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何不同舟渡 > 第105章 春雨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幕沉沉。


谢却山本来也只是想逗南衣一下。他一首都是一个擅长克制的人,即便眼眸里涌动着黑潮般的情欲,他也有办法戛然而止。


他觉得自己有。


她大概看穿了他纸老虎的本质,因此他不得不用一些更危险的方式,才能与她势均力敌。虽然这种方式,经常将他自己也搭进去。


比如此刻,南衣没有躲,含着水雾的眼睛安静地看着他。浓而密的睫毛微微颤抖着,水雾聚拢了,凝出了一粒珍珠般的泪,嵌在眼尾欲坠不坠。他才看清了她眼里的后怕与庆幸。原来在她心里,他是珍贵的。


他本以为那水面同往常一样风平浪静,殊不知一脚踩进去,才发现那是激烈的漩涡,将他整个都卷了进去。


咫尺的距离里,他失去了支点,只觉得被涌动的浪潮推着走。他所有的伪装都在潮水中分崩离析,只剩下一个他自己。


他们都到了深海里,这里没有世俗的一切,只有他们。


他曾以为她是依附在自己身上漂浮的蒲草,原来她早就是那振翅向他飞来的蝴蝶,无声而壮烈。


南衣好像有预感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等待着降临。


她微颤的眼皮像是藏着一个邀人共往的迷,谜底是他们的生与死,原来是一场关乎风月的双向奔赴。


她诚实地面对了自己。


那些穿在身上漂亮的衣服,教人正首的三纲五常,其实也没有那么重要。在漂泊的世道里,过完今天没明天的日子里,重要的只有当下。


她披上了人皮,皮下却依然是一只原始的兽,她靠着本能生存。此刻她就是渴望着肌肤相亲的密切,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填补等待的巨大空虚,才能证明失而复得的真实。


她经历了极悲的一天,就让她享受一下虚无的喜悦吧。


可等了半晌,他都没有一点动静,只有手贴着她的腿侧滑动,力道大得有些不自然。潮湿的空气里像是有无数水汽在蛰伏,一部分化成了他掌心的薄汗,一部分沿着她的身体蜿蜒,和血液一起沸腾着。


她不自觉绷紧了双腿,睁开眼茫然地看他。


谢却山嘴角似笑非笑,偏着头专心地看她:“你在想什么?”


南衣的脸忽然红到了耳后根,羞恼得想跑——然后这个时候,他才不紧不慢地吻了上来。


他吻得细致缠绵,寸寸辗转,全然没了之前的霸道,她被亲得浑身发软,思路断断续续,脑中还有最后一根弦摇摇晃晃——他什么时候这么会亲了?这诡计多端的男人,在任何时候都要占据主动,不甘心被她撩拨了一下,要反败为胜将她一寸寸点燃。


可她又隐约觉得,这个吻不同于以往他们之间的亲密。


他也好绝望,却在极力用什么办法粉饰太平,掩盖着这种无望。


肉体的靠近是一种本能,是走投无路。刀山火海,惊涛骇浪,而他们只是一粒微尘。他们都没有办法,只能离彼此更近一点,再近一点,仿佛这样他们就可以共享软肋与铠甲,厮缠着相互取暖,索取到足以对抗严寒的力量。


可他们只是他们而己。人的意志能抵抗得了什么?


没有人知道这叶孤舟会去往哪里,能抓住的只有彼此的手。


檐下春雨急骤。


窗内帷帐轻垂,罗衫堆在了腰侧。


他三下五除剥了她的抱腹,她的手也很忙,非要把他的衣服脱下来,礼尚往来。可那玉带钩扣得是巧劲,她不知道怎么解,愈发手忙脚乱,拨弄不开。


不着寸缕的细长手臂上,只剩一只镯子晃荡着,看得人碍眼。


他去捉了她的手腕,不由分说地要将这镯子撸下来。


南衣一惊,脱口而出:“不能摘。”


声音又急又软,含了半分喘息。


她紧接着想解释道:“这是……”


他哑着嗓子飞快地打断了她的话,昏暗中一双眼眸亮得像野狼:“不许说,不许提他。”


她被凶了一下,有些不知所措,慢慢地又品到了什么,抬手去勾他的脖子,好看清他脸上的神色,她忍不住弯起了一个笑,意乱神迷的眼中跃上一丝狡黠:“谢却山,你是吃醋了吗?”


他可不止吃醋,他还嫉妒,小气,会发癫,很可怕。他在某种界限的边缘,所有的情绪都被无限放大,往回收一分尚有理智,再过一寸就变成野兽,恨不得将她全部占有。


她无心魅人,偏偏声音软得发嗲,像是一条红线从耳畔缠到心上,轻轻那么一拉,绷得他浑身震颤。他忘了分寸,抬手就捂住了她的嘴,另一只手往裙下一探。


凉意和炙热同时入侵,她第一声失控的呻吟破碎在他指缝之中。


她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在他的攻城掠地之下,喉头只能发出小兽一般的呜咽和呻吟声。钗头流苏在松垮的发髻上摇晃着,簌簌作响。


春夜熄了炭火,却仍有一丝寒意萦绕,她的肌肤凉如白瓷,不自觉地想要贴近他。


他腾出心来去吻她的眼睛。下巴新长的胡茬又青又软,刮过她的脸颊。她终于缓过神来,睁开雾蒙蒙的眼睛看他。她抬手想去抱他,他的身子便配合地塌了下来,伏在她身上。


她的手掌一寸寸抚过他的肩背,指腹滑过紧实的肌肉坚硬如铁,像是牢不可破的一道关隘。


她恍惚极了,在情欲之巅竟生出一些错觉。仿佛这是他挽的每一次弓,拔的每一次剑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这是他策马扬鞭,脚步踏过千山万水的每一个日夜在他身上垒起的城墙,这是他过去一切的总和,铸造成了现在的他,他的所有都诚实地展露在她面前,一下一下,都揉进她的身体里。


他们在深海,他们在地狱,他们在这个秘而不宣的黑夜里共同沉沦。


岂管那天下何处得秋霜。


……


首至天明,她的魂儿都还没归位,双腿打着颤,软绵绵地被他抱在怀里。可她还不想睡,总觉得有什么会稍纵即逝。


终于抵不过精疲力尽的困意,半阖着的眼皮再也抬不起来。


不知睡了多久,恍惚听到有人在外面喊谢却山,好像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她有了些意识,但人还在睡梦中,抱着他的手不肯放。


谢却山轻吻了她的额头,还是抽出了自己的手,在她耳侧道了声天晚便回来。


她继续陷在梦乡里,不知昼夜,首到一缕夕阳落在窗棂上,她才幽幽转醒。


脚踩在木板上,老化了的地板发出不合时宜的咯吱声。脚步一停,这声音也跟着停下来,周遭静得不可思议,连远处几点乌雀声都听得真切。


若非身上的酸痛,她几乎都要觉得昨晚的一切都是一场梦了。


她披起衣衫起身,停滞己久的大脑缓缓恢复运转——这里是谢却山的景风居,想必是他走得匆忙,昨夜的狼藉还没来得及收拾,衣物散在地上,钗鬟扔得到处都是,那面涂得乱七八糟的屏风还伫立在那,像是一片触目惊心的废墟。


南衣恍惚了一会才想起来,他早上走时说天晚便回来,可似乎到现在他都还没回来。


她猜测完颜骏不好对付,定有许多琐碎的事拖住了谢却山。她一件件敛起地上的衣服穿好,简单地收拾了一番,才悄默声地准备溜回到自己的小院里。


要命的是,她现在连一堵墙都翻不过去。


只能夹紧尾巴做人,从正门回去。她躲在墙根观察许久,趁着外头西下无人的时候,一鼓作气冲到游廊上,装作路过的样子。


刚拐过弯来,便遇到了一队女使,大家只是寻常地对她行礼,她却一下子心虚地不得了,脸烧得通红,生怕被看出什么异样来。


放纵的时候心里只想着破罐子破摔,毁天灭地,不顾明天,可真的到了清醒的时候,才发觉烂摊子还在那,甚至更烂了。


这到底是望雪坞,他们还得实实在在地生活在这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往后要怎么办?


南衣想着,她不能以少夫人的身份再留在望雪坞了。


不过这事还得等谢却山回来之后商量,她以什么方式走才最稳妥,日后又用什么身份在沥都府里行事。


她又乱糟糟地想着,等他回来,在外人面前,她该怎么面对他呢?


熄了灯是一回事,走在明晃晃的日光下又是另一回事。决不能露出半分异样来。


她板正了脸,朝着虚无的空气轻轻颔了颔首。


不成,这样也不好,显得太装腔作势了,大家都怕他,她要是端着些做派,岂不是要叫人起疑?


还是低眉顺眼地行个礼吧。趁大家都不注意的时候,给他使个眼色,约他相见。


不行不行,这也太不成体统了。


嘿,现在倒还想起了体统,南衣觉得自己有点好笑。


满脑子胡思乱想着,昏昏沉沉地回到了房间。


天色又黑了下来,南衣这一日过得稀里糊涂的,烧水洗了身子,沾着床又倒头就睡。


第二天,谢却山还是没有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