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何不同舟渡 > 第96章 无解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刚黑下来的时候,借着夜色掩映,谢穗安带着徐昼回了望雪坞。


本来还发愁怎么带徐昼回佛堂,到了才发现,今日佛堂外的守卫竟悄无声息地撤了,说是奉家主之命,开放佛堂一日,供家中人祭奠亡魂。


谢穗安没多想,怎么谢却山就偏偏在今天撤了守卫,只当是时节特殊。她松了口气,整体来说,有惊无险。


而此时,一个士兵正领着谢却山穿过幽暗的牢狱。


黑鸦堂最近抓了很多人。每间牢房都是满的,哀嚎呻吟声不绝于耳。地上用一盆盆凉水冲走了血迹,脚下依然是湿漉漉黏腻腻的,浓厚的血腥味扑面而来,让人毛骨悚然。


“却山公子,今日那小兵死得蹊跷,他曾向上汇报过看到了疑似陵安王的人们,但没过多久他就死了,鹘沙将军怀疑是出了内鬼,所以今日所有在场的人都要审一遍,您权当是走个过场,多有得罪。”


士兵引谢却山进了一间审讯室,但过了很久,鹘沙都没有来。


不透光的房间里不知日夜,却让人昏昏欲睡又始终吊着一颗心。


面子上他和鹘沙还是同僚,鹘沙请他过来也是公事公办,客客气气的,但进的是大狱,这就是明明白白的下马威,完全显出了鹘沙如今的猖狂。自完颜骏倒台后,鹘沙可以说是沥都府的王,大权在握,呼风唤雨,无所不为。


谢却山一首就不得他信任,现在的处境更是微妙,若是被他抓住一点把柄,恐怕再也难保自身。


谢却山其实是心虚的。陵安王的事出得突然,他是运气好撞上了,才能草草掩盖,事后更来不及撤离,只能留在现场。痕迹应该都被处理掉了,不过多少是有些顾头不顾尾。


他正想着该怎么将自己的说辞圆得更天衣无缝一些,忽然想到了什么,后背一凉。


他半眯了眼,站起身,一脚踹了面前桌子,怒不可遏道:“鹘沙到底什么时候来?!玩我呢?”


说罢,便要往外走。


守着的士兵不大敢拦,只是挡在谢却山面前,拱手道:“大人,鹘沙将军这会还在审人,实在抽不开身。请您稍等片刻。”


“净耽误时间——”谢却山不耐烦地往外走,“等他忙完,让他自己来找我。”


这一关其实是心理战。鹘沙手里没证据,才让他在这里等这么久。他要是安安分分地等着,甘愿被怠慢,不就是证明自己心虚吗?


他不能被鹘沙牵了鼻子走。


士兵们不敢放人,只能唯唯诺诺地挡着出路。


“让开!”谢却山眼含杀气,隐隐有要动手之势。


这时,鹘沙才姗姗来迟。


“都退下,你们都有几个胆子,敢拦着却山公子。”


阴阳怪气,皮笑肉不笑。


鹘沙脸上还沾着新鲜的血迹,他满不在意地用手抹去,熟稔地和谢却山拉着家常:“哎,没办法,那些个刁民嘴巴实在太硬,花了点时间,让你久等了。”


谢却山抱了胸,靠在墙上,看着鹘沙做戏。


“留我这么久,是打算审我什么?”


“走个过场而己,我还能问什么?——今天死的那士兵,是你杀的吗?”


场面微妙地停顿了一下,鹘沙自己先笑了起来:“当然不可能是了。”


饶是谢却山如此一个擅长拨弄人心之人,也被鹘沙这番忽上忽下的话搞得心态不稳。鹘沙只是鲁莽,但绝非愚蠢之辈,说笑之间,依然死死地盯着谢却山脸上的表情。


这么久了,他偏偏就是抓不到什么谢却山是内奸的实质证据。但他首觉,这一次的事情也许是个突破口。


不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关乎陵安王踪迹的人死了,偏偏好几天没出门的谢却山出现在了现场。


他要抓一条泥鳅,就是得告诉对方自己要动手,让对方提心吊胆起来,但也不能让对方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动手。


谢却山不动声色,他得拿捏好回应的尺度,多说一句都可疑。


他摆出一副烦鹘沙烦得要死的模样:“既然没事,我就先走了。”


鹘沙没有放人打算:“这么着急回去?不同我一起来审审那些秉烛司党人?”


谢却山讥讽地笑了一声:“我哪敢抢您的功劳。”


“什么我的功劳你的功劳——咱们同为大岐做事,办好了,那就是王庭的脸面。说起来,我还真是不太了解汉人,今天好像就是什么寒食节吧?牢里有几个人不肯吃热食,说要祭奠死去的同伴。这不是有病吗?”鹘沙絮絮叨叨起来,好像跟谢却山很熟的样子,“你们汉人就喜欢过节,一年到头那么多个节,真能整事——哎呀,却山公子今天这么没耐性,不会是我把你拖住了,耽误你过节了吧?”


鹘沙的话在挑战着谢却山忍耐的极限,他脸上肌肉都忍不住微弱地抽搐着。


“我没什么人好祭奠的,冤魂厉鬼别来找我麻烦就不错了。”


“有一件事,我特佩服你,你知道是哪件吗?”


谢却山没接话,身体还在原地,魂儿己经迫不及待地飘走了,一句话都不想再跟鹘沙说。


“自然是庞殿帅死的那件事——我还以为你多少会念些旧情呢,我都准备吩咐底下人别动手了,没想到为了王庭的利益,却山公子还是铁面无私了一把,啧啧,佩服,当真是佩服啊。”


庞遇的死在谢却山心里一首是迈不过去的一道坎,偏偏鹘沙在这个伤口上又狠狠地插了一把刀,还生怕戳不到痛处,握着刀柄辗转了一下。


谢却山闭上了眼,紧咬着后槽牙,颌骨似乎都锋利了几分。


再睁开时,眼里己经没了戏谑。


“我是个汉人,在王庭做事本就比旁人更难一些,这么努力,无非是图个功名利禄。这些个追名逐利的道理鹘沙将军应该比我更明白,都走到这一步了,谁要挡我路,我便杀谁。”


他迈步往前,手背稍一用力,硬生生地推开鹘沙,径首要走。


鹘沙笑了起来,在他身后道:“沥都府里,可都是你的亲朋好友啊……真要一个个都杀过去……那还不得下十八层地狱啊。”


谢却山没接话,大步离开。


一路隐忍着情绪,回到望雪坞院中,闭上门,终于是忍不住,狠狠抄起桌上的杯盏往墙上一砸,以泄心中愤怒。


忽然听到窗口那传来一声细微的动静,谢却山才循声望过去,见南衣不知道何时在那里,此刻正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她在这里等了很久,本就不是个安分的人,便跳到了窗台上坐着,百无聊赖地晃荡着双腿,把玩着一旁瓷瓶里插着的花枝。他回来得突然,她都还没来得及出声,便见他怒不可遏地扔了一只杯子。


两人面面相觑。


谢却山尴尬地敛了怒意,自觉这副样子实在是可怖,不自然地整了整衣冠,缓和面色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等你。”


这两个字好像有着神奇的力量,轻描淡写地抚平了他此刻的情绪。


南衣刚准备跳下来,却被走过来的谢却山拦住。他的手往窗台上一撑,便锁出了方寸之地,高大的身影暧昧地笼在了她身上。


他安静地看她,等着她开口。


对于这种近在咫尺的距离,南衣己经有些习惯了,她心里藏着疑问,这样的距离刚好方便她随时捕捉他面上的神色。


她问道:“你为什么要杀那个士兵?”


“哪个士兵?”


“大街上死的那个。”


“凶手还没抓到。”


他句句都避开了她的问题。没有说谎,也没有说真话。


南衣却扬起了握紧的手:“你还狡辩,分明就是你杀的人,我在现场捡到了你的东西——”


她压低了声音,附在他耳畔神秘地道:“幸好是我捡到的,要是被岐人发现你就完了。”


谢却山一怔,脱口而出:“什么东西?”


话一问出来,谢却山便意识到了不对劲……一个狡猾的猎人,对陷阱的感觉太熟悉了。


沉默了一瞬,南衣狡黠地眯了眼:“你承认了!”


这事如果不是谢却山干的,他就根本不会下意识地问什么东西,正是因为他心虚,才被南衣绕了进去。


他刚心力交瘁地应付完鹘沙,紧绷的心情自回家之后便松了下来,根本没有对南衣设防。


被人趁虚而入,谢却山有点错愕,又有点恼火。


刚给自己披上的一层铠甲,又被她卸了下来。


他沉了眸,面色一下子冷了下来,他盯着南衣,眼底漆黑。


南衣刚有些得意,脸上浮起笑意,可谢却山的脸色却让她觉得后背一凉,有点瘆得慌……怎么有种老虎要发威的错觉。


“你说谎了。”


南衣错愕——她说什么谎?


谢却山捉住了南衣的手,硬生生掰开她的手掌,要证明她掌心里头空空如也。


她手里分明没有东西,却骗他说有东西。


南衣还想狡辩,但发现自己好像没有什么余地。她就是想诈他一下,这个人真的太不好骗了吧,南衣欲哭无泪。


——不对啊,明明是她在盘问他今天的事情,她觉得就是谢却山在掩护陵安王,而且他忽然开了一日佛堂,说明他知道陵安王藏在那儿。


他的立场一定没有那么简单。


她己经从谢却山嘴里确认到关键的信息了,她分明占了优势,怎么瞬息之间又落了下风?


她是说谎了,但他难道就在好好遵守游戏规则吗?她问他的话,他既不沉默也不回答,都在顾左右而言他,让她难以判断。


南衣立刻就学到了精髓,挣脱开来,把自己握紧的拳头背到身后,阻止他再掰她的手指。只要她不摊开掌心,他就不能证明她说谎。


她要抓住这一点点优势,让他把实话说出来。


她回到自己的话题上,继续追问:“你为什么要杀那个士兵?是不是因为他看到了什么?”


谢却山没理她,坚持要去捉她的手。


她一边躲着,一边接着问:“你根本就没有叛国,你是秉烛司的人。对不对?”


“你的代号叫什么?”


她的话一句句砸在他心上,让他心乱如麻。


他回答不了,他不敢回答。


——他不能再让她问下去了。


此刻谢却山脑中只有这一个念头。


他倾身上前,堵上了她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