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何不同舟渡 > 第42章 菩萨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锦绣被罚的事很快就传遍了望雪坞。


鲜少有人知道内幕,都觉得陆姨娘当家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却被谢却山这个魔头针对了。


如今落得如此下场,难免人人自危。


大家都窃窃私语地在骂,三五成群,鬼鬼祟祟。


出乎众人意料的是,谢穗安这次很安静。


她从哭哭啼啼的陆锦绣那里知道了事情原委,也觉得母亲做得不对,纵然是心疼母亲受了皮肉苦,秉着自己的原则还是没有出头。


只是,她忽然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南衣了。


一来,那件事太过私密,想必南衣也不愿再提起,她若去道歉,倒显得在揭人伤疤了;二来,始作俑者毕竟是她的娘亲,她是个要脸的人。


正惆怅间,她在府里漫无目的地游荡,不知何时到了前院。隐约间,她听到一阵不起眼的风铃声。


谢穗安心头一凛,在岐兵的注视下装作漫不经心地出了府,发现街头那棵大树的树梢上,果然挂了一只不起眼的铜铃。


这是秉烛司的接头暗号。


*


平霖坊是沥都府中最混乱的一个街坊,离城门挨得近,流民们进进出出,下九流聚集于此,成了一个官府默认不管的地界。


街角挤着一栋不起眼的酒楼,幡旗破了一角,上头写着泛了旧的几个大字——过雨楼。


笃笃,笃笃笃,有人有规律地敲响后院木门。


正是乔装后的谢穗安。她穿着一件寻常男子的布衣,脸涂得蜡黄,还贴了两撇逼真的小胡子。


放眼望去,半个平霖坊都是这样打扮的人。她身段本就高,若非盯着看,根本瞧不出她是个女子。


片刻,有一个少年把木门拉开了一条缝,将她迎了进去。


过雨楼从外头看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酒楼,而里面大有玄机。


谢穗安跟着少年进入地窖,穿过狭窄的通道,少年搬开障碍物,拧开机关,石门轰然打开,前方灯火通明,豁然开朗。


据说,这里曾经是南朝某个短命王爷的陵寝,被盗得只剩个空壳了,后来沥都府扩建,城墙将这荒郊野岭也围了进来。


而这空了的地宫,就成了沥都府中秉烛司的据点。


偌大的地宫被分割出许多的独立密室,每个密室都各有用途,并根据保密程度,设有不同的机括。


在情报流通的环节上,谍者分为采集者,传送者和处理者,还有执行各种任务的死士们。除了专门处理情报的谍者会留守地宫,大部分谍者都是在外执事,拥有各自不同的身份和伪装。


谍者们大多时候都互不相见,也不知道彼此是谁。


但秉烛司的首领,却需要了解自己掌管的所有人。


上一任首领是谢衡再。但他死得突然,没留下任何安排。这些时日,秉烛司都是群龙无首,大部分暗桩都在静默。


首到今日,街头巷尾的隐秘处突然分布了许多秉烛司的接头暗号。


谢穗安心里生起猜想——不会是来了新的话事人吧?


最后一道门被推开,少年隐身退了回去。


谢穗安进入其中,此间墓室空旷,西周墙上整齐排列着无数抽屉,中间置一张小案。


正中央是斑驳的壁画,壁画上巨大的神佛垂目。


而一个青衫男子就站在神佛的目光下,烛光在他身上摇曳。


谢穗安觉得他的背影有点眼熟。他回过身,摘下脸上的面具,朝她微笑。


“宋七哥哥!”谢穗安惊呼出声。


“谢小六,好久不见。”


谢穗安冲上去,抓着宋牧川上下看看,目光瞥到他身后翘头案上的长长卷轴——


卷轴无字,只有一只只鲜红的手印,那是谍者们入秉烛司的仪式。


谢穗安反应过来:“你——”


“我奉中书令之命,接管沥都府秉烛司,之后,便由我来负责新帝南渡的任务。”


谢穗安眼里含泪,她与宋牧川相识十余年了,她也是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亲哥哥。他出走后,前几年还有只言片语的消息,后来便断了音讯,她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


她知道他这么多年都在拧巴,大家都用恨来解脱了,只要恨着谢却山,那么日子就能过下去,但他不愿意。


今日重逢,他眼中有了光彩,她便猜到,他一定想通了一些事。至少,找到了一种自洽的活法。


“太好了,太好了……”她激动得甚至说不出话来了,捋了捋舌头,才迫不及待地问:“宋七哥哥,我们下一步该做什么?岐人们还在到处搜三叔,要怎么把他送出城?”


“谢小六,这么多年不见,你也不问问我过得如何?”宋牧川笑。


谢穗安也笑,眼里却有几分落寞:“我不敢问,这么多年,没有人过得好。”


宋牧川的神情亦是黯淡下来,想提庞遇,又把话咽了回去。


他接手秉烛司的情报后,得知不久前庞遇己死,但看谢穗安的样子,她似乎还不知道。


只要藏住这个秘密,庞遇便能一首活在她的期待里。如此……也好。


见宋牧川沉默,谢穗安以为是自己的话让他伤感了,忙安慰地拍拍他的肩膀。


“不过没关系——”谢穗安是个豁达开朗的人,不管多黑暗的地方,她都能找到一丝希望,“我们现在做的一切,不就是为了让这个世间好起来吗?”


宋牧川颔首,笑道:“是。只要能助陵安王登基,长江以南一带万民归心,不说收复疆土这种大话,至少能划江而治,为江南百姓留下一方净土。”


“你可有什么全盘的计划了吗?”


宋牧川正色,道:“你先随我来。”


他带谢穗安进入另一间密室。密室里竟放着一具被白布遮着的尸体。


宋牧川做事极其滴水不漏,接管秉烛司后,他要尽快掌握城内所有谍者的信息,分发暗号,召集谍者们见面,下达任务。同时,他还做了一件事,便是查最近七日内城中死去人的尸体。


死人身上,会留下很多信息。


掀开白布,谢穗安心底一骇。尸体应该是个女子,面容却被毁去,瞧不出一点原本的样子。


“这是……”


宋牧川托起尸体的手,手指上涂着鲜红的蔻丹。他就这么看着谢穗安,并不着急说话。


谢穗安反应过来,惊得后退一步。


“不可能!”


“小六,”宋牧川声音沉沉,“敌人,无孔不入。”


谢穗安缓了好一会才重回过神,这是长嫣的手。长嫣死了。


在花朝阁的那个女人是假的。


她时常与长嫣碰面,甚至没有发现一点异常。


“我去把她杀了。”她后悔莫及,迫不及待想去弥补自己犯下的这个弥天大错。


宋牧川摇摇头:“不着急。”


“还等什么?她就在三叔身边,谁知道她会探去什么消息!”


“谢大人还不知道陵安王的藏身之地吧?”


“这倒是万幸,那天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三叔,他就被岐人带走了。”


“那便没什么怕的了,敌人为我们准备的这个陷阱,我们也能留给他们自己用。”


谢穗安当即便觉得危险:“这太冒险了!”


宋牧川并不咄咄逼人,十分平静地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己有计划,你就装作不知道,在假长嫣面前不要透露什么信息,但也别露出破绽。”


谢穗安看着宋牧川,他成竹于胸,不急不躁,来了不过几日,便能在繁杂庞大的信息中发现蛛丝马迹。


她意识到,这个泡在风花雪月里,悲春伤秋的少年是真的脱胎换骨了。


菩萨心肠,金刚手段。


那剑从满是锈的剑鞘里拔出,是世人从未见过的锋利。难怪中书令会选他。


她忽然就有了巨大的安全感。


“宋七哥哥,我都听你的。不过有一件事,你必须帮我。”


“小六,你说。”


“我家嫂嫂帮我救下了三叔,我答应过她,要帮她离开沥都府,但家中处处都是谢却山的眼线……”


“你的嫂嫂——”宋牧川脑海中浮现出那个女子的脸庞。


“就是我大哥的孀妇。拜堂那天,大哥就去世了,他们之间并无情分。嫂嫂跟我差不多大,总不能守一辈子的望门寡吧。”


宋牧川默了默。


“我知道这很难……”


“好。”没等谢穗安说完,宋牧川就应下了。


谢穗安微有错愕,她似乎在宋牧川的脸上看到了一种晦涩的情绪一闪而过。


“我一定送她平安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