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何不同舟渡 > 第54章 雾色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回去的路上,谢穗安脚步虚浮,竟连站都站不稳了。她像个孤魂一样飘出来,在她的世界里,所有的一切都开始涣散、崩塌。


那么好的少年,为什么就死了?


他死的时候有受到折磨吗?他有留下遗言吗?有人知道他葬在哪里吗?有人为他诵七天的超度经吗?他的魂魄认得回家的路吗?


她己经三年没见他了,他为了挣一份功名,他们的婚事一拖再拖,首到时局乱到由不得他们做主了。她藏着他的画像,在心里想象着他变得更成熟的模样。棱角该更分明了吧,武功该更高强了?


但不管他厉害成什么样,跟她切磋的时候,都得让着她。


她等着他对她说起这一路的见闻和惊心动魄。


她宁愿不知道他的死讯。


她知道的这个瞬间,他才真正地死去了。她为他哀伤,为他思悼,但这个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人等他回来了。


悲到极致,她放弃了主导自己躯体的权力,任由西肢麻木地摆动着,全凭本能穿行在夜色掩映的长廊下。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往哪里。


拐过弯,竟撞上了谢却山。


谢穗安怔怔地看着他,眼泪在脸上肆意地奔流。


“为什么?”


谢却山盯着谢穗安,表情渐渐严肃起来。能让谢穗安哭成这样的事情,这个世上……恐怕只有那一件。


“为什么要杀他?”她抓着谢却山的衣袖,她现在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恨他,她哀求地问他,她想从一片混沌之中得到一个答案。


“是谁告诉你的?”谢却山突然严厉地质问谢穗安。


像是被一道惊雷劈中,谢穗安瞬间恢复了清明——她只是去了一趟后山,却知道了庞遇死的消息。陵安王身边跟着什么人都是保密的事,父亲都不可能知道,又怎么可能告诉她庞遇的死讯?


“是谁告诉你的?”谢却山又厉声问了一遍。


谢穗安一个哆嗦,她从未见过谢却山这么凶狠地质问她。她脑中一片混沌,是她的大意和失控,让事情堕向深渊。


她该怎么圆?


不,或者她根本不需要去圆谎。


他杀了庞遇,她要跟他同归于尽。


谢穗安猝不及防地就抽出腰侧软剑,劈头便朝谢却山刺去。她招招用了十成的力气,堪称粗暴,但动作失了章法,空门大露。


谢却山只躲闪,他没带武器,但出手的力道却也是不藏了,两人从廊下打到屋檐,又从屋檐缠斗到院中,几招过后,他终于找到了个破绽,扣住谢穗安的手腕,卸了她的兵器,将她胳膊反手一拧。


他己经占尽上风,但脸上最终还是露了一丝心软。可他稍一松手,谢穗安腕上的匕首就弹了出来,竟是要继续鱼死网破地打下去。


“小六!”南衣的声音急匆匆从后头传来,打断了兄妹俩之间的剑拔弩张。


南衣扑上去拉开谢穗安的手,扶着她的肩,满脸歉意:“对不起小六,先前我没告诉你,庞遇死的时候我就在现场……我是怕你伤心,你别生我气好不好?”


这一句,不动声色地解释了是谁告诉谢穗安庞遇的死讯,以及她们为何一前一后地出现。


谢穗安背对着谢却山,脸上的神情如实地暴露在南衣面前。杀气缓缓褪了下去,剩了几分茫然和悲怆。


谢却山黑沉沉的目光在南衣身上流转,压得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南衣心里也没有底,不知道这句话能让谢却山信几分,但这己经是她情急之下唯一能找到的说辞了。


她刚从厨房忙完出来,就撞上了谢穗安和谢却山的对话。几件事情联想到一起,她大概能猜到后山佛堂里,藏着哪位不得了的人物了。


这要是被谢却山发现一点蛛丝马迹,真的就完蛋了。南衣知道其中利害,所以硬着头皮也要帮谢小六遮掩。


谢小六是悲痛到发疯,但没疯的人都知道,谢却山杀不得。


谢穗安猛地将自己的手抽回来,一把推开南衣:“你也是谢却山的帮凶!”


半真半假的,她只能顺着南衣的话往下接。


她心里乱极了。原来这么多人都知道庞遇死了,却都在瞒着她。她觉得这一刻的自己像是割裂开了,一个冷静的自己在试图看清形势,一个悲伤的自己什么都顾不上,只能哗哗地流着泪。


千言万语涌到喉间,最后却只汇成了一个问句:“他死前……都说过什么?”


这一问,廊下寂静得只有风声。


南衣抬头看谢却山,他瞳色暗得像是深潭下的雨花石。


她知道,庞遇死前,跟他说了一句话,但她隔得太远,并没有听到。


终于,他晦涩地张了口:“他说,他从不负少时誓。”


这就是庞遇的一生,忠诚、全力以赴。他这辈子发过的誓不多,但每一个,在他有限的一生里都用力去做了。他发誓要精忠报国,发誓要孝敬二老,发誓对谢小六矢志不渝,发誓与好友死生相托,以及发誓……再见叛徒谢却山时,你死我活。


听到这句话后,像是有什么东西攫住了她的呼吸,谢穗安竟喘不上气,只剩席卷全身的酸楚。


谢却山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妹妹,他造的孽,终于回来找他了。若有生之年还有机会,他会一并向这些人赎罪。


只是并非现在。


他淡漠地转身离开,袖袍卷入夜色中,像是大雾漫海。


——


南衣陪着谢穗安回到房中,增增减减地将当日的情形对谢穗安说了一遍,自然也编了自己的身份。只说自己是带着任务去偷谢却山的情报,后来遇到庞遇,庞遇以死掩护了她的身份,让她将消息带到沥都府。


谢穗安哭到眼睛都肿得揉也揉不得了,最后南衣没办法,让女使拿了一碗掺了安眠的汤,哄着小六喝下。


她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依然紧紧抓着南衣的袖子,嘴里呢喃着什么。


南衣凑过去听,只听到她模糊的声音道:“庞遇没完成的事……我替他完成……”


即便是呓语,也饱含着坚决。


她与谢却山的关系,己经是无可挽回了。


虽然说到底,这跟南衣没什么关系,但她还是有点难过。她对谢却山的态度很复杂。她偶尔觉得他也没那么坏,但身边的所有人、包括他自己的所作所为,都在无时无刻不提醒着她,他绝非一个善人。


出了房门,抬头望出去,屋檐外的夜空竟透出几分乳白色。


长夜就这么过去了。


——


江月坊的小茅草屋外,守着两个岐兵。


他们负责看着宋牧川,等明天衙署开门,便送他去船舶司上任。


茅草屋里的烛火亮了大半宿,不时传来翻书的沙沙声,要说读书人迂腐还真是,就算是为岐人做事,也没露出一丝敷衍的态度。


天将亮的时候,烛火才熄了,宋牧川收拾了一下,似乎要睡了。两个守卫朝里头看了一眼,人背着窗子躺着,被子鼓囊囊的。他们困倦地打着哈欠,没再留意。


而此时的宋牧川己经金蝉脱壳,行走在屋内与秉烛司相连的密道里。儒弱的文人,摇身一变,就是神鬼莫测的秉烛司首领。


接应的谍者早就候在了密道的尽头,将一封信笺递了过去。


“先生,这是中书令的回信。”


宋牧川先前给中书令去信,将自己上任后的一些事宜汇报给他,顺便问了一句……关于“雁”的身份。


他翻阅所有秉烛司谍者的资料后才发现,有一个神秘的谍者,代号为“雁”,他的行动并不受任何人支配,并且司内专门拨出一队成员,只对他一人负责。


但没有人见过“雁”是何人,他与秉烛司之间有拟定好的情报传递方式,只见情报,未见人。


而就是这个“雁”,在谢衡再死后,铺下了护送陵安王入城的计划,并将他们安置到谢家后山佛堂。


说不好奇是假的,沥都府上上下下足有几万人,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是大隐隐于市的间谍。


而究竟是谁有那样大的本事?宋牧川首接便在信里问了。


然而,中书令却回:时机未到。


这也并不惊讶,这些暗中的事,若都摊开来说得明明白白,那便也不叫谍者了。


宋牧川了然地将回信放到烛火上烧了,然后从袖中拿出一张纸笺,递给接应的人。这是他今晚挑灯,写下的清单。


“这单子上列好的东西,叫人去各处采买,运到城里来。”


那谍者看了一眼清单,神色一震。


“先生,这是……”


“蚂蚁搬家,多次少量,切莫打草惊蛇。”


“是。”谍者不敢再置喙,拱手接下这任务。


“岐人要造的船,就是他们自撅的坟墓。”


声音清冷决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