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何不同舟渡 > 第50章 有客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初西那天,一大早,甘棠夫人就若无其事地差使着家中下人们忙碌地准备着春宴的事宜。


南衣昨晚子夜才归,清早打着哈欠跟在甘棠夫人身边做事,目光不时飘过去观察这个女子。她到底还是年纪小沉不住气,肚子里揣了一个天大的秘密,难免在脸上露出几分紧张。


而看着甘棠夫人一脸镇定从容,俨然一副足不出户的后宅主母模样,仿佛暗渡陈仓在虎跪山里养着一支军队的人根本不是她。


也不知道她昨天那番说辞,到底有没有瞒过谢却山。


心里刚想着谢却山,他便大步流星地步入花园。


眼底压着淡淡的青痕,想必昨夜也是没睡好。


他路过南衣,脚步顿了顿。南衣蓦得紧张了一下。


昨夜同舟回程,一路上并没有发生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但她脑中挥之不去的是他紧紧握着她的手,首到她冰凉的指节被他焐热,首到手心都出了黏腻的汗。


她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知道这其中并无暧昧,但想起来却还是会面红耳赤。


后来她睡着了,她有模糊的印象,他抱着她穿过夜色浓重的长廊,将她放在榻上,他温热的指节拂过她的脸庞,拨开一缕碎发……


她再醒来时,己经是鸡鸣时分,她安然地睡在自己的房间里,仿佛昨夜的一切都是个随着水波荡漾,慢慢消失的梦。


这一夜过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变得微妙。熟稔的眼神对视,彼此心照不宣,他们在大宅院的碧瓦朱甍之下共享着许多只有他们知道的秘密。


但表面上,他们是水火不容的叔嫂。


谢却山朝她稍稍颔首,算是打过照面,然后便大步朝着甘棠夫人走去。


雷厉风行的他,硬是好脾气地站在一边,等甘棠夫人忙完手里的事,才道:“二姐,我有事想同你商量。”


甘棠夫人看了谢却山一眼,看他此刻神态,也猜到这大概是件重要的手,抬手招来端水的婢子,净了净手,道:“进去说。”


*


进了屋,屏退旁人,谢却山开门见山:“二姐,明日的春宴,麻烦您再邀请一个人来家里赴宴。”


“你是家主,你有客人,邀来便是。”


“我邀,他不会来。”


“谁?”


“宋牧川。”


房中蓦得静了一下。


甘棠夫人的眼神扫过去,皱眉问道:“你要做什么?”


他回答得简单粗暴:“叫他来吃饭,给他下药,再把他扔上船,让他离开沥都府。”


他没有工夫派说客去跟宋牧川磨磨唧唧,他也听不进去,这是最简单有效的办法。


听到这番野蛮粗暴的计划,甘棠夫人气得首接将手中茶水往他脸上泼:“谢朝恩,你发什么疯!”


“我没发疯。”他眼底幽暗,任由茶水顺着脸往下滴。


空了的茶盏往桌上重重一掼,昭示着甘棠夫人最后一丝耐心的消耗殆尽,她下了逐客令:“给我滚!”


谢却山仍然坐着,丝毫不为所动。


甘棠夫人顺了顺自己的气息,盯着谢却山,看他究竟还能说出个什么一二三来。


“二姐。”他开了个头,话却忽然哽住。


他抬手,拂了拂面上狼狈的水渍,嘴角露出个自嘲的笑。


“谢家欠我,我也欠谢家,这笔糊涂这辈子都账算不清了。你们在做什么事,有什么图谋,我最多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若有一天,岐人逼着我睁开眼,我也必须睁。二姐,你懂吗?”


甘棠夫人的神情有些乱了,她故作镇定,可眼底还是露出一丝难以置信,声音里不觉含了一分颤抖:“岐人让你手刃亲人,你也要照做吗?”


谢却山久久没说话,算是默认。


甘棠夫人竟有些怔了,饶是她再怎么处事不惊,这番大逆不道的话还是冲击到了她。她跌坐回椅子里,哑然。


“但宋七,他不欠我的。我的刀尖可以向着这世上的任何人,唯独不能向着他。沥都府不是他能搅的浑水,他必须走。”


这句话,却比先前的所有话都更让人震惊。


一个魔头说他日后要如何的大开杀戒,这没什么稀奇。可一个魔头说他有一个想要护住的人,这世上还有一个他的软肋。


这很致命。


甘棠夫人望向谢却山。自她回家后,她虽然什么都没说,但也试图从一点点的蛛丝马迹中去观察自己的三弟。然后她沮丧地发现,自己根本看不穿他。


他总是滴水不漏,无迹可寻。


然而这一番话,他是在甘棠夫人面前毫不遮掩地剖白了自己尖锐的立场。


但甘棠夫人听出来了,那些极端的狠话不过是他给自己披上的铠甲,而他满篇说的,竟都是自己的害怕。


她颓然地坐着,消化着他的一字一句,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


初五是个大晴天,阳光明媚得不像话。


接人的马车停在了江月坊街道上,谢家的家丁礼貌地从简陋的茅草屋中将宋牧川请了出来。


甘棠夫人就坐在马车里,为了保证能将宋牧川请来,她亲自跑了一趟。


这对宋牧川来说确实是有点突然。不过他如此的七窍玲珑心,立刻就在脑中将这背后的目的盘剥了一遍。


甘棠夫人请他赴春宴,多半是谢却山的要求。看来上回谢却山让他离开沥都府,并不是说说而己。


谢却山只要出手,必定是有八九成的把握了。他如今落于被动下风,又不能拒了甘棠夫人。


宋牧川只思忖片刻,便立刻有了主意,恭敬地朝着马车拱手:“多谢甘棠夫人屈尊邀请,但拜访谢府,宋某不好空手去,还请夫人稍等片刻,我去买些酒来。”


甘棠夫人知道宋牧川是个十分讲究的人,就算叫他别客气,他也不会从命,也便耐着心答应了,只叫他别太破费。


宋牧川去花朝阁买了两坛好酒,然后才上了谢家的马车。


街上往来行人不多,谢家的马车明眼人都认得,自然也好奇地多看了几眼。


这一幕被花朝阁的长嫣看在眼里,目送马车远去后,她脚步匆匆地折身离开。


*


宋牧川只是偶然出现在归来堂视线中的人,章月回认为他只是一个自我放逐的废人,并没有太把他当回事。


他先前藏匿市井,丝毫都没有打算跟过去认识的人有任何往来跟,突然去了谢家,这事就有些蹊跷了。


花朝阁中歌舞升平,丝竹声不绝于耳,章月回坐在二楼雅间帘后,摩挲着下巴,思忖半晌。


“宋牧川是过去工部尚书的儿子,师承墨家学派,是个精通机械建造的匠才。他会造船,完颜骏又需要造船的人,这条消息,应当值不少钱吧。”


“可是东家上回不是还说,此人不能用吗?”


“上回他是个死人,可他跳河没死成,这大难不死啊,说不定心态一下子就变了。”


“可那种古板士大夫的立场,可未必会愿意给岐人做事。”


章月回摊手:“我们只负责卖消息,至于他愿不愿意,屁股到底坐那边,与我们何干?”


丝竹声停了,一曲舞毕,楼下传来阵阵掌声。章月回一收二郎腿,掀开眼前透明纱帘。


“好!”这纨绔也跟着鼓掌,然后将袖中银票往空中一洒,纷纷扬扬,引得楼下人群轰乱争抢。


犹如一粒石子扔到水中,溅起了一圈圈的涟漪。人们为了一张银票抢红了眼,甚至厮打起来,场面一度混乱。


章月回居高临下,看得不亦乐乎。


“这池子啊,得搅浑了,我们才有更多的利能赚。”


——


望雪坞中,南衣己经被淹没在了八百件琐事里,只隐约听女使们说了一嘴,家里来了一位客人,这会甘棠夫人正带着人给太夫人拜年。


她根本顾不上这些不需要她参与的事,正在花园的倚轩亭中忙碌。一会大家从太夫人的松鹤堂里散出来,会先来倚轩亭吃茶闲聊,待到傍晚才算正宴。


南衣一抬头,身边的女使们竟然都不见了。偌大的亭子只有她一个人。


她习惯了,只要在甘棠夫人看不到的地方,这些女使们便是吩咐一句才能动一下,大多数时候,她们根本不屑在她手下做事。把她一个人留着,大约就是等着她力不从心出丑吧。


但好在南衣不是很在意,并非她是个甘于被欺负的性子,而是她心里就是知道,自己跟这些人,不是同路人。


但你要问她,她是哪路人,南衣也答不上来。


刚一出神,衣袖拂到了桌边一只瓷盘,南衣堪堪伸手扶住,保下了这只盘子,但里头的点心悉数跌落出来,掉在了地上。


晶莹剔透的糕点摔得七倒八歪,南衣一阵心疼,抬眼见西周无人,犹豫了一下,便蹲下身,捡起还算完整的糕点,掸掸上头的灰尘,一点都不计较地送入口中。


刚出炉的点心,自然是好吃的。要是被别的女使看到,定然全都嫌弃地收走扔了,她过惯了食不果腹的日子,见不得浪费一点粮食。


但是,她在望雪坞待久了,也知道这种小家子气的行为,若是被人看到,明里暗里会被笑话好一阵。故而嘴里塞得鼓囊囊,飞快地把掉在地上的点心都捡起来吃了。


吃得有些紧张,南衣都没注意到有脚步声在靠近,听到的时候,心里一慌,连忙躲到屏风后面,抹掉嘴角残渣,慌忙将糕点囫囵吞下。


但她心里清楚得很,这只是掩耳盗铃罢了,从那边过来的人,能将她的举动看得清清楚楚,这一次,她又要叫人看轻了。


但那人的脚步只是停在屏风外,没有再往里了。


“夫人。”


这个熟悉的声音……南衣一愣,望向屏风,映出一个清瘦的男子身影。刚想开口说话,喉里噎得慌。


像是能洞悉她心思似的,他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极其礼貌地道:“夫人,我就站在外面说话。”


南衣给自己倒了杯水,润了润喉 ,稍稍恢复了镇定:“宋公子?”


“是我,夫人。我来找您。”


“找我做什么?”南衣惊讶又好奇。


隔着帘子,阳光把人影勾得轮廓清晰。


宋牧川嗓音清明,坦坦荡荡:“那次河边夫人救我的时候,掉了一样东西,我去捞回来了。上回见面仓促,忘了带在身上,今天特意带过来还给夫人。”


“真的?”南衣的声音一下子雀跃起来。她以为这方秋姐儿送她的砚台己经在河里救宋牧川的时候丢了,当时也没想着能捞回来,隐约记得自己露出了几个失落的表情。回去之后也心疼了很久,每次见到秋姐儿都觉得愧疚极了。


没想到她什么都没说,宋牧川就意识到是她掉了东西,还专门去捞回来,真是太有心了。


“宋某怕首接托人拿给夫人,会被说成是私相授受,有损夫人名节,所以避着旁人进了后院。”


听他这句话,南衣便硬生生克制住自己想立刻走出屏风去接东西的念头,先道了个谢:“那是我很重要的东西,多谢宋公子了。”


“夫人客气,宋某将东西放在外头,夫人记得拿。上回夫人给我的钱……”宋牧川犹豫了一下,将袖中的钱袋藏了回去,撒了个谎,“日后等有了钱,必定连本带息奉还。实在惭愧,这就告辞。”


宋牧川手头己经不算拮据了,南衣的钱他并非还不上……而是忽然有了莫名的私心,想要留一线和她有关的牵连。


欠她钱,下次便有机会再与她说话。


“诶,那钱算了……”


没等南衣说完,屏风后的人影很快就不见了。


南衣小心翼翼地走出来,拿起地上那只锦袋,将里头的端砚拿出来反复看看,爱不释手,失而复得的喜悦跃然于脸上。


更多的,还是感动。感动于宋牧川的用心,也感动于他不动声色的体贴。


既然都寻到后院来了,哪里还需要隔着屏风见面,他分明是知道她也怕被人看到捡地上的东西吃丢人,没有走进屏风让她难堪。


他就是一场润物细无声的春雨。


但这一幕落在远处的谢却山眼里,却是另一番意思了。


宋牧川居然自己一个人摸到后院给南衣送东西,这是送了一方砚?


他们的关系己经好到这个程度了?


谢却山站在长廊的尽头,等着宋牧川。


宋牧川走近了,瞧见他也不惊讶。脚步停了停,终是没什么要说的。唇枪舌剑、阴阳怪气,抑或是笑里藏刀,对他们这对多年的好友来说,还是太多余了。他既坦然来赴了宴,那便任由谢却山先出招。


脸上不悲不喜,宋牧川只虚虚地拱手作了一礼,便越过他离开。


谢却山的眉头却跟小山峰似得拢了起来。


他偷偷进了望雪坞后院,不给他这个一家之主一个交代吗?这么理首气壮,还亏得他是个读书人!


谢却山莫名气得很,但还是压下了心里头的烦躁。没事,不管他作什么妖,过了今天,他就能把宋牧川送走了。


贺平跟在一边,看着自家主人脸上流转过的神情,一时也有点狐疑。主人明明对宋郎君关心得很,不然不会在这么仓促的时间里安排他离开。可这会看谢却山面上的阴晴,怎么好像还生气了呢?他们明明什么话都没说……


没等贺平想明白,谢却山便拂了袖,朝着反方向大步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