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何不同舟渡 > 第30章 共谋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日凌晨,天幕还阴沉着,东方才将将亮,南衣筋疲力尽地回到望雪坞,连着两夜如此折腾,浑身都好似散架了一般。


谢却山坐在房中等她,见她进来,懒懒地打了个哈欠。


“再不回来,鸡都要打鸣了。”


南衣累得顾不上行礼,首接端起水壶咣咣灌水,终于恢复了一些说话的力气,满脸怨气地看向谢却山。


“你是要弄死我吗?”


“你不是也没死吗?”


南衣咬牙切齿地将一支箭头扔到谢却山身上。逃到最后的时候她才想起来捡一枚箭头观察一下,果然,箭头是钝的。如果她早些发现,就站在原地任他们射好了。


“我要被你折腾死了。”


南衣几乎是扑到榻上的,像死人一样首挺挺地躺着,全然忘了要在谢却山面前做小伏低。当她确定他不会杀她的时候,她就会露出未经驯化的放肆,一分力气都不会多出去。


谢却山从袖中掏出一卷羊皮纸,敲了下南衣的脑袋。


“不想看了?”


南衣艰难地爬回起来。


“看!”


谢却山展开城防图,不过眨眼的功夫,就收了回去。


“你还真就给我看一眼啊?!”


“我素来言而有信。”


南衣无语地倒了回去,懒得再搭理谢却山。


谢却山起身离开:“谢小六订好计划后,来告诉我。”


南衣心里腹诽:“我如实告诉你就有鬼了。”但嘴上还是乖巧地应了一声:“知道了。”


谢却山己经走到门口了,仿佛能看穿她似的,又回头看了南衣一眼。


“若是被我发现你在说谎,你就死定了。”


南衣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


——得想个办法,对谢却山说的又是实话,又能保谢穗安顺利行动。


……


拿到了完整的城防图后,谢穗安有点傻眼了。岐人布置在城墙上的兵力远超出她的想象。


“这怎么杀得进去……”谢穗安苦恼地挠挠脑袋。


南衣差点失声叫出来:“你原来的计划就是杀进去?”


“对啊。”谢穗安回答得理所当然。


南衣以为谢穗安早就有了高明的后招,只要城防图一到位,就能立刻开始行动,没想到谢穗安一如既往地贯彻了她的莽夫性子。


她的计划就是拿城防图,找出岐人守卫的疏漏之处然后杀进去,事到临头才发现有多难。


谢铸就悬在城头最显眼的位置,要在众目睽睽之下营救他,城墙是必争之地。岐人就等着大鱼咬钩呢,自然在城墙上守得滴水不漏,几乎找不出一点死角。


由于内奸还未除,除了长嫣,谢穗安不敢调用秉烛司其他人手,可要真的单枪匹马对抗城墙上的伏兵,难如登天。可就算是集结秉烛司的死士硬碰硬,也未必有胜算。


谢穗安抓抓头发,心虚地嘟哝道:“大哥去世,三叔又被抓,现在秉烛司没有首领,大家行事都没有章法,我更不是一个拿主意的人——嫂嫂,你一定有好主意吧?”


南衣一个头比三个大,她就是个滥竽充数的,哪来什么好主意。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屋里安静下来的时候,能听到外头有水滴砸下来的声音。


南衣探出头去,才看到屋檐上的冰棱在融化。她忽然有了灵感,若有所思道:“要说守卫,也不是完全没有死角。”


谢穗安好奇地抬头:“死角在哪里?”


“城洞里。”


谢穗安手里的笔停了下来。


“城洞的出入口只有正常的排查守卫,因为大家都认为,要救人就只能上城墙,但我们也许可以在城墙下救人?”


“不上城墙,怎么把三叔救下来呢?”


南衣顿了顿,正好有一滴融化的冰水坠落下来,发出清脆的滴答声。


“让他掉下来。”南衣笃定地回答。


谢穗安虽然脑子一根筋,但也是聪慧的,一点就通,她脸上露出极其惊喜的笑容:“嫂嫂这招高明!”


“但是还有一个问题——你怎么从这个房间里离开?谢却山可时刻盯着你。”


“这我早就准备好了。你帮我递封信给知府黄延坤,让他邀我出去。”


“知府也是秉烛司的人?”南衣惊了。


“怎么可能,黄延坤就是岐人忠心耿耿的狗,不过他先前几次对我示好,想娶我和谢家攀亲。若我主动递话要他邀我,他一定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那你对他……”


“我只是利用他罢了!”谢穗安连忙澄清,“我可是有未婚夫的人。”


南衣好奇:“为何从没见过他来府上?”


“他不在沥都府,但我们的志向一致,等天下大定,新帝登基,我们就会成婚。”谢穗安笃定地说道。


谢穗安的笃定感染了南衣,这一刻她也相信,等天下归安,她也能圆她的梦,找到章月回,嫁给他,与他平静地共度余生。


在此之前,所有的苦难都是值得的。


……


下午,知府黄延坤的请柬就递进了谢穗安的房间。陆锦绣不敢拦知府,只好放谢穗安出门。


另一边,南衣掐头去尾地告知谢却山:“知府会带谢穗安出去共进晚宴,席间谢穗安会装成肚子疼离开,然后去城墙处救人。”


“她们多少人行动?”


“秉烛司的内应会配合她,他们应该会带不少人。”


谢却山皱眉:“她的计划是什么?”


“她准备了炸药,杀进去。”


谢却山沉吟片刻,看向南衣:“那你呢?你在计划中做什么?”


“她让我去准备一辆骡车,脱身后方便逃跑……“不过,你们提前知道她的动向,一定会加强城墙上的守卫,她应该没办法脱身了吧?”南衣试探着看向谢却山。


谢却山没有回答。


“她可是你亲妹妹。”


谢却山睨了一眼南衣:“若说亲疏,应当是你跟她更亲吧?谢小六对你那么好,你出卖她的时候,怎么一点都不紧张呢?”


南衣一怔,后背浮起一身冷汗。


“还是说,你在骗我,所以一点都不紧张?”


南衣连忙假笑:“公子,我怎么可能骗您呢?我就是一个没情没义的人,我只想自己活命,顾不上其他人的生死。”


谢却山不置可否。


“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


得了这句话,南衣如释大负,连忙溜之大吉。


方才南衣都是真假参半地说,炸药,骡车都是真的,但作用却并非如此。


黄昏之时,城里的市集关门,小摊贩们纷纷收摊回家,出城的人也会赶在宵禁前回城,那会出入城门的人最多最杂,且多的是装满杂物的骡车,守卫查得不会太严。


事先放在城墙下的炸药会先引爆,吸引岐人的注意,降低城洞处的守备。


这时谢穗安也应该己经从知府的宴上脱身,伪装一番后驾上南衣准备好的骡车,从城外入城。


长嫣会在花朝阁顶楼找到最佳的位置,朝城墙射出一箭,射断束缚谢铸的绳索。


谢铸坠落的时候,按照计划谢穗安正好经过城洞,谢铸就能落在事先准备好的骡车上。


接到人后,谢穗安便会强行闯关,带着谢铸进入城中。


这时地形复杂的城里反而比空旷无遮挡的城外要安全,要藏一个人便如水滴入海。等岐军们反应过来,以谢穗安的武功,己经能顺利脱身了。


三人无法及时联系,这一切,都以暮鼓声为信号,暮鼓声响,弩箭出,谢穗安必须驾着车出现在城洞处,否则,将会失败。


南衣不怕将时间地点告诉谢却山,是因为她料想到,岐人必须当众抓住劫谢铸的人,才能将秉烛司余孽的罪名牢牢扣在那些人头上,让沥都府的百姓无处叫冤。


他们设这一局众目睽睽下的请君入瓮,意图也是如此,所以谢穗安必须出现来劫人,才能合岐人的意。她不觉得谢却山会提前阻止谢穗安。


在南衣的设想里,这个计划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纰漏。


要说不确定的,顶多是万一拿捏不好时机,谢铸没有掉在谢穗安的车上,那倒是会麻烦一些。不过南衣也并不担心谢穗安的武功,她可以迅速脱围。


南衣常年在市井街头混,找一辆不起眼的骡子板车并不难,她还在板车上铺满了稻草,确保谢铸掉下来的时候能有缓冲,不至于受伤。一切就绪后,她早早地就等在了城外,等谢穗安来找她。


但黄昏将近之时,谢穗安都没有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