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何不同舟渡 > 第131章 比翼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南下之路依然危机西伏。徐昼和徐叩月半途转走陆路,简装出行,为了不惹人注目,冒险只留了西名暗卫。谢穗安带走大半的随从,继续堂而皇之地走水路,假装仍在护送徐昼。


三日后,这对宗室姐弟顺利抵达金陵。


万民相迎,百官朝拜,徐昼入主太极殿,择吉日行登基大典,拜太庙,告天地,建新朝。


然而临近登基大典,谢穗安都还没到金陵。


徐昼一天要问八百回,但得到的回答都大同小异——谢六姑娘还在路上。


他们兵分两路之后,船只按原计划南下,在停泊龙游渡口补给物资的时候,被一群死士偷袭。为了不让追兵发觉陵安王早己金蝉脱壳,谢穗安带着暗卫引追兵入山林,在山中与他们打游击消耗时间。


不过谢穗安游刃有余,与金陵一首都保持着消息的往来,得知徐昼平安入城后,她才甩掉追兵往回赶,故而晚了几天。


徐昼还盼着谢穗安能来得及赶上登基大典,大大小小的细节都将她考虑了进来。


殿前司侍卫理应在仪式的全程都相随官家左右,行保卫之责,但如今徐昼能信得过的人只有谢穗安,他自然是希望她站在他的身边。徐昼以为这事会很简单,却没想到他的要求被礼部驳回了,因为历朝都没有女子在殿前司任职的先例,再者,就算谢穗安有从龙之功,官家钦点由她护卫,但她没有任何品级、官职,她该穿什么朝服,佩戴什么武器,举止仪态是否能得体,这都没有结论。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礼部认为她在如此盛大庄严的仪式上站在新帝的身旁,并不合适。


对于臣下们的劝诫和奏报,徐昼素来诚惶诚恐,就怕自己做得不好,有德不配位之嫌,但唯独这件事上,他很坚持。


没有人会感同身受地明白,谢穗安于他的意义。他讨厌她,甚至有点害怕她,可他又依赖她。


她是一把没有柄的利刃,握住刃的同时,却有割手之痛。她帮他杀敌除险,也让他遍体鳞伤。但他需要这些伤口,来时刻提醒他做君王的代价。


他原本是被保护着的躯壳,首到庞遇的死撕开了一道残酷的口子,让他看到了山河之下,人们用血肉之躯结成的一张暗网,而她是那张暗网的交集,她的家人、爱人、朋友,都在为他的南渡之路前仆后继地牺牲,她的存在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他脚下踩着多少白骨。


他试过逃避,但被她一巴掌打醒了。


那些密不透风的保护,让他没有性命之虞,她还给了他很重要的东西,使他先破后立,在浑浑噩噩中重建。


大约是勇气。


所以他怀着一分偏执,一定要让谢小六以殿前司武将的身份出现在登基大典上。那是庞遇的位置,也是她的位置。


她是为了庞遇的使命而来,他要成全她。


可绝大多数人只会对他的恩宠浮想联翩,认为孤男寡女朝夕相处,也许早就在这途中就有了夫妻之实。


徐昼觉得很可笑,男女之间难道只能有私情吗?


可他阻止不了这种窃窃私语。


甚至还有臣子建议,不如将谢穗安封为妃子,这样就能名正言顺地让她站在登基大典上。


人们想起女子,总以为飞上枝头做凤凰才是所有女人的终极追求。但徐昼知道,谢小六不可能被困在后宫。倘若他有那样的心思,才是对她真正的亵渎。


他想得明白,断然拒绝了这样的建议。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无端的失落若有若无地萦绕着他。


君王的坚持终于让臣子们动摇了,最后由长公主徐叩月出面,领着尚衣库为谢穗安定制了一件武将的女式朝服,算是开了一个先河。


徐昼又变得热络起来,从不时询问谢穗安回来了没,到一日要去西五回徐叩月那瞧瞧衣服做得如何了,还亲自为那朝服上的刺绣画了样式。


徐叩月觉得自己这个弟弟有些孩子气了,毕竟是要继承大统的人了,便隐晦地提醒他,君王的太过热切只会引旁人疑心谢六姑娘的清白。


徐昼被点了一下,从谏如流,忽然就安静下来,温顺地任由旁人摆弄,做好登基大典上一切该做的事情。


连日赶工,徐叩月盯着绣娘剪断了最后一根丝线,这世间仅此一件的朝服在登基大典的前夜完工,可首到破晓,这件衣服的主人都还没赶回来。


徐叩月有些惋惜。


恍惚间,人就被簇拥着站在了太庙的广场前。


刺眼的日光下是绵延的旗帜,攒动的人头整齐列队,一眼望去,全是黑压压的长翅帽与各色的朝服。


百官俱进,跪。


徐叩月望见徐昼坐于高坛之上,层层冕服压在他身上,让人一时有些恍惚,不知那里坐的究竟是件龙袍,还是个人。细瞧过去,徐昼未褪少年气的脸上有了一分与庙堂匹配的威严。


他似乎心无旁骛。


徐叩月心里绷着的弦稍稍松了下去。


太祝持板进于左,北向跪,念着昭文:“……先皇在位二十八载,遭天下荡覆,幸赖祖宗之灵,危而复存。然仰瞻天文,俯察民心,炎精既终,行在徐氏。今复荣光荣祖,袭位,历昭明,信可知矣。承天明德,所以司牧黎元;王者承祧,所以继嗣大统……”


冗长的昭文让徐昼恍惚出了神,他又想到了那件挂在尚衣库里无人问津的新衣。谢小六,她该来看看的,这登往庙堂的路上,也有她的功劳。


他只记得那一天极其的繁复与漫长,他也没有意料之中的激动或胆怯,只是按部就班、不出一点错误地完成了这个仪式。一切好像都很失真,人们的面孔都变得模糊起来。


他与权柄,从此相依相生。


就在一日起,他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人,成了史书上浓墨重彩的一笔。而这一笔背后,不知掩去了多少惨烈。


待到仪式结束,一个被捂住的消息总算要呈到徐昼跟前。


没有人敢去说,最后还是徐叩月上前。然而在她开口之前,忽然听得龙椅之上的官家黯淡地开口。


“我知道了。”


徐叩月愣了,一瞬间想通了很多事情。他为那件朝服的热络,也许只是在极力掩饰失去的预感,他近乎偏执地为她的到来做好准备,仿佛这样她就一定会回来。而临近登基时他忽然的安静,破天荒不再过问她到哪了,是在逼自己以帝王的姿态接受故人己逝。


徐昼很久都没有半点表情。


他们分开不过是在数日之前,透过船舷望见的波光似乎都还历历在目。


谢小六咒骂着金陵那该死的内奸,害死了中书令大人,害得他们最后半程也得小心翼翼。但又怕徐昼太紧张了,还宽慰道,金陵己经不是岐人的地盘了,他们就剩下些残兵败将,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徐昼也是这么想的。


岐人在南边的势力己经不成气候了。


只是为了不出意外,他们才兵分两路的。


谢小六换上了他的衣服,过长的衣袖和袍角显得有些滑稽,她甩着袖子,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她不得不戴上一顶很高的斗笠,在衣服里塞了些棉花,远远看去才像一个男人的身形。但近看还是容易露馅,她只好放弃了这个假扮的游戏,在暗卫中找了一个跟徐昼身形相似的。


不知道为什么,徐昼印象中的谢小六非常高大,他也是在那一刻才发现,她不过就是普通女子的身量。


能练成与男子比肩的武功,一定很辛苦吧。


他脑子里闪过这瞬的念头。


当时只道是寻常。


……


与徐昼分开后没多久,谢穗安一行人就在码头被偷袭了。好在事先就有准备,一开始应对得并不算太手忙脚乱。


谢穗安将对方引进山林里拖时间。倘若他们发现这里根本没有陵安王,就会立刻调转方向去陆路上围堵。


但她后知后觉地发现,对方在山林里设了埋伏。


她低估了对手的决心。这己经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了,岐人调用了江南所有的死士来完成这次扑杀。每个都是顶尖的高手,招招致命。


不过谢穗安心中闪过一丝庆幸,他们早有准备,还好徐昼没有同她一路。


她望向那些阴影里隐约闪烁的银刃,竟觉得有些畅快淋漓。这些人之中,会不会有与庞遇交过手的人?她终于能够放手一搏了。


她多杀一人,多厮杀一刻,徐昼就能多一分平安,庞遇的仇就能多报一点。


很划算。


谢穗安在山中逃了两天,与敌人战到最后一刻。她的身体像是一块破了洞的布,到处都汩汩往外流着血。她甚至都不应该再走得动路了,可她还是跑了很远很远。


到最后,她看向这个世界的目光里都蒙上了一层血色。


不知道是眼里的血影响了她,还是这世间本就这般颜色。


她和徐昼的替身被逼到了悬崖边。停下来的时候,身体才有间歇去察觉各处的痛。


她连握剑的力气都没了。真累啊,她想耍赖,甩手不干了,这样就会有个人像以前一样来哄她,自愿输给她。


一支箭射掉了男人的帷帽,他们终于发现追了一路的人并不是陵安王。


长风浩浩荡荡地穿过山林,扬起少女的鬓发。谢穗安仰着头,畅快地笑了起来。


“你们来不及了。”


气急败坏的敌人下令放箭。


漫天箭矢犹如绽放的烟花落到她身上,在意识停留的最后一秒,她想起永康二十年的夏天,她扮作男儿身在东京城,跟在谢朝恩身后混吃混喝,偷鸡摸狗,花天酒地,活像个混世小魔王。


那时的庞遇还在为自己是不是个断袖而烦恼,他们漫步在七夕节的烟火下,不知哪里冒出来的焰火星子溅到了她的衣袍上,燎了她半边衣服。


她身上挂着半件衣服,窘迫地躲到行人如织的戏台后头,庞遇看着她的抹胸傻了半晌,忽然吓得叫了一声,窜出去老远。小六以为他不回来了,没想到过了一会这愣头青又涨红着脸跑回来,愣是斜着眼睛不看她,将自己的外袍脱下来丢给她,才气呼呼地走了。


她哄了他好久,可这人居然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但谢小六知道,因为他看到她就会脸红。


他大概是这世上脑子最不会转弯的人了。耿首得让人总忍不住要捉弄他,看他满脸涨得通红,气急败坏,半句话都说不出来,然后她才得意洋洋地收手。


他们在永康二十年的秋天相爱,他在漫天飘落的秋叶里第一次颤抖着亲吻她。


他们紧紧握住彼此的手,怀抱着天真的希望,以为一切会越来越好。那时的他们并不知道,原来那己经是最好的岁月了。


然后他死在无人问津的雪山里,然后她坠落在新朝建立的第一天。


她想,徐昼应该顺利到金陵了吧。要说唯一有什么遗憾,至死她没能对谢朝恩说一句,我原谅你了。


不过没关系,谢朝恩是个狠人,他有办法说服自己的。


她的使命完成了,她可以心安理得地去找庞遇了。再见面时,定要换他来哄她。她要兴高采烈地跟他比划,她有多么的厉害,杀了多少敌人,现在他一定打不过她了。


年轻的帝王坐在空旷的太极殿中放声大哭,手里捏着一角被荆棘留下的衣袍,那是永康二十年被烧毁的半片衣袍,化成了蝴蝶飞到了他的手里。


这是人们能寻到关于谢穗安的最后一样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