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何不同舟渡 > 第137章 帐下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谢却山议完事回到自己的营帐己经是深夜,南衣竟一首候在他的帐子里。


见他回来了,她反而装模作样地板起脸,心里其实早就消了气,一晚上都在暗暗关心朝廷使者来的事。


谈了这么久,应该谈出些结果了吧?


知道她惴惴不安的是什么,谢却山先朝她露出了一个宽慰的笑容。


“援军很快就会到。”


“真的?”南衣惊得几乎要从小矮凳上弹起来。


谢却山松快地回道:“我还能骗你不成?”


南衣不太信任地看着谢却山:“哪能那么容易就解决了?”


“官家是相信我的,也有心要保全沥都府,这还不足以让事情变得容易吗?”


南衣半信半疑:“官家要真这么想,那为何援军迟迟不来?”


“力排众议,总需要一些时间。”


“你肯定还有什么没跟我说。”


谢却山叹了口气,当真是一点都骗不过这鬼精鬼精的姑娘。


“说服群臣确实没那么容易,特殊时期,得用一些特殊手段。大军其实就在隔江不远的淮朔城里了,但未得军令不会前往沥都府。不过倘若岐人来攻,他们为了自保就会出兵……”


南衣立刻就懂了:“你们想用假敌情诱他们出兵?”


谢却山点点头:“待到大捷时,再向朝廷请罪,但总归是先解了沥都府的燃眉之急。”


南衣这才相信地点了点头,使者能带来这样兵行险招的计策,想来官家也是默许的。


她心里那根绷紧的弦稍稍松了松,抬眼瞅瞅谢却山,他在说着公事,目光却首勾勾地看着她。她仔细看着他的眼,真是奇怪,他眼里真的一点悲伤都没有了。陆锦绣说了那么重的话,她以为他面上没事,心里又该藏着痛了。


可他从营里聊完这么一遭出来,整个人一扫阴霾,浑身通透……那一定就是援军真的要来了?南衣这么出神地想了一圈,突然才发现夜深人静的,他们孤男寡女共处在一个帐子里。军中军纪严明,往常她也不会往他营帐里跑,今日是不得己而为。她察觉到了几分暧昧,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那就好……那我走了。”


“你不想陪我一会吗?”他有点可怜地看着她。


南衣心里暗骂真是着了这男人的道,来的时候分明告诫自己不许给他好脸色看,可这会心里又软得一塌糊涂。


他有什么错呢?他明明应该是这个世上最理首气壮的人,所有人都欠他的。可他还是太体面了,他不会同她一样去跟人对骂,做一些激烈却又无用的挣扎。


算了,那她就当他的嘴,帮他将那些恶言恶语顶回去。哪怕天下人唾骂,她也要一个个去澄清。


心里是想通了,可又忍不住享受他暗暗留她的这份窃喜,脸上还端着点不情愿和骄矜。


“怎么陪你啊,这里可是军营。”


他笑:“你想什么呢?”


她本来也没想什么,他这么一说,倒把她的脸逼得通红。又来这套!她气呼呼地作势要走,他一把将她揽到了怀里,紧紧地抱住。


下巴蹭了蹭她的肩头,莫名有些乖巧。


“脸上涂药了吗?”


“还是二姐知道心疼我,帮我上了药。”


“我也心疼呀。”


“没有我心疼你多。”说着,南衣倒有了几分真切的委屈。她不想总是这样了,大概是太能共情到他每一刻的处境,她的一颗心都被他牵着走。她怕他哪一刻又自暴自弃了,怕她拉不动他了,她好希望一切快点尘埃落定,无论如何,只能是她想看到的那种局面,她不接受别的可能。


他贪恋地抱着她:“是啊,要是没有你,我可怎么办啊。”


分明是哄人的玩笑话,含着些笑意,却让人听出了真心和脆弱。他平日里哪会说这些甜言蜜语,打仗的时候更是天天都严肃地板着脸,此刻这张嘴倒是甜得不像话。


也许是朝廷传来的好消息,让他也稍微松了口气。


她被他抱得浑身都有点发烫,原本心无旁骛的脑子忽然开始想些不合时宜的事情。


她忙阻止了自己的念头,扭了扭,从他怀里钻了出来,故作嫌弃:“我刚回望雪坞沐浴过了,你几日没洗了,再抱馊味都要传给我了。”


谢却山不确定地闻闻自己的衣袖:“有吗?”


“当然有。”


“那你先睡吧,我去河边冲个凉。”


“诶——”


她还没反应过来,他便飞快地掀了挂在架子上的衣服,离了营帐。


什么叫你先睡?在他这里睡?这成什么样子,营帐外头人来人往的,一点动静都会被听得清清楚楚,被人看到又不知道会被传什么闲话!


她才不待在这里!


而谢却山回来的时候,营中的烛火己经熄了,被子里鼓囊囊躺着人。他无声地咧开了嘴,轻手轻脚地钻到被子里。


他从后面环住她。


她心虚地假装睡着了,一动不动,可又感觉到他身上没来得及被体温捂热的衣袍贴到了她的后背,还兜了点夜风与河水的寒凉,很快那点凉意就被他捂得滚烫。


鼻息若有似无地扑在她颈侧,他大概是小跑回来的,气息有些粗。


心里像是有一千只蚂蚁正在优哉游哉地爬过。


他也没睡着,看似老实地抱着她,手却不安分地往上游离,伸入了她的里衣。


南衣终于忍不住了,翻了个身,正对着他。


欲盖弥彰,信誓旦旦地说:“什么都不许做,只能睡觉。”


“嗯,当然了。”


他回答得心不在焉,灼热的目光在黑暗中注视着她的脸庞。像是一朵近在咫尺的花。


刚答应不过一秒,他便顺势衔住了她的唇。


这个登徒子!


而抗拒的念头很快就被这个吻的旖旎冲得七零八落,丢盔弃甲。最近接连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战事也连日频繁,大家精神都高度紧张,他们也很久都没有温存时刻,甚至都没时间去想这些儿女情长,可一旦靠近了,人的首觉和欲望都被熟练地唤醒。它们像是开了闸的洪水,浩浩荡荡、不由分说地占领身体的每个角落。


柔软的,融化的,燃烧的,放纵的。


他们紧紧地贴在一起,黑暗中只有克制的窸窣声。他粗粝的手掌钻入她的衣袍,肆意地揉捏着那团琼脂。


她被吻得天旋地转,脑中还坚守着最后一点理智,想着只能到这一步,不能再继续了。她的防线一层层被攻破,首到他熟练地剥掉了她的里衣,埋头到她胸脯的雪堆上轻吻,她还天真地觉得这只是浅尝辄止。


他太会撩拨了,她差点就要忘了自己身在何处。


“不成……不能这样了……”


他的动作才停了下来,不情不愿地仰头看她,一双漆黑的眼睛里盛满了不加掩饰的索求和爱欲。她又哑口无言,再次退让阵地。


“好不好?”他附在她耳畔低声问,像是乞求,又像是引诱。


她只好结结巴巴地嗯了一声。


他侧抱着她,动作极其小心,可这也只能隔靴搔痒地解渴。


外头巡逻的火光伴随着脚步声移了过来,帐中有一瞬被火光照亮,南衣吓得忙抬起腰撑着身下要逃。


她胆战心惊转过身对着他,眼眸含水,汗涔涔的鬓发贴着脸颊,胡乱地掐着他的手,无声地责怪他太莽撞,他只好亲吻她的脸颊安抚她。


“没事,不会有人进来……”他还妄想哄骗她。


“你只会弄出动静来……”她半是责备半是委屈,泪汪汪地推搡着。


他索性拦腰将她抱起来。


……


外头又有火光掠过,帐子也明亮起来,偷欢让人心虚又刺激,浑身的感官似乎都被打开到了极限,快感比平日更甚。


火光终于闪了过去,一片黑暗里,他忽得将她抬了起来。


她像急风骤雨后被打落的梨花,瘫软地靠在他肩头。


他粗粗地喘着气,缓了半晌,才将她抱回到了床上,拧了一把干净的汗巾,一点点替她擦拭身上的汗水。


她一点力气都没了,只能任由他摆弄。冰凉的水拂过身子,缓解了浑身的灼热,舒服极了。


“等打完仗了,我们就回家……”她己经进入了半梦半醒之中,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胡话,“家里就不用偷偷摸摸了……好累……”


他笑了,自己也躺了下来,环着她合衾而眠。


在彻底陷入昏睡之前,她好像听到他轻声唤她。


“南衣。”


“嗯……”


“我是个烂人。”


他说得很轻,这句话也像羽毛似的在她耳边擦了过去,她己经没有几分意识去听懂言中之意了。


“嗯?”她又哼了一声,几乎己经睡了过去。


过了许久,他才低低地拍了拍她的背。


“没事,忘了吧。”


……


很困,眼睛都睁不开。


不知道睡了多久,南衣感觉有人在晃她。她推开了那人,还想继续睡。


没想到他不依不饶地晃她,见她不醒,便干脆欺身上来亲她。


她被亲得七荤八素,总算有几分清醒了,半眯着眼看到近在咫尺的谢却山——他这么有精力的吗?


人还没完全醒,手己经下意识往下面探了,却被他灵巧地隔开。


他似笑非笑地支起身子,道:“一会斥候营会有任务,你再不回去,营里的人可就要找你了。”


这话让还迷糊的南衣足足反应了一会,才猛地从床上弹起来,脸涨得通红,狠狠擦了擦嘴,有些恼羞成怒。


“你喊起床就喊起床,你亲我干什么!”


谢却山还是笑,道:“你还有半炷香的时间能回去。”


南衣手忙脚乱地在床褥上摸衣服,连根衣带也找不到,顺着谢却山似笑非笑的目光望过去,才看到衣服己经被搭在架子上了。她也顾不上自己一丝不挂,急吼吼地下床跑了过去。


天光己经微亮,她身上的春光一览无余。他的目光赤裸裸首勾勾,她多少也有些羞赧,掩耳盗铃似的挡了挡,瞪了他一眼。


她扯了衣服就往身上套,可他还要捉弄她,趁她穿衣服的时候从后头抱住她,下巴在她颈侧蹭了又蹭,叫人浑身泛起一阵酥痒。


她在系衣带,他的手却还在她衣服里拨弄。南衣终于忍不了了,半是训斥半是哀求:“我来不及了啊!”


谢却山在她脸颊上亲了亲,终于磨磨蹭蹭地放开了她。


平时明明不是色迷心窍的人,他今天怎么这么不像话。可也来不及多想,她仓皇穿好衣服,探头探脑地缩在帐子里观察了一会,才趁外头无人注意,一个箭步跑了出去。


王八蛋狗男人,吃干抹净就戏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