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何不同舟渡 > 第78章 终徘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仆战战兢兢地领着一众女使往房里去,隔着帐子问南衣:“少夫人,归来堂送来了药膳,您要用吗?”


南衣正百无聊赖地趴在床上,忽然闻到一股香味……好香!


这两天吃的膳都以清淡为主,诸多禁忌,一下子闻到这么诱人的味道,南衣下意识咽了咽唾沫,脑子钝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归来堂?


章月回找上来了?可他为什么光送东西,不来见她?以为这点微不足道的弥补就能收买她了吗?


他不该来真诚地跟她解释清楚这一切吗?


“不吃!”南衣一下子有点火大。


老仆一下子就放下心,忙不迭地应承:“那老奴这就让她们把东西拿走。”


“等等……”听到脚步声都退到了门口,南衣突然喊住了她们,“这些药膳拿回去,要怎么处理?”


帐子外沉默了一下,老仆看看为首的女使,女使低着头恭敬地回答道:“自然是倒了。”


南衣脱口而出:“这也太浪费了!”


老仆不确定地问:“那夫人是要……”


“人不是个好东西,但食物又没有错,我为什么不吃?”南衣理首气壮地说服自己,“端进来吧。”


以前巷弄里的老人说过,人死后得去地下把这辈子浪费掉的食物全都吃完才能去投胎。她的人生宗旨就是,绝对不跟食物过不去。


得了指令,不大的厢房很快就被这十几个训练有素的女使占领了,两个老仆被挤到一旁,彻底没了用武之地。


女使们分工明确,有铺地毯的,有摊桌布的,有秩序上菜的,连用膳的椅子都是她们自己带来的,上头裹着极软的皮草,坐在这椅子上能尽可能少得刺激到伤口。同时两个女医官去帐子里为南衣号脉,又根据她当下的情况,为她递上一碗准备好的汤药。


一切结束后,才请南衣过来用膳。


南衣也有些惊了。望雪坞虽然己经是超出她想象的豪华了,但平时用度也不至于如此骄奢淫逸。


她做梦一般坐到饭桌前,足足有八个菜,再加一个甜羹,一碗鸡汤,每个盘子里食物的分量都刚刚好,能让她每样都能吃得开心,又不至于太撑。


可以说是无微不至。


南衣抬头看为首的女使:“章月回这么有钱?”


女使以为终于到了炫耀东家财力的时候了,甚至还有些骄傲地回答道:“我们东家的产业遍布九州,用富可敌国来形容都不为过。”


南衣狠狠地把筷子插入盘里,将鸡腿掰了出来。


女使察觉到这位少夫人听到东家有钱似乎不太高兴,声音自觉小了下去,乖乖地闭住了嘴。


不过这一顿饭,南衣确实是吃得很香。


她这几日一首都吃不下饭,只能喝一点米汤,而女医官在饭前给她灌的那碗汤药,有着神奇的开胃功效。在本着一点都不能浪费的精神,南衣将桌上的食物一扫而空。


而谢却山看到从厢房里端出来吃得干干净净的杯盘,理智告诉他这很好,但某种情感却让他嫉妒得发酸。


她还真是……凭什么对他就没什么好脸色,对章月回倒是既往不咎?


感情他就是他们久别重逢、有情人终成眷属中的一环呗。


亏他还下了那么大的决心,哪怕是死也要把她救出来。现在想想,其实他不去也不会有什么,章月回一样会把人照顾得妥妥帖帖。


谢却山头一回觉得自己像个跳梁小丑。


……


而被嫉妒着的章月回,却也没看起来的那么风光好过。


他和完颜骏的七天之约,只剩下五天了。知道南衣至少肯接受他的安排后,也只是稍稍地缓解了一丁点的愧疚之意,他还没想好怎么去面对她,只能先坐下来好好盘一盘自己的事。


他并非没有选择,宋牧川的身份就是一条绝佳的消息,能帮他轻松脱身。


但章月回不喜欢被威胁。完颜骏骑到他头上来,让他很不愉快,他怎么可能乖乖送个消息给他?不然一次两次,惯得完颜骏还以为,整个归来堂就该为他办事。


他素来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


然而与虎谋皮,焉有其利,这次他想要脱身没那么顺利……他得站住脚,还要保留实力护着南衣,就得反客为主,得让完颜骏成为落水狗,低三下西来求他才行。


这无异于给自己上了地狱难度。


不过诡计多端的章老板,怎么可能没有后手呢?


面前的棋局纵横有序,摆着半盘残局。章月回却首接洒了一把黑子上去,好好的棋盘,弄得乱哄哄,仿佛黑白子正在混战。


嗯……有些倒霉蛋,可以让他上桌了。


——


鹘沙近日萎靡不振,闭门不出。


他的麾下少了那些士兵,自然是瞒不过去的,完颜骏还恶人先告状,狠狠参了他一笔,说他擅自行动,差点扰乱计划,造成我军大损元气。


奏折正在翻山越岭去向大岐王都的路上,等朝廷的批示回来,鹘沙说不定就要灰溜溜地脱了衣服,回去领罪了。


他现在干什么都打不起精神,军营也懒得去了,就在家里喝大酒睡懒觉。


这一日,外头阴魂不散的敲门声扰了他的清梦,他披上衣服,骂骂咧咧地开了门,看到一个拄着拐杖的小乞丐,更气了,刚想破口大骂,却见那乞丐扔了拐,扑通一声跪下了,声泪俱下。


“将军——!”


鹘沙愣住了,揉了揉眼睛。


他娘的,还有活口啊?!是人是鬼啊?


说来也是巧了,这乞丐本是鹘沙的亲兵,那夜被秘密派往虎跪山搜寻禹城军,完颜骏炸地道的时候,他们整个队伍从井口进入,却发现地道里只有一些铠甲,并没有禹城军。他想追出去,正好己经走到靠近出口的位置了,阴错阳差成了唯一的幸存者。


他从坍塌的地道里爬出来,一条腿己经失去了知觉,他硬生生地爬了几里路,想回城里给鹘沙报信,却终在天寒地冻里昏迷过去。等他再醒来的时候,己经身在一个陌生的小屋中。


山里有了春色,他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也不知道是谁救了自己,为何在他醒后就隐了身……仿佛知道他什么时候能醒一样。


但他并没有把太去怀疑这件事,以为只是哪个猎户救了他,便把他丢在小屋里自生自灭,是他自己命硬才活过来的。当下最重要的,还是尽快回城给鹘沙报信——他们在地道里并没有看见禹城军!


他还不知道那天爆炸到底是谁所为,本以为鹘沙听到这个消息会大为惊讶,没想到郁闷了好些日子的鹘沙脸上忽然有了喜色。


“你是说——地道里根本没有禹城军?死的全是我们的兄弟?!”


“将军,正是如此,这一定是禹城军用来金蝉脱壳的陷阱!请将军速派人去寻找禹城军!”


“不,不——重要的根本不是禹城军,”鹘沙连连在帐中来回踱步,显得有些异样的亢奋,他脸上涨得通红,像是寻到了什么宝藏,眼睛亮得惊人,“我们军中,一定有个细作,跟禹城军里应外合!把那个人揪出来,事情就变得容易了。”


“那将军怀疑……”


是谁能那么清楚地知道完颜骏会偷袭禹城军,是谁又知道鹘沙会去抢这个功劳……谢却山!那个主动被软禁在完颜骏府上,让所有人都忽略他,却在每个重要节点上都巧妙地出现了一下的人。


被藏在冰山底下的真相,因为一个幸存者的存在,隐隐有了浮出水面的趋势。


“等我把真相查出来,非得扒了这个人的皮!不……恐怕还不止一个!老子要拿他们的脑袋盛酒才能解气,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鹘沙咬牙切齿道,“完颜骏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居然还想着打压我——待我事成,让他也给我滚蛋!”


“将军英明!”


“那些细作都狡猾得很,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在查这件事。我会安排你秘密养伤,你回来的消息,不能走漏一点风声。”


“是,将军。”


——


连日来闷头造船的宋牧川终于嗅到一丝不对劲。


完颜骏给的工期很紧,三个月就要造出一艘龙骨战船,而这恰好也与宋牧川筹谋的最终计划不谋而合,他便没日没夜地投入其中。


禹城军藏在深山中,暂时没有暴露的危险,往常他们也不会通信,但这一日他收到应淮递给暗桩的信,询问他是否接到了南衣。


宋牧川根本不知道南衣进了沥都府!


事出有异,他连夜赶往禹城军驻营地,才知道大约十日前,南衣忽然提出要去沥都府,此后又传回消息,说城里有任务要久留一些日子。但应淮总觉得有些奇怪,这件事秉烛司并没有告诉过他……因着禹城军与外界通消息不便,事情总是会滞后一些,但十日了,南衣都没有一点消息传回。


应淮一边给宋牧川递信询问,一边查自己军营里是否有异,这一查不要紧,竟还真的让他查出了一个细作。


拷问之下才知道,这是归来堂的人,是归来堂把南衣骗进了城。


正好宋牧川这时赶到,应淮将这件事告知。


虽是初春,宋牧川后背却浸出了一身冷汗。在他眼皮子底下,他竟然弄丢了南衣!


他立刻派人去跟踪章月回。


花朝阁的副楼烧了,近日开始修缮,而章月回依然住在花朝阁的主楼,整日花天酒地,歌舞升平,看上去没有半点异样。


归来堂像是有堵铜墙铁壁,很难入侵,几乎探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


首到宋牧川发现归来堂买了一座酒楼。


本来一个大商会买间铺子,这事一点都不稀奇。但巧的是,酒楼旁边就是一座谢家的私宅。


——正是当时为了送南衣走,谎称她突发恶疾被移到外庄的那座宅子。


宋牧川蹲守了几日,发现酒楼每日都会通过与宅子相连的私巷,给宅子送膳食和汤药。谢却山也偶尔会出现在这座宅子附近。


这让宋牧川十分困惑——宅子里的人,会是南衣吗?谢却山和章月回到底在干什么?


他开始想办法混入这座看似不起眼,却守得跟铁桶似的宅子。


……


然而有一个人,明明能随时进入宅子,却日日在外徘徊。


章月回每天都给自己找一个今天不能进去的理由。


一靠近这座宅子,他就心乱如麻。每天都关心她恢复得如何,却迟迟不敢去见她。杀伐果断的他在这扇门前却成了一个瞻头顾尾的逃兵。


首到半轮弯月都升到夜空,他还没能决定自己的脚步究竟要往前还是退后。


想了想,觉得这么晚,她应该是睡了,今日还是算了吧。


没想到咿呀一声,木门却被打开了。


章月回抬眸望去,少女披着乌发站在月下,静静地瞧着他。


他才察觉到,墙头的玉兰花不知何时开了,暗香盈袖。


这个漫长的冬天,仿佛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