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施微 > 第136章 舅舅最厉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的会发光!”雀儿跑过来,宽慰我似的,特别捧场,“怎么突然有心思打扮自己了?好些年没见过了,上次见你这么精心装扮,还是在你婚……”


她忽然意识到说漏了嘴,唏嘘着撑了一把伞护我往主厅堂走去,今日风雪渐止,日头挂在厚重的云层之后,莫名让人昏昏沉沉眩晕。


我说,“雀儿,你在这里待着,看看有没有士兵进我房间。”


雀儿点头。


在士兵陪同下,我裹着大氅独自前往。远远便听见欢声笑语,堂亲们带着家眷来过年,孩子们吵闹声沸反盈天。


掀起挡风帘,我悄无声息走进厅堂,便见宁乾洲斜倚在软椅上,雪貂大裘绕身。神情淡静带笑看着叔父。


入冬以后,他深居简出。总是一副旖旎悱恻的慵懒样子,左手盘着小巧玉玺,右手随意掩入宽大袖袍之中。


一众男性宗亲围坐在他周围,宁澈命人展开了一幅大气磅礴的画卷,叔父说,“这是万里江山图,出自书画泰斗严忠新之手,我亲自登门拜访三次,才求得。”


“严忠新的画作有北宋王希孟之风啊。”


“山水构图大气磅礴,立意高远,是难得一见的书画大手。”


众人从万里江山的意境谈到画作风格笔锋,再到当代优秀作品。几个大男人闲情逸致来了,开始指点江山。


另一厢,太太们凑了两桌打麻将,各家带来的孩子们你追我赶,好不热闹。


“妈妈!”星野先看到我,开心地从棋牌室跑过来,“妈妈!”


“妈妈!你来啦!”听见声音,拏云从桌子底下钻出来,跑向我,“你又从那间屋子里出来了吗?”


两个小家伙唤我的声音响起,众人纷纷看向我。


我从那些惊艳的目光里,断定自己今日是出挑的。


平日里素净随意惯了,突然描上精致的妆容,她们视觉上似乎不太习惯。


这些年内心深处熬到油尽灯枯,可这副皮相却没有遭受颠沛流离的冲刷,也未受过日晒风吹的侵蚀,生活上的吃穿用度都顶好。被囚多年的缘故,皮肤呈现冷白的观感。脸上的疹斑淡去,便显得细腻剔透。


人虽清瘦厌世,五官却天生的立体美丽。


头发盘起,白发掩在黑发之下,以旗袍裹身,口红提气血,眼妆提精神,气色便显得生动起来。


这份天生丽质的骨相,是继承了娘亲的衣钵。


哪怕我素净得不施粉黛,骨相和皮相的结合依然撑得起这份戚戚状态的。


加上珠光宝气的点缀,更显得闪耀夺目。


“微儿,今日好漂亮。”叔母卷发及耳,走过来跟我寒暄,上下打量我,“难得见你这样妆容,真真儿是好看极了,哎吆。我一个女人都移不开眼了。”


“常听叔父提及施微小姐长得标致,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一名颇有姿色的年轻女人走过来,她穿深紫色旗袍,胸围很大,性感极了。她摩挲着我旗袍布料,“这是今年最新款的吧,绸缎也是上乘缎子。”


“早就听说施微小姐有仙气。”另一名着墨绿倒大袖掐腰袄的娇嫩女人走上前,披着毛茸茸坎肩,下配墨色长裙,刁眉细目,笑着开玩笑,“不似凡间物,还以为男人们夸大其词了,呵,见了真人,真是大开眼界。我就奇怪了,施微小姐,您是吃了什么天地精华吗?一点人气儿都没有。”


叔母指着紫色旗袍的美女介绍说,“这位太太叫张幼蕊,是宁贤风的太太。”


随后她指着墨绿掐腰袄的娇嫩刁钻女人说,“这位叫栎栎,是宁澈的太太。”


另外几名女眷打着麻将笑着招呼了几声,喊我过去打牌。


“叔母。”我微笑点头示意,“嫂嫂们好。”


随后看向宁乾洲。


他正转目看向我。


这些年总是跟他对抗,逮住机会就呛他,无所不用其极羞辱他,盼着他早死,争取多多恶心他,气气他。


察觉身体出问题那一刻,像是一颗仙人掌,一夕之间被拔光了所有的刺。我没有时间跟他对抗了……那些别扭的逞强,也是没意义了。


所以改换策略。


我今日这身从头到脚,都是按照他的喜好要求来的,妆容也是精心雕琢过。上次他喊我来露露脸,我让他丢尽脸面。


今儿个,我温顺体面,礼貌地跟他身边每一位家眷问好。像是活成了沈静姝的翻版,规规矩矩的顺从。


眼神碰上那一刻,宁乾洲不动声色移开视线。


我看向另一侧,“叔父。”


叔父诧异一瞬,大笑着隔空点了点我,“头一次听施小姐唤我。很是欣慰啊!哈哈哈!”


我看向宁澈,“澈哥哥好。”又看向宁贤风,“贤风哥哥好。”


大概上次被叔父训过,宁澈冷脸没看我,也不回应。宁贤风礼貌点了点头。


跟在场的堂亲们一一打完招呼,我走向宁乾洲。


却被卜远游拦住,不让我靠近宁乾洲。随后恭敬将我请至偏房,一名女兵将我从头到脚检查了一遍,就连隐私部位都没放过,她的手从我底裤里粗鲁探入。


我羞恼看她一眼。


她似乎习以为常,女性能藏私的地方,她全都没放过。手指戴着透明薄胶套探入腿缝间,熟练伸进探查,确认没有异常,便将手抽出,随后解开我的胸衣检查。


这一次,指缝间也做了检查,确认没有藏针。


方才放了我。


我面红耳赤从偏房出来,被送回主厅堂,便迎上宁乾洲深不可测的眼睛,他正注视我。似乎洞穿了我的灵魂。


服从的第一步,我便受到不小的冲击,尤其是宁乾洲连我体内都要检查。


足以说明,他晓得我心里的想法,什么都瞒不过他。


刚刚那个女兵动作太粗鲁,导致下体隐隐作痛,似是被残忍撕开了最后一块遮羞布,将我仅剩的一点自尊心摧毁,我一时间杵在原地没动。


想要踏出这一步,真艰难。根本做不到……


“妈妈。”星野和拏云一人一边牵着我的手,将我拉去宁乾洲面前,“妈妈,我今天写字,舅舅给我100分!”


星野高兴地拿起宁乾洲身侧桌子上的作业本,递给我。


“妈妈,你看!”


我接过本子若无其事看了眼,每一页的作业,宁乾洲都亲自批改过,看得出来,星野学得很用心,“星野真棒。”我微笑揉了揉他的头。


拏云看见哥哥被表扬了,他没有什么好炫耀的。急忙抓住我的手,“妈妈!我跟哥哥们比尿尿!他们都没我尿的高!也没我尿的长!我最厉害!”


“是吗!”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拏云真厉害!”


“哼!我最厉害!”拏云叉着腰,昂着头,“哥哥不厉害!我尿的可高了!”


“我尿得也高!”星野急忙说,“妈妈!我尿得也高!你问舅舅,舅舅说我厉害!”


“我能尿到天上去!哥哥尿不到!我最厉害!舅舅都没我厉害!”


“你说谎!舅舅最厉害!你是个说谎的坏孩子!”星野不服气,“舅舅尿得比我们高!”


适逢有士兵走进来,凑近宁乾洲。士兵低声说了句什么,隐隐约约听见,“房间里……没人……”


宁乾洲扬眉,不动声色看我一眼。


我攥紧袖中的手,宁乾洲该是趁我出门以后,让士兵闯进我闺房抓人了。靳安就在我房里待着,外面都有人包围,他怎么可能有机会逃走。


为什么会没人。


“我没说谎!”拏云来劲了,吵道:“妈妈,你来看,我尿给你看!”


拏云把我往外面拽去,“我最厉害!”


“舅舅,我们一起尿给妈妈看!”星野拽住宁乾洲的衣袖,急道:“让妈妈看到你最厉害,舅舅尿得最高!”


众人哄然大笑。


我窘迫又懊恼,将两个孩子拉过来,“别胡闹。”


“哈哈哈哈哈哈!两个臭小子。”叔父大笑起来,意味深长,“你舅舅尿得高不高,你们妈妈最清楚!可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啦!”


“我妈妈看过舅舅尿尿吗,在……”不等星野说完,我一把捂住星野嘴巴。


拏云脱口而出,“妈妈见过舅舅尿尿!没见过我尿尿!我要尿给妈妈看!我最厉害!”


说完,他把裤子往下一扒拉,当众就要撒尿。


众人笑得更大声。


“小子。”宁乾洲眉峰抬起,不怒自威,“确定要在这里尿?”他示意拏云往左看。


拏云转脸看去,便见几个穿着公主裙的小姑娘愣愣站在原地,那些女孩子跟拏云差不多年岁,被拏云掏出的小弟弟惊呆了。


拏云瞬间怔在原地,才发现自己被漂亮小姑娘聚众围观。


“装回去。”宁乾洲淡淡说了句。


拏云把小弟弟往裤子里一塞,满面通红!转头就跑了。


婶娘和育儿师大笑着赶紧追了出去。


耳畔充斥着欢声笑语,叔母抱起星野逗趣,宁贤风家的小女儿羞羞的划着脸,冲星野吐舌头。


“伤好些了吗。”宁乾洲没看我,伸手去拿茶杯。意无所指,问了这么一句话。


我感觉他是在跟我讲话,他在排除了所有风险,确认我房间里没人,让人将我的身体里里外外都检查一番,确认我没造次之心,方才对我有了几分缓和的态度。


伤口休息了一周,自是好多了。我没接他话,只是笑问,“哥哥,我今天妆容好看吗?这身衣裳都是你送我的,这么穿,你喜欢吗?”


他抬眸看我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