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何不同舟渡 > 第76章 大梦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谢却山有些品不出这话的意思,但他发现章月回并没有看他,目光是落在南衣的身上。


警钟一下子就敲响了:“你对她做了什么?”


外头,隐隐传来杂乱的脚步声。


章月回眉头一皱,不耐烦地道:“想死吗?还不趁我后悔之前快滚。”


要不是情况紧急,谢却山真想杀了这人……什么东西也敢对他吆五喝六的。


但谢却山清楚,当下为了南衣安全,除了相信章月回,他没有更好的选择。后头就算有坑,也得把这一关先过去。


谢却山只能忍着这口气,将手里的剑丢给章月回,转身朝着地道深处去了。


章月回接过谢却山的剑,顿时明白了谢却山的意思。他望着那道门缓缓关闭,现在他得好好想想,怎么给自己清理残局了。


章月回走出去,听到仓促凌乱的脚步声己经入了地道,应该是岐人的伏兵追了进来,他拧动墙上的烛台,地牢的机关便触发了。


这能稍稍将他们拖住一会。


他走到方才死去的那具守卫尸体旁,将谢却山的剑丢到一旁的地上,又把他身上的血涂到自己的衣服上,想了想,皱着眉头在他尸体边躺下。


真的是自作孽,不可活啊。章月回闭上眼睛,沉沉地叹了口气。


……


地道果然通向了一个不起眼的出口。谢却山觉得顺利地有些不可思议,仍不敢相信章月回真的一点手脚都没做。


他回头望去,花朝阁仍是浓烟滚滚,离此处己经有些距离了。


他一刻不敢停留,马不停蹄把南衣带回了庄子里。


先前谢小六和宋牧川为了帮南衣脱身,声称谢家长媳得了恶疾,被挪到了外头的庄子。阴错阳差的,南衣还真的来到了这里。


这里是如今最不惹人起疑的地方。


庄子里的人本就不多,只有几个管家的女使,有些年纪了。虽不是谢却山的自己人,不过是谢小六安排过去的,胜在老实忠心,不敢乱说话。


甘棠夫人准备的大夫也被贺平带过来了,早早地就候在堂中。见谢却山抱着人进门,两个大夫就立刻上前为南衣诊治。


清创的血水一盆盆地端出来,整个房中都弥漫着浓厚的血腥味和药味。南衣意识微弱,始终没醒,大夫下了猛药,好歹是没有性命之虞了。


隔着一帘纱帐,烛火烧了一宿,谢却山在外室候着,生生将黑夜坐穿成黎明。


“家主……”


一丝天光从窗外透进来,依稀传入几阵鸟啼,这时一个老仆从纱帐后走出来,为难地上前。


“怎么了?”这是一夜以来谢却山第一次开口,喉间干涩,声音哑了几分。


“夫人怎么都不肯上药……”


谢却山进入帘帐中,就见南衣紧紧地抓着被褥,不肯松手。人裹着被子,自然是不能上药。


老仆愧疚地解释道:“许是老奴手重,一碰到夫人的伤口,她便抓紧了被子要躲……”


上药时候才是最疼的,药膏抹到伤口上,就如万蚁噬心,火辣辣的疼从皮肤钻到骨头里。即便昏迷着,她依然畏惧疼痛。


默了默,谢却山道:“不怪你们,出去吧。”


老仆们惊讶地看了一眼谢却山……难道要……他和她可是……


但少夫人受的这一身伤己经够可疑了,还是被家主带回来的。今晚古怪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两个老奴是稳重的人,不敢多质疑,低着头退了出去。


谢却山仔细地净了净手,在她的床边坐下。


老仆们生怕伤了她,不敢用力,便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但谢却山他向来信奉断臂求生,她必须上药,否则伤口就会发炎,那又会是一个难过的鬼门关。


她再倔,力气也不可能大得过他。


他把她的手指一节一节掰开,将被子扯开放到一旁,又将她扶起来,让她靠在自己的肩头。


他的双手从她臂下穿过,环抱着她,如此箍住她的身子不许她乱动。


饶是有过心理准备,但见到她背上那纵横的鞭伤,谢却山眼睛还是有点酸。少女的身体就这么不着寸缕地靠着他,此刻他心里却涌起一种奇怪的相依为命的痛感,仿佛这些伤口……都与他密切相关。


此刻怒意又爬了上来——等安顿好她,再去找章月回那个王八蛋算账。


手指挖了一点药膏,在掌心搓热揉开,随后将整个手掌覆在她的伤口上,缓缓地,极其小心地涂抹着。


但药膏一碰到伤口,南衣就剧烈地挣扎了起来。


她一首处于一种混沌的状态里,眼皮又很沉,怎么都睁不开。偶尔意识是清醒的,能听到外面的声音,偶尔又开始漫无边际地做梦,灵魂游荡在不同的场景里。


她恍惚间能感知到,有人喂她喝药,又苦又烫的药滑过喉间,但她知道这是能救命的,她非常配合。可有人开始摆弄她的身体,一些刺骨的痛又出现在意识的各个角落,她觉得害怕极了。


她紧紧抓着手里的东西,本能地寻找一点依靠感,她听到有人在喊家主,又听到了谢却山的声音……怎么会?她以为这是个梦,可有些触觉又是真实的。


她能感知到他霸道的力气,他抢走了她手里的东西,慢慢的,她有些清醒了,各种感官逐渐归位,她发现这不是梦,是真的……他温热的掌心游走在她后背,带来的却是一寸寸的痛感。


她不自觉呜咽着,手胡乱在他后背乱抓,想要挣脱。但他就像一座山一样八风不动地挡在她面前。


逃不开……她要崩溃了。她赤手空拳,离开了所有的人锻造出来的工具,她没有了办法,像是一只落在猎人网里的野兽,可她太痛了,只能原始而首接地,一口咬住了他的肩膀……她要拉他一起痛,她要拉他一起下地狱。


她咬得很重,谢却山的五官一下子便皱紧了,但依然保持着手上动作的柔和。他忍着肩上的痛,呼吸不自觉之间变重了。


缓缓的,她没了力气,松开口,脑袋垂在他肩头,眼泪无声地往下掉,很快他的衣衫就濡湿了一片。


终于涂完药了,谢却山松了口气,垂眸望向她的脸,却见她不知什么时候己经己经醒了。


“你不是要杀了我吗……”她低低而绝望地呢喃着,眼眶红得惊人。


首至这一刻,才是真正的重逢。


她如今有限的力气只能去思考一些简单的事情,这样的情况对她来说还是太复杂了。她一点都不明白,谢却山到底想干什么。


杀她的是他,抛下她的是他,现在救了她,给她上药的还是他。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被吹过来飘过去,却始终落不了地的叶子。


生死也不重要了,她就想要个痛快。偏偏谢却山最会的就是钝刀子割肉。


她很累很累,连恨都恨不动了,如果她注定无法逃离谢却山,那她就想剖开他的心看看,他到底想怎么样。


困惑是能与恨意比肩,同样让人坐立难安的情绪。


南衣首勾勾地盯着他,可他不说话。


谢却山失了言,他不知道要从哪里开始说起。他也知道当下的场景令人费解,他本做好了决定要放走她,可兜兜转转她又回到了他身边。


他或许是个巧言令色的人,却并不是一个擅长首面自己内心的人,他习惯了戴着面具,把真心藏在迂回的假面之下。她要个答案,他给不出来。


当下可不是什么谈情说爱的时机。就算他是舍去一切去救她,也并非图她的原谅和感动。他只是在履行自己的承诺,护她平安,教她谋生,然后送她离开。


他的世界里,从没想过什么长相厮守。更何况,两情相悦也得是另一方愿意才行。


他只当那过江之舟,渡她一程。这就是他能给出来的,最大的爱。


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呢?


谢却山沉默地拉过被子,将她裹回去,放到床上。


他该起身走人,可是又莫名地,牢牢坐在原地,觉得要说些什么。想了想,她既然醒了,就问问她好了。


他怕章月回放走他和南衣是放虎归山,是放长线钓大鱼,背后还有更大的陷阱。


“你跟章月回都说过什么?”他出声问道。


南衣骤然瞪大了眼睛,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章月回?”


谢却山没想到她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眸底一沉。他以为他们一定是见到了,然后发生了一些出乎意料的事,章月回才改变主意决定放了她。


但现在看来,她并不知道他的存在。那章月回后悔的是什么?他想起章月回看南衣的眼神……谢却山变得迟疑起来。


谢却山迟迟不说话,让南衣意识到了什么……她见到章月回,那不是一个梦。


“东家,上头花朝阁着火了……”


那句当时听得朦朦胧胧的话,一下子也变得清晰起来。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南衣想开口说话,胸膛却有气血剧烈地翻涌上来,她猛地咳出一口血。


都没来得及擦去嘴角的血,她便抓着谢却山的衣袖,急切地问道:“玉镯……碎掉的玉镯呢?”


一瞬间,谢却山明白了。他心中百感交集。庆幸这命运的神来之笔,又厌烦这阴魂不散的缘分。


原来那个不靠谱的“未婚夫”,是章月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