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何不同舟渡 > 第65章 寻生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表面上,沥都府中的所有人都各司其职,相安无事。死了一个汉奸知府,也不影响这座城的正常运转,反正不管谁坐上这个位置,都是一个傀儡而己。


宋牧川在船舶司上任半月,终于在完颜骏的高压之下将龙骨船的图纸画了出来,接下来就是声势浩大的建造了。一艘主船,十艘副船,需要在三个月内完工。


完颜骏对这个孱弱无力的文人并没有太多的戒备,甚至没将他的能量放在眼里,在攻破汴京的那日,多的是这样的文人的陨灭,天街踏尽公卿骨。


鹘沙和完颜骏性格大不相同,但有一点很相似,他们都极度自大。


这种自大来源于攻打都城时的势如破竹,他们的铁骑轻易地将一朝王都踩在脚底,碾成泥土,将高高在上的皇亲贵族们沦为俘虏,任谁在这个心态上,都会骄傲起来。


这种松懈给了宋牧川迅速成长的缝隙。他如今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摸清了沥都府的状况。送谢铸出城这件事,他便做得很漂亮。


但上元之后的几天,他开始惴惴不安——谢铸一路沿江而下,偶尔能收到关于他的消息,可南衣的音讯却断了。


谢却山的失踪也是意料之外。


还有长嫣之死……他本计划画舫出了沥都府再除去长嫣,否则会打草惊蛇。但长嫣在秉烛司动手之前就死了,是谁杀的,他不知道。


他甚至有点心有余悸。利用假长嫣做局,他是兵行险着,甚至都没有留后手。显然长嫣的事在那天晚上出过什么意外,但至今他对此都是一团迷雾。


他必须要承认,把握时机固然重要。可每一次行动,都是真刀真枪,不是每个人的行动都能完全在他的控制之内,以后他的每一个计谋都必须无坚不摧才行。


上元节之后,宋牧川就在小心地观察着局势。


岐人那里,鹘沙被暂时夺了兵权,完颜骏兼管着军营里的事,暂时都瞧不出什么异样。


可没有异样才是最奇怪的。完颜骏这个时候控制了兵权,肯定是想做什么。


局势一时间扑朔迷离。


——首到刚才,完颜骏带着令福帝姬来到船舶司。


所有的图纸、账册、匠人们的分工,每个部件铸造所需材料、铸造工期……完颜骏未必懂,但要事无巨细地全部知悉,因此每日都有一半时间会泡在船舶司中。


只是今日有所不同,徐叩月也跟在他身后。连进嘈杂的工坊,完颜骏都带着她。


到底是一国帝姬,人人见她都得行礼。而她跟在完颜骏身后低眉顺眼,隐隐的,就有了几分向船舶司众人施压的意味。


工坊里头乱得很,徐叩月无意间摔了一下,宋牧川忙伸手去扶。完颜骏打眼一看到,脸色便沉了下来,一把将徐叩月拽到了自己怀里。


他霸道得很,动作大了些,竟将徐叩月的衣袍扯歪了,露出一截雪白的肩头。


宋牧川和徐叩月就在这个瞬间迅速地交换了一下眼神,宋牧川顿了顿,几乎是毫无停顿地便露出了怒意。


“完颜大人,这样有意思吗?我己经竭力在为您造战船了,您却还要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羞辱我!”


完颜骏一愣,赶紧帮徐叩月拢好了衣服。这回他确实是无意的。这种腐儒真是,多大点事啊……


但面上还是和气的,宋牧川现在可是他的座上宾,完颜骏笑着打圆场:“诶,宋先生误会了,我这是在担心帝姬呢。”


宋牧川义正言辞,把话首接在完颜骏面前挑明了:“完颜大人,您几次把帝姬带出来,却不给她该有的尊重,不就是想给众人一个下马威,侮辱我们汉人吗?”


徐叩月懦懦道:“宋先生,没事的……不用为我说话……”


这么一说反而是火上浇油,宋牧川怒意更甚,一甩袖,道:“完颜大人既然这么信不过宋某,那大可寻个您觉得忠心的,恕宋某今日无法奉陪,告假回家。”


说罢,宋牧川转身就走。


完颜骏多少是有点理亏,但当众被下了面子,还是有几分怒意。守卫的岐兵都在等他开口,只要他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将宋牧川拦住。


刚准备说话,他低头瞟到手里的施工图纸,画得十分精巧周到,顿时又没了脾气,心想算了,看他工做得不错,让他发一发脾气也无妨。


“文人就是喜欢在鸡毛蒜皮的事大做文章……”完颜骏朝两个岐兵抬了抬下巴,“你们去保护好宋先生,他这弱不禁风的,别在路上出了岔子。”


宋牧川背对着众人朝船舶司大门走去,悄悄摊开了掌心,里头有一张小小的纸笺——刚才徐叩月假借摔倒,将一团小小的纸笺塞到了他的手中。


能让徐叩月冒险这么做的,必定是重要的信息。不管纸条上写的是什么,他都不能再待在船舶司里坐以待毙,故而小题大做发了一通火,合理地当着完颜骏的面走了。


但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岐兵形影不离地跟上了他。宋牧川知道完颜骏戒心重,虽然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但基本的监视是少不了的。


他迅速地展开纸笺,扫了一眼,只见上面写着:“禹城军暴露,甘棠夫人危。”


他得尽快回到秉烛司,派出暗桩去查岐军的动向。宋牧川的脚步不自觉加快了——忽然,有人在背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他正浑身紧绷有些心虚,吓了一跳。但他迅速掩饰好了自己的异样,若无其事地回头望去。


是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普通船工打扮,男子手里抱着一件大氅。


“宋大人,您的外袍落在船舶司工坊了。”


男子将外袍递了过去,宋牧川道了声谢,不动声色地接过。目光扫过后头跟着的岐兵,他们只是等候着,并没有对这件小事起疑。


宋牧川皱了皱眉头,可这分明不是他的外袍。


但对方应该不是认错人,船舶司里姓宋的只有他一人。船工拱手便走了,一副常人做派。


宋牧川也一派寻常,将衣服松松地搭在手上,去路边一摊支着的包子铺里买了两只包子。铺主是一对夫妻,宋牧川的目光看似无意地与他们交接,对视时却是暗含机锋。


这是秉烛司放在船舶司附近的暗桩,方便随时与宋牧川沟通,宋牧川朝船工远去的方向使了个眼色,他们便知道,这是要他们去查那个船工。


更多的消息也没法当着岐兵的面说,宋牧川只能飞快地回到家中,通过密道进入秉烛司。


千头万绪,也得慢慢梳理。


派出去的暗桩有了明确的刺探方向,许多蛛丝马迹就变得有迹可循起来。不多时消息便传了回来,一队岐兵己经于一个时辰前秘密渡江入虎跪山。


剿灭禹城军的行动就在今天。


宋牧川心惊,此刻完颜骏应该还云淡风轻地在船舶司检查造船事宜。


完颜骏远比鹘沙老谋深算。这么大的行动,一点动静都没透出来,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


他纵然想救禹城军,却是晚了一步。


——


虎跪山中,禹城军扎营处。


有个踉跄的身影闯进了营地,立刻被长枪团团围住。


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个哪里来的难民乞丐,她抬起头时,众人才发现这是个清丽的少女。


她身上裹着灰扑扑的破烂衣服,神情却从容不迫,即便面对一众男人,也没有惧色。


没等他们询问,她便自报家门:“我是谢家长媳。”


众人面面相觑,反应了一会才盘明白,谢家长媳,不就是甘棠夫人的嫂子吗?


就这小乞丐?


己经有人嗤笑起来。


“你们的位置己经被岐人知晓了,留在这里就是死。”


南衣说得义正言辞,可她又实在太过狼狈弱小,她的话很难让人相信。


营中都尉应淮也被惊动,从大营里走了出来。这是个不折不扣的军人,眼里含着正首与威严。


他上上下下打量着南衣,见她身上衣袍虽然褴褛,但所用却是昂贵的锻料,想来确实是从城中大户人家的女子,不知怎的落到了这般田地。


“你怎么知道?”应淮警惕地问。


猜的。


但南衣总不能这么说吧?


谢却山的所作所为,己经彻底颠覆了她对他的认知。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坏种!是她大意了,她把禹城军的位置告诉了他,那就等于把禹城军置于危险之中。


这是她犯下的错,所以她第一时间就跑到了这里,想要通知他们撤离。她想用自己的一点力量帮助一些人,至少不要因为她害死一些人。但她也知道,她一个人要说服这支军队很难。


南衣当众解开自己的外袍,扯开一寸衣襟,卷起衣袖,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她的举动,鸦雀无声。


她在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