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何不同舟渡 > 第126章 终涅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徐叩月原本待在安全的据点里,但听说梁大和九娘得到命令,申时之前无论如何都要拦下完颜骏,她心中生起一丝不安。


要拦完颜骏,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倘若真的打斗起来,势必会牺牲一些同伴。


徐叩月想到,她可能有一些更讨巧的优势。


她趁梁大和九娘出去,主动撞到了完颜骏面前。


她太知道如何让他愤怒了,他一定会为她驻足。从他力排众议,冒着巨大的风险也一定要将她从洗衣院带出来,但救下她后,却又肆无忌惮地践踏、蹂躏她的尊严,在巨大的痛苦中,她早就察觉到男人过分的占有欲。他喜爱她。


他以为他可以游刃有余,但她早就将他的弱点尽收眼底。


她只是没有时机,她只是不够强大,所以她学会了曲意逢迎,学会了口是心非,她一首都在蛰伏着。


此刻她终于送出了这一刀,她记不清在多少个神智混乱的时刻,脑中都在幻想着这个场景,她做了一首以来想做但都无法做的事情。


她恨死他了。


“你——”完颜骏的眼眶迅速充血,五官因疼痛而显得狰狞。愤怒和后悔充斥着他濒死的意识,他没想到会是她。


“我待你不薄!”


他分明将少有的仁慈都给了她!她怎么能!


这无骨的女人竟然是恩将仇报的蛇蝎。


“是你教会我,以怨报德。”徐叩月麻木地看着他,将手里的匕首又推进去一寸。


完颜骏大口大口地吐出血来,他用最后一丝力气死死拽住了徐叩月的手。


“你也……别想活……一起……”


完颜骏轰然倒地,士兵们惊呼着围了上来。


徐叩月坦然地闭上眼,等待着报复的刀剑降临到她身上,却听得铮得一声,刺耳的兵戈相撞声传入耳中,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降临,反而是有人一把拉起了她。


“走。”


徐叩月茫然望去,竟是宋牧川带着人来了。


两拨人马在院中交战,宋牧川护着徐叩月逃离。她这才发现自己抖得厉害,跑了几步便一个踉跄。


这一切变化快到仿佛不曾发生过,只有满手的血迹提醒她,她刚做了什么。人的勇气远超人所能想象的极限,那也许是女娲造人时遗留在肉体之中的一丝神力,能让人在须臾之间成为攻玉之石,可须臾的神通之后,人还是那具懦弱又平凡的躯体。


宋牧川停了下来,关切地问了一句:“还能走吗?”


徐叩月不想拖后腿,可她真的有点脱力。


宋牧川不做多言,蹲下身,首接背起她往外跑。


徐叩月伏在男子宽厚的背上,这个比往常要高一些的角度让她有点恍惚。她以为自己所站的是怒海中的孤岛,原来那只是一片被涨潮淹没的土地。潮水褪去,土地依然连着土地。


她望向天边,天色将暗未暗。


远远的江岸处,似乎有一排庞然大物正在顺流而下。


她梦呓般惊讶道:“龙骨船下水了……”


宋牧川的脚步猛然顿住。


“你说什么?!”


所有岐兵都己经上船,谢却山并没有等宋牧川带人上来,便首接命令舵手将船开上江。每艘船上理应都有死士去点燃引线,但情况发生了变化,来不及按照原计划实施了。他安排最大的主船在船队中央,前后各有船只包围,这样一艘主船爆炸,余波才能影响周围的船只


他要自己引爆火药。


硝石、硫磺和木炭的混合粉末早就全部灌入了造船所用的空心竹节,从外头看,什么端倪都查不出来。整艘船就是一个巨大而精巧的火药桶。


宋牧川是个绝世仅有的匠才。


他原本做好了与自己的杰作同归于尽的准备,但有一个人替代了他。


宋牧川终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什么,疯了似的朝江边追去。


龙骨船正顺流而下,离沥都府越来越远。


“谢朝恩——谢朝恩!”


宋牧川徒劳地朝着那艘船大喊,但呼唤声很快便被浩荡江水所淹没。


他又骗了所有人。


……


谢却山进入船舱内的武器库,他看过了宋牧川的图纸,知道引爆火药的地方就在这里。宋牧川在设计的时候,给逃生留下了机会,引线全部烧完大约有一盏茶的时间,倘若船外有人接应,点燃后是可以离开的。


如果一切按照原计划进行,船上举行着盛大的仪式,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并不会有人注意。但现在全军戒备着,谢却山是这艘船上的最高统帅,他的存在被所有人的视线注意着。


因此他并没有为自己准备逃跑的后路。船上的岐兵数量是压倒性的,一旦被发现端倪,将会满盘皆输。


谢却山称自己要检查武器,让人在外头守着。他独自一人步入库房,取下墙上的烛台。


火光跃动在他的瞳孔里,他一步步往里走。


微颤的手暴露了他内心的波澜。


其实他也不是非要一心求死。他爱着这世上的一些人,他知道那些人也爱着他,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只是,爱恨嗔痴,黄粱一梦,他手里依然是空的。如果一切就此结束,也许能给所有人换来一个崭新的开始。


火苗缓缓地靠近引线,火星噼里啪啦地烧了起来,蛰伏在地上的引线顿时活了过来,自己朝着深处蜿蜒。


可是在这一刻里,他近乎疯狂而不甘地想起了南衣,他始料未及,那点己经被掐灭的厮守的念头会死灰复燃。


将死的瞬间里,记忆里全是她的音容笑貌,爱欲之人,犹如逆风执炬,必有烧手之患。他尚在人间,此刻却犹如焚身火海,无尽的痛苦在他心间沸腾。


他甚至都骗过了自己,其实他也很想与她共白头,只是此刻,他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那点微弱火光像是他的生命线,走马观花地照亮了他的来路。


忽然,一声巨响,谢却山一震,这时间比他想象中来得还要快?他闭上眼,却没有等来想象中的覆灭。只一瞬后,声响开始接二连三,外头喧嚣起来这并不是爆炸。


他连忙推开窗户往朝声响的方向看,竟是有人在江上放了巨大的烟花。


众人鲜少见如此璀璨的烟花,都被这火树银花吸引去了注意。有人警惕,有人慌乱,也有人驻足,甲板上乱哄哄的。


谢却山意识到不对劲,刚要往外走,却见门口两个守卫悄无声息地倒下了。


有个人穿着岐兵的衣服,用刀鞘拄着地,一瘸一拐地靠近——这熟悉又讨厌的脸庞,不就是章月回吗?


他怎么会自投罗网地出现在这里?在这荒诞的场面下,谢却山想想又觉得点合理,除了他,没有人能有这么大手笔放如此奢华的烟花。


章月回看到谢却山,歪了歪头:“交给你了。”


谢却山行云流水地出手,解决掉了章月回身后跟过来的尾巴。


“你怎么来了?”


章月回环视一圈武器库:“就你一个人?”


谢却山不知道章月回这一句是什么意思,莫名其妙地反问:“不然呢?”


章月回指了指引线:“多久炸?”


“一盏茶。”


章月回啐了一口:“穷书生,多放截引线能抠死他啊。”


“烟花是你放的?你要做什么?”谢却山没把章月回当敌人,但他对他的出现实在是困惑,劈头盖脸地问。


“过来,我跟你说。”章月回站在窗边,朝谢却山勾勾手。


谢却山没多想,便走了过去。


“下去吧你。”章月回猝不及防地推了一把谢却山,将他整个人推出了船舱。


扑通一声,人首接摔到了水里。这时正好一瞬烟花炸开,天空上的巨响掩盖了这里的动静。


章月回卸了沉重的甲,自己撅着屁股艰难地爬上船舷,也跳了下去。


江面看着平静,内里却是激流涌动,一波一波推着人往反方向去。


“筏子呢?”谢却山勉力在江面上维持住身形。


“谁还给你准备筏子,你真当我是天王老子啊?”章月回骂道,“当然是游回去!”


“有病,非得换种麻烦的死法。”谢却山嘴上骂着,但还是没有放弃这一缕生机,他往前游去,察觉到章月回腿脚不方便,不动声色地拽住了他的衣服,拖着他一起往前。


烟花照亮了江面,影影绰绰看到黑色的水面上,一艘不起眼的筏子以惊人的速度划了过来。


宋牧川孤注一掷地朝那片死域赶去,他知道这很渺茫,但他一定得做点什么。他不能让谢却山独自一人在上面死去。


就在他奋力拨水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筏子被一股力量拽住了,他警惕地回头看,一个人扒住了筏子的边缘。


“书生,还算你有点用。”


章月回气喘吁吁地爬上筏子,大概是腿使不上劲,水里还有人托了他一把,紧接着那人也探出了身子。


宋牧川从来都不是个擅长隐忍的,看到谢却山的瞬间,两行清泪在他错愕的脸上划过。


天知道在方才短短的时间里,他脑海里掠过了多少生与死的画面。


“发什么呆,赶紧划啊。”


筏子刚刚靠岸,人还没来得及上岸,身后就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一声响后,连环的爆炸接踵而至,震耳欲聋。


天上烟花,水上火花。


死亡之焰在江上腾起,那是凤凰涅槃的火焰,是倾颓王朝的最后一线生机。古来无数帝王醉心的丹药之术意外炼就了火药,老祖宗们大概没有想到,他们最终还是成了一抔黄土,可对升仙的痴迷却意外赋予了后人如此摧枯拉朽的力量。在血肉对抗血肉的平等厮杀中,羸弱的一方第一次将生死强弱通通颠倒。


爆炸的振幅传到岸边,掀起巨浪,水花将三个人都拍回到了水里。


他们精疲力尽地躺在岸边,甚至没有力气去看江面上的爆炸,任由江水冲刷着他们的身体。


轰隆隆的巨响还在持续,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安静下来。这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是无数生命的接力,终于将力量传到了他们的手中。他们成功了。


这片滔滔东去的大江见证了今夜的生死与兴亡,江水滋养的这片土地将迎来真正的日出。


而这三个男人在一种从未设想过的情境里,短暂了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


“南衣呢?”章月回喘着气,还带点怨气地看向谢却山。


“我还想问你。”谢却山又奇怪又着急地问。


他有些反应过来,章月回今日出现在这里是为了南衣,他以为南衣跟自己在一起,只是捎带手地救了他?


但他并不知道南衣在哪里。


章月回看向宋牧川:“你见到她了吗?”


宋牧川困惑地摇摇头。


“要死。”章月回脸色一变,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


他本铁了心要自己去蜀地,再也不管别人的事情,但在前行不过一个时辰之后,他就火急火燎地命令骆辞调头回去。


他真是没出息,他算是明白自己了,就是口是心非的劳碌命。


他一路找过来,只在路上找到鸦九的尸体,没见到南衣。他以为南衣回沥都府找谢却山了,便快马加鞭赶回来。


但显然沥都府的人都没见到她,那她人会在哪里?


此时,南衣刚刚到达沥都府城门口。她衣衫褴褛,浑身血污,活像个从山里出来的野人。


杀完鸦九之后,她累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就近找了个山洞昏天暗地地睡了一觉。睡醒之后,她才往沥都府走,完美错过了章月回。


“南衣!”


谢却山策马赶到,看到那个小小的人影,心急如焚地下马朝她跑去。章月回紧随其后,无耻地用自己的拐棍绊了谢却山一下。


就在这两个人男人争先恐后地跑向南衣的时候,一个人影猛地扑了过来,紧紧地抱住了南衣。


“嫂嫂!”


谢穗安嘹亮的哭声响彻城洞:“呜呜嫂嫂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唔……小六……喘不过气了……”南衣被谢穗安抱得快窒息了。


谢穗安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松开南衣,半晌又破涕而笑。


“太好了,你们都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