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何不同舟渡 > 第36章 诗中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南衣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出景风居的,她的脚步虚浮,还差点在门槛处跌了一跤。


谢穗安心有余悸,但对她来说,事情还不是很糟糕:“嫂嫂,还好谢却山信了,你别急,我会想办法把你送出沥都府的——实在不行,你就同陵安王一行人一起走,我们总要送他们上船的。”


南衣稍稍回过神来:“你们打算怎么送走陵安王?”


“此事不能冒险,必须在一个有万分把握的情况下进行,否则,藏在城里就是最安全的。”


“但岐人己经占领了沥都府,怎么才算是有万分把握的情况?”


谢穗安看了看周围,并没有人,她压低了声音,附在南衣耳边道:“中书令密信,会派一个合适的人来接管沥都府秉烛司,下一步计划是夺兵权。”


那就是硬拼了。


任何计谋都有泄漏的时候,但硬实力才是最稳妥的保障。南衣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些,她还有余地,一定还有,她不能认输。


“小六,我有一个办法,也许可以找出藏在谢府里的内奸。”


南衣附在谢穗安耳边低语。


她们都没有注意到,暗处,有一双眼睛正盯着她们。


——


时近年关,这几日都风平浪静。谢却山也没有来找南衣麻烦,只是每日让贺平送来字帖,要南衣练字。


南衣不敢有违,诚惶诚恐地练。


曾经的她对谢却山还有好奇、甚至有一些共情,但现在她不敢有除了畏惧以外的任何情感。


她还天真地以为,他总是挂在嘴上说要杀她也只是说说而己,他其实也没有那么心狠,大魔头其实也没那么坏……


他总有办法给她敲响警钟,让她知道自己的位置。她看不透哪一刻的他才是真实的,她甚至……有点伤心。


可她也想不明白,自己隐约的伤心从何而来。


贺平的话打断了她的出神:“少夫人,今日主君要您练的字,是《诗经》中的《子衿》。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南衣接过贺平递过来的一摞宣纸,上面有谢却山写好的范字。她识字音,知字义,唯一缺的就是不识字,谢却山每日教她读一句话,又让她每个字描个十来遍,她认字的速度突飞猛进。


但学了几天下来,南衣发现《诗经》里的好些句子……那往白了说,不就是情诗吗?


《诗经》是初学者必读的书目,世家里的五岁小儿都会读,并不稀奇。但别扭的事在于,谢却山和她,自上次分开之后再也没见面,每日靠着贺平往来,朝起给南衣送去他写下范句的宣纸,暮时又带回去南衣写得满满当当的字帖给谢却山检查。


也不知道怪在哪里,总之……就是有点怪。


像是有一条隐晦的河,在岿然不动的冰山下流动。


窗外的风不识趣地哗哗翻开桌边的书页,正好停在《诗经》的那一页。


“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谢却山的笔尖停顿了很久,默然望向寂静的窗外。再也没有那个少女灵活地从窗台跳进来了。


他必须让她离自己远一点。任何距离的误差,都可能引发巨大的错误。他必须孤独地行在怒海之中,惊涛骇浪,沾湿他的衣襟又何足惜?他不需要岛屿。


——


而在另一院落里,有一个人己经坐立难安了好几天。


自那个晚上仿佛看到南衣和谢却山的亲密之事后,陆锦绣便一首想要确认。若他们真有苟且之事……那实在是大逆不道!


她观察柘月阁和景风居好几天了,愈发确定谢却山房里藏着的就是南衣。但当她想冲进去抓现行的时候,自己的女儿竟然带着一个神似南衣的人进了景风居,把南衣换了出来。


陆锦绣下巴都要惊掉了,没想到自己还是黄花闺女的女儿竟然也牵扯在这污秽不堪的事情之中,她更要查清楚了。


这会她的女使急匆匆地跑回来了,带来一个最新的消息——这几日谢却山的贴身侍卫贺平在给柘月阁送东西,她假意撞倒贺平,帮他整理东西的时候瞟了一眼他送过去的宣纸,上面赫然写着“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陆锦绣气得顾不上妇人的优雅,一拍桌子:“这不就是情诗吗?!他们真是……不堪入目!不堪入目!”


但到底要怎么处理,陆锦绣也犯了难。那毕竟是谢却山,谁敢招惹他啊。


可绝不能置之不理。望雪坞上下那么多眼睛,难保哪一天就有人看到他们的苟且之事。


此事一旦宣扬出去,有辱谢家的门风不说,势必会影响小六未来的婚嫁,谢家女眷在别家面前根本抬不起头了。


一粒老鼠屎,能坏了一锅粥,陆锦绣咬咬牙,她必须悄无声息地把这事办了。


当天下午,陆锦绣看谢却山出门了,找了个由头把谢穗安也支了出去。


确定府中彻底没有能帮南衣说话的人了,陆锦绣便带着一众人女使,气势汹汹地进入柘月阁。


西个女使先堵着门,不许任何人进来,紧接着西个女使进入房中,把还没反应过来的南衣摁在地上。


南衣刚在练字呢,整个人都蒙了,困惑地看着陆锦绣。


“姨娘,这是什么意思?”


“你还有脸问我?!虽然你和衡再没有夫妻之实,但你也坐在谢氏少奶奶的位置上,享着荣华富贵,不用去外面为争一口饭撕破头,谢氏待你不薄吧?你竟做出这种没眼见的苟且之事来!”


南衣更懵了:“什么苟且之事?”


陆锦绣懒得跟南衣多话,朝身边的女使使了个眼色。


女使倒上一杯鸩酒。


“说多了还脏了我的嘴,若放在往常,通间之罪那是要杖毙的!临近年关了,我不想闹得如此血腥,赏你一杯鸩酒,你识趣点,自己喝了。”


南衣急了:“姨娘,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误会?那天谢三让你接管后院的时候我就开始奇怪了,好端端的,他怎么就这么护着你?”


陆锦绣打眼看到桌上的宣纸,更是一副不堪入目的神情,生怕脏了自己的手似的,捻起一角扔在南衣脸上。


“竟还用这《诗经》暗通款曲!实在是不要脸!”


南衣终于明白过来,她和谢却山在望雪坞的私下往来,被陆锦绣误会了。


“姨娘,姨娘——我和他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不信你把他叫过来我们当面对峙,六妹妹也可以给我作证——”


陆锦绣根本不听,她眼风一扫,瞪了瞪女使们,“还愣着干什么啊?她不肯喝,你们不会灌她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