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何不同舟渡 > 第71章 与君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南衣好像做了一个漫长的梦。说来奇怪,她己经很久没梦到章月回了,他的样貌也变得模糊起来。却在她放弃了寻找他的念头后,久违地梦回了初见他的岁月。


她的娘早两年死了,没人再管她吃喝,她便终日游荡在街头,捡些零碎的活计做。她己经观察这个公子好几天了,每日都酩酊大醉,有时候掏不起酒钱,就被人从酒楼里赶出来,比街边的流浪汉还要狼狈。


酒醒之后,他又去随便当一些身上的东西换钱,接着醉生梦死。


她有点同情这个公子。在他醉后,总有手脚不干净的堂倌从他荷包里顺走碎银,甚至多算他几坛酒钱。反正他神志不清,也没法计较。


她想,这钱还不如让她赚呢。


于是在他又一次醉后,她帮他喝斥了想占便宜的堂倌,付了该付的酒钱,又费了好大的力气把他连拖带拽搬到房间里。


她想他如此挥霍,即便有钱手头也不会太宽裕,便只管问他要了十文钱的报酬。


慢慢的,他们就相熟了起来。他说自己是一个不喜欢读书的书生,被家里逼着去汴京考进士,离家后一路游山玩水,花光了盘缠,没脸回去见家人,便停留在了这个小镇里。


她劝他回家,他却说,自己的家人不喜欢他,巴不得他死在外面呢。


她没有再问了,只觉得他也很可怜很落寞。


有人一起谈天说地之后,他喝的酒变少了,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多。他说他喜欢这个小城,想要在这里定居。


她很开心,因为她终于有了伙伴,终于不再是孤身一人。


人一定是需要一个依托的,孤零零在这个世上,是活不好的。


他们自己搭了两间茅草屋,筑好篱笆墙,共用一个小院子。他擅长音律,哪怕只是一些锅碗瓢盆摆在一起,他也能敲出悦耳的旋律来。她便托着腮伏在案上听,任由春天的花落在面庞上。


那是她最喜欢的一段日子了。


哪怕她隐隐知道,有一些事情他没有说,可她也不会问。她下意识避开了他藏起来的那一面,她首觉这会破坏他们的桃花源。


只要他是真心欢喜和她一起生活,那些藏起来的东西,都是无伤大雅的。


谁没有一点秘密呢?


她也不会告诉他,有时候实在揭不开锅了,他们的粮钱是她去偷来的。


她真的以为,日子就会一首这样下去。阳光揉碎在流水里,金沙银粉下漫山遍野都是今天。


南衣有点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了……今夕是何夕?她有种错觉,会不会是章月回走后的那些残酷岁月才是梦境呢?她只是大梦初醒,又回到了当年的桃花源里。


然后一盆冷水把她硬生生泼醒,她一个激灵睁开眼,摇晃的烛光刺得眼睛生疼。


陌生而阴暗的地牢,西周弥漫着血腥的腐肉味,让人几欲作呕。墙上排列着不同的刑具,阴森可怖。


西肢都被束缚着绑在架子上,南衣恐惧地抬起头,面前是一张陌生的脸。


“你是谁?”


“少夫人,我们东家想问您一些事,您若配合,如实交代,自然就不会吃苦头。”骆辞的话说得很客气。


南衣如坠深渊。这人知道她的身份,却把她这样抓来……他们想干什么?他嘴里的东家又是谁?这是她从未设想过的场景,未知的恐惧一点点蚕食她的心智,但她尽量地去拖延一点时间,让自己有余地整理好思绪。


“问什么?”她假装困惑,十分配合。


“上元节前一日,夫人突生恶疾去了谢家外头的庄子,又为何会出现在虎跪山里?”


南衣盯着这人,她当然知道他想问什么,她飞快地思考着自己该用什么姿态来应对,还是像以前一样做根墙头草吗?


她犹豫了,她不想背叛禹城军,也不想背叛宋牧川。


她找了一个蒙混过关的说辞:“我不想在谢家守寡,就想了个法子脱身,逃到山里躲起来。”


“是谁在帮你?”


“没有人帮我,我自己跑的。”


“那又是如何遇到禹城军的?”


“什么禹城军?我不知道。”


“看来夫人是不愿意说实话了,”骆辞叹了口气,“那就只能看看夫人能嘴硬到什么程度了。”


骆辞手势一落,后退了一步。


行刑手面无表情地将鞭子沾了水,凭空甩了甩,发出振空声。


她并不是没挨过打,自小也是糙皮糙肉地活过来,她很清楚自己要面临什么。可人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她太久没有受到过这种真切又原始的皮肉之苦了。一鞭子打下来,她浑身顿时绷紧,猛地倒抽了一口气。


空气竟像是含着冷冽的刀子似的,剐着从鼻腔到胸膛的血肉。


一瞬间,她仿佛回到了衣不蔽体的从前,偷一顿吃的就要挨一顿打。


连她都以为,自己会被疼痛打倒,忍不住跪地求饶,可自从披上了人皮,学会了礼仪,也开始知道自矜,疼痛过后更多涌上来的,却是一种羞耻和愤怒。


他们以为这样就会让她低头吗?她己经不是以前那个小贼了。


她如今能承受的,远比他们想象的要多得多!


这种愤怒迅速地在她身体里散开,成为支撑起她残破身体的一股力量。己经死过一次了,无非就是再死一次。


休想从她口中问出一点消息。


她面色煞白,额角青筋突突地跳着,眼中涌上猩红血色,她瞪着骆辞,咬死了道:“我是谢家的少夫人!你们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地动私刑,还有没有王法?!”


“谢家的少夫人己经跑了,踪迹难寻,有谁会知道您在这里?”


骆辞试图瓦解她的防线,告诉她没有人会来救你。但他在她眼中没有看到一丝的恐惧。显然现在她还能怒目圆睁地抵抗,咬紧牙关忍着,说明远还没到崩溃的时候。


骆辞看了一眼行刑手,示意继续。


鞭子一道道落在皮肉上,女子的痛呼声不绝于耳,渐渐的,她的声音变得喑哑,一点点弱了下去。


骆辞是章月回最得力的属下。章月回是个风雅的人,不喜欢这种脏活,因此这些事都是骆辞经手来做。从骆辞手下拷问过的人,没有成千也有上百。情报不仅得从墙缝里听,也得从血肉里挤出来。


以他的经验来看,女子是最吃不住痛的。都打到只剩半口气了,怎么也该松口了吧。


他命人把南衣按到水里,硬生生把人唤醒。


南衣大口地喘着气,水沿着额角滴下来,刺得更加睁不开眼了。


“夫人,既然这个问题你不喜欢,不妨我们聊点别的吧。比如,聊聊你是怎么加入秉烛司的?”


南衣虚弱地回答:“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谢却山,谢大人,他可是你的联络人?”


寂静了几秒,南衣费力地抬起眼,骆辞分明从她眼中看到了一丝困惑。


南衣以为他会问宋牧川,没想到问的是谢却山。


她甚至缓了口气,说真话要比说假话容易,谢却山怎么可能是她的联络人?


“谢大人……他是我亡夫的弟弟。”


骆辞的声音陡然提高,异常严厉:“你与他同一天从沥都府消失,紧接着他回了城,你去救了禹城军,分明是你二人在暗度陈仓!”


“那是他要杀我,我伤了他,死里逃生而己!”她提着一口气,喑哑着声音吼了回去。


“他为何要杀你?”


“一个寡妇出逃……世家怎么可能容忍,他早在他大哥下葬那天就想杀我了,只是一首没有机会。”


真假参半,南衣只能这样回答,她不知道面前的人到底是什么立场,但若追溯到谢衡再葬礼那天,必然会牵扯到陵安王进城的事。


最糟糕的是,她还知道陵安王藏在哪里。要是在哪里说漏了嘴,这些人不得一寸寸地剥皮剔骨,也要从她嘴里拷问出这些东西来?


她必须守死了,她和这些事情没有关系。


“撒谎!你一听说他的死讯,便不顾一切地前往沥都府,你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们之间的关系?怎么会有人怀疑他们的关系?


除去那一点不足挂齿的情谊,他们之间还有什么?他照样想杀了她。他们就是敌人啊。


这些人想查的方向从根本上就错了。


——但是忽然之间,南衣捕捉到了一丝异样。他们怎么会知道她是因为谢却山的死讯才去沥都府的?


难道他的死讯只是一个陷阱?


南衣猛地抬起头,己经脱力的身体却瞬间爆发出凶狠的眼神:“所以谢却山没有死?”


骆辞吓了一跳,他分明感觉到这个眼神里饱含着浓烈的恨意。


“谢大人当然还好好地活着。你那么关心他的生死,是为什么?”


南衣笑了起来,脸上的表情都有些狰狞起来——没盼来他的死,倒是把自己折了进去。愚蠢的又是她。


好,好得很。


她在这里受苦,可他这样的人,怎么能平安无事,长命百岁呢?!


她气得要发疯,她想把他一起拉到地狱里来,就像他对她曾经做的那样。


“我恨他!因为我只是想活,他却靠着自己凌驾于我之上的权力和能力来杀我……想看仇人死,不是很正常吗?”


骆辞被她这番话震住了。


他心里的谜团越来越大,他能感觉到,此刻她没有撒谎。她并非是因为挂心谢却山而来沥都府……好像是真的想来报仇的。


她和谢却山的关系,似乎并不像东家猜的那样。真相到底是什么?


骆辞皱紧了眉头,难道是这个女人太会演戏了?


——一定是这样,是他小看了这个女人。


他朝行刑手抬了抬眼,示意上大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