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庾晚音夏侯澹 > 第三章 离间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是社畜,不是初中女生,早就过了幻想世界围着自己转的年纪。大家落到这个局里,都是溺水之人,谁能浮上去全凭本事。


这天是本月初一,后宫妃嫔要去给太后请安。


按理本应是晨昏定省,但太后喜静,改了规矩,说是只需初一、十五前去问安。可想而知,每月这两日也成了必不可少的固定宫斗环节。


庾晚音到的时候,发现除了太后,所有人都来早了。


魏贵妃正端坐在殿中,一边撇着杯中茶叶,一边乜了她一眼。“庾嫔现在可是炙手可热呢,无怪乎来得如此之迟,倒让姐妹们好等。”


庾晚音:“……”


开始了。


魏贵妃身后的丫鬟道:“主子贵人多忘事,庾嫔现在封了庾妃呢。”


魏贵妃轻笑一声:“呵,怪不得。”


庾晚音:“……”


她想了半天这人是谁,终于记起来了。


皇后病逝之后,中宫之位空悬至今,这位魏贵妃就在目前的金字塔顶端。她是魏太傅的妹妹,深得太后欢心,又仗着娘家势力,在后宫作威作福。


她大概五章后会败在谢永儿手上,从此查无此人。


庾晚音看她就像看一个死人,心中毫无波动地走流程。“妹妹路上有事耽搁了,万望姐姐们勿怪。”


魏贵妃“啪”一声摔了茶杯。“你那是什么眼神?”


庾晚音低眉敛目,酝酿了一下哭腔:“妹妹知错了。”


魏贵妃身后的庄妃冷笑道:“她说有事,那是何等要事啊?该不会又是在牡丹园里与哪位侍从会面吧?”


一旁的贺嫔与她一唱一和:“姐姐,这话可不敢乱说,仔细被她哭到陛下面前,又该……”


夏侯澹道:“又该什么?”


众妃:“……”


现场呼啦啦跪了一地。


夏侯澹一屁股坐到魏贵妃刚才坐的位子上,招招手让庾晚音上前。“你们刚才在说何事?”


庾晚音迟疑道:“回陛下……”


她正在用眼神问他:你来凑什么热闹?


夏侯澹抬抬下巴:别管我,演你的。


庾晚音想了想,当场开出一朵白莲。“回陛下,无非是姐妹们聊些闲话,不值一提的。”


夏侯澹道:“是吗?”他伸出细长的手指,指了指贺嫔,“你来说。”


贺嫔还跪在原地,吓得脸色煞白,哪儿敢再说什么,只道:“臣妾知罪。”


夏侯澹道:“也行,省事。”


他打了个手势,侍卫相当熟练地上前,贺嫔的哭叫声渐去渐远。


夏侯澹又点庄妃,道:“那你说?”


庄妃眼前一黑,险些瘫软在地。“臣妾……臣妾只是提醒妹妹,要一心侍奉陛下……”


夏侯澹的手又抬了起来。


庾晚音连忙咳嗽一声。


她不明白夏侯澹突然加这一场戏是为了什么。难道真是入戏太深,要为自己出头?


庾晚音以前看宫斗文只当打发时间,如今穿到这儿朝不保夕,也对其他角色多了几分同理心。说到底都是制度的受害者,庄妃、贺嫔这两个小跟班紧抱魏贵妃大腿,也无非是为了活命。


这俩人要真是出了什么杀招也就罢了,眼下只是口嗨了两句,却要直接送命,庾晚音心下就有些不是滋味儿了。但她又怕夏侯澹演这一出是别有深意,自己开口阻拦反而坏事,一时举棋不定。


庾晚音没有说话,夏侯澹却看了她一眼,抬起的手又放下了。


夏侯澹道:“打入冷宫吧。”又问侍卫:“刚拖出去的那个还没埋吧?”


侍卫:“……”


侍卫道:“属下去拦。”


跪成一片的妃嫔中间,谢永儿悄然抬眼,望了庾晚音一眼,脸上的惊异一闪而过。


两个炮灰离场了,众人只当这一劫过去了,正自暗中庆幸,就见夏侯澹的手指向了第三个人。


夏侯澹彬彬有礼地问:“魏贵妃,你来说说?”


魏贵妃如遭雷击。


不,他不能,她是太后的人!


魏贵妃颤声道:“回陛下……”


夏侯澹道:“嗯?”


珠帘后传出一道女声:“哼,皇儿好大的威风。”


太后终于登场护崽了。


太后瞧上去只有三十五六岁,打扮得雍容华贵,手上还牵着一个七岁的男孩。


小太子长得极似夏侯澹,一张小脸紧紧绷着,目不斜视,被太后养成了一个精致乖巧的小傀儡。


庾晚音瞥了夏侯澹一眼。


夏侯澹正用“这是个什么东西”的眼神看着那个便宜儿子,表情一言难尽。


幸好按照原文设定,小太子一直被太后拴在身边,原本也没与他见过几面,倒也不算OOC。


太后坐到上首,受了夏侯澹与众妃的礼,冷冰冰道:“皇儿今日将威风摆到哀家门前来,是为何故?”


夏侯澹似乎僵了一下,语带屈辱地缓缓道:“是儿臣一时急火攻心,冲撞了母后。”


庾晚音:“?”


太后对夏侯澹不满到了极点,因为他前日当堂发疯,诛杀了户部尚书,那是她手下的人。


这个皇帝从小不服管教,野性难驯,她与他拉锯多年都无法将他完全控制在手心,这才退而求其次,准备扶植小太子。


她知道想让夏侯澹死的不止自己一个,那端王也在徐徐图之。


端王的实力深不可测,现在就暗杀夏侯澹的话,她并不能保证上位的一定是自己。


就在她与端王龙争虎斗时,这疯子皇帝突然杀害自己手下一名要员,她怎能咽下这口气?


太后原就打算借题发挥,给他敲敲警钟,却没想到他会主动送上门来。


太后怒视全场一周,目光落到了庾晚音身上。“哀家听闻,皇儿最近被这女子迷得忘乎所以,时有惊人之举啊。”


庾晚音琢磨着自己应该跪下。


她跪到一半,又被夏侯澹拉了起来。


夏侯澹道:“确实。”


太后:“?”


太后勃然拍案。“好啊,看来你眼中是越发没有哀家这个母后了。哀家今天便要代先帝教教你,何谓长幼尊卑!来人!”


呼啦啦冒出来一群侍卫,围向庾晚音。


夏侯澹喝道:“我看谁敢!”


侍卫脚步一顿,询问地看向太后。


太后冷笑一声,气焰极盛。这皇帝早已有名无实,她今日更是一早打定了主意要让他认清这一点,当下异常强横地一挥手。


侍卫越过皇帝去拖庾晚音。


夏侯澹呼吸一滞,仿佛遭了当头棒喝,终于清醒了几分。“母后!”


他气息急促,缓了几秒,才委曲求全地露出一个谄媚的笑来,走去朝她奉茶。“儿臣说‘确实’的意思是,儿臣这脾气确实可恶。母后何必为了区区一个宫妃动气伤神,来来来,喝杯茶,有话好说。”


这暴君居然能憋出这么一段话来,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难道真被那妖妃下了降头,为了保她已经不惜代价了?


太后用全新的目光打量庾晚音。


庾晚音:“……”


夏侯澹继续拍马屁:“多亏母后德被八方,儿臣才可将太子交托于母后教养。”他僵硬地抬手摸了摸小太子的头,捏出哄小孩的声音:“太子最近功课如何呀?”


小太子比他更僵硬,恐慌地瞥了太后一眼。没有得到太后指示,只得试探着回道:“回父皇,儿臣功课尚可。”


太后心念一动,突然露出个别有深意的笑来。“太子才智超群,只是骑射功夫有些落下。也难怪,让他一个人学习骑射,终归寂寞了些。哀家听闻,那洛将军有个幼子,年纪与太子相仿。”


夏侯澹道:“母后的意思是……?”


太后道:“不若将他召进宫来,给太子当个伴儿吧。”


太子伴读早已另有其人,那幼子进宫无名无分,纯粹是被扣作质子。


洛将军是端王手下要将,太后此言已经把矛盾摆到了明面上,非要让端王为那户部尚书之死付出代价。


夏侯澹踌躇了。“洛将军?他前阵子还在阵前杀敌卫国,此举是否有些……”


太后第三次看向庾晚音。


夏侯澹瞬间改口:“儿臣回去就拟旨。”


庾晚音:“……”


庾晚音被夏侯澹全须全尾地带出了太后的宫殿,终于回过味来,想明白了他今天演这一出大戏是为了什么。


就是为了让太后以为,削弱端王是她自己主导的,而皇帝浑浑噩噩,一心只想着妖妃。


夏侯澹不仅能麻痹太后,还能麻痹端王。因为今天谢永儿也在场,回头肯定会与端王通气儿。


庾晚音道:“看不出来,你脑子居然这么好使。”


夏侯澹今天来时,显然算准了太后正在气头上,所以干脆进一步激怒她,主动送她一个机会,促成了此事。


夏侯澹低声问:“你觉得如何?”


庾晚音道:“很好很好,等他们互咬得两败俱伤,才好悄悄培养你自己的势力。不过这事讲究一个平衡,这边削一削,那边砍一砍,你也得当端水之王——端王。”


夏侯澹看了庾晚音一眼,神情似有些沉闷,语焉不详道:“今天委屈你了。”


庾晚音道:“问题不大。”


她也不是傻子,已经看出了夏侯澹的另一个目的。他当众表现得如此偏宠自己,无非是想将自己推到台前当个幌子,顺带还能伪造一个虚假的软肋。


庾晚音笑道:“万一哪天有刺客拿刀抵着我的脖子逼你就范,你就可以对他说‘傻了吧,爷不在乎’,然后一剑把我俩捅成个糖葫芦……”


夏侯澹愣住了。


“你……如果是这么想的,为什么不生气?”


庾晚音是真的没什么想法。


她是社畜,不是初中女生,早就过了幻想世界围着自己转的年纪。大家落到这个局里,都是溺水之人,谁能浮上去全凭本事。别的不说,她自己被夏侯泊找上门见了一面,还送了张“王八”当信物,不也没告诉夏侯澹吗?


庾晚音摆摆手道:“不要在意,我都理解。”


夏侯澹沉默良久,才说:“我不会捅你的。”


庾晚音敷衍道:“嗯嗯,不会不会,你是好人。”


夏侯澹:“……”


太后党扣下洛将军一个儿子犹不满足,转头又网罗了一个军纪不严、压榨百姓的罪名,弹劾了他军中一个副将,顺势塞了个文官进兵部当督查。


端王的谋士们聚在一处争论不休。有人说太后终于控制住了皇帝,才会如此张狂;有人反驳说皇帝当堂诛杀户部尚书,怎么看也不像是太后的人,应该纯粹只是疯了。


夏侯泊坐在上首,安静地听了一会儿争论,微笑道:“情势不明,有些计划还是可以施行的。是时候拉魏太傅下马了。”


胥尧心头一跳。


夏侯泊恰好问他:“准备妥当了吗?”


胥尧家道中落,被端王救下,一直在暗中盯着魏太傅,意图复仇。但魏太傅行事谨小慎微,是太后党中难得的有些脑子的人,始终不露破绽。


直到最近,胥尧终于抓住了他的把柄,还历尽艰险找到了一个证人。


胥尧道:“证人已经保护了起来。”


夏侯泊和缓道:“魏太傅巧言令色,将皇帝哄得晕头转向,深得圣心。单凭一个证人或许不足以将他定罪,我近期会另想办法找个证物。如此一来,也算报了令尊的仇。”


胥尧听他主动提起老父,脸色更白了。“多谢殿下。”


夏侯泊亲切地拍了拍他,说:“等魏太傅倒了,我会从中周转一下,或许可以把胥阁老接回来。”


胥尧垂着脑袋,不让夏侯泊看清自己的神情,耳边回响起那暴君的声音:“只有朕敢救回胥阁老。端王不敢,因为他做贼心虚,害怕真相大白。待你的价值耗尽,你的老父便会‘恰好’殒命在流放地,你信不信?”


他信不信?


他的老父早年受先帝之恩,成了个冥顽不灵的拥皇党,满脑子忠君报国,一心支持那暴君,最后却落得如此下场。他恨皇帝昏庸,更恨魏太傅奸佞。


可他却一叶障目,从未想过魏太傅如此谨小慎微之人,当初是哪儿来的底气当堂叫板,构陷他的老父。


几日后,小太子生辰,太后为他筹备了隆重的宫宴。


端王也到场了。


他这一亮相,满座的太后党没有一个人与他搭话。夏侯泊却仍是一脸谦恭有礼,温文尔雅地对小太子念了祝词,小坐片刻,才借故早退。


他在夜色里兜兜转转,最后寻到了冷宫附近一处荒凉的小院。


这是他与谢永儿互通密信商定的相会之处。他的暗卫已经在周边巡察了一圈,确定四下无人,对他点了点头。


夏侯泊走进了荒废已久的小屋。


屋里没有点灯,一片昏暗。谢永儿站在窗边,对他回眸一笑,道:“殿下。”


夏侯泊怜惜道:“永儿,许久未见,怎么清减了?”


窗下茂盛的杂草丛里,庾晚音嫌弃地心想:不愧是端王。


庾晚音已经在这草丛底部躺了整整一个时辰。早在暗卫到达之前,她就在这里了。今夜略有晚风,她又躺得非常安详,气息平稳,掩在风声中,愣是没被发现。


这幽会地点固然隐蔽,但架不住庾晚音看过剧本。


这场幽会写在了《穿书之恶魔宠妃》里,她凑巧记住了。如果一切按照原文进行,那夏侯泊接下来就会对谢永儿提起魏太傅。


果不其然,窗口断断续续地飘出人声:“……前段时间,魏太傅之子当街纵马,撞死了一个平民。那平民却是来都城告御状的,告的是家乡的巡盐御史贪污受贿,鱼肉百姓。”


谢永儿问:“拦下御状,可是重罪?”


夏侯泊道:“确是如此。那巡盐御史知晓此事,私下联系了魏太傅,魏太傅又护子心切,便与他合谋压下了此事。我们想翻出此案,将魏太傅定罪,需要一样证物。”


“何物?”


“无价之宝,一枚佛陀舍利子。此物记在巡盐御史的礼单上,应是被他拿去贿赂了魏太傅。然而我的人混入魏府,遍寻不到。许是魏太傅送入宫中,交给了胞妹魏贵妃……”


谢永儿听着听着想了起来,《东风夜放花千树》里确实提到过,魏贵妃殿中摆着一只牙雕的鬼工球,分内外五层同心球,雕工精妙绝伦。这摆件被她藏于内室佛堂,当作宝贝供奉着,其实球心里藏了一枚舍利。


谢永儿道:“既然如此,我去为你将它偷来。”


听墙角的庾晚音:“……”


太拼了。


别人身为天选之女都这么拼,比你强的还比你努力,而且听谢永儿那春心荡漾的语气,好像还真的有点被夏侯泊迷住了。


庾晚音暗暗叫苦。


夏侯泊失笑道:“偷来?永儿如何能确知那舍利就在魏贵妃处?”


谢永儿一时词穷,半天才支支吾吾道:“既……既然殿下如此推论,肯定没错。”


夏侯泊道:“永儿太过抬举了。”


草丛中的庾晚音突然又掐住了自己的大腿。这回不是为了忍笑,而是为了保持镇定,因为她突然想通了一件事:夏侯泊不可能是穿的。


如果他与自己在同一层,看完《穿书之恶魔宠妃》穿了进来,那他肯定知道谢永儿是穿的,一上来就会与她相认——他俩是天然同盟,没有不相认的道理。


即使他在谢永儿那一层,只看过《东风夜放花千树》,谢永儿连吉他都弹上了,他看一眼也就明白了。《东风夜放花千树》里,谢永儿与他无冤无仇,既然一起穿了,也没有不相认的道理。


可他们直到现在聊起天来,还是一副拿腔拿调文绉绉的样子,而且谢永儿还在把他当原主忽悠。


所以他确实是原主。


刚才这段对话与《穿书之恶魔宠妃》里记载的完全一致,也证明了他俩的思想都没有脱离既定轨迹。


换言之,庾晚音对“四个穿越者放下仇恨搓麻将”这一光明未来怀抱的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了。


现在只剩一个疑点:既然夏侯泊是原主,为何会特意上门勾搭庾晚音?


仅仅是因为自己成了暴君宠妃吗?还是谢永儿为了斩断自己与他的潜在感情线,在他面前说了自己的坏话,反而弄巧成拙,使他注意到了自己?


庾晚音思前想后,一时间忘了控制气息,陡然间听到草丛中传来了脚步声,她一下子屏住呼吸,冷汗沁出了皮肤。


踏草声越来越近,有人举着忽明忽灭的火折子,走入了庾晚音的视野。她通过草叶缝隙朝上看去,依稀看见了一张似曾相识的脸。


是胥尧。


胥尧仍旧易着容,打扮成端王护卫的样子。庾晚音正在祈祷他绕过自己,就见他停下脚步,垂下目光,视线准确无误地与自己对上了。


庾晚音死死憋着气,心脏快要在胸膛炸开。


小屋里传出夏侯泊淡淡的询问声:“何事?”


胥尧顿了顿,熄灭了火折子。“殿下,远处似乎有宫人在朝这边走来。”


夏侯泊叹了口气,与谢永儿依依作别。


等到所有人都撤走,连谢永儿的脚步声都消失之后,庾晚音终于猛然喘气,死死攥住了衣襟。


胥尧明明发现了自己,却还是欺瞒了端王!离间计大成功!


庾晚音还在努力回忆原文,想知道谢永儿会如何混入魏贵妃的殿里偷舍利子,结果隔天就听丫鬟小眉义愤填膺道:“听说谢嫔她们几个去了魏贵妃处做客,一直在讲小姐的坏话!”


庾晚音:“……”


敢情是靠黑我。


一边黑我一边偷舍利,真有你的,谢永儿。


到了下午,情势急转直下。魏贵妃大张旗鼓带了一队侍卫在后宫搞巡查,将上午招待过的几个妃嫔处挨个儿搜查了一遍,闹得鸡飞狗跳,连太后都被惊动了。


太后让魏贵妃解释缘由,魏贵妃只说丢了首饰,疑心有人偷窃。但她转头又拉着太后说了一阵子悄悄话——显然是舍利子丢了。


太后也猜到事关重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她继续闹腾。


于是无数太监挨了鞭子,无数宫女挨了耳光。


庾晚音没去看热闹,躲在偏殿里嗑瓜子。没想到丫鬟突然进来汇报,说在她的后院里逮了个小贼。


庾晚音走进后院一看,一个陌生的小太监被堵在墙角,低着头瑟瑟发抖,怎么问都不肯说自己为何偷摸进来。


庾晚音已经习惯了有点什么事先往谢永儿身上猜,脑子一转,大致猜到了套路。


她瞥了一眼那小太监脚边,有一块泥土略有松动。


庾晚音笑了笑,和颜悦色地放了小太监,又遣退了旁人。等人都走了,她自己去刨那块土地,刨出了一颗不规整的珠子。


把赃物藏到我这儿,万一被发现了还能祸水东引,真有你的,谢永儿。


晚些时候,魏贵妃越闹越大,终于闹到了庾晚音家门口。


魏贵妃对庾晚音搬出了最大的阵仗,一队人去院中掘地三尺,一队人去内室翻箱倒柜,剩下还有一队人按着庾晚音准备搜身。


魏贵妃冷笑道:“陛下现在太后处回话,今日可没人保你了,小贱人!”


夏侯澹道:“想不到吧,爷早退了。”


魏贵妃:“?”


魏贵妃被拖走了。


深夜,庾晚音将一个食盒交给丫鬟。“去送给谢嫔,说是本宫做的夜宵,请她品尝。”


谢永儿打开食盒,是一个光秃秃的白馒头。


她捏碎馒头,摸到了一颗舍利子。


翌日早朝,某端王党代表当庭弹劾魏太傅,控告他贪污受贿、阻拦御状,人证物证俱在。


魏太傅进了大理寺,魏贵妃进了冷宫。


庾晚音去藏书阁上班,半路遇到了一群妃嫔,谢永儿走在其间。


夏侯澹这些年来对所有妃嫔不是不理不睬,就是就地掩埋,大家都默默忍受惯了。陡然间冒出个庾晚音,硬生生反衬出了她们的悲惨,任谁也无法心理平衡。


此时打了照面,资格最老的淑妃便开了腔:“哈,魏贵妃倒了,有人该春风得意咯。只是不知这好日子能得几时……”


庾晚音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以防夏侯澹从哪个角落里冒出来拖人。


夏侯澹不在。


那淑妃越发冷嘲热讽:“庾妃妹妹这是在盼着谁呢?还真以为……”


“姐姐,慎言。”


开口的居然是谢永儿。


那妃子被她不咸不淡地劝了一句,自觉没趣,恨恨地瞪了庾晚音一眼,带着小团体扬长而去。


谢永儿落在最后面,回头与庾晚音对视了一眼。


庾晚音笑得分外慈祥。


谢永儿目光躲闪,好半天才下定决心,做了个口型:“多谢。”


这一日的盘丝洞工作小结,庾晚音与夏侯澹就听墙脚事件进行了深入分析,首先达成共识:端王还是原主。


“那就好办了,”夏侯澹道,“这家伙没看过剧本,我们可以充分利用这个优势。”


庾晚音道:“还有,胥尧会对我放水,显然已经对端王起了异心。他在原文里是端王重用的谋士,能挖到这边来干活的话,一个顶十个。”


夏侯澹道:“那还是得彻底离间他俩。”


庾晚音道:“现在刚好魏太傅入狱,胥尧肯定会借机调查老父之案,说不定还会直接混进去盘问魏太傅。我们想栽赃给端王,就得早做准备,避免穿帮啊。不然你去大理寺威逼利诱一下魏太傅,提前串个供?”


夏侯澹道:“可行。其实我派出去的人已经找到了胥阁老,不过他年老体弱,这些年在流放地备受欺凌,已经被折磨得疯疯傻傻,都不认得人了。”


“惨。”


“太惨了。”


庾晚音摇头叹息:“人不能白疯,一并栽赃给端王吧。就说胥阁老是在接回来的路上被他下了毒,才搞成这样的?”


夏侯澹道:“妙啊。”


恶人击掌。


大理寺狱专门用来关押犯事的高官,越往里走越是守卫森严。最深处的监牢暗不透光,只有几支火把照明。


魏太傅缩在墙角坐着,听见脚步声,朝外一看,先看见两只金线绣龙纹的朝靴。


魏太傅愣了愣,一边连滚带爬跪好,一边熟练地进入忽悠暴君环节。“陛下,臣冤枉啊!臣效死输忠,一心只想为陛下解忧,怎料那些小人……”


夏侯澹没等他说到第三句,直接快进。“你替朕最后办一件事,朕可保你家人无虞。”


魏太傅一听,这是非要自己死了,慌忙把眼泪挤出来。“求陛下听听此中内情!当时那巡盐御史……”


夏侯澹又快进了。“你可知是谁害你?”


魏太傅:“……”


魏太傅战战兢兢抬起头。皇帝的面容隐在黑暗中,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不知为何,他却笃定对方脸上,绝不是他所熟知的暴君的神情。


夏侯澹道:“害你之事,下令的是端王,收集证据的是胥尧。你可能不记得这个人了,他是胥阁老之子,改头换面当了端王的谋士,背后阴人很有一套。”


魏太傅大惊:“他还活着?”


夏侯澹凉凉一笑道:“当初胥阁老出事,端王暗中救下胥尧,教他视你为毕生仇敌,筹谋数年,才将你扳倒。”


魏太傅垂下头去,将牙槽咬出了血来。


夏侯泊!


他听见皇帝不带感情、近乎百无聊赖的声音:“好笑吧?朕那位好皇兄,当初借你之手除了胥家,如今又借胥家之手除了你。当真是一碗水端平,端得世间无两。”


魏太傅眼前一黑。


皇帝知道。


皇帝竟然知道?!


当年他加入太后党,奈何过于胆小,不堪大用,混了多年都没有出头。端王私下与他合计,劝他出面弹劾胥阁老,甚至帮他伪造了一堆天衣无缝的罪证。


魏太傅的职业生涯里,只干过那一回富贵险中求的事。


他成功了,在太后面前立了功,从此青云直上。


这一切,皇帝就这样静静地看在眼里,犹如看戏吗?


魏太傅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哆嗦,一时间万念俱灰,连辩白的勇气都失去了。“臣万死……臣自知再无活路,只有一问,陛下如何能得知此事?”


这么多年,这暴君被他们当傻子哄着,难道一直是在装疯卖傻?


可他若什么都看清了,又怎会一直隐忍不发,任由他们将为数不多的忠君之臣一个个除去?


夏侯澹道:“哦,本来只是瞎猜的,诓了你一下,这不就诓出来了。”


魏太傅:“……”


夏侯澹转身渐行渐远。“胥尧若是托人来问,你便如实作答,就当为家人积福吧。”


庾晚音这天照常在藏书阁坐班,忽然有宫人上楼来通传:“娘娘,楼下有个人未带手谕,说有事要禀告娘娘,又不肯告知姓名,只说娘娘见了他自然认得。”


庾晚音下了几级楼梯,垂目一看,一个陌生的清秀青年正抬头望着她。


庾晚音:“……”


兄弟,你哪位?


青年朝她一施礼:“庾妃娘娘。”


庾晚音:“!”


这个苦大仇深的声音——是胥尧!


胥尧今天竟然没有易容,就这么顶着张罪臣之子的脸过来了?


庾晚音心里“咯噔”一声,有种不好的预感。


“上来吧。”庾晚音将人带到二楼,遣退了宫人,开门见山道,“出什么事了?”


她没想到这人会来得如此之快。今天早些时候,她还在跟夏侯澹商量接回胥阁老的细节,自导自演的拦路群演还没安排上。


最关键的是,他们还没替胥尧准备好一条逃脱之路,让他能平平安安倒戈,健健康康跳槽。


这哥们儿此时行色匆匆,连易容都没来得及,该不会是后有追兵吧?


胥尧一开口,仿佛印证了她不祥的猜测:“我有急事想求见陛下,不知娘娘可否行个方便?”


庾晚音道:“本宫无权带人进宫,会被拦下的。要不你在这里坐一会儿,我去把陛下找来?藏书阁有守卫,没有手谕不得进入,你在这里很安全。”


胥尧听她暗示追兵,诧异道:“娘娘也知道?”


庾晚音道:“如果是关于胥阁老的事,我也大略知晓。”


胥尧感慨道:“娘娘真是深得圣心。我正在调查家父当年的冤案,却不料端王似乎早有防备,准备好了将我铲除。方才我回到自己卧房,喝下一口茶水,发觉味道有异,腹中灼痛,才知自己已中了毒……”


庾晚音道:“等一下!你中了毒?”


她仔细打量胥尧,才发现他额上全是冷汗。


庾晚音霍然站起。“先别说了,我去找太医。”


胥尧一把拉住了她。“端王已经起了杀心,我便绝无活路。我偷了马车从后门逃出,暂时甩脱追兵,却又无法直接进宫,只得直奔此地。娘娘,胥尧死前只有一事相求。”


庾晚音道:“先冷静,你会没事的。”


胥尧微微一晃,唇角渗出血来。


庾晚音又要去喊人,胥尧死死拽着她,语速极快:“我为端王办事多年,他的种种计划我都知晓。陛下若能救回家父,胥尧定会报答此恩。”


庾晚音连忙宽慰道:“放心吧,陛下一言九鼎,胥阁老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


胥尧眼眶一红。“家父……家父一生都盼着陛下能当个好皇帝。他若是回来了,定会披肝沥胆,竭尽毕生所学辅佐陛下。”


他仿佛生怕他们食言,急于证明老父有被救回的价值。


庾晚音心头悲凉,没有告诉他胥阁老已然疯傻,温声道:“陛下非常看重胥阁老的才学。”


胥尧点点头,突然咳出一口血来,提气道:“追兵很快便要到了,娘娘,我将端王的许多计划记在了一本书里……”


楼下忽然传来宫人的尖叫声:“起火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