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黄昏议长 > 第二十七章:傻丫与异瞳少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镜子的声音有些虚弱:


“矛尖的层次很高很高,所幸只剩下破碎的一角,否则我无法将它的镜像取出......”


陈象拍了拍镜子:


“辛苦你了。”


说着,他随手拿起一节矛尖,站在密室的全身镜前,可以看到镜子中自己的手里,空空荡荡,没有矛尖的存在......


“镜子。”


陈象轻声问道:


“你说,神灵能发现镜中物与现实物的区别吗?”


镜子虚弱道:


“只要不将物品放在镜子前,神也无法察觉.....因为镜中世界,亦是现实,镜中物并非虚幻。”


“人。”


陈象凝视着镜子:


“镜子中的人......也可以从镜子中走出吗?”


镜子不说话了。


许久,


它微微摇头:


“回您的话,我不知道......至少我无法做到。”


陈象没有再多说,将镜像版的矛尖、黄昏令与观想图放进骨灰盒,又将骨灰盒放入木盒。


合上盒子后,


陈象侧目问道:


“镜子,你有没有隐藏自己的能力?”


镜子摇了摇头:


“回您的话,我也不知道......我疯了过后,真的遗忘了许多。”


闻言,陈象有些遗憾道:


“既然如此,那只能将你也丢我梦中去了,免得【初代】来取观想图的时候,发现什么异常......”


“等会儿!”


镜子的声音提高了八度,它严肃道:


“回您的话,我好像想起来了,我的确有隐藏自己的能力.....我可以遁入镜界。”


“你又想起来了?”


陈象气笑了,镜子弯了弯镜身,就好像在严肃点头,旋而在陈象错愕的目光中,


它从镜框边缘开始,一点一点的卷曲,镜框边缘钻进了镜中的裂缝,而后‘咻’的一声,整个镜子都没入镜面上的裂缝,到最后,只剩下一道劈裂的缝隙,悬于半空.....


就好像一道印刻在空间的伤疤。


这种诡异的矛盾感让陈象有些难受,凝视着虚空中悬浮的裂缝:


“你这.....”


他想不出形容词来。


“我厉害吧!”


镜子洋洋得意,沾沾自喜:


“不愧是本无敌镜子大王......您再看!”


说话间,


悬空的裂缝变成巴掌大小,贴在了陈象的手腕上,恰似一个怪异的纹身。


“这倒确实是好多了......你这缝里面还可以塞东西不?”


“回您的话,应该可以!”


陈象若有所思,将手腕上形似纹身的裂缝靠近真实矛尖、观想图与黄昏令,


一个眨眼的功夫,三样黄昏遗物尽数被‘吸’进了缝隙,陈象又如法炮制的将单片眼镜与手杖吸进去,这才满意:


“这样就方便许多了嘛......”


“那是!”镜子沾沾自喜。


陈象笑着拍了拍手腕上的裂隙:


“行了,你没事也别说话,万一【初代】落目于此,就有麻烦了,我不唤你的时候,都莫要开口。”


“如您所愿。”而后,这劈裂的缝隙便真没了动静。


陈象啧啧称奇片刻,旋即平复心情,庞大的精神内视自身心灵世界,尝试接触那散发莹莹光的【赐福】。


按照初代、先知所说,赐福可以与下属的使徒联络......


触碰赐福的片刻之后,


陈象可以察觉到自身‘视线’猛然拉高,近乎一种俯视的上帝视角中,有一道模糊的身影卑躬屈膝。


“议员大人。”


陈象感受着这种新奇的视角,隐约明白,自己凝视的是麾下使徒的‘魂灵’。


他轻叹了一声:


“你既然叫我议员,应当知道黄昏的事情了吧?”


那道身影似乎悲痛,低声道:


“回议员大人的话,我已经知道了。”


陈象沉默片刻,平静道:


“我叫【导师】,你的名。”


与此同时,千万里之外,一个身着华服的中年人躺在床榻上,双眼紧闭,正在自身心灵世界中聆听。


他畏惧的凝望占据自己整个心灵世界上方的庞大虚影,垂下头:


“旧日使徒,孟途。”


庞大虚影微微颔首:


“初入议会,我知晓的未必有你多......我会记住你的名。”


孟途毕恭毕敬的做礼,感知中,那横亘在自己心灵世界上空的庞大的虚影似有散去的迹象,


犹豫了一下,他恭敬道:


“导师,有一件事情,需要您审阅批复。”


“讲。”


“伟大城中有一位疑似深渊之主的眷者,被另一位信使破格邀请成为新的旧日信使,这需要您的......”


“准了。”


话落,在孟途错愕的目光中,庞大的虚影缓缓散去,那种极致的压迫感也随之去了个一干二净。


现实,他猛然睁开双眼,擦了把汗水:


“导师......”


身侧侍寝的侍女迷糊醒来,千娇百媚的缠上前:


“公爵大人,怎么了......”


“无事。”


………………


“还真是自己批阅自己......”


陈象收回心神,摇了摇头,顺势盘腿坐下,静静观想黄昏泰坦,或者说黄昏主宰,汲取虚空中一粒粒的真神因子,


他尝试细化自身的掌控能力,尝试以真神因子小心翼翼的浸润五脏六腑......


进度虽然缓慢,但陈象对真神因子的掌控能力却在一点一点的提升着,照这个进度来看,要不了几天,或许就可以真正淬炼五脏六腑了。


脏腑关一破,便是【武道家】矣。


………………


清晨。


“八环新闻!”


陈象一边刷着牙,一边听着客厅电视里红毛主持人抑扬顿挫的声调。


“今早没有头号新闻,九环的暴动还在继续,嘿,那群刁民彻底将执政司点燃成灰烬,有小道消息,上面准备取消九环的所有政务机构!”


“简而言之,九环将失去执政司,失去警署、消防署......九环即将成为【待规划区】,也就是无规则的罪恶之地!”


陈象皱了皱眉头,吐掉嘴里的泡沫,若有所思:


“怪事,直接放弃九环吗?”


若是以前就罢了,但陈象现在知道超凡切切实实存在,甚至强大的可怕,


若九环只是普通暴乱,一位超凡者便足以镇压了,可现在上头却有放弃九环的意思......


这暴乱问题很大。


走出卫生间,电视中红毛主持人做着夸张的肢体动作:


“早上好,欢迎来到伟大城!”


陈象也没关电视,从窗户跳出,便朝着巨像学院走去。


这一个上午倒是平平无奇,林讲师依旧没有回来,听办公室里的议论,似乎还在秘调司,凶多吉少,


陈象也就自行旁听了上午的【防护与驱邪艺术】、【四元素哲学与应用】两门课,


都是偏理论向的课程,又是大一,干货少之又少。


在教师食堂吃过中午饭,刚见到魏清秋,手机微微震动。


“喂,二哥?”


“小弟,我和你大姐去新家看看,地址等会发你,你下午要是空的话,去孤儿院将那个叫路撒冷的孩子接回来?”


“成,我下午没什么事,一会儿就去。”


寒暄片刻,陈象挂断电话,银发少女笑着道:


“我送你去?”


“感激不尽。”


天蓝色跑车在马路上开始疾驰,魏清秋掌着方向盘,笑吟吟道:


“使徒大人给我传信,议长大人通过了你成为旧日信使的提案.....以后我们就是同僚咯!”


陈象笑了笑,没有说话,魏清秋则继续道:


“等你搬家完,晚上我再来找你,可有一大堆东西要给你呢,老麻烦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很快就到了导航上的孤儿院。


“这是孤儿院?”


陈象讶异的看着眼前这座巨大的、堪称豪华的建筑,有些傻眼,但很快,他注意力便被一道熟悉的身影所吸引。


在孤儿院旁的宽广花园中,一个十岁左右的小丫头正流着鼻涕,拿小锤子用力敲打一个坐在轮椅上少年的双腿,憨憨道:


“有感觉不?我听大人说,等你的腿有感觉,你就快康复了!”


生着金银异瞳的少年温和的笑了笑,没有说话,而不远处的陈象错愕:


“傻丫?”


他凝视傻丫脚上的脚铐,神色微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