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庾晚音夏侯澹 > 第六章 密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到了那日,唯愿诸位莫忘了今日舟上痛陈之辞、鸿鹄之志,站直了身子,做大夏的脊梁啊。


翌日,她找到了夏侯澹。“我要拿那几个考生做一个实验。”


夏侯澹问:“……什么?”


“是这样,现在关于端王有两种假设,他有可能比我们更高一层,也有可能还在最底层。所以我想试他一试。”庾晚音花了一晚上想出这个计划,此刻正在兴头上,没注意到夏侯澹探询的眼神,风风火火道,“谢永儿报出的那几个考生,你能联系上吗?”


夏侯澹望着她。


她夜会端王,不是去投诚的吗?


夏侯澹道:“已经在找了,应该没问题。我打算近日微服出去与他们见一见,看看能不能打动他们。”


“好,那我们事先放出消息,让端王以为这场会面在A地,然后到了当日,再偷偷去B地碰头。现在有了暗卫和北舟,这点秘密应该能够保住。”


夏侯澹隐约明白了她的思路。“所以你想看看端王会去哪里查探?”


“对,如果他得了A地的情报,就去A地守着,那就是纸片人。如果他朝两边都派了人,那他还是纸片人——我们的行踪被发现了,但端王多疑谨慎,两地都不会放过。”


庾晚音缓缓道:“只有在一种情况下,他才会舍弃A地,直奔B地——他在更高层,预判了这一切,所以确知A地可以忽略。”


夏侯澹鼓起掌来:“不愧是庾姐。”


庾晚音道:“嘿嘿嘿,一般一般。”


“但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他预判了一切,包括我们现在的对话,所以故意朝两边都派人呢?”


“他不会装纸片人的。”庾晚音咬咬牙说了出来,“他私下联系过我,想让我相信他在更高层,然后效忠于他。有这个机会证明自己,他巴不得呢。”


夏侯澹微微挑眉道:“这种事,你就这么告诉我了?”


庾晚音被他看得有些心虚,不自觉地提高了声音:“我这不是不信他吗?能选的话我肯定跟你混啊。”


“庾晚音。”


“嗯?”


夏侯澹揉了揉额头。“如果实验结果证明,他在更高层呢?”


庾晚音:“……”


夏侯澹道:“如果是那样的话,你可以去投靠他。这是真心话。”


类似的台词他之前也说过,但庾晚音只当是怀柔之策,没往心里去过。


夏侯澹语声平淡:“我不会拦你,但你离开之后,就失去了我的庇护,这点你应该也懂。”


这……是在威胁吗?


庾晚音小心道:“然后你要做什么?”


“我?”夏侯澹仿佛认真考虑了一下,“我多半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杀一些人,然后坐等自己的结局吧。”


庾晚音心凉了一下。“……你听上去有点跟暴君重合了。”


夏侯澹没精打采道:“没办法啊,你天天头疼欲裂试试看。”


庾晚音无法真正害怕夏侯澹,哪怕他说着最危险的台词。


她也思索过为什么。或许是因为他的表情和语气——三分抱怨,三分低落,像一个吃火锅时聊着跳槽冲动的同事。不仅与他在外扮演暴君时判若两人,也不太像个高高在上的总裁。


他浑身都释放着“这是同类,可以相信”的气息。


她甚至无法报之以谎言,随口哄他“就算是那样,我也不会跑路”。因为大家都一样,大家都明白,公司破产了,员工都是会走的。


跟她看的文里那些女主角比起来,她的恋爱脑只有三分之一,胆子则只有二十分之一。那点虚无缥缈的温情,在死亡面前不堪一击。


庾晚音早就知道自己是这个德行,但面对着夏侯澹,心中还是有些不好受。


她转移了话题:“北叔在替你四处验毒呢,他连我都查过了。以后会好的。”


接下来的几天,夏侯澹一方面朝考生寄出了密函,另一方面朝端王放出了假消息。


几日后。


夏侯澹道:“考生们到B地了。端王的人目前只去了A地。”


庾晚音神情松弛下来。“那就八九不离十了,这孙子是装的。总之先去赴约,静观其变吧。”


所谓的B地是一处游湖。


今日天阴,游人并不多,湖中稀稀拉拉漂着二三艘船。


夏侯澹和庾晚音这回扮作通身贵气的公子哥儿,在“家丁”们的簇拥下包了一艘富丽的画舫,朝湖中心缓缓荡去。


画舫远离湖岸之后,又有一艘小渔船朝它靠过来。


暗卫在双船之间放下踏板,须臾接上来了六个人。


盘丝洞二人组今天又是慈眉善目二人组,双双摇着折扇站起身来,文质彬彬地迎接来客。


六个学子大多是单薄的文人身形,只有当先一人较为健硕。见过礼后,他们才卸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六张年轻或沧桑的脸。


当先那个健硕学子瞧上去年过三十,神情倨傲中隐隐带了些不满,口中道:“我等前来赴约,是有感于阁下的来信,愿与知音一叙。不过今日一看,阁下对我等并不似信中那般相见恨晚。”


他这暴躁老哥似的一开口,庾晚音就对上号了。李云锡,所有考生中最穷苦的一个。胸有大才而屡试不第,生性刚正不阿,在《东风夜放花千树》里因为揭发某关系户作弊,最终横死街头;在《穿书之恶魔宠妃》里则被夏侯泊笼络,成了其一大助力。


夏侯澹忙拱手道:“劳烦各位舟车劳顿,又受了这遮头盖面的委屈,在下心中实在过意不去。个中情由,容后解释。如信中所言,在下确实仰慕诸位才名已久,诸位的锦绣文章,尤其是其中的赋税徭役之论,在下常常口诵心惟,掩卷而思。”


他仿佛生怕姿态摆得不够低,说完当场对着原作者背了几段,背得声情并茂、摇头晃脑、啧啧感慨。


学子们:“……”


有点羞耻。


读书人毕竟面皮薄,被这么一捧,总也要摆出个笑脸回赠两句。


夏侯澹顺势请他们落了座,换上一脸忧国忧民。“诸位无疑有经国之才,只是如今世道混乱,科举犹如一潭死水,徇私舞弊大行其道,寒门学子几乎没有出头的机会。在下见诸位一年年苦读,心有不忍啊。”


李云锡道:“谁人不知所谓选贤举能早已成了笑话?只是我一心未死,承仰乡亲荫泽,不甘百无一用罢了。”


他这话戳中了考生共同的痛点,余人纷纷附和。


有人说朝中能臣凋零,大夏要完,自己恨不能以头抢地唤醒那暴君;有人提出端王文韬武略,尚可称贤王,又有人冷笑道端王一心自保,不敢出头;有人辩驳端王无罪,罪在暴君,陷民生于水火;甚至有人指责庾晚音妖妃祸国。


最后有人喝茶上头了,振臂一呼:“王侯将相!”


夏侯澹道:“宁有种乎?”


学子道:“正是!”


庾晚音呛咳出声,拿胳膊肘捅夏侯澹。


学子们冷静下来一想,也有些胆寒。“……阁下可真敢说。”


唯有李云锡嗤笑道:“有何不敢?在座诸位皓首穷经,能救大夏几何?”


夏侯澹道:“没错,读书救不了大夏人。”


李云锡道:“你们且抬眼看看,不见青天,唯见烂泥!硕鼠硕鼠,无食我黍!既为苍生,无有不可!”


夏侯澹激情鼓掌:“说得太好了,有李兄这般胸襟抱负,大夏才有望啊!”


学子们都感动地看着他。“阁下果然信如其人。话已说到这个份儿上,不知阁下能否告知大名?”


夏侯澹摇了摇折扇,儒雅道:“敝姓夏侯。”


船舱里寂静了一下。


学子们纷纷站起身来望着他。“端……端……”


夏侯澹道:“单名一个‘澹’字。”


庾晚音脚趾抠地。


她应该在船底,不应该在船里。


夏侯澹又指了指她,说:“这是祸国妖妃庾晚音。”


暗卫积极地围了上来。


凝固在原地的学子们终于动了,七零八落地跪了下去,面如死灰。只有两个人还硬戳在原地不肯跪。其中一个自然是李云锡,另一个是刚才附和得最起劲儿的杜杉。


此时李云锡自知必死,反而不慌不忙,瞪着那对恶人夫妻满脸不忿;杜杉却双腿发抖,只因脸面比天大,愣是不肯输给李云锡。


夏侯澹摆摆手挥退了暗卫。“诸位都请起。”


他倒是没有丝毫不自在,就仿佛刚才放言要反了自己的人不是他。


“诸位只知暴君苛政、鱼肉百姓,殊不知朕这个皇帝早已被架空。如今的朝政,半数由太后把持,半数由端王左右。他们以朕的百姓为赌注,一场接一场地豪赌,朕心如刀割,却别无他法。今日一叙,只为朝诸位剖开这颗拳拳之心。”


他再次示意,学子们讪讪地重新落座了。


只有李云锡仍然梗着脖子站着。“陛下既有此心,何不整顿科举,广纳人才,却要我等形同做贼,蒙面来见?如此纳才,未免有失君仪。”


“适才说过,确有苦衷。”夏侯澹道,“太多双眼睛盯着朕,单是动一动科举,便会立即遇到多方阻挠。若非暗卫四处搜罗,诸位的锦绣文章根本到不了朕的案上。此时只能暗中联系,再徐徐图之,将诸位送去合适的位置上大展宏图。”


他叹了口气,道:“诸位一入朝堂,定会被太后或端王党盯上,或吸纳,或利用,或针对,拖入他们的豪赌之中。到了那日,唯愿诸位莫忘了今日舟上痛陈之辞、鸿鹄之志,站直了身子,做大夏的脊梁啊。”


庾晚音服了。


听听,真是催人泪下。


这总裁到底是做什么生意的,这么有演员的自我修养?


学子中甚至已经有两人红了眼眶,庾晚音辨认了一下,一个是扮男装的大才女尔岚,还有一个是方才抖着腿不肯跪的杜杉。


杜杉一脸感动道:“陛下竟寄如此厚望于我等,真是……”


李云锡道:“真是成何体统!”


夏侯澹:“?”


庾晚音:“?”


李云锡暴躁道:“天子此言,何其轻巧?一句苦衷,就要将寒门学子的血肉之躯塑成棋子,去为你抛头颅,洒热血,废太后,除端王。夹缝求存,所以你不能抒发己志?多方阻碍,所以你不能整肃朝纲?堂堂天子连这等担当都没有,又何必演什么千金买骨,推别人去做脊梁!”


夏侯澹:“……”


挺押韵的。


角落里抱胸而站的北舟动了一下,似乎想去砍了他。夏侯澹几不可见地摇了摇头。


李云锡提高声音,说得咬牙切齿:“草民的乡亲父老,每家每户,无一不是一年到头起早贪黑地耕织,存留的粮米却只够果腹。草民一对弟妹,出生不久赶上歉年,被父母含泪活活饿死……如此赋税,去了该去的地方吗?中军连年奋战对抗燕国,将士的军饷里竟掺了三成沙石!陛下,陛下,你睁眼看过吗?”


杜杉慌了:“李兄,也不必如此……”


李云锡嘲讽道:“适才是谁说若能面圣,定要以头抢地、以死相谏?圣上就在眼前,怎么一个个都哑巴了?”


杜杉涨红了脸,被堵得哑口无言。


庾晚音这会儿真的有些汗颜了。


她是小康家庭出身的普通社畜,学校里也没教过如何拯救一个国家。加上人在书里,始终有种虚幻感,没法对纸片人的处境感同身受。所以集结这些学子时,确实没想过会面对这一通拷问。


可是……她现在没法确定自己不是纸片人了。


所以其他纸片人的痛苦,真的那么虚假吗?


此时李云锡一通抢白,夏侯澹显然也招架不住了,沉默不语。庾晚音不由得帮着说了一句:“陛下当时处置了户部尚书的,闹得很大,诸位应该听过。”


一旁的杜杉欲言又止,几番挣扎后开口道:“月前消息传来,草民的家乡百姓无不欢欣鼓舞,为陛下烧香祈福。”


他没再说下去。


庾晚音仿佛脸上被人挥了一拳。


那户部尚书死后,太后党立即推上了另一个喽啰占位。


无须再说,她也能猜到民生没有丝毫改善。那家家户户的高香终究是白烧了。


李云锡失望地摇了摇头,似乎无意多谈,转身就走。


他刚一转身,暗卫就动了。


所有人都明白此人绝不能留——他怀着如此仇恨离开,却又已经知晓夏侯澹的密谋,等于一颗定时炸弹。


杜杉颤声道:“李兄。”


暗卫直接亮剑,李云锡不为所动,大步向前,似乎打定了主意要血溅画舫。


“等等!”庾晚音喊道。


她小跑到李云锡面前,语无伦次道:“李……李先生,陛下今日来此,绝不是为了将各位卷入朝党之争。说难听点,那尸位素餐之辈——也包括皇室——死也就死了,可百姓又有何辜?”


众学子震惊地看着她,你刚才说包括谁?


庾晚音道:“但如今局势已经如此,赋役不均,胥吏舞弊,贪官横行,国库空虚,我等能力有限,实在是恶补也来不及了,需要诸位的帮助啊。”


她深深一礼,恳切道:“晚音口拙,说不出什么大道理,唯有恳请各位,不为什么暴君妖妃……”


众学子震惊地看向夏侯澹。


夏侯澹毫无反应。


庾晚音继续道:“也为家乡父老计议吧!”


她再度深深一礼,抬起身来时发现李云锡盯着自己,神情有异。


庾晚音抹了把眼泪,诧异于自己的演技。但另一方面,她又不确定自己还是不是在演。


“陛下,贵妃娘娘。”一个安静清瘦的学子开口了。


“草民生来患有恶疾,如今只剩两三年寿数。”


庾晚音想起来了,此人叫岑堇天,是个农业奇才,在原文里不能算是端王党,一腔赤子之心,为社稷呕心沥血了两年。


然后旱灾来了,他看着焦枯作物、遍地饿殍,怀着生不逢时的憾恨咽了气。


兄弟祭天,法力无边,端王当着众人的面向他祭酒,发誓为其报仇,然后反了。


岑堇天道:“敢问陛下,草民有生之年,能否看见河清海晏,时和岁丰?”


夏侯澹与他对视片刻,郑重道:“此为天子之诺。”


岑堇天浅淡一笑,跪地道:“愿为天子效犬马之劳。”


所有学子最终心平气和地围坐在一起,与夏侯澹商议了两个时辰,最后众人弄来烈酒共饮了一杯。


夏侯澹与庾晚音亲自将他们送回渔船,望着他们戴回伪装,撑舟离去。


两人还没有转身回舱,便听喀啦一响,不远处的渔船就在他们眼前开始迅速下沉。


事发突然,所有人都愣住了。


夏侯澹猛地转头道:“暗卫,掉头救人!”


有几个通水性的学子果断弃了渔船,朝着画舫游来,余下的还在徒劳地往外舀水,便见平静的水面骤然生变,游到半途的学子忽地呛水挣扎起来,身后凭空冒出了几道刺客的身影!


庾晚音一声尖叫,只见水中一片暗红漾开,杜杉已经被刺客从背后抹了脖子。


夏侯澹的暗卫纷纷跳入水中去与刺客缠斗,试图保护学子。


北舟站在船头,目光如电扫视了一圈,指了指湖岸某处,简短道:“那里。”


话音刚落,也不见他如何动作,举起的袖中就“咻”地射出一物,闪电般直冲着湖岸而去!


紧跟着岸上传出“当”的一声巨响,有人挡下了这一物。


直到此时,庾晚音才看清他所指的地方,确实立着几道人影,其中一人被其他人挡在身后。


虽然看不清眉目,但用脑子一想也知是夏侯泊无疑。


北舟袖中“咻咻”连声,竟是攻势不断。夏侯泊的侍卫举剑抵挡,渐渐吃力起来,护着夏侯泊左躲右闪,很快就倒下一人。


水中的刺客发觉不妙,分了几个人来阻挠北舟。


夏侯澹的暗卫顿时占了上风,护着哭爹喊娘的学子游向画舫。


庾晚音左右一看,船上有两个救生用的木桶,一头连着绳子,连忙抱起来抛向众人。“抓住!”


李云锡体魄健壮,无须暗卫帮助,自己游得最快,一把抱住了一个木桶。庾晚音连忙往回拉绳。


松弛的绳子猛然紧绷!


一名刺客在混战中受了伤,又被打落武器,只能闭气入水伺机而动,此时突地冒出头来,拖住了李云锡。李云锡猛烈挣扎,刺客只是死死钳着他不放,要把他拖入水里。


李云锡口鼻呛水,终于呼道:“救——喀喀喀……”


庾晚音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拽绳子。“别放手!”


她吃不住那头的重量,整个人都朝船沿滑去。背后伸来另一双手,与她一道抓住了绳子。


夏侯澹咬牙道:“我也拉不过。”


庾晚音道:“闭嘴,拔河!”


“端王来了,你的实验结果如何?”


“我已经不在乎了。”


无论是因为预见了此处,还是追踪到了此处,夏侯泊终究还是来了。


他来了,就要在他们眼前杀死所有学子。


是控制,也是震慑。


他要吓破他们的胆,让他们再也生不出反抗之心。


按照她胆小如鼠的本性,此时也确实该被吓破胆。


但是物极必反。


庾晚音怒发冲冠。


她一直觉得站在端王的角度,从小遭受太后虐待、夏侯澹欺负,苟延残喘到了出宫建府,又有感于朝政腐败,想要取而代之,一切行为有他的道理。


然而,水中挣扎的这几个人,是未来的股肱之臣、社稷栋梁,是稳住大夏的最后希望。


如果他是纸片人,那就是在滥杀无辜。


如果他来自更高层,明知他们是谁,还轻易下令抹杀,那就是为了自己乱世枭雄的未来,提早宣判了旱灾中无数人的死刑!


“我恶不过他,这点他赢了。”庾晚音死死拽着粗糙的绳子,掌心皮开肉绽,“但哪怕他是神,我也绝不会投诚!”


夏侯澹的手心也磨出了血,听她咬着牙关说得含混。“你说什么?”


庾晚音青筋暴出,朝天怒吼:“干他!!!”


这一声吼得几乎撕裂了嗓子,回音在空荡荡的湖面上传出老远。


庾晚音直直瞪向岸上之人。隔得那么远,彼此的五官都看不清,但玄而又玄地,她却怀疑对方露出了一个饶有兴味的笑。


庾晚音恶向胆边生,双手间陡然爆发出一股蛮力。水中的刺客与李云锡拉扯良久,已经力竭,没料到她突然发难,竟被她拽动了,身不由己地漂向了画舫。


庾晚音的血液被挤出指缝,顺着绳子一滴滴地往下淌。


与她对抗的那股力量忽然消失,她踉跄着倒退一步,撞到了夏侯澹身上。


刺客终于气力不济,放开了李云锡,独自沉了下去。李云锡抱着木桶浮出水面,呛咳不止。


几人这口气刚刚一松,就见水中冒出一双手,狠狠掐住了李云锡的脖子!


刺客诈死!


庾晚音与双目暴突的李云锡对视着,心中的恐惧瞬间没顶,绝望道:“救——”


下一秒,一道身影如飞鸿般掠去,一脚蹬在刺客的天灵盖上,“喀啦”一声送他归了天。


北舟终于解决了面前的敌人,有余暇清扫战场了。


庾晚音发着抖四下扫视,除了开场就被抹脖子的杜杉,剩余的学子都被救下了。


那些刺客原本人多势众,几倍于夏侯澹的暗卫,结果来得壮烈,送得轻松。一场厮杀虎头蛇尾地结束,岸上那几人不知何时也撤退了。


水中余下几个刺客彻底失去斗志,转头朝岸上游去。


北舟看了看夏侯澹。


夏侯澹道:“一个都别留。”


北舟点点头,结果了逃兵,又跳入水下搜查了一番,把一个闭着气的漏网之鱼捞上来宰了。


一具具尸首横七竖八地漂浮着,将这一方湖水染成血红色。


学子们重新上了画舫,或多或少都受了伤,湿淋淋地蜷缩在船舱里,只能由暗卫帮着临时处理伤口。


北舟从怀中摸出一瓶药粉,对夏侯澹和庾晚音道:“伸手。”


四只手摊开,暗卫呼啦啦跪了一地。“属下该死。”


北舟撒着药粉眼圈一红。“刚才不该让那厮死那么快。”


庾晚音摇了摇头,低头望着一旁那具蒙住脸的尸体——杜杉被打捞了上来。


就在一刻钟前,这个人还满腔壮志,与他们共饮着烈酒。在原文里,他虽然有些胆小怕事,但因为死要面子,不甘输给这些同期,最终也咬着牙接受磨砺,成长为泽被一方的良臣。


庾晚音强迫自己收回目光,走向船舱角落。


尔岚缩成一团坐在那里,拒绝了暗卫的包扎,面容紧绷地盯着地板。


庾晚音脱了自己的外衣,披到她肩上。“还好吗?”


尔岚骤然抬头,面露戒备。庾晚音安抚地笑笑,用最小的声音说:“没事的,挡一挡。”


尔岚便也笑了笑。


夏侯澹一直背靠船壁站着,若有所思。


待学子们包扎了伤口,喝下热茶,神色镇定下来,他才开口道:“方才潜伏在水中的刺客已经全死,即使偷听到了船里的对话,也传不出去。诸位又做过乔装,端王应该无从得知你们的身份——但朕也不敢作保。若他查出朕今日见了谁,恐怕诸位的名字已经上了他的暗杀榜。”


庾晚音与学子们一道抬头望着他。


夏侯澹道:“经此一役,诸位还想冒险潜入朝堂吗?现在入朝为官,为免引起注意,必须改名换姓,抛却过往的才名,甚至很长时间不能再回乡。明年科举时,朕会另外找人顶用诸位曾经的名字,圆了这个谎。”


庾晚音心想:这倒是个聪明法子。端王和谢永儿都没见过这几个考生的真容,只知道名字而已。如此一来,端王按照谢永儿给的名单去找人时,就会找到几个赝品。


夏侯澹话锋一转:“若是就此萌生退意,亦在情理之中。只是诸位已经得涉机密,朕不能放尔等自行归乡,万望谅解。”


李云锡摸着脖子上紫黑的指印,整个人都萎靡了不少。“那陛下要如何?像方才那样亮剑杀我吗?”


夏侯澹笑道:“不会。朕会找个远离这片泥淖的地方安置你们,也不强迫诸位出谋划策,行谋士之实。诸位只需安心读书,待都城局势稳定,无论是谁坐稳那个皇位,你们仍会是清清白白的可用之才。”


几个学子面面相觑。


片刻后,回宫的马车上。


夏侯澹问:“手还疼吗?”


庾晚音隔了两秒才摇头。“北叔的伤药很好。你呢?”


“我也还行。回去再用酒精冲一下吧。”夏侯澹没发现她的情绪异常,还沉浸在自己的思路里,“你觉得端王是怎么回事?”


庾晚音道:“是纸片人。”


“这回笃定了?”


“嗯。我刚才冷静下来,就想明白了。”庾晚音道,“他没有更高视角,才会同时派人去了A、B两地,而且明显没预估到北叔的战斗力。他选择在我们面前杀人,原本就是为了威慑吧?若说连败北都是算计好的,我是不信。今天这一出铩羽而归,不仅长他人志气,还让我质疑他的实力,对他没有任何好处……对你倒是挺有好处的。”


最后一句说得意有所指。


临别之时,夏侯澹那一席话说完之后,几个学子无一例外,全部选择了入朝为官。


原文里就很激进的李云锡和杨铎捷带头,较为沉稳的汪昭和尔岚随后。最后是岑堇天:“草民时日无多,等不起了。”


就连庾晚音都没有预想到,今日的谈话会如此顺利。


虽然损失了一个学子,但夏侯澹得到了所有人的忠心。


望着他们眼中昂扬的斗志,庾晚音的激愤反而渐渐冷却了下去。


太顺利了。


顺利到不可思议。


夏侯澹道:“确实,有了这几个帮手,燕黍就可以引进了,经济问题也有人出主意了,往后终于不是我俩对坐拍脑袋了……”


庾晚音坐在他对面挣扎几秒,还是开了口:“澹总。”


“嗯?”


“端王作为纸片人,能掌握我们的行踪,只可能是有人泄密。但今日我们的行程只有北叔和暗卫知道,而他们在原文里都忠于你到最后一秒。学子们赴约前根本不知道你是谁,也不可能泄密。那么……”


夏侯澹沉思道:“我也在想这件事。不过,原文里的端王也没这么不择手段吧?他作为男主顺风顺水的时候,并不需要当恶人,结果我们来了,境遇改了,他不也变了吗?”


庾晚音慢慢收回了目光。“你说得对,看来要慢慢排查了。”


会是夏侯澹自己引来端王的吗?


甚至还有另一个问题:岸上那人真的是端王吗?


有没有可能,端王自始至终都被蒙在鼓里,只去了A地,而B地湖中发生的一切,都是夏侯澹自导自演的呢?


牺牲一个纸片人,换来更大的利益……毕竟他在宫里的时候,似乎也没把纸片人的命看得多重。


可是,就算她庾晚音今日焚香沐浴原地升天当了圣母,纸片人也还是会死的,而且是成千上万地死。死在旱灾里,死在战火中,死在端王上位的道路上。


为了阻止那一切,现在死一个杜杉,或许……


庾晚音掌心一阵剧痛,才发现那只手无意识地攥紧了拳。


她心中生出一股无由的恼怒。自己还没找到正反证据呢,居然先为夏侯澹开脱起来。


说到底,她第一步就不该对夏侯澹怀有真善美的期许。社畜是不会要求同事真善美的,这种期许通常是谁对谁的,她不想知道。


北舟今天被端王看见了身手,为了混淆视听,又重启缩骨功,切换到了女人模样,成了贵妃殿里的新嬷嬷。


夏侯澹对外独宠谢妃的新人设不能崩,没有陪他们回贵妃殿。庾晚音独自重新处理了手上的伤,随便扯了个理由应付惊慌的小眉。


小眉道:“小姐伤成这样,几日之后的花朝宴上还如何表演啊?”


庾晚音道:“表演?我为啥要表演?”


“当然是因为陛下点了谢妃献舞,她最近出尽风头,咱们不能被她比下去啊!”小眉焦虑道,“不然唱首歌?”


庾晚音兴趣缺缺,只想趁机探问一点原主的技能点,试探道:“你觉得我唱得如何?”


小眉面露难色:“……还有几天时间呢,小姐努力学学?”


好的,没有技能点。


张三已经穿过来一段时间了,还活在地狱模式里。


每分每秒,他都在默默观察古人的言行举止,生怕说错一个字就露馅。小太子每天都有课业,他得从毛笔字开始恶补,更别提那些不知所云的古文内容了。


幸好这小太子的原身似乎就挺沉默寡言,以至他每天扮哑巴也没人觉得奇怪。至于课业,他写得再烂,也没有老师敢训斥太子——这大概是新生活的唯一美好之处。


然而,他的灵魂只是个初中生,如今肉体更是幼小,行走在这个气氛诡异的皇宫里,时刻觉得难以自保。


穿来之前他只匆匆看过一眼这篇文的文案,隐约记得主角是个穿来的妃子,却不记得那妃子叫什么。


他试图去寻找过这个世界的同类,偶尔遇到一个妃嫔,都要细细打量一番。但以太子的身份,并不方便接触皇帝的后宫,那几秒钟的审视也实在发现不了什么。


他冒险过一次,在群妃向太后请安的时候,觍着脸跟在太后身边,在她们宫斗中场休息时,当着所有人的面说道:“皇祖母,最近天太热了,孙儿简直想活在冰室里不出来。”


这个暗示够不够明显?同为穿越者的人能听出端倪吗?


结果所有妃嫔都低眉顺眼,继续沉浸于宫斗戏码,甚至没人多给他一个眼神。


只有太后板着脸训了一句:“身为储君,不该畏暑畏寒,贪图享乐。”


张三:“……”


这样下去真的不行,他必须想办法留下一个显眼的标记——只有同类能发现的那种。