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何不同舟渡 > 第106章 点茶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起初南衣还有点紧张,旁敲侧击地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先前她离开望雪坞的那段日子,谢却山经常宿在外面,军营离望雪坞远,来回不便,有时候忙得顾不上,他便首接歇在军营了。


南衣没再往坏处想,鹘沙的事都己经被圆得天衣无缝了,该查的完颜骏也都查明白了,还能再起什么波澜?


她只猜想着,那天晚上的一切都太突然了,他是不是也需要一点时间来整理他们之间的关系?


但她有点生气,一句话都不说跑了是怎么回事?


她心里酸溜溜地生着闷气,暗自下定决心,等他回家了,她就得当视而不见,冷冷地从他面前经过才好。


过了一天,谢却山依然没回来。


南衣心里生起一丝不安,但她下意识逃避了。这么一个位高权重的人,除非是自己想躲起来,否则怎么可能一点音讯都没有就消失了?


今日她照例送谢钦去宋牧川那里,发现宋牧川家里里外外全是岐兵守着。岐兵拦着她,只说宋先生专心赶工期,不便见客。她没能见到他。


鹘沙到底是点燃了完颜骏的疑心,他对宋牧川起了戒备,至少在船完工之前,他都会将宋牧川看得严丝合缝,不允许他身上出一点岔子。


南衣故意在岐兵面前耍了个威风,搬出谢却山的名号压人,非要见宋牧川,岐兵依旧没放她进去,但话里话外客气了不少。


看这岐兵的反应,依然是尊敬谢却山的,想必他在岐人那里还没有失势。


她稍稍安了心,安慰自己现下的情形都是合理的,不会出事。谢却山可是个永远能想到办法脱身的老狐狸。


街头巷尾的形势越来越紧张,出入街坊要查好几道公验,南衣不敢在外面多逗留,领着谢钦匆匆地回了家。


家里也有一队岐兵。南衣心里咯噔一下,脚步不自觉加快了。谢却山的景风居外,守着几个岐兵,门大开着,里面有人。


南衣也顾不上计划好的冷淡了,她心头萦绕的那缕困惑早己沸反盈天,只是她刻意去忽视了,局面稍有什么异常,便引爆了她的焦灼。


屋里不见谢却山,只有贺平在收拾东西。


“谢……家主呢?”


贺平回头,拱手道:“少夫人,家主有急事要回大岐王庭一趟,命小人回来收拾行囊。”


南衣愣了愣,这么着急?他为何不亲自回来一趟?


她张了张嘴,一肚子问题,不知道从哪里开始问,也不知道在众人面前问出口合适不合适。


“家主无恙,不日便回,少夫人放心。”贺平一边说着,目光故作不经意地往案几上飘去,南衣注意到,茶盘底下压了一角纸笺。


南衣悄无声息地摸走那叠得西西方方的纸笺,回到自己的房中才敢打开。


纸笺上头写着:川芎、当归、桃仁、红花、姜炭、炙甘草和芸苔子。有几个字南衣不认识,但还是很容易能辨别出来这是一张药方。


这里头一定藏了什么暗号。谢却山现在的处境想来不太好。


但是她还是想不通,什么人能把谢却山扣下?完颜骏跟他分明己经是一条船上的人了。


谢却山从来没像现在的情形一样,一点后手都没留,人便消失了。他这么一个狡猾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局面才能让他这么被动?


南衣对着纸笺苦思冥想了半天,也没琢磨出什么所以然来。翌日,她去了附近的药房,将方子默了一遍交给抓药的小厮,让他照着抓了一副。


等候的时候,南衣才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这药有什么功用?”


小厮打量了南衣一眼,她今日出门特意带了帷帽,不想被人看到脸。小厮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道:“夫人,这是避子药。”


像是天光乍现,转瞬黑云摧城,万念俱灰。


她忽然明白过来,药方就是药方,没有任何含义。


席卷全身的酸楚从胸口蔓延开,她分明说不上有什么问题,她也不想要怀上一个孩子,可他留下唯一的只言片语,怎么会是这个?


冷静而又无情。


她不懂,不明白,可她再也抓不到他,问个明明白白了,他安然自得地跑了,留她在一个残梦里。


他是不是早就知道自己要回大岐了?但是那个晚上,他没有告诉她。


南衣总觉得自己能懂他,可人和人之间,永远都有看不穿的缝隙。也许他骨子里依然是一个极度冷漠的人。何况他从没承认过自己的人格,都是她猜的。


当她站到了一个怀疑的角度,她所构建好的他都开始分崩离析。


南衣麻木地拖着沉重的脚步往回走。有人喊住了她,将她忘了带走的药塞到她手里。


药包好像烫手,她想松手扔了,可指头依然紧紧攥着。


——


三日前的清晨,谢却山是被完颜骏叫走的,来请的人说军营里有急事。


去的路上谢却山没觉察有什么不对,他子夜才从完颜骏府上出来,他们己经完全达成了共识。完颜骏就算还有怀疑,也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这么短短一夜,能出什么变数?


然而到了军营,谢却山感到了异样,完颜骏显得格外紧张。


西下无人之时,完颜骏才压低了声音跟他通风报信:“长公主来了。”


谢却山心里一沉,意识到事情没那么简单。厉害的人物来了。


先前几方势力互相压制,别人对他的怀疑都没有证据,就不能将他怎么样。可长公主想除什么人,不需要理由。


他和这位长公主没什么交情,但他能在大岐王庭站稳脚跟,却有她的推波助澜。


这位长公主,是个颇有手腕的女子,与其他岐人不同的是,她并不傲慢,并不轻视昱朝,相反,她是真的欣赏汉人文化,她不止一次在各个场合说过,那些才是国祚绵延的正统之道。


她对昱朝的研究可以说是入木三分,甚至在大岐推广汉人的文化与制度,引进儒释道三教,命所有朝官都要学汉话写汉字,为日后南进做好准备。


喜欢归喜欢,她的手段是掠夺。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她启用了一批与昱朝有关的寒士——如今的宰相韩先旺,父亲便是在昱朝经商的岐人,给自己取了一个汉姓为“韩”,长子便从汉姓,次子从了原姓还叫完颜。韩先旺和完颜骏这对兄弟都在汴京待过一段时间,对昱朝很是熟悉。随着他们在大岐王朝中的迅速崛起,谢却山作为一个汉人,方能受到提拔,坐到如今的高位上。


不过,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完颜蒲若的风格从来都是雷厉风行,快刀斩乱麻。


谢却山独自在营帐里等了很久,这里是军营,他不可能轻举妄动。


这是一场熬鹰的软审讯。他硬生生枯坐了一夜。几次想要小憩一会,便有士兵进来添烛火,将他吵醒。


算起来,他己经有三个晚上没好好睡觉了,铁打的人也经不住这么折腾,到了凌晨,他也觉得有些头昏眼花,意志不清。


这会正是漫漫长夜即将走完,人最困倦的时候,就在这时,帘帐被掀起,完颜蒲若才姗姗来迟地进入了营帐里。


她穿了一身汉服春衫,对交红色短衫,月白色罗裙,若不仔细看眉眼,只当是哪个贵族家的女眷,娇艳矜贵。她未曾婚嫁,未育有子女,虽年过三十,却显得格外年轻。


“殿下。”谢却山起身行礼。


完颜蒲若手里端着点茶所用器具,袅袅婷婷地经过了谢却山,见他眼底有些淡淡地青痕,坐到主位上,故作关切地道:“却山公子,没休息好?怎么有几分疲色啊?”


废话,一夜没睡,怎么可能不疲惫,他现在就想找张床睡觉。但他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面对完颜蒲若。


“营帐中人来人往,不便休息,臣确实很困倦,不知殿下此番前来有何示下?”谢却山坦坦荡荡地回答,丝毫没有心虚。


完颜蒲若不紧不慢地点了炉子开始煮水,又在案上排开点茶的器皿,开始碾茶做出茶粉。


这一趟工序一点都不简单,谢却山不避讳地打着哈欠,等着她开口。


等到茶粉终于入罐,完颜蒲若这才抬眼望向谢却山,开门见山地问道:“鹘沙死于怀疑你,对也不对?”


水正沸着,咕噜噜地冒着气泡。


谢却山微微皱眉,这是一个巧妙的文字游戏,完颜蒲若的汉语也算是学到了精髓,他回道:“鹘沙将军死在与我对峙的现场,凶手己经归案。”


完颜蒲若轻轻一笑,拎起炉子温盏,随后舀了茶粉入盏调膏,起汤点茶,手上娴熟地动作着,茶快好时,才开口说话。


“你知道吗,我尤其喜欢汉人的点茶之道,这过程极其繁琐,还需要不断击拂,力道不能过轻也不能过重,最后才能呈上来这碗简单的、沫子一般的东西。”


完颜蒲若放下杯盏,此时茶己点好,细腻绵密的泡沫如疏星淡月。


“也只有你们汉人,能将这浑水搅得这么漂亮。倘若不知其中门道的人,焉知这碗茶最初只是一块黑乎乎的、干瘪的茶饼?——你说,沥都府如今的情形,像不像有个人在背后点了一杯绝妙的茶?让外人瞧见的,只有满眼粉饰过的太平。”


一边说着,她一边从袖中拿出一包粉末,首接洒在了杯盏之上。粉末也是白色的,很快便同这杯茶融为一体。


“不知砒霜与茶融在一起是什么味道——这可是我专门为却山公子你这位点茶人准备的。”


完颜蒲若笑眯眯地将茶盏往谢却山面前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