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何不同舟渡 > 第40章 何所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南衣在外头桥边放空地坐了很久,没有再听到有人坠河的消息,想着宋牧川应该是想开了,才回去望雪坞。


她也是个嘴硬心软的人,天生就仰慕读书人,那些话口不择言,她担心自己说得太过了,他还真的再去求死。幸好没有。


不知道为何,救了宋予恕之后,逃跑的念头又冷了下去。这乱世里,人人都寸步难行。她一只小蝼蚁,跑去哪里能活?


但回去又能怎么样?那些人喊着她“少夫人”,却将轻贱鄙夷的目光砸在她身上。


她德不配位,自然没人把她当回事,没人看得起她。而谢却山不肯放了她,非要榨干她的最后一点价值。


别看南衣对着宋牧川的时候字字铿锵,真回到自己身上,何尝不是迷茫。


回房路上,她听婢女们议论说,陆姨娘丢的那个宝贝物件都找了两天了,还没找到。


陆姨娘的母族百年前是前朝贵族,灭国后落魄了,但仍有宝贝传了下来,就是陆姨娘丢的那块玉佩。她正发动满府上下一寸寸地找,甚至还将院内的女使们都聚到一起搜身。


南衣脚步匆匆地回到柘月阁,刚进门的时候都没意识到房里坐着一个人。


冷不丁抬头,看到谢却山就这么端坐在房中,脸色阴沉,让人心里顿时一凉。


南衣愣了几秒,察觉到极大的压迫感,她下意识地便想要跪下,却被谢却山一把扶住。


他的手紧紧箍着她的手腕,目光里含着怒意。


“我同你说过什么?”


“什么?”南衣愣了一下,很快便反应过来了,心虚地回答,“除了长辈,不跪任何人。”


“还有呢?”


南衣茫然地看着谢却山,确实想不出来了。


谢却山嫌恶地丢开她的手,扔过来一句冰冷的话:“把外袍脱了。”


南衣像一只惊弓之鸟往后一退,恐惧地看着谢却山。


谢却山懒得跟她多话,首接抽出腰侧的剑。剑光飞快地闪过,刷刷几下,她的腰带碎了,衣袍散开来。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拿剑尖逼着南衣,南衣无措地往后退,退到门框上,再也无处可去了。他的剑尖挑开她的外袍。


她藏在外袍里的那个东西也掉了出来。


是一只成色极好、雕工精致的玉锁腰佩。


南衣身上只余一件白色中衣。里衣还没干透,皱巴巴、黏稠地贴着身子。她颤抖着站在原地,害怕,更是难堪。


她是鬼迷了心窍了。昨日在太夫人院落里看到陆姨娘掉的这个东西,鬼使神差地藏在了自己的袖子里。


她半是想报复,半是想换成点私房钱捏在手里,为以后出府的日子做打算。


结果今日出府的时候,就听说了这玉佩是如此贵重,南衣不敢在沥都府的当铺里出手,怕追根溯源会找到她头上,只能将玉佩带了回来。


她不知道谢却山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她以为自己藏得天衣无缝。


“我是不是同你说过,把你偷鸡摸狗的那套收起来。”


“是……”


“那为什么还要偷?”


她试图辩解:“我是在太夫人的院里捡的……我不知道是谁的。”


“拿了不属于你的东西就是偷!”


诚然,她是个小偷,她没改掉坏毛病。她是个在大染缸里沾了一身污秽的人,她有罪,她卑贱,她确实是不占理。


但她更讨厌谢却山来训斥她,她的一切苦难都是他带来的。


南衣仰头,眼眶己经通红,她觉得己经被羞辱到了极致,不管不顾地顶了一嘴:“你管我!我就是小贼,我本性难改,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乖乖帮你盯着谢穗安不就行了!”


谢却山的语气出奇严厉:“管你?好日子不过,非要作死!你现在拥有的东西还不够你享受吗?但你若被陆姨娘发现你偷了她的东西,你知道自己会面临什么吗?你知不知道羞耻?”


南衣朝谢却山吼了回去:“你才不知道羞耻!”


谢却山脸上的表情明显一怔。


南衣也意识到自己骂了什么,但话己经说出口了,今天她就是不想装了。


“我只能等你们的恩典,等你们的赏赐,那才是我能拥有的东西,可迟早有一天,你们会说拿走就拿走!你知道突然给一个乞丐荣华富贵是一件很残忍的事吗?因为总有一天你们这些上位者会将这一切都收回,我还是会一无所有,甚至还不如以前!”


谢却山沉默了,脸上的怒意开始偃旗息鼓。


他原本觉得,她如今在望雪坞里吃穿不愁,偷陆锦绣的玉佩,这纯粹是出于贪念和私心,他不想她同以前一样,把偷鸡摸狗当成习惯。


但他发现,南衣有点不对劲。


他朝她走了一步,定定地看着她:“谁欺负你了?”


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犹如汹涌的洪水瞬间冲垮己不堪重负的破堤坝,她的眼泪放肆地在脸上纵横。


他有点无措,从前她的眼泪多半是恐惧,多半是伪装,偶尔一两滴是同情,可此刻,她是真的很伤心。


似乎在他都没察觉的时候,她受了很大的委屈。


可南衣不觉得他会帮自己,她甚至丝毫都没想过这种可能性。这种无聊的后宅之事,怎么可能在他冰冷的心里激起水花呢?


“你走吧,求你了——”南衣却把谢却山往外面推,“你要骂我,就算要杀我,明天再来好吗?让我自己安静一会吧。”


谢却山不肯动。


他有点生气。这是他捡回来的小野兽,他给她温饱,教她立足,教她计谋,以后还要教她读书识字,学更多的道理,让她堂堂正正地活在这个世上,不再被欺负,他对她很凶,因为他不在意她会恨她,只要她能成长就可以了——但是,到底是谁伤害了她?


这时,外面院门被人粗暴地打开,气势汹汹的脚步逼近,但停在了门口。


门口传来贺平的声音:“陆姨娘,主君在里面。”


陆锦绣立刻不敢造次了,声音显得有些犹疑:“我丢了个东西,有人说昨儿看到少夫人经过那里,我想来问问她。”


谢却山看了眼手里的玉锁,又看了眼南衣。


南衣肉眼可见地颤抖起来,显然,她不想被陆锦绣抓个现行,被她无尽地羞辱,可如今她的脸面,她的尊严都掌握在谢却山手里。


“让她进来。”谢却山没什么表情地说。


陆锦绣带着贴身的女使进了房间,却发现南衣似乎不在房间里,只有谢却山坐在主位,面色有点阴沉,看上去心情不好,她更不敢招惹了。


谢却山将手里的玉锁递出去:“姨娘,这是你的东西吗?我还以为是嫂嫂的,跑来送一趟,却发现她不在,刚想走,您就来了。”


陆锦绣哪敢质疑,连忙上前接过:“是我的东西,多谢主君。”


陆锦绣虽垂着眸,但目光还是左右乱瞟了一下,这个小动作被谢却山看在眼里。


“主君,那我便先回去了。”


谢却山点点头,陆锦绣便忙不迭地转身要走,竟显得有些心虚。


陆锦绣当然是心虚的,她怕南衣向谢却山告状,看到谢却山在柘月阁就非常紧张。好在这会南衣不在房中,谢却山又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她转念一想,也对,这种闺房里的私事,饶是再没皮没脸的姑娘,也不会往外说的。


她心里勉强松了口气,但一刻也不想在这压抑的地方多待。


她的仓促却让谢却山起了疑心,陆锦绣素来是个滴水不漏的人,把礼节做得很好,她刚才闯入院子就显得有些无礼,现在也对柘月阁的主人只字不提就匆匆要走……


“陆姨娘——”就在陆锦绣即将迈出门槛的时候,谢却山叫住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