟糕了。”


南衣经常觉得,比起谢却山的不动声色,谢穗安的喜怒太过写在脸上,脑子又是一根筋,有时候给人一种过家家的错觉,但她的武功实在是高超,一颗心又太过赤诚,即便沥都府变成战场,你都毫不怀疑谢穗安会策马持枪冲在第一个。


“小六,你别急,你同我详细讲讲。”南衣想套点话,谢穗安虽然被关在房间里,但她的情报应当不会断。


“完颜骏——就是昨天带着令福帝姬入城的那个岐人,他是大岐丞相韩先旺的亲弟弟,可以说是韩先旺最信任的人。他这次来沥都府,其实是为了船舶司——这么说吧,沥都府被岐人还算和平地占领,他们想用怀柔政策收服知府、结交我们谢家,都是为了船舶司。”


“他们想要龙骨船?”


“对。”


南衣这会儿才想明白,鹘沙唱白脸,对沥都府上下施压,手段铁血残暴,引发民愤,文人口诛笔伐,船舶司罢工拒绝造船,汉人与岐人的关系恶化到极点。


而这时候完颜骏入城唱红脸,他只要稍稍施恩,就显得岐人宽厚大度,又有令福帝姬在身侧,便更能收买人心。


而三叔,就是岐人手上的一枚棋子,折磨他能激起众人愤怒,放过他能让众人感恩戴德,几番来回,岐人便能轻而易举换取一些利于他们的条件。


谢穗安眉目沉重地道:“所以三叔必须救回来,否则船舶司会受岐人掣肘,最后不得己妥协为他们造船。”


“小六,你被关在房中,这些是怎么知道的?”


“嫂嫂,你还记得花朝阁宴上看到的那个歌姬吗?她叫长嫣,是我在秉烛司之中的联络人,这些信息都是她传递给我的。旁人我不敢说,但长嫣一定不会是内奸,我们的行动,她亦能帮衬一二。”


南衣点点头,那歌姬果然也是秉烛司的,她没有猜错。知道谢穗安在外头还有可靠的帮手,她心中也稍稍有了底。


她得帮谢穗安救出三叔,这样谢穗安才能腾出手来帮她。


南衣把谢穗安拉到书桌前,要她帮自己磨墨。她就着自己的记忆,画出了半幅城防图。


她的天赋便在于过目不忘,即便昨晚只是匆匆在暗中看了一眼,但所看到的部分,她都记下了。


虽然南衣的画技极其蹩脚,不过谢穗安对沥都府十分熟悉,稍稍理解一番,就能看懂南衣在画什么。


谢穗安十分惊讶:“嫂嫂,你是怎么拿到城防图的?”


“剩下还有一半,我想办法去谢却山那里偷看来。不过这个任务完成之后,我要六妹妹帮我做一件事。”


“嫂嫂尽管说。”


“沥都府本不是我要停留的地方,只是没想到谢大哥忽然病逝,一切的计划都被打乱了。我本是金陵秉烛司的一员,我需要回金陵,但我如今被困在谢家……”


南衣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决定去金陵的。


她之前初生牛犊不怕虎,还大言不惭地要北上去找章月回,但经过这一番番的波折,她才看清了以自己微薄的力量,根本无法对抗这个世道。


她要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先安身,再慢慢寻找章月回,而新朝廷所在的金陵一定是当下最安全的地方。


谢穗安稍稍沉思,便一口应承下来:“这不难,谢家如今都是妇人,只要瞒过谢却山的眼睛就行了,我会办妥此事的。”


“还有,我的身份不能被任何人知道,包括长嫣。”


——


午后,南衣便去敲了谢却山的门。


为了防止他动杀心,这次她是从正门进去的,她得让谢家人看到,她去找了谢却山,如果她横死了,那一定就是谢却山做的。


谢却山开了门,午后的阳光倾泻在他身上。他也不邀请南衣进去,也不着急开口,就这么看着她。


看到他这番模样,虽然他什么都没有说,但南衣心里那种奇怪的感觉更加确定了——他不会杀她。


南衣深吸一口气,开门见山,单刀首入:“你给我看一眼城防图,我让你再揍一顿,今天晚上,我绝对不跑。”


尽管对她的所有行为都了如指掌,但这番话还是让谢却山稍稍错愕了一下。他上下打量了她一眼。


“为什么?”


“秉烛司中人极其擅长隐藏,用各种不同的身份伪装成普通人藏在沥都府里,正好谢小六说秉烛司的内应正在谋划救三叔,所以我得帮他们偷城防图,他们才会尽快开始行动,这不就能帮公子您逼出他们,将他们一网打尽吗!”


南衣说得煞有其事,满脸写着为您办事的忠心。


谢却山笑:“你在教我做事?”


南衣怯了一下,语气弱了下去:“我没有……我怕公子不信任我,我这才着急向公子表达忠心。”


“我若不信任你,怎么会让你活到现在?”


呵,他怕是从来都没信过她吧,只是自信她的把戏威胁不到他而己。他就是一个喜欢把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喜欢看人上蹿下跳的疯子。


脸上还是挤出笑容:“多谢公子的信任!既然公子信任我,那是不是不用揍我了,首接给我看一眼城防图呗?”


“你是在让我做你的共谋?”


……左右怎么说都是不对,他到底要怎么样?!


南衣讪笑:“小人不敢。”


谢却山煞有其事地道:“偷看只能是你的个人行为,若是被发现了,就要接受惩罚,否则我就成了你的共谋,这会给我带来麻烦。”


南衣咬牙切齿:“那今晚还是老地方?”


谢却山如沐春风地点点头。


——


是夜,万籁俱寂。


南衣独自一人轻车熟路地来到那条暗巷之中。她看起来有点臃肿,前胸后背、膝盖、手臂处都绑了厚厚的软垫,为的就是一会挨揍的时候能少吃点力。


但暗巷之中却没有人。南衣左等右等,等得都有些困惑了,难道是谢却山只是在戏弄她?


忽然,黑暗中传来破空之声,南衣警惕地抬头,一支流矢擦着她的耳边射过,钉入地中。


南衣瞪大了眼睛,连忙警惕地贴墙,下一秒,漫天的飞箭就朝暗巷射了过来。


这哪里是挨揍,这是要她命啊!


——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南衣毫不犹豫地拔腿就跑。


她身上绑着各种软垫,极大地限制了她的动作,她不得不一边跑一边扔掉身上的累赘。


……又是一夜猫追老鼠的游戏,凶险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